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值超600亿,金山办公敲钟:雷军和他做VC的老朋友,又赢了

这是一个等待了20年的IPO。

投资界(ID:pedaily2012)11月18日消息,金山办公登陆科创板,开盘价为140元,较45.86的发行价暴涨了205%,市值达到645亿元。

“从1988年金山创办到今天,WPS走了整整31年。从1999年以金山办公为业务主体准备上市算起,到今天,我们足足等了20年。”上市前一天,雷军曾动情地发文追忆往事,“WPS和金山的历程,就是一个坚持梦想并最终取得胜利的励志故事。”

故事的背后,浮现着数家知名VC机构的身影——曾靠着小米IPO收获数百倍账面回报的晨兴资本,以及GGV纪源资本、顺为资本。

晨兴曾于2013年参与金山办公的A轮融资,这是晨兴在企业服务领域的第一个投资项目。而GGV纪源资本,也是从2013年开始,陪伴WPS共同成长。金山办公是顺为资本在科创板上收获的第一个 IPO。

中国最早互联网企业之一

这是一个坚持20年的励志故事

“31年前,求伯君在深圳一间酒店闭关几个月写出第一版WPS时,就注定了金山的英雄梦想。”今天,金山办公代表了第一家标准的企业SaaS服务在科创板上市,梦想成真。

从1999年起,IPO的念头就在雷军心中扎根。“从1988年金山创办到今天,WPS走了整整31年。从1999年以金山办公为业务主体准备上市算起,到今天,我们足足等了20年。”

金山办公的实控人是雷军。截至2019年6月30日,雷军通过持股、表决契约和《关于保持一致行动的协议》对金山软件有25.70%的股份表决权,是金山软件的单一最大投票权的拥有者。而金山软件通过WPS开曼、WPS香港间接持有金山办公67.50%股权,为控股股东。也就是说,雷军虽然未直接持有金山办公的股份,通过金山软件仍然是其实控人。

从业务上来看,金山办公主要从事WPS Office办公软件产品及服务的设计研发及销售推广,其产品主要包括我们熟知的WPS Office办公软件和金山词霸等。

在数据方面,招股书显示,2019年3月,金山办公的主要产品月度活跃用户数(MAU)超过3.28亿,并且支持全球46种语言,成功覆盖全球220个国家和地区。其中WPS Office桌面版月度活跃用户数超过1.32亿,WPS Office移动版月度活跃用户数超过1.87亿;其他产品(如金山词霸等)月度活跃用户数接近0.10亿。

从盈利模式来看,金山办公主要通过办公软件产品使用授权、办公服务订阅和互联网广告推广。自从金山办公由提供工具产品向应用服务转型以来,办公软件产品使用授权的收入相对稳定,而随着付费客户的持续增加,办公服务订阅的收入呈现快速增长趋势。其主营业务收入按盈利模式构成情况如下:

此外,2019年1-6月金山办公营业收入近6.9亿元,实现净利润近1.5亿元。尽管营业收入较2018年同期增长38.38%。

回顾过去20年,金山办公的历程就是一个坚持梦想并最终取得胜利的励志故事。

在谈到金山办公上市的心情时,雷军表示,“分拆上市是既定的战略。继猎豹之后,金山办公是第二家。这些公司战略转型移动互联网都获得了巨大成功。金山云也在IPO的路上。”

背后VC机构,都是雷军的老朋友了

金山办公背后的VC/PE股东中,除了雷军和许达来共同创建的顺为资本,还有晨兴资本和GGV纪源资本。在2017年2月之前,晨兴资本创始合伙人刘芹和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李宏玮一直担任着金山办公的董事。

晨兴资本和GGV纪源资本这两家机构都是雷军的老朋友。一直以来,晨兴资本与雷军的合作堪称创投圈佳话,当初小米上市,晨兴资本成为最大赢家,上市之初获得高达数百倍的账面回报,一跃成为传奇。

这一笔对金山办公的投资,可以追溯到2013年。根据招股书披露信息,晨兴资本旗下的晨兴二期、以及纪源资本旗下的纪源WPS和顺为资本旗下的顺为互联网,以美元兑人民币6.54的汇率分别向金山办公注资了2000万美元、1000万美元以及500万美元。

刘芹回忆,6年前正是消费互联网创业与投资如火如荼的时候,在金山北京办公大楼雷军的办公室,雷军很正式地提出金山办公想引入外部投资人。彼时的金山办公业务已经颇有规模,财务上没有任何融资的压力,“我理解引入投资更多是为了协助(金山办公CEO)葛珂在战略上、组织发展上,抓住移动互联网的增量机会。”刘芹觉得,与雷军的交流很有启发性,也促使他思考移动互联网大浪潮下企业应用市场的创新机会。

2013年的时候,大家都在想一件事,移动到底是不是继PC之后,下一个大平台。当时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李宏玮认为,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们日常所考虑的游戏、娱乐、阅读,包括办公都会发生转移。在这个时间点上,李宏玮和金山软件CEO葛珂在中国大饭店的大堂见了一面,同是工程师的两个人一拍即合。

“当年金山WPS要融资的时候,其实不是因为缺钱,更多是战略考虑,集团在重组,希望每个业务部都有自己的发展蓝图和团队。因为他们的业务是赚钱的,我们当时投的钱好像到今天都没被使用过。”李宏玮回忆道。

算起来,顺为资本创始合伙人、CEO许达来与金山办公的渊源更深。“2005 年投资了金山软件,有幸认识了一批有理想、有激情的金山人。”后来到了 2013 年,顺为资本投资金山办公 A 轮融资。

“只投熟人”

雷军堪称IPO收割机

很早之前有一个说法,中国互联网第一阵营是一个“TABLE”,其中“L”就是指雷军系,雷军在互联网圈子里的地位可见一斑。

早在马云、马化腾创业之初,雷军就已年少成名,马云马化腾还曾向雷军寻求过融资。尽管雷军以“QQ两三百万的价格太贵”和“马云满嘴跑火车像是传销”的理由分别错失了二人,但也依然掩盖不了他是一位成功的企业家和投资人的事实。

随着金山办公的上市,雷军的IPO阵容里又添一员大将。按照645亿的市值来计算,雷军又将增加77亿元的财富。这些年,小米、金山软件、欢聚时代、猎豹移动、迅雷、世纪互联、掌趣科技、无忧英语…..雷军已经控股或参股过太多的上市公司。尤其是在2018年,雷军更是迎来了人生中的一个巅峰——至少新收获11家上市公司。

2018年小米在港交所上市,这是雷军最成功的一次创业,但是雷军的成功不仅仅只有小米。据投资界不完全统计,除了小米之外,2018年小米或顺为资本投资过的公司有8家IPO,详情见下表:

其中,御家汇、华米、云米都属于小米生态链企业,甚至御家汇、华米早于小米上市。小米的另外一家生态链企业——万魔(1MORE),也是第一家小米生态链公司,其旗下子公司于 2018年3月,成为上市公司共达电声(002655.SZ)的新晋大股东,也算是在2018年完成了借壳上市。

随着今年4月29日拉卡拉在深交所上市,雷军当初的一笔投资更是获得了超800倍的回报。2004年,雷军的朋友孙陶然在2004年融资想找他来背书,他顺手投了430万。据悉,拉卡拉是雷军的第一笔天使投资,雷军也是从此解锁了投资这项新技能。

不过从实控人角度来讲,金山办公是继金山软件、小米之后,雷军第3家是实控人的上市公司。除了金山办公,已经在科创板上市的晶晨股份、乐鑫科技、方邦股份,以及已经过会的创鑫激光、聚辰股份背后都有雷军的身影,作为小米生态链企业的九号智能和也正在尝试登陆科创板。

这份战绩不俗——包括金山办公在内,雷军今年至少在科创板能收获6家IPO,堪称上市公司“收割机”,笑傲VC圈。

【本文为
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
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小米进行组织架构调整 成立国际运营商拓展部

9月30日消息,小米集团近日对国际部的人事架构进行调整,成立了国际运营商拓展部,任命James Munn为总经理。

同时,小米任命谢子阳为印尼国家总经理,全面负责印尼区业务的拓展与运营管理;任命欧文担任西欧区总经理;陈丙旭担任东欧区总经理;刘迪担任拉美区总监;余曼担任独联体区总监;王元元担任中东区总监;王士豪担任日韩区国家经理;原印尼国家总经理石岩,轮岗担任东南亚区总经理,负责东南亚区域的业务拓展与运营管理。

除了各区域之外,小米的主要国家经理也迎来调整:

1、陈春朗担任波兰国家经理,向陈丙旭汇报;

2、冯文涛担任乌克兰国家经理,向陈丙旭汇报;

3、王东宏担任西班牙国家经理,向欧文汇报;

4、刘轶沙担任意大利国家经理,向欧文汇报;

5、刘焱担任法国国家经理,向欧文汇报;

6、曹瀚担任哥伦比亚国家经理,向刘迪汇报;

7、张珩担任墨西哥国家经理,向刘迪汇报;

8、刘峰担任土耳其国家经理,向王元元汇报;

9、安俊岚担任马来西亚国家经理,向石岩汇报;

10、李凯担任越南国家经理,向石岩汇报;

11、罗建刚担任泰国国家经理,向石岩汇报。

据《电商报》了解,小米在半个月前在刚刚进行了一次组织架构调整和人事任命。集团董事长兼CEO雷军兼任中国区总裁,全面负责中国区业务开展和团队管理。

同时小米成立大家电事业部,任命集团高级副总裁王川为大家电事业部总裁,负责除电视之外的空调、冰箱、洗衣机等大家电品类的业务开展和团队管理,向CEO汇报。

小米业务已覆盖东盟10国 在缅甸手机市场份额第一

9月23日消息,近日,第16届中国—东盟博览会、中国—东盟商务与投资峰会开幕大会在中国南宁举行。小米董事长雷军在开幕式上表示,小米业务已覆盖东盟10国,在缅甸手机市场份额第一。

雷军还表示,此次博览会期间,将签订相关《战略合作协议》,加强对东盟国家出口辐射。他认为,“机遇总是和挑战并存,面对当前全球经济不确定因素增多的复杂局面和严峻的挑战,中国与东盟企业家应抓住‘一带一路’与智能制造升级的新机遇,做大做强企业。”

据《电商报》了解,小米手机早在2014年就进入了东南亚市场,在2017年已经在印尼实现本地化生产手机;据雅加达邮报报道,今年4月份小米位于印尼廖内群岛巴淡岛的工厂已经生产了1000万部智能手机。

报道还称,目前小米手机业务已经覆盖东盟10国的所有国家。另据雷军透露,目前小米在印尼、越南、新加坡的智能手机市场份额排名前三,在马来西亚、老挝、柬埔寨排名前五,在缅甸市场排名第一。

小米市值蒸发六成 雷军怒砸120亿救场

首次跻身世界500强,小米集团今年可谓是风光极了;北漂七年终于买房的雷军,在今年也开心极了;而收到雷军赠予的1000股小米集团股票,小米的员工也舒服极了!再说到小米二季度财报远超市场预期的生猛表现,小米的财报也是漂亮极了。

不得不承认的是,小米在2019年站上了一个新的高峰,有望成为继BAT之后我国又一互联网巨头企业。然而,联系今年以来的股价表现,小米的这些“丰功伟绩”似乎总是有点“自我陶醉”的意思。

数据显示,截止9月2日,小米的市值为2004港元,离巅峰时期惨跌6成,市值蒸发了3000多亿港元。在此情况下,雷军将带领小米怒砸120亿港元进行股票回购,此举能否点燃投资者的热情?

市值成为永远的痛

上市之初,雷军曾立下豪言,小米的市值将以2000亿美元为目标。2000亿美元是什么概念?目前百度的市值为百度364亿美元左右,京东的市值为445美元亿左右,2000亿美元的市值相当于4.5个京东、5.5个百度。2000亿美元的市值往上,互联网企业只剩下了阿里和腾讯。

虽然说画饼是一个企业家必备的素质,但是画饼的效果却有云泥之别。有的豪言壮语是自信与勇气的体现,即使最终离目标有所差距,但是虽败犹荣。

譬如雷军与董明珠的十亿赌约,虽然小米的营收仍然比不上格力电器,最终雷军输掉了赌约。但是没人笑话雷军,因为小米的营收在5年的时间里增长近6倍,从一个不起眼的小公司成长为了营收总额与格力电器不逞多让的巨头。所以雷军近日可以非常有底气的与董明珠隔空喊话,可以再赌5年。

而有的豪言壮语,却像是不知天高地厚的梦话,因为离目标始终隔着天堑般的差距,雷军所谓2000亿美元的估值,目前看来仍然更像是梦话。

9月2日,小米的股价再创新低,报收8.35港元,总市值来到2004亿港元,约为255亿美元。不要说与目标的2000亿美元相差有多远,2004亿港元的市值离小米历史高位的5328亿港元下降了3324亿港元,下降幅度超60%。

电商报》了解到,小米上市的发行价为17港元,与9月2日的8.35港元相比惨遭腰斩。今年初,小米的股价尚能维持在12.2港元左右,9个月之后,逐渐跌去了31.5%。

不管小米的财报怎么漂亮,小米的市值却总像扶不起的阿斗,止不住的往下跌。也许雷军会非常纳闷:房也买了、世界500强也入了、员工股票也赠予了、半年营收都接近1000亿人民币了,对此员工很感动,米粉很感动,甚至我自己都很感动,但是为什么,为什么你们不感动!为什么你们还要看扁我的小米!

雷军怒了,后果很严重,严重到小米将砸120亿港元回购股票。嗯,你们不要,我们自己要!

怒砸120亿

9月2日股价来到新低,对小米和雷军的刺激不小,并立马作出了反应。小米当日便发布公告称,董事会正式决议行使股份购回授权以不时按最高总价120亿港元于公开市场购回股份。

小米在公告中还透露了几点信息,第一,对自身业务展望及前景充满信心(我们对自己有信心);第二,回购最终会为本公司带来好处及为股东创造价值(对大家都有好处);第三,小米现有财务资源足以支持股份购回同时维持稳健的财务状况(我们不差钱);第四,在互联网商业模式及”智能手机+AIoT双引擎”策略的推动下,公司以股份购回表达对现时及长期业务前景充满信心(我们是真的、真的、真的很有信心)。

事实上,120亿港元对于半年营收千亿港元的小米来说并不算一个大数目,这120亿港元所要传达出的信息很简单,那就是包括雷军在内的小米高层对小米的未来有信心。

这是提振小米股价的一个方法,也是对小米股价“跌跌不休”的回应。效果也很明显,截止发稿,小米集团9月3日股价升至8.730港元/股,相比昨日8.35港元/股的收盘价上涨4.55%,最新市值为2093亿港元。

由此可见,120亿港元的效果可真是“杠杠的”。但是令人担忧的是,这样的上升趋势能保持多久?小米的市值何时才能回到股价22港元/股的巅峰时期?

事实上,小米集团今年以来多次尝试以回购股票的方式救市,但是效果并不如意。资料显示,小米在今年1月、6月、7月以分别以1.99亿港元、9.25亿港元和7484万港元的代价进行了股票回购,合计近12亿港元。

但这些回购往往只能对小米的股价激起一朵小浪花,无法形成长期的正面影响。但无论如何,小米都通过这些回购举动向外表达了对自己的信心。尴尬的是,小米用12亿港元换来的自信形象,被总裁的减持毁于一旦。

据了解,小米集团联合创始人、总裁林斌8月21日-8月23日三天的时间里,连续在二级市场出售了小米集团4131.34万股,套现约3.7亿港元。这一反常的减持举动,让小米的公关部忙的焦头烂额。

总裁的率先减持,引起了大量投资者的质疑,并引发了小米集团股价的新一轮下跌。《电商报》了解到,林斌减持之前小米的股价为9.43港元,减持事件发酵之后,小米的股价一路跌到9月2日的8.35港元,降幅达11.5%。直到小米发布120亿港元回购计划,小米的股价才堪堪止跌。

12亿港元的回购效果了了,3.7亿港元的套现却差点引发地震,最后只好砸120亿港元的回购来止血。经历这一番变动,小米的股价已经成为“惊弓之鸟”。

总而言之,股票回购只能彰显小米对自己的信心,却很难扭转外界投资者对小米的看法。小米此次120亿港元重金回购,在金额数字上成功引起了关注,从而止住了因为总裁减持而引发的股价大跌。至于小米的市值能否以此为起点持续回升,接下来靠的还是小米集团自身的内核能否获得市场的认可。

结语

在小米的财报屡创新高的同时,其市值却成为了雷军心中永远的痛。经历总裁减持事件之后,小米的股价已经是“惊弓之鸟”,此次120亿港元的回购计划不但成功止住了股价下跌,小米还有希望借此打开市值回升的窗口。不过资本市场总是风云变幻,小米的120亿港元效果能持续多久,仍然有待观察。

至于小米低于预期的市值,到底是投资人的有眼无珠,还是小米真实价值的体现,时间会给出最准确的答案。

败给董明珠 雷军却将小米带向新的巅峰

要说近年来最受关注的赌局,董小姐与雷军的十亿赌约绝对排的上号。如今,时间来到2019年,这个十亿赌约的结果已经水落石出。虽然小米近年突飞猛进,但是营收还是“干不过”格力电器,雷军最终败给了董小姐。

尽管雷军和董小姐都对这十亿赌约心照不宣,但是等了五年的吃瓜群众并不死心,他们热切的想知道输掉赌局的雷军到底什么心情,纷纷以“Are you ok?”表示了对雷军的关心。

但是对雷军来说,2019年输给了董小姐,却赢得了更多,可以说,现在雷军过得相当“OK”。

半年报非常“OK”

近日,小米集团发布2019年上半年暨第二季度业绩。报告显示,小米集团上半年总收入957.1亿元,同比增长20.2%;经调整后净利润为57.2亿元,同比增长49.8%。其中净利润的迅猛增长远超市场预期。

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小米智能手机出货6000万台,全球排名第四;小米电视售出540万台,同比增长64.9%,稳居全国第一。

小米有品电商平台上半年GMV达到38亿元,同比增长113.9%,贡献了所有业务板块中最高的增速。

此外,截止六月底高达511亿元的现金储备成为了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充足的现金将为小米集团接下来在5G市场的拼搏保驾护航。

二季度的表现也亮点多多,其中520亿元的营收来到了历史高位,经调整净利润达到36亿元,较去年同期大幅增长71.7%。

可以说,从营收的稳增到净利润的猛增,从智能手机的强势到小米电视的登顶,再从小米有品的惊艳到月活用户的突破,小米交出了一份近乎完美的半年成绩单。如果不出意外,今年将是小米大爆发的一年。

新的巅峰

2019年绝对是小米极具重要意义的一年,也是雷军春风得意的一年。7月10日,耗时近四年、耗资52亿元、总面积34万平方米、共8栋楼,坐落于北京海淀区上地西三旗桥西侧的小米科技园终于启用。互联网界的风云人物雷军一时也难掩兴奋,他发微博表示:“北漂,奋斗九年多,终于买房了。”

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买房常常被看为“人生巅峰”,特别是“北漂”在北京买房,其意义不言而喻。从这一点来看,雷军似乎与普通人也并无不同,只不过他的房子比常人大很多而已。下次见到马化腾,雷军可以和普通家庭的小马一起探讨一下谁家的房子更大。

也许有的人买房就是一生中的巅峰,但是对雷军来说,买房只是巅峰的开始。有了房之后,雷军将小米带到了一个新的巅峰。

在雷军搬入小米科技园的第二天,2019《财富》中国500强排行榜出炉,小米成了最大的黑马,第一次上榜就直奔前50,以1749.15亿元的营收排名第53位。尽管这是小米第一次登上国内500强榜单,彰显了小米强劲的实力,但是雷军的眼光早已放在了全球范围。

7月22日,2019《财富》世界500强排行榜发布,小米排名第468位首次登榜,在上榜的全球互联网+企业中排名第7,在上榜的中国企业中排名第112位。

也许买了房的雷军曾想假装高冷一点,排名接近全国50强的时候,雷军丝毫不为所动,但上榜世界五百强,雷军却再也绷不住。榜单揭晓之后,雷军比买房了还高兴,不仅不高冷还开始卖萌,他发微博表示:耶,世界500强!虽然很想假装“世界五百强不算啥”,但按耐不住的激动……  

“乔迁新居”之后,小米在地理上成了百度等互联网巨头的邻居,没想到还与这些互联网巨头一同上榜世界500强。这一榜单的公布,不仅仅昭示了小米已经在全球企业中有了一个位置,也昭示了小米已经成为国内可以和BAT相提并论的互联网企业,而且相比之下,小米更加年轻更加有冲劲。

同时,成为世界500强也是对雷军与小米多年来艰苦奋斗的一种嘉奖,雷军还被调侃自己称“终于有机会在一家世界500强上班了”。

尽管输掉了十亿赌约,但是雷军却在2019年将小米带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也许正是在这十亿赌约的鞭策之下,小米才能厚积薄发,成为互联网界的一代新贵。

如果说2018年1749亿元的营收让小米上榜世界500强,让雷军的声望得到了暴涨;那如今半年957亿元营收的惊艳表现,更是让人看到了小米再上一台阶的希望。而在这半年的成绩单中,同比增长113.9%的电商业务有望成为小米集团未来的新引擎。

雷军的电商梦

凭借超高的增速,小米在电商领域的表现成为了本次半年报最大的亮点之一。数据显示,小米有品电商平台上半年GMV达到38亿元,同比增长113.9%。2019年6月,有品超过65%的GMV来自於非小米手机用户。

尽管 38亿元的GMV无论是相对小米本身还是相对于其他电商巨头来说,都不算一个很大的数字,但是不要忘了,小米有品2017年底从小米物联网独立到现在,不到两年的时间。

事实上,雷军不是电商领域的新兵,反而一直有着别样的电商情怀,雷军在做电商的时候,甚至还没有淘宝。

早在2000年,雷军便开始了自己的电商梦。彼时,雷军说服金山和联想总共投了1600万创立卓越网,并在极短时间内将卓越网的B2C业务做到了全国第一。然而限于资金、物流、仓储等各方面的因素,雷军最终无奈将卓越网卖给了亚马逊,此时淘宝网才刚刚成立。

卓越网的尝试并没有熄灭雷军的电商梦,反而让雷军有了强烈的电商情怀。多年以来,雷军一直想重返电商市场:2010年,雷军作为天使投资人斥资几百万投过奢侈品电商尚品网;2014年,米家商场上线;2017年,米家有品上线;2018年,米家有品更名为“小米有品”。从卓越网到尚品网,再到小米有品,雷军一直没有放弃自己的电商追求。如今,拿下卓越网的亚马逊已经退出中国市场,被雷军看中的尚品网也已经宣告倒闭,而“亲儿子”小米有品终于挑起了大梁。

据了解,尽管脱胎于小米生态链,但是小米有品平台却不仅仅只售卖小米周边产品,在上万个SKU中,90%来自于非小米生态链企业。为了吸引受过高等教育具有接受新事物意愿的年轻人,小米有品推出的大多数产品为精制的定制产品,在拉升格调的同时,辅以高颜值、高品质、高性价比特性。此外,伴随着AI等智能技术的发展,小米的定制产品巧妙的搭载了智能产品属性,这样的定位吸引了包括米粉在内的年轻人群。

凭借这些特性,越来越多的非小米手机用户也开始关注小米产品。

数据显示,今年6月,中国大陆的MIUI月活跃用户为115.1百万人,其中一半的用户来自非小米手机。另外,今年6月份小米有品65%的GMV来自非小米用户。

这些数据表明,除了米粉,小米产品也受到了很多非小米手机用户的喜爱,这也说明小米有品对小米生态链并没有很强的依赖性。

目前,小米MIUI月活跃用户已经增长至2.79亿人,小爱的月活达到5000万,米家的月活达到3000万。依托这些强劲增长的流量,小米有品有望在未来几年时间里保持快速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近期小米有品上线了“有品海淘”,准备在跨境电商领域大展拳脚。此外,小米快递也已经上线,未来小米或将建立自己的物流网络。这样看来,雷军在电商领域的野心并不小,但是野心越大,面临的挑战也越大。

以网易的电商业务为例,网易考拉定位于跨境电商,网易严选定位于精选,网易在很早就搭建好了“跨境+精选”电商框架。作为先行者,网易今年二季度的电商业务净收入达到52.47亿元人民币,网易考拉常年处于跨境电商市占率第一位。但是尽管如此,困于流量增长,网易考拉近期也面临转型困境,并屡次传出“卖身”绯闻。

对于小米有品来说,其针对的受众群体并不大,未来很容易就会遇到与网易一样的流量瓶颈。这方面,雷军还需要未雨绸缪的找到解决方案。

结语

尽管输给了董小姐,但是无论是上榜世界500强,还是今年上半年强势的业绩表现,都表明雷军带领小米到达了一个新的高度,综合来看,雷军还是过得很“OK”。

另一方面,作为增速最高的一个版块,小米的电商业务大有可为,有可能成为未来小米集团的重要支柱。而且从雷军的布局来看,他对电商业务的野心并不小,但是未来小米有品的发展也充满挑战。

雷军:将赠予每位员工1000股小米集团股票

7月23日消息,昨日晚间,小米创始人雷军给全体小米员工发邮件称,为庆祝小米进入世界5000强以及北京总部新园区的启用,将给所有在职的同事和核心外包服务团队的伙伴共计20538人,每人赠予1000股小米集团股票

根据雷军所发的邮件,1000股小米集团股票中,500股是给每一个小米员工的全球500强成就纪念,另外500股是给每位小米员工家人及伙伴的纪念品。

随后,小米集团也发布了相关公告,根据公告,授予授出股份当日,小米的股票收市价为9.11港元。以此为准的话,1000股股票赠予的价值暂时为9110港元。

​《电商报》了解到,2019《财富》世界500强于昨日公布,小米集团首次登榜排名468位成为黑马,在上榜的全球互联网企业中排名第7位,在上榜的中国企业中排名第112位。榜单公布之后,小米创始人雷军发布微博称难掩激动。

小米集团近年来发展明显提速。财报显示,小米集团2018年实现1749亿元人民币的营收,净利润达85.5亿元人民币。2019年一季度,小米集团总收入人民币438亿元,同比增长27.2%,经调整净利润同比增长22.4%至人民币21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小米集团发布的股份奖励计划公告,此次授出股份的归属期为一年,即2020年7月19日,员工若在归属期内离职,被授予的股票将自动失效。

附:雷军股票赠予邮件全文截图

2019年《财富》世界500强:小米首次上榜

7月22日消息,美国《财富》杂志发布2019年世界500强排行榜。小米集团首次登榜,排名468位,在上榜的全球互联网+企业中排名第7,在上榜的中国企业中排名第112位。

在榜单中,小米被定义为“互联网服务和零售”行业企业,成为继京东、阿里巴巴、腾讯之后第4家登榜的中国互联网企业,也是全球第7家登榜的互联网企业。并且,随着小米的加入,使中国互联网公司登榜的数量超过美国。

小米集团董事长雷军随后在微博分享了这一消息,并表示,虽然很想假装“世界500强不算啥”,但按耐不住的激动。

据《电商报》了解,美国《财富》杂志每年均会发布“财富世界500强”榜单,以各企业的年度收入及净利润为评选准则,被视为全球最权威及最著名的企业排行榜。根据2019年最新榜单,据小米公司财报得知小米集团在2018年全年营收为1749亿元人民币,调整后净利润达85.5亿元人民币。

公开信息显示,京东、阿里巴巴、腾讯和华为进入财富世界500强,分别耗时18年、18年、14年和23年。小米集团2010年4月创立,到如今登上《财富》世界500强榜单,仅用8年,成为目前最快上榜的中国互联网以及科技企业。

雷军宣布小米新手机品牌“小米CC”

6月21日,小米创始人雷军在其微信公众号发文表示,小米正式官宣了小米手机新系列小米CC。并表示,小米CC是将是属于全球年轻人的潮流手机。

据了解,小米CC是小米与美图合作的首款手机,这是一个新的产品序列,属于年轻人的拍照手机,主打时尚、潮、拍照好,将为小米开拓女性市场。

文章透露,无论后置还是前置自拍,小米CC的硬件将引入“小米x美图AI美学实验室”的解决方案,将相机硬件和美颜科技进行结合。从目前市场已有品牌来看,小米CC将和OPPO RENO系列、VIVO X系列和华为NOVA系列对标。

雷军称,2018年第四季度,小米完成了手机品牌的梳理,在2019年初宣布了小米和Redmi的双品牌策略。Redmi品牌的独立,让小米手机有了更多想象空间。一方面以探索创新科技、追求极致体验的方式高飞,另一方面也可以专注细分市场做出更有针对性的特色产品。

小米成立中国区线下业务委员会 张剑慧任主席

6月14日消息,小米近日宣布中国区架构调整。成立中国区线下业务委员会,任命中国区副总裁张剑慧担任线下业务委员会主席,向中国区总裁雷军汇报;任命于澎为线下业务委员会副主席,向张剑慧汇报。

去年底,小米将销售与服务部改组为中国区,任命联合创始人、小米电视负责人王川兼任中国区总裁,加码中国市场。

不过半年后的今年5月,小米再次宣布组织架构调整和人事任命:雷军兼任中国区总裁,王川组建大家电事业部。而此次中国区线下渠道的调整也是雷军兼任中国区总裁后的首个动作。

内部信显示,中国区线下业务委员会将下设:线下销售运营部、小米之家、渠道管理部、省代业务部、运营商战略部、零售市场部、区域管理部、综合管理部一共八个部门。

近两年中国智能手机市场面临着整体下滑的态势,华米OV之间的竞争也越来越激烈。小米智能手机出货量也已经连续两个季度出现同比下滑,而中国区、尤其是线下渠道对于小米走出下滑态势极为重要。(张俊)

以下为内部信全文:

各位中国区的同学

为了促进中国区线下业务的发展,经管理层研究决定,CEO批准,现做如下组织调整和任命:

一、成立中国区线下业务委员会,任命中国区副总裁张剑慧担任线下业务委员会主席,向中国区总裁汇报;任命于澎为线下业务委员会副主席,向张剑慧汇报。

二、中国区线下业务委员会下设:

1、线下销售运营部:任命于澎兼任线下销售运营部总经理,任命王欣为线下销售运营部副总经理,向于澎汇报。

2、小米之家:任命刘琳琳为小米之家总经理,任命杨武瀚为小米之家副总经理,向刘琳琳汇报;任命程豪为小米之家副总经理,向刘琳琳汇报。

3、渠道管理部:任命于澎兼任渠道管理部总经理,任命董阳为渠道管理部副总经理,向于澎汇报;任命张潇为渠道管理部副总经理,向于澎汇报。

4、省代业务部:任命户欢迎为省代业务部总经理。

小米手机遇重压 雷军重回国内第一能否如愿

时隔半年,小米再次迎来了新一轮的架构调整。去年底新设的中国区,总裁一职由小米集团董事长兼CEO雷军亲自兼任。

这是一个强烈的信号,从2018年第四季度以来,小米在中国市场面临着巨大的压力,急需雷军来救场。尤其是智能手机业务,在激烈的竞争之下,已经连续两个季度出货量同比下滑,而中国区无疑是重灾区。

2018年初,雷军提出的手机业务十个季度内重返国内第一的目标言犹在耳。但目前时间过半,小米在国内市场份额仍旧在第四名徘徊。

内忧:出货量连续两个季度同比下滑

今年5月初,IDC公布了2019年第一季度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数据,其中显示小米出货量2500万台,同比下滑10.2%。小米一度发布官方公告,直指IDC数据有误,称该季度小米出货量不低于2750万部。

不过即使这样,小米也未能逃脱出货量下滑的颓势。

根据小米日前发布的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该季度智能手机分部的收入约为270亿元,同比增长16.2%。本季度智能手机销量达2790万部。

虽然智能手机收入实现了同比增长,但小米本季度的智能手机销量出现了同比1.76%的下滑。而2018年第四季度,小米智能手机销量甚至出现了同比12.3%的下滑。

小米CFO周受资在2018年第四季度的媒体电话会议中解释称,出现下滑的主要原因在于小米当季度对手机产品组合所做的调整,将重点放在了中高端市场所致。2018年第四季度,小米只发布了两款产品,一款是10月发布的小米MIX3,另一款则是12月才发布的小米Play。周受资认为,小米MIX3是面向高端的产品,出货量不会特别大;而小米Play由于发布较晚,销量并未在该季度显现。

而在小米9发布会上的采访中,雷军也透露了一个关键信息,他称2018年第四季度小米产品的销量已经在中国区占绝大多数,而不是红米。

如果说2018年第四季度的下滑情有可原。但2019年第一季度,小米已经将红米品牌拆分,并发布了小米9、MIX3 5G版、小米9SE三款中高端机型,和红米Note 7Pro、红米Note 7、红米7三款入门机型,仍旧未走出销量下滑的颓势。

中国区是小米智能手机业务的重灾区。

根据Counterpoint发布的2019年第一季度中国智能手机市场数据,华米OV占据前四,但前四名中只有小米出现了同比下滑,高达21%;

根据Canalys发布的2019年第一季度中国智能手机市场数据,华米OV中只有华为实现了同比增长,但小米的下滑幅度为13%,为三家中下滑比例最高的。

在这两个季度中,小米提及智能手机业务的重点也放在了ASP的提升上,从同比趋势来看,小米手机的ASP确实处于不断上升的趋势,但这与出货量下滑的态势无疑形成两个难以兼顾的矛盾。分拆红米能否兼顾出货量增长和ASP的提升,对两个品牌的后续运作会是个考验。

外患:双品牌遭荣耀OV蚕食

如果说小米将红米分拆的调整是小米智能手机出货量下滑的内因,那么荣耀和OV的竞争则是外因。

荣耀一直以来便是小米的老对手,在小米手机发力国际化的同时,荣耀也于2018年开启了国际化的征程。同时在小米意识到线下渠道的短板,大力开设小米之家以布局线下渠道之时,荣耀一方面在线上渠道超越小米成为第一大互联网手机品牌,另一方面通过轻资产模式完善线下渠道布局。在相似的品牌和价格定位之下,荣耀无疑一直在蚕食小米的市场。

而今年,OV也将战火进一步点燃。

今年2月,vivo子品牌iQOO正式亮相。与以往vivo的产品不同,iQOO主打性价比,定位互联网旗舰系列,并搭载了vivo以往产品少有的旗舰处理器骁龙855。而同样在2月发布的小米9却因镜头良品率低遭遇了缺货,这让iQOO有机可乘。

分拆的红米品牌也遭遇了劲敌。今年4月,OPPO旗下一直专注海外市场的Realme正式宣布回归中国市场,并于5月推出了Realme X系列产品。值得注意是,凭借OPPO的供应链能力,Realme X系列将索尼4800万摄像头和升降式全面屏直接带到1499元的价位。这在无形中给即将发布的红米K20增添了不少压力。

在5G手机大规模商用之前,中国智能手机市场仍将持续处于存量状态。这也意味着华米OV这四家TOP企业的竞争会是零和式的,要实现自身的增量,就必须从其它品牌的存量用户中抢夺市场。在目前的市场格局中,小米一定程度上处于不小的劣势。

还能否重回国内第一?

2014年,成立仅四年的小米依靠性价比和线上渠道坐上了国内智能手机第一的宝座,但在随后的2015年和2016年遭遇连续的出货量颓势,一度跌出世界前五、中国第四。

2016年,雷军亲自接管小米手机研发和硬件,解决供应链和产能问题。同时在当年大力推进小米之家的建设,补课线下渠道。雷军的亲自救场,终于让小米在2017年重回增长轨道。

而2018年第四季度以来的颓势似曾相识,两个季度的下滑之后,雷军亲自接管中国区,再次救场。

虽然小米的IoT和互联网业务都在发展壮大,但手机业务无疑仍是小米的基本盘,属于不能丢的大本营。这也是雷军在2018年初喊出十个季度重回国内第一的原因所在。

小米一直被外界诟病的是研发投入和占比过低。这也导致华为荣耀和OV在率先发力拍照、屏下指纹、升降式摄像头等新技术时,小米产品一直处于比较被动的局面。

小米在逐步加码研发投入和完善技术创新体系。

数据显示,2018年小米整体研发投入为58亿元,较2017年的32亿元同比增长83.3%;2019年第一季度,小米的研发费用达到17亿元,同比增加了50% 。在技术体系上,小米在今年2月成立了集团技术委员会。雷军在内部会议上甚至强调,要继续强化技术立业,技术事关小米生死存亡。

技术事关产品竞争力,而渠道则是销量的另一个重要因素。

小米之家的建设已经卓有成效,小米生态链的多品类也为其线下门店提高坪效贡献良多,但小米手机的低利润成为线下经销商们销售小米手机的最大阻力。新零售体系仍是小米在2019年需要进一步理顺的关键因素。

时隔三年,雷军再次出马,这次能否继续创造奇迹?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