百度投资版图出炉:一年出手68次,最高一笔投了21亿元

在BAT江湖里,百度的投资史并不算长。2017年,伴随刘维、李昕晢的加入,百度的投资版图才徐徐拉开,形成了由百度风投、百度资本和百度投资并购部组成的“三叉戟”之势。

进入2018年,创投机构渐渐放缓了投资节奏,但百度却开始大显身手,出手项目多达68起,不逊于大多数VC/PE机构。虽然All  in  AI,却在各个领域里潜伏:交通出行、智能硬件、医疗健康、企业服务、文化娱乐……表现颇有几份执着。

难怪有人说,在“老大吃肉、老二喝汤”的江湖里,百度想做未来造“锅”的那个人。

2018百度投资68笔,围绕AI开枝散叶

关于百度命运的探讨从未终止过。

作为一家以技术驱动的科技公司,百度在移动互联网很多方面都“迟到”,这也迫使它不得不在人工智能大潮下建立起足够宽的“护城河”。从2017年起,人工智能作为百度新的驱动引擎,逐渐深入其各项业务中。无论是搜索、内容分发,还是智能驾驶、医疗等,都打上了AI的烙印。

去年年底一则报告将百度重新带进入了大众视线。中国专利保护协会发布的《人工智能技术专利深度分析报告》显示,百度以2368件的AI专利申请量在国内位居第一,数量是腾讯的2倍、阿里巴巴的3倍以上!登顶AI专利头号宝座。

百度总裁张亚勤曾说:“人工智能时代的核心,就是把这几个东西抓好,一个是家庭,一个是车,一个是企业。”

2016 年 10 月,百度成立百度资本,基金规模 200 亿人民币,投资于泛互联网领域中后期项目;2016 年 9 月,百度成立百度风投,共管理 1 支美元基金和 2 支人民币基金,总规模超过 30 亿人民币,专注于投资人工智能领域的早期项目;2018年4月,百度宣布将成立一家专注于投资泛互联网和人工智能领域的创新企业——长成基金,出资额为5亿美元。

投资界(微信ID:pedalily2012)根据网络公开数据和私募通不完全统计,在过去的2018年,百度(包括百度投资并购部、百度风投、百度资本等)共计投资 68笔。其中早期投资占比过半,而中后期投资占比近四成。

(投资界不完全统计)

百度虽然大方向是AI,但是所投领域却各不相同。从过去的投资项目可以看到,像交通出行、文化娱乐、医疗健康、企业服务等领域的项目,百度都有涉猎。

而在2018年百度比较值得关注的大额投资案例有:6亿元投资云丁科技;20亿元战略投资百信银行;6亿美元投资网易云音乐;21亿元投资线下广告媒体新潮传媒等等。

在细分的智能家居领域,智能家居设备研发商Broadlink的D轮获得了百度3.43亿投资扥;在消费硬件上,百度10亿左右投资了互联网电视运营品牌酷开;7500万美元投资极米科技等等。

围绕人和车,百度分别推出了对话式人工智能系统DuerOS、自动驾驶汽车平台Apollo与百度云,这也是百度人工智能商业化的重要部分。

“互联网思维已经过时了,智能交通的思维应该是AI思维。”李彦宏一直在用AI思维看出行,在百度的投资版图里,交通出行领域一直都深得百度青睐。2018年百度投资了长沙智能驾驶研究院、VisualThreat、环宇智行、Lunewave等出行领域相关的项目。

此外,百度还在2018年底正式开源Apollo车路协同方案,向业界开放百度Apollo在车路协同领域的技术和服务,构建“人-车-路”全域数据感知的智能交通系统。

有趣的是,2018年百度和腾讯共联手两次:一次是对药物探索初创公司Atomwise的投资,一次是对短视频内容生产商梨视频的A轮投资。

从财报上也可以出,AI确实在驱动百度新移动业务的增长。百度副总裁、App信息流业务体系总负责人沈抖曾表示:百度App日活跃用户数达1.6亿,搜索结果高质视频占比20%,视频化战略进展显著。短视频的格局远远未定,在内容分发平台上百度正在大力打造一个内容联盟。

医疗领域出手10次,卡位基层医疗赛道

虽然2018年百度在智能硬件、企业服务领域花了大手笔,但出手最频繁的却是医疗领域。尤其在海外投资中,医疗就是百度布局的一个重点。2018年投资数量占到历年医疗健康领域投资数量的一半。

2018年百度投资的医疗项目共10起,其中主要关注的是生物技术、医药研发和医疗服务智能化。比如与腾讯联合投资的基于深度学习的药物探索初创公司Atomwise、还有生物技术企业MORE Health等项目。

百度医疗还要追溯4年前。2015年百度移动医疗事业群成立,旗下拥有百度医生、拇指医生、百度健康、百度医学、百度医疗大脑、dulife智能硬件平台以及药直达等业务。2017年,百度移动医疗事业部被整体裁员,百度医疗事业部被打散:其中部分团队被转入到AI体系,内容建设团队转入搜索体系,其他业务将予以关停。就当外界对百度在医疗质疑频频之时,百度医疗大脑团队及产品的保留,以百度大脑为核心的战略部署也开始加速落地,而被百度看重的医疗领域正是首批试水者。

去年“百度灵医”首发亮相,根据官网介绍,百度灵医定位于“AI赋能基层医疗”。据国家卫健委统计信息中心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9月底,全国医疗卫生机构数达100万个,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占据了94.6%以上,发展空间巨大。

就在前段时间,百度在线网络技术(北京)有限公司经营范围发生变更,新增“销售第三类医疗器械”“销售医疗器械II类”“软件开发”等内容。百度方面对于此番变更营业执照解释称,是“按照百度AI赋能医疗的计划,百度将向全国500个贫困县医疗点捐赠AI眼底筛查一体机,覆盖5600万眼疾风险人群。”AI眼底筛查产品属于人工智能医疗器械。虽然目前百度还并未拿到AI眼底筛查器械产品的审批,但百度此举,则是优先卡位基层医疗AI赛道。

面对当下阿里的“阿里健康”、腾讯的“腾爱医生”,百度不甘示弱,在医疗领域的诸多环节都发起了进军。

BAT投资各不相同,

百度要成就“大我”

知名市场研究机构CBinsights 在2018年5月出品了一份全景解读 BAT 人工智能的分析报告,报告显示百度布局人工智能的时间线,要先于谷歌、阿里和腾讯。

这并不是空穴来风。“百度大脑”一词虽最初是在2014年李彦宏所言,但是将时间线提前,百度对人工智能的布局更早或许还属2013年筹建的深度学习研究院。从那以后,百度的动作开始频频被媒体报道:

2014年5月,国际权威专家吴恩达进入百度,负责领导北美研究中心;2014年,百度使用大数据技术成功预测了14场世界杯比赛的结果,同时正式发布了汇聚大数据、百度地图LBS的智能业务平台;2016年陆奇加入百度;2017年第一届AI开发者大会开启了人工智能的破冰之旅;2018年的AI开发者大会公布了百度这几年的人工智能成绩单。

李彦宏坐着无人驾驶车开上了北京五环;马云振臂一呼欲3年投资1000亿,并成立达摩院AI;马化腾AI in ALL ,并织出“三张网”。BAT在AI领域里不断大显身手,但三者风格却大相径庭。

外界这样评论三方在AI上的投资:腾讯虽然在AI上起步较晚,技术也相对落后,一直通过投资来弥补短板,并不断赋能已有的业务板块。比如在自己擅长的社交、游戏领域上研究人工智能。阿里人工智能的发展优于腾讯。阿里是一个“超级买手”,它能花的起大手笔将众多科技独角兽公司收至旗下,比如商汤、旷视、思必驰等等。同时阿里基于自己的“阿里云”,不断在自己擅长的家居、零售、金融等方面布局。虽然说阿里已经将人工智能项目“ET大脑”升级为开放的AI 生态,同时也启动了“千里马计划”,但粗略来看,也是在建立一个合作伙伴的长久生态关系。

AI不是百度的,但百度属于AI。百度更注重的是去中心化。更注重技术的保护与落地,这一点从它对人才的诉求上就表现的淋漓尽致。百度风投CEO刘维曾说过:“VC不是预言家,讲未来,我们肯定讲不过科学家,但我们知道如何让技术在正确的商业跑道上跑起来。”

商业与资本固然重要,但百度似有一种“成天下之大我”的气魄,它要与时间赛跑,不为追赶对手、不只服务于合作伙伴,它想搭建一个开放的平台,紧绕战略,不追求单纯的财务投资。基于庞大的用户数据能够让百度在AI算法上占领优势。因此百度一直在不断加码基础设施建设,不断投资人工智能基础技术。同时百度在中国建立了十几个云计算中心,并投资了40千兆交换机,为人工智能技术和存储提供重要支持。而百度大脑参数规模已经达到百亿级,创造了世界上最大的深度神经网络。

依稀记得在2018年的AI开发者大会上,来自全球的7000多位AI开发者和爱好者见证了百度的发展:云端全功能AI芯片“昆仑”、百度大脑3.0、百度智能小程序、DuerOS 3.0开放平台、Apollo3.0开放频台、AR仿真等……一个全产业链高度开放的生态系统已然成型。

结语

李彦宏的一番话将百度的AI使命上升到了一定高度:Everyone can AI!

虽然随之而来的JTMD像一个个膨胀的气球,挤压着创业者想象的空间,但相对于之前的虚热,2019年无疑是人工智能落地的一年。百度做的事,是力求将AI普及化,快速落地。

显然,百度在AI上的野心与押注,恐怕要比国内任何一家的VC/PE机构都要大。

【本文为
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
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估值开始一九分化,一级市场泡沫出清还需半年!

从估值泡沫到估值洼地,2018年,一级市场发生了什么?

“好的项目还是待价而沽的”,一位医药行业投资人谈到今年一级市场的项目估值时说道。而就在不久前有一个投资案例在业内流传:一家企业为了拿到融资,主动自降身价,把自身估值减半。在如今严酷的募资环境下,这种事件可能并不是孤例。

“如今的市场中,创业者想要拿到雪中送炭的钱,可能要付出更大的代价。”上述投资人说。“我经常跟创业者说,能拿多少就拿多少,不要纠结几百万的估值。先融到钱屯好粮过冬。”这种观点在投资界非常普遍,主要原因还是处于一种悲观预期:明年一级市场估值会进一步调整。

一级市场估值呈现一九分化

在跟很多投资人沟通的过程中,投资界(ID:pedaily2012)发现,2018年项目估值下调已经成为共识。更让投资人有些担忧的是,在资本寒冬下,机构二八分化严重的同时,项目的估值也在二八分化。“甚至说,现在行业的估值已经是一九分化了。”沪上一位投资经理说。

近年来,中国一级市场的估值虚高,在很多领域中国创业企业的估值水平远高于国外同类的企业。清科数据显示,2014年到2017年项目平均估值增长了3.65倍,其中VC/PE最具代表的成长性的平均估值,从2014年的5.3亿,增长到2017年的16.3亿,增长了3.2倍。

今年年初就有很多投资人预测,未来一两年一级市场的估值将出现大幅回调。7月,前海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合伙)首席执行合伙人靳海涛就曾明确表示,随着今年资金不断的紧缩,一级市场估值的拐点到来不可避免。如果还有人挺着,那也是时间的问题。

临近年尾,这一论点已经被市场证实。某正在冲刺IPO的互联网公司刚刚将在美IPO目标估值下调至20亿美元,这比该公司在今年4月份的目标估值减半。

“现在创业者都愿意谈估值了,以前根本没得谈。”在行业估值下调的大背景下,一位早期投资人感慨道。前两年一级市场在大量资本的吹捧下鼓起了大泡沫,如今泡沫破灭,裸泳者上岸。

行业资金面紧张的环境下,项目估值水平整体下调。但与此同时,很多项目仍待价而沽,估值不降反增。“有些企业现金储备富足,或者背后有些强势的投资人,就不会轻易降估值。”上述早期投资人说道。

有些项目的估值水平甚至让投资人感到震惊。10月有消息称,今日头条母公司字节跳动本轮Pre-IPO融资已经close,投前估值达到750亿美元。一位试图在本轮投资字节跳动的投资人告诉媒体:“份额根本抢不到,名气不够的机构完全没机会。”

还有一些行业受政策推动估值暴涨,比如AI。国投创新投资总监吴国锋在高交会期间甚至提醒说,AI(人工智能)估值偏高,动不动都是几十亿美元的融资。“大家看好人工智能的前景,但这对创业公司来说并不是好事。当估值过高的时候,持续融资就有很大的压力。这一轮融资高估之后,下一轮投资机构进来就变得非常艰难。”

最明显的趋势是,越来越多资金向行业头部公司集中。以教育行业为例,市场数据显示,2018上半年,融资规模上亿元的58家;数千万的151家;数百万的118家;数十万的6家;另外有9家未披露融资规模。其中,融资规模千万以上企业占到了总体的61.1%。

“能拿钱就赶紧拿吧”

回顾即将过去的2018年,投资人最苦口婆心的一句话就是,“创业者能拿钱就赶紧拿吧。”不管是在公开会议场合还是私下采访沟通的过程中,在谈到最想给创业者提供的建议时,投资人不约而同都表达了这样一个观点。

“估值还在回调,预期仍在修正中”,光大控股旗下新经济基金负责人艾渝建议创业者,“能拿钱赶快拿钱,不要纠结项目估值”。

无独有偶,对于创业者,金沙江创业投资基金合伙人朱啸虎也曾表示,创业者在这个阶段融资期望要相对降低一些,融资速度也要适当加快,以尽快拿到钱为标准,而不要去纠结估值。

“现在一些企业拿不到钱就觉得是市场不好,认为投资人都放假了,准备等到明年春天再融资。这是一种错误的想法,其实很多投资人都在忙着看项目,如果现在不努力拿到钱过冬,明年拿到钱的几率就会更小。”上述沪上投资经理说,这些创业企业的想法是很危险的。

不过经过近一年的市场调整,很多投资人对自降估值拿钱的紧迫性已经没有那么强了。事实上,一家创业企业如果急需要外部输血才能存活,从一定程度上也说明了其缺乏行业话语权,其本身的竞争力也值得考量。

“年初的时候我给企业的建议就是,拿到钱最重要,速度最重要,估值不是最重要的。但现在我没有那么坚定了,要不要不惜一切代价牺牲估值去融资,可能要看行业或具体企业。如果这家企业账上有一年的资金储备,我肯定不会给它这种建议。”上述医药行业投资人说。

很难说估值水平高低对投资人而言是利还是弊。因为对于估值,投资人心态永远是矛盾的。如果新入场者手里没有项目,市场估值水平越低就越可以捡到性价比高的项目,但是对于手里有很多项目并等待退出的机构而言,则希望自己手中的项目估值在后续轮会逐步上升。

估值泡沫还没有出清

据清科研究中心统计,2018年前三季度中国股权投资市场共新募集2098只基金,已募集完成基金规模共计5839.26亿元,前三季度股权投资市场仍然呈现较明显的“募资难”问题,尤其是对中小机构及新机构,募资总金额同比下滑57.1%。在退出方面,前三季度中国股权投资基金退出案例数量达到1363笔,同比下降48.9%。其中,被投企业IPO数量616笔,占退出总数量的45.2%,同比下降24.4%。

这一系列数据都证实了,从资金募集到项目退出,今年的一级市场降温明显。“但是目前来看,调整周期并不长,估值泡沫还没有完成出清,至少还需要半年的时间。”沪上一位PE投资人表示。

在该PE投资人看来,未来估值变化趋势主要受两方面因素影响:一方面,要看资金募集量是否会继续下调,如果资金继续收紧,估值可能会继续下降。第二点要取决于二级市场的表现,如果二级市场继续萎靡,可能会进一步传导到一级市场,引发估值下调。”

从目前最悲观的预判来看,最迟的认为明年年末市场才会好转。

有些投资人则偏乐观。朱啸虎就表示,当下的资本冬天状态持续时间会很短,事实上中国的互联网周期也都很短,每三年都会看到一个冬天期、泡沫期,他估计这次资本冬天明年就会开始好转了。

市场也在释放积极信号。进入下半年,一级市场的钱正在一点点回来。10月26日,银保监会对《保险资金投资股权暂行办法》(保监发[2010]79号)进行了修订,并就修订后的《保险资金投资股权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股权办法》)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根据《股权办法》,银保监会取消险资开展股权投资行业范围限制,逾15万亿险资有望涌入VC/PE行业。

“最坏的时候已经过去了。明年二季度,政策会越来越明朗,投资也会活跃起来。”上述投资人表示。“但估值会不会见底还很难确定。”

【本文为
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
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