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正式开售iPhone新品 天猫称已诞生“中国iPhone11第一人”

9月20日消息,今日,苹果将正式开售iPhone 11全系列,而天猫官方称,今晨已诞生“中国iPhone11第一人”。

天猫方面给出的信息显示,9月20日上午8点,iPhone 11系列新品在天猫全球同步开售,5分钟后杭州下沙的陈先生就收到由蜂鸟小哥送来的新机,成为中国“iPhone 11第一人”,而他之所以这么快拿到,主要是正好靠近商家配送点。天猫方面表示,这也是连续第六年,“iPhone第一人”诞生在天猫。

据《电商报》了解,近日,苹果在美国加州总部的乔布斯剧院召开秋季产品发布会,推出了三款iPhone:iPhone 11、iPhone 11 Pro以及iPhone 11 Pro Max。而对于此次苹果新品发布,网上都是唱衰一片,但该系列手机预售量却暴增。

据第一财经的数据显示,天猫开售当晚的成交在一分钟内就破亿。根据天猫的数据,iPhone 11预售首日的销售数据较iPhone XR增长了335%。京东的数据显示,iPhone 11预售销量同比增长480%。开售仅5分钟,iPhone 11 Pro系列新品就售罄,9月11日新品首发后,iPhone 11系列产品在京东平台预约量升破百万。

京东开启iPhone11预售:预约总量已破百万

9月14日消息,目前京东平台,iPhone 11系列三款新机的预约总量已超过百万,其中iPhone 11和iPhone 11 Pro的预约量都超过了57万,iPhone 11 Pro Max预约量最少,超过17万人。

据《电商报》了解,此次苹果预售的iPhone 11系列包含了三个型号iPhone 11、iPhone 11 Pro、iPhone 11 Pro Max,售价从5499元到12699元不等。

今年,中国区此次与全球同步于9月13日在iPhone官方渠道和京东正式开启预售,京东是Apple中国区唯一官方授权预售渠道。用户完成预约后,官方会在9月20日统一发货,京东也将在20号开始按照付款顺序按批次安排发货。

并且,京东还推出了一站式以旧换新和京享无忧服务。iPhone旧机用户可在下单时用旧机抵扣,除了抵扣款外,还可享受最高1000元的补贴。以旧换新的用户在下单后一般2个工作日内,工作人员就会将新手机送货上门并同步将旧机回收。

亚马逊和苹果等公司被要求提交反垄断调查文件

9月14日消息,据CNBC报道,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昨日晚间表示,要求亚马逊苹果、Facebook和谷歌母公司Alphabet 4家科技公司提交反垄断调查文件。

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要求以上科技公司提交的文件包括:公司高管发布的与竞争相关的邮件、过去10年向美国和国际监管机构提供的与克莱顿反托拉斯法案(Clayton Act)有关的文件。

而在美国司法委员会寄给四家公司的信中,一个调查小组表示,调查将集中在三个方面,包括“数字市场中的竞争问题”、“占据主导地位的公司是否参与了线上反竞争行为”,以及现有法律和执法机构能否有效处理这些问题。

据《电商报》了解,美国司法部曾在7月23日宣布将对主导互联网搜索、社交媒体和零售服务的在线平台的行为进行调查,展开一项反垄断调查以确定这些公司是否在非法扼杀竞争。

第二天,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也表示,亚马逊摧毁了整个美国零售业,毫无疑问限制了竞争。

苹果官方首次参加天猫618大促

6月12日消息,苹果官方宣布首次参加天猫618大促,全线产品参与打折。

天猫方面表示,目前在Apple Store官方旗舰店可领取最高800元的专享优惠券,覆盖iPhone Xs/XR/Max、iPad mini、iPad Air、Mac、Apple Watch等苹果热门产品,适用于6月16日至18日。

据《电商报》了解,苹果官方参加天猫618尚属首次,此前在国内仅参加过天猫双11。本次苹果官方让利也仅限于Apple Store天猫官方旗舰店,苹果官网、Apple Retail Store门店均不参与。

目前,Apple Store天猫旗舰店作为苹果在全球唯一的外设自营店铺,天猫与苹果的合作也在不断创造增量。天猫618“开门红”,来自三至六线城市的成交同比增长达 170%,进一步满足苹果零售店覆盖不到的低线市场,苹果只用了 2 分 45 秒就率先进入“亿元俱乐部”。

华为份额反超苹果 一季度手机出货量拿下15.7%

5月30日消息,据知名调研机构Gartner最新数据显示,华为一季度手机全球份额反超苹果

据Gartner最新的数据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华为在全球前五大中实现了最高的同比增幅,增长44.5%,智能手机销量达到5840万台;而苹果 iPhone 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的份额降至11.9%,2018年第同期为14.1%,销量则从5410万台下跌至约4460万台;同时,三星份额从20.5%降至19.2%,但仍位居第一。

Gartner高级研究总监Anshul Gupta表示,华为继续在大中华区占据主导地位,占据了29.5%的市场份额,帮助其确保了2019年第一季度全球智能手机供应商排名第二,且其还在继续缩小与三星的差距。

横行20年!高通的“盛世与危言”

拉里·埃里森的狂妄人尽皆知。

当有人向这位甲骨文创始人兼董事长表示,他在数据库行业的垄断行为遭人诟病,他曾给出这样的回应:“竞争对手没有理由喜欢我们,但他们还是会付给我们钱。”

在甲骨文中国区大裁员的第二天,有人翻出了拉里3年前所说的这句话,不知如今的他是否仍有这样的底气。毕竟竞争对手亚马逊已经计划在2020年将业务从甲骨文的数据库软件全部撤出,搬迁至自家云服务,而在这个代表未来的新市场,甲骨文的份额只能被归为“其他”一项。

甲骨文作为数据库领域过去几十年的垄断者,无数企业试图避开却仍未成功。可以说,这家公司的历程,基本诠释了一家科技寡头的典型发展史。

如今,给他带来高光时刻的事业也正在将他推至悬崖边缘——随着大数据以及云计算的快速发展,传统数据中心正在被取代,而那些曾经不得不依赖于他的企业们,或者在研发可以颠覆他的业务,或者奔跑在拥抱下一个巨头的道路上。

这样的发展路径,或许在其他如日中天的企业身上也已见端倪。

“不喜欢,但还是会给钱”这句话,如果换到高通的前CEO保罗•雅各布口中说出,可能并不会这样直接,在回应那些关于垄断的质疑时,他只是说,“我们有钱请律师”。

时至今日,在整个移动通讯行业,还没有人能避开高通。这家前通讯巨头、现芯片巨头凭借着在3G/4G专利及业内顶尖的手机芯片,牢牢掌控着每一个手机厂商的命脉。

从2017年起,手机界TOP3的苹果、三星、华为先后起诉高通,试图在专利费上掌握更多主动权。两年之后的结果是:苹果和解、支付45亿美元专利费;华为据传将和解、支付每年5亿美元专利费;三星暂无消息。

一时和解也不代表永远。事实上,近年来,这些不得不与高通合作的企业们在“交钱”的同时,也正试图阻止高通垄断现象的持续蔓延。3G向4G迁移后,高通已不再是所有核心专利的拥有者,随着5G来临,华为、三星也已拿出自己研发的5G基带芯片。

尽管无数安卓手机仍然在争抢着高通骁龙800系列芯片的首发权,但种种迹象表明,那些强有力的合作者或许正在考虑的是——我们离抛弃高通还有多久?

1

“不温和”的太子

2005年,保罗•雅各布接任高通CEO的当天,公司股价下跌了3%,其中一个原因可能是,接班人是高通创始人艾文•雅各布的儿子。

在当时的科技圈,子承父业并不是一个被看好的选项。前车之鉴是2年前摩托罗拉CEO克里斯托夫•高尔文的离职,他在任时,摩托罗拉曾被称为“高尔文王朝”,是典型的家族企业。作为家族中的第三代掌门人,克里斯托夫在1997年上台后,短短6年间,摩托罗拉迅速经历手机市场份额暴跌、股价折半、盛极而衰,克里斯托夫也被迫离职。

而高通创始人艾文也是位颇有传奇色彩的企业家,在51岁从大学教授的职位上离开后,创办了高通,并凭借着超前的技术眼光,在此后的20年中打造出一个年收入超过50亿美元的CDMA帝国。

CDMA是一种无线标准,而高通是这项技术的首个商用者和力推者。早在1986年,高通已取得第一个CDMA领域专利,如果与该标准彻底普及的3G时代对比,这个时间更是早得惊人。在艾文的带领下,高通已经拥有数千项CDMA相关专利,连续三年保持超过90%的营收增长,年利润达到18亿美元。

这无疑也让其拥趸对后继者更为苛刻。保罗曾对他的质疑者澄清说,高通并非家族企业,“我做CEO是董事会的选择,不是艾文的选择。” 根据他的叙述,在艾文离开的前三年,高通已经开始筹备新接班人,在内外锁定多名候选人后,最终选定了保罗。这样的说法实际上也有迹可循——当时雅各布家族所持有的高通股份及投票权均已低于3%。

尽管如此,时年42岁的保罗,仍面临着重重危机。

在老雅各布时代,3G方兴未艾,在通讯市场上,GSM标准(2G模式)占据市场主流。高通扮演了一个“挑战者”的角色,通过与其他技术标准的竞争、向行业各个环节推广,花费十余年时间证明了CDMA代表未来,试图取代GSM,并在移动芯片上挑战霸主英特尔的地位。

在保罗接手之前,这些挑战已基本成功完成。21世纪到来前夕,人们承认这家公司掌握着向移动通信未来的钥匙。按照“一流企业制定标准、二流企业创造品牌、三流企业制造产品”的行业流行语,高通稳稳站在“一流”序列。出于这样的认知,在互联网泡沫破灭前的1999年,高通的股价曾在一年之内暴涨25倍。

挑战者的下一个角色往往是垄断者。

一直以来,高通的核心业务模式,是通过向全球电信设备商发放CDMA的专利许可,并收取专利费用。在2G时代,GSM、CDMA等标准各自争夺市场,但随着3G普及,CDMA成为各类3G网络的统一基础,这也就意味着,所有使用3G的电信商,都需要向高通支付这笔专利费用。同时,为了推广CDMA技术,在发展早期,高通也已进入基于该标准的系统芯片业务,截至保罗接手时,其芯片出货量已经超过10亿颗,所有使用高通芯片的设备商,同样要按销量向高通支付专利费。

在高额专利费的胁迫下,行业不满情绪滋生,在保罗接手高通时,他已经面临着业界对高通的强力挑战。

通信标准上,英特尔正在携一种号称3.5G技术的WiMax标准席卷而来,试图取代CDMA;在2005年秋天,诺基亚、爱立信等6家公司向欧盟委员会提起了反垄断诉讼,这一年,诺基亚手机出货量在全球占比35%,地位超过今天的苹果或三星。

曾有人认为,与老雅各布相比,保罗或许在专利费上更好说话。保罗看起来比父亲更清瘦、也更温和,讲话时笑容可掬,甚至在一些对外活动上,会随手从公文包中拿出几款不同的CDMA手机介绍,仿若一个称职的推销员。

但这可能是一种误解。高通传记《高通方程式》作者戴夫·莫克曾透露说,在保罗的成长过程中,高通一直是一家拼命抗争以被业界接纳的公司,“保罗从他父亲身上学会了这一切”。

事实上,保罗的强硬,在上任伊始即已体现。“没有人喜欢付专利费,人们都喜欢便宜的东西,”接任后2个月,他对媒体解释说,“但人们没有考虑到高通把这些专利费投到哪里了,正是高通的基础技术研究,降低行业门槛,才使手机价格大幅下降。”

在回应那些质疑高通“律师比研发人员还多”的声音时,保罗的表态更加直接——高通有资金付给律师,所以“会持续反击,反对者根本没有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

2

决胜2007

保罗的强硬,为高通此后十余年的行业态度奠定了基调。

保罗的CEO时代,以高通与诺基亚长达三年的纠纷掀起序幕。2005年11月,在接到诺基亚起诉后不久,高通选择了反向起诉。同月,高通在美国联邦法院提起诉讼,指控诺基亚在美国销售的手机侵犯了该公司的12项专利。在此后两年中,高通先后在美洲、欧洲等全球三大洲向诺基亚提起11起法律诉讼。

在2007年4月,高通对诺基亚的协议期临近截止前,诺基亚的态度出现了松动,表示愿意支付2000万美元,以获得当年第二季度的专利使用权。不出所料,高通拒绝了这笔资金,其总法律顾问里欧·鲁平在回应时称,“2000万美元没有任何法律意义,诺基亚没有权利这样做,它们不能自己确定授权费用的金额”。

谈判陷入僵局。这一年秋天,诺基亚宣布将从博通、STMicroelectronics及英飞凌公司处购买芯片,意为对高通芯片的放弃。

在当时许多分析师的眼中,这一结果对高通带来的负面影响更大。彼时诺基亚不仅是手机行业中的绝对龙头,而且市场份额还在持续扩大,在2007年达到全球手机出货量的49%,迄今为止,这都是一个无人能媲美的比例。因此,甚至有人认为,这会影响3G的发展速度。

他们忽略了外界的变化。日后,当人们回顾这一年时,已经清晰地认识到,对于整个通信行业来说,包括手机厂商、运营商、芯片、无线公司等,2007年被称为智能手机元年、又是移动互联网元年,这意味着一个新时代的到来,而时至今日,这一时代仍在延续。

时年1月,第一代iPhone面世;该年底,谷歌推出第一代Android系统,而搭载该系统的首款手机也于次年上市。

这不仅颠覆了手机行业,iOS和Android出现甚至改变了无线通讯行业一个长期存在的现象:3G网络在发展了7、8年后已经缺乏创新动力,大多数从业者认为,既然2G用来通话和短信已经足够,为什么需要更快的网速?

苹果创始人乔布斯随后用App Store回答了这个问题,伴随着iPhone的走红,连打开App都需要等待3分钟的2G网络被加快了淘汰步伐。

力推3G网络的高通无疑是受益者之一,“毫无疑问,iPhone一个非常积极的影响是让主流人群想去用设备获取更多数据,”保罗在一次采访中感慨说,“高通曾花了大量资金来宣传3G,但都没有像iPhone效果这样好”。

在3G标准的选择上,iPhone使用了高通主导的CDMA和WCDMA技术,而非英特尔的WiMAX。英特尔曾试图以3.5G的网络标准WiMAX争取在移动网络中的地位,并于2007年被国际电信联盟接纳为全球第四个3G标准,分配到了全球频率,这本该对高通形成直面威胁。然而,在以iPhone为主导的智能手机纷纷选择另一标准后,WiMAX声量逐渐走弱,最终退出市场。

当然,在2007年,除了在行业标准上的“躺赢“,高通还做了一件影响深远的事情——推出了Snapdragon芯片品牌。5年后,当这一品牌希望在中国大肆推广时,高通从征集的100个备选项中选择了“骁龙”这一名称。

骁龙的诞生,也直接催生了高通与苹果之间的合作。此前,保罗和乔布斯早已认识,行业间流传着这么一个故事:1998年,还不是CEO的保罗找到乔布斯,向他阐述了一个“将手机和掌上电脑合在一起”的想法,但由于当时乔布斯正在将注意力放在iMac上,无暇顾及,合作也就不了了之。

10年之后,当乔布斯和保罗再次坐在一起时,前者刚刚推出一款或将取代PC的新型手机,而后者则已接任全球最大CDMA公司的CEO,并拥有了支持3G制式的手机芯片。这一次,两人一拍即合,从划时代的iPhone4开始,苹果选择了搭载高通芯片,为此,苹果的每部iPhone将向高通支付7.5美元专利费用。

随着新时代的到来,诺基亚也走向衰败,自2007年达到49%的市场份额巅峰后,次年,该数字便缩减至40%,此后更是逐年走低。

没有证据表明,这一系列变化直接使诺基亚重新考量了与高通之间的关系,不过,2008年10月,诺基亚宣布与高通和解,根据协议内容,双方签署了一项长达15年的协议,而诺基亚为此向高通付出了22.8亿美元的专利费。

3

“无人幸免”

几乎没有人喜欢高通的专利费。

但事实证明,在3G时代,无论是运营商还是设备商,无人能够绕过这笔费用,它被称为“高通税”。4G来临前夕,这种不满终于得到发泄。

与2G向3G转换一样,每一代技术升级,都会进行通讯标准的重新确立。在CDMA上享尽红利的高通,自然早早开始筹划下一代通讯标准,也就是建立在CDMA基础上的UMB。然而,尽管UMB在速率上颇具优势,但3G时代刚刚尝尽高通专利费折磨的运营商们却早已望而生畏,无一愿意支持。

2008年,高通不得不宣布放弃UMB,转而支持另一种4G标准LTE。两者最明显的区别是,高通独占UMB的所有专利,但LTE的专利则由多家企业共同持有。在此后宣布的全球4G标准必要专利中,美国共有有1661件核心专利,其中高通拥有655件。

这是否意味着高通失去了过往的“垄断地位”?答案是否定的。

经过多年发展,高通早已不仅是当年的CDMA公司,而是转身成为移动芯片厂商,常年稳居手机芯片出货量首位。在2013年,骁龙更改了芯片产品线的命名方式,以400/600/800三个等级开始划分,从此以后,在智能手机中,骁龙800系列几乎与“旗舰机”划上了等号,更有人喊出“无骁龙、不旗舰”的口号。

一如既往,高通在手机芯片的收费方式相当“强硬”,约定为手机整机销售额的3%至5%。从手机厂商的角度看,这并不合理,举例来说,如果一款使用高通芯片的手机销售100美元,需要付给高通5美元,当这款手机增加了镜头或内存等部件,从而将售价提升至150美元时,即使新增部件与芯片毫无关系,但付给高通的费用却要增至7.5美元。

依然有人试图反抗。在中国市场上,一贯特立独行的魅族尝试避开高通,转而采用三星、联发科芯片,甚至有传闻称,魅族创始人黄章宣称,宁愿失去电信市场也绝不向高通妥协。但事实证明,消费者并不会为这种“反抗”情怀买单,2017年,当魅族将联发科芯片用在最新的旗舰机Pro 7上时,迎来了史上最严重的出货量滑铁卢,最终销量仅为几十万台。

不仅如此,尽管魅族坚持使用联发科芯片,但却仍在2016年受到高通的起诉,理由是,魅族侵犯了高通的3G/4G通讯专利。

通讯专利与芯片结合,高通的优势尽显。有业界传言称,只有给高通付过专利费的厂商,才能获得其芯片。华为法务总监于南芬曾证实这一点,她透露说,当华为在2013年希望继续购买高通的TDSCDMA芯片时,对方表示,需要先签订专利授权协议,否则会中断供货。

因为“垄断”,高通屡次被罚。2010年,韩国对高通进行反垄断调查,对其处以2.36亿美元罚款;2015年,中国和欧盟以相同理由,分别对高通罚款60.88亿元人民币和12.29亿美元。

30岁的高通开始被业内称为“专利流氓”,但与真正的“流氓”不同,作为科技巨头,高通的确在技术投入上“下了血本”,内部超过80%员工为技术工程师,研发支出占总营收比例常年超过20%,最多时可超过30%。与此相应,在手机基带芯片技术上,高通保持着绝对优势。

此前,为尝试摆脱高通,苹果在iPhone 7基带选择上,同时使用了英特尔的基带XMM3360和高通基带X12,然而,因为前者的最高网速只有450Mbps,低于高通X12的600Mbps,为了统一手机的使用体验,苹果不得不对手机进行了性能限制。

当然,与小厂商不同,苹果仍决定正面对峙,高通第二次迎来了手机巨头的反抗。2017年1月20日,苹果在美国对高通提起诉讼,指控后者利用在手机基带芯片领域的垄断地位,拒绝退还承诺的10亿美元专利授权费,从而开启了此后两者长达817日的纠纷大战。

这场纠纷与10年前如出一辙,同样是时下最庞大的手机巨头,同样是对高通霸道的专利费不满,也同样持续了将近3年;只是戏剧性的是,在上一场纠纷战中的队友,成为了如今“敌人”。

“前队友”对高通的怨气由来已久。两者在2007年签订合作时,苹果CEO是乔布斯,2011年,在蒂姆·库克接任后,他发现这是一项“非常过分”的协议,随即希望推动修改。据《华尔街日报》称,在iPhone上市5年后,苹果售出逾2.5亿部iPhone,销售额已超过1500亿美元,相应的,库克发现苹果由此支付给高通的费用超过其他所有iPhone授权费用的总和,“这是令人震惊的”。

2018年,高通反诉苹果称,后者窃取芯片机密,用来帮助英特尔提高芯片性能。随着“纠纷大战”持续升级,苹果在新一代iPhone XS中,彻底放弃高通基带,全部转向了尚未有大规使用的英特尔的基带芯片XMM7560。

就在人们以为,此次纠纷将以高通和苹果的两败俱伤落幕时,技术又为战局带来了转机。进入2019年,在5G网络商用前夕,手机厂商躁动不安,纷纷推出首款5G手机。此时,在市场上首批推出5G基带的厂商包括:高通、三星、华为,而英特尔的5G研究却迟迟没有进展。

一连串消息接踵而至,4月2日,传出苹果有意向三星采购5G基带芯片,被后者以产能不足理由拒绝,苹果随即被传陷入5G危机。14天后,出乎所有人意料,高通与苹果宣布和解,苹果向高通一次性支付专利费,签订为期6年的授权协议,放弃双方之间所有诉讼。

这一次,高通收到的“和解金”是45亿美元。

4

盛世危机

这场声势庞大的和解,对于高通而言,不仅是“赢了苹果”,在纠纷冲突最激烈时,许多人分析称,如果苹果成功摆脱高通,或许会引起其他厂商的效仿,从而加重高通的危机,反之亦然。

高通与苹果和解后,与华为的专利谈判还在持续,而最新传出的消息是,华为或将每年向高通支付5亿美元专利费。

今年4月以来,高通股价在半个月内从56美元冲上最高89美元,走势图上,如利剑耸入云端,这是近20年来,高通股价的巅峰时刻。

盛世之下,并非没有隐患。高通起于通讯标准,兴于手机芯片,是智能手机行业崛起的主要受益者,在手机厂商们依赖高通技术的同时,高通的成长也依赖于手机产业。但黄金时代已过,高通营收增长也早在2014年达到265亿美元高峰,此后四年,始终处于下滑状态。

高通开始尝试向其他领域进军,比如由英特尔长期占据的服务器芯片市场。在移动通讯的故事中,英特尔始终是战败方,无论是在十年前推动WiMAX,还是如今的5G基带研究。但在英特尔的老巢——以X86复杂指令集为主的服务器芯片领域,英特尔从未失去市场,始终保持着超过95%的市占率。

这是保罗在高通的最后一个尝试。2017年11月,他站在硅谷中心的舞台上,发誓要打破英特尔对全球最赚钱的芯片业务的垄断,“这是一个发展非常缓慢的行业,非常自满,我们将会改变这种局面”。

他为这一刻已经筹划了5年,保罗想再次去扮演一个“挑战者”。为了向服务器芯片拓展,高通重新设计了位于北卡罗来纳州的设计中心,并从英特尔、IBM等公司招募了一批工程师。在移动芯片领域,高通曾以简单指令集ARM战胜了英特尔使用的复杂指令集X86,他希望再次以ARM架构,在服务器芯片复制过去的成功。

可惜出师未捷身先死,几乎是在高通刚刚推出第一款ARM服务器芯片Centriq 2400的同时,便遭遇了一起“黑天鹅事件”,另一家芯片巨头公司博通正式提出以1300亿美元价格收购高通。

尽管这场被视为“趁火打劫”的敌意收购最终被中断,其中不为人所知的利益纠纷与争夺,却导致了保罗的出局,以及高通向股东保证削减10亿美元支出计划。

2018年3月,保罗宣布卸任高通董事长,由于对高通持股仅为0.13%,且此前已将CEO的位置让与史蒂夫·莫伦科普夫,这次卸任,意同彻底离开高通。由此,高通的服务器芯片计划也宣告失败。

如果说向服务器芯片拓展,是高通对“现有市场”的挑战,那么发起对恩智浦的收购,则是面向未来的努力。伴随着智能手机的衰退,下一个高增长的市场或许将在物联网或无人驾驶中出现,而恩智浦是全球最大的车用半导体制造商,在汽车芯片中占有约14%的市场份额,居行业第一,超过第二名英飞凌近4个百分点,相比之下,高通的汽车芯片业务尚未挤入前20名。

若成功并购恩智浦,或将为高通争取到抢夺下一市场的先机。为了赢得这次并购,高通不断抬高收购价格:从280亿美元到440亿美元,最终,这一价格被加至470亿美元。

在这期间,高通过往的垄断经历,成为了绊脚石。在高通宣布对恩智浦发起收购时,由于已形成半导体行业的最大规模交易,为防止并购后的垄断现象,此次交易需要经过美国、欧盟、韩国、中国等九个国及地区的反垄断审核。

欧盟首先拖延了审核脚步,从宣布收购开始,足足过了15个月,才批准这一计划,但直到2018年7月25日,高通与恩智浦交易到了最终截至日时,仍未得到中国商务部的批准。次日,高通放弃收购计划,向恩智浦支付了20亿美元终止交易费。高通芯片业务的未来,再次陷入不确定中。

凡是过往,皆为序章,对于科技企业,更是如此。每一次技术时代变迁,都会带来标准更替、市场转换,新兴企业们跃跃欲试,时下的巨头们则枕戈待旦,过往成就,可能成为他们进攻下一个市场的助力,却也同样可能成为绊脚石,一蹶不振的诺基亚、错失移动市场的英特尔,以及如今的高通,莫不如是。即将到来的5G,也正迎来了这样一个“变迁点”。

对于资本市场而言,苹果、华为与高通的和解,意味着短期之内,高通在财务上或将迎来一波高涨,股价冲高自然不足为奇。但对于高通本身,无论与谁的“和解”,都难以证明他在未来市场上的话语权,而这恰恰对于一家科技巨头来说尤为重要。

历经30余年发展,高通起于2G、兴于3G、盛于4G,在不久后的5G、物联网和车联网时代,高通还能持续他的角色吗?“苦高通税久已”的企业们,又将迎来一个怎样的时代?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
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
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mail protected])】

彭博社:苹果A13芯片即将产量 新iPhone将采用 “浴霸”设计

5月11日上午消息,彭博社一篇报告称,苹果A13芯片目前正在试产,预计在今年5月晚些时候量产。根据之前产业链的消息,A13芯片将采用台积电的7纳米工艺制造。

A13芯片将被用于下一代iPhone产品。根据此前爆料,今年苹果将推出三款iPhone,分别是5.8英寸屏幕iPhone 11,6.5英寸屏幕iPhone 11 Max以及6.1英寸iPhone XR 2,这三款机型均搭载A13芯片。

苹果公司凭借其定制的处理器,依靠台积电制造工艺,在GPU和CPU芯片上取得了巨大成功。苹果公司在移动芯片性能方面一直处于领先地位,即便是上一代iPhone也能在性能基准测试中与当代Android旗舰打个平手。

此外,苹果将iPhone的芯片带到了iPad产品中,并且还有消息称苹果公司正在为Mac研发芯片。不过目前我们还不清楚第一款基于ARM的Mac设备何时上市,它有可能率先以12英寸笔记本的形式出现在人们面前。

除了A13芯片的细节,彭博社还公布了下一代iPhone(iPhone XS的后续机型)的代号:D43,而新一代iPhone XR代号为“N104”。每个型号都增加了一颗摄像头,所谓的“iPhone 11”新增了超广角镜头。彭博社表示,新iPhone在硬件上的升级会让手机拍照细节更好,覆盖的场景更多。

另外,彭博社表示为了新加入的摄像头,新iPhone的厚度将增加0.5毫米,这一点和之前的报道不谋而合。当然,彭博社也支持最新曝光的渲染图,他们认为苹果新iPhone确实会采用中国用户熟悉的“浴霸”设计。

传闻已久的双向无线充电功能也会来到新iPhone上,并且可以为支持无线充电的AirPods充电。这一点知名分析师郭明錤在之前的报告中已经证实。

苹果在印度首家零售店将落地

5月9日消息,苹果公司已经针对在印度开设第一家零售店列出了一份简短的备选地点名单。

据知情人士透露称,苹果已将目标瞄准孟买的几处高档地段,堪比纽约第五大道、伦敦摄政街和巴黎香榭丽舍大街,并计划在未来几周内确定最终的地点。且苹果零售店要等到2020年才能与印度消费者见面。

知情人士还称,印度零售店的设计与苹果其他零售店的风格类似,仍将大量使用玻璃元素。建成后,苹果零售店将成为印度最大的品牌电子产品零售店。

印度是苹果公司的重要海外销售市场,因此,印度直营店对于苹果公司非常重要。2018年,印度的智能手机出货量约为1.452亿部,同比增长10%,是全世界增长最快的智能手机市场。

在印度制造的智能手机可以避免 20% 的关税,但此前由于不符合印度采购规定,苹果也被禁止在当地开设零售店。但伴随苹果将 iPhone 生产转移到印度,苹果开始与印度政府谈判零售业务的事宜。

苹果零售店的“堕落之旅”

韦伯·史密斯(Web Smith)近期在俄亥俄州哥伦布市(Columbus)郊区的苹果零售店的经历让他感到沮丧。

有一次,他去伊斯顿镇中心(Easton Town Center)苹果零售店为他11岁的女儿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结果花了近20分钟才让一名员工接受他的信用卡。今年1月,史密斯购买了一台显示器,不断请求零售店工作人员为其结账,但他们不能,因为他们是苹果的“Genius”,负责技术支持,而不是销售人员。

史密斯经营着一家电子商务研究和咨询公司2PM Inc,他说:“我花了很长时间才找到人把产品卖给我。买东西变得越来越难了,即使是在他们不忙的时候。过去在那里购买产品是一件令人向往的事情,但现在不想再为这种不便操心了。”

史密斯的这种观点得到了其他许多苹果用户的认同,他们在社交媒体、用户论坛、以及与记者的对话中宣泄着这一切。而就在几年前,人们还在为此而欢呼雀跃。

在采访中,苹果现任和前任员工给出了一系列原因。他们说,如今苹果零售店已经成为主要的品牌活动场所,而不再像之前那样热衷服务于史密斯这样的购物者。他们还称,在长达18年的扩张过程中,零售店员工素质也下降了。如今,苹果已经开设了500多家零售店,雇佣了7万多人。Genius Bar曾经以提供技术支持而闻名,但如今基本已被在商店里闲逛的员工所取代,而且还很难找到。这是一个致命的问题,因为现在人们摆弄手机的时间越来越长,需要他们来维修。

今年1月,苹果曾让华尔街感到震惊。当时,苹果发布盈利预警,称去年第四季度营收将低于预期,主要是因为iPhone销售放缓。虽然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整体的智能手机市场趋于饱和,但问题是苹果的零售店并未起到帮助作用。数周之后,苹果CEO蒂姆·库克(Tim Cook)宣布,零售业务主管安吉拉·阿伦茨(Angela Ahrendts)将离职,由苹果资深高管迪尔·奥布莱恩(Deirdre O‘Brien)继任。

奥布莱恩有许多工作要做,但她所面临的直接挑战是:让苹果零售店对购物者更加友好。作为人力资源主管(她将兼任这一职位),她完全有能力全面改革招聘和培训工作。这一点至关重要,因为在未来几年里,苹果可能会在零售店里设置专门的人员来销售一系列服务,如音乐订阅、延长保修等,苹果计划通过强化服务业务来弥补iPhone销售放缓。

苹果零售店2011年面世

早在2001年,当苹果在洛杉矶和弗吉尼亚州费尔法克斯县(Fairfax County)开设前两家零售店时,人们对此持怀疑态度。因为消费电子产品公司之前有过类似的尝试,结果喜忧参半。但苹果却成功了,通过通风、简约的零售店设计和行业颠覆性的创新(如Genius Bar),改变了零售体验。不久,消费者就愿意排队等候数天来购买一部iPhone或iPad。在接下来的几年里,苹果零售店简洁的外观受到了微软、三星和特斯拉等公司的效仿。

十年来,在前塔吉特(Target)高管罗恩·约翰逊(Ron Johnson)的领导下,苹果零售店的非凡体现得到了蓬勃发展。在约翰逊任职期间,苹果开设了350多家零售店,拓展到日本、澳大利亚、意大利、中国和加拿大等十几个国家。2011年,他离开了苹果,加盟百货连锁店J.C.Penney。

2012年初,约翰·布劳伊特(John Browett)接替了约翰逊的职位。布劳伊特此前曾执掌英国电子产品连锁店迪克森(Dixons),他通过推销配件和保修服务促进了销售,但却削弱了一种文化:即倾向于帮助客户而不是向他们销售产品。在一次削减成本计划中,他解雇了工人,缩短了其他人的工作时间,减少了加班时间,降低了员工晋升机会,这严重影响了员工士气。后来,库克解雇了布劳伊特,并亲自经营零售业务,直至2014年5月阿伦茨的加盟。

阿伦茨打破传统

当时,业界普遍看好这位前博柏利(Burberry)CEO加盟苹果,因为苹果当时将自己定位为一个时尚品牌。在阿伦茨的领导下,苹果零售店开始变得像珠宝商场。在那里,价值1.7万美元的特别版手表并不显得不合时宜。而且,有史以来第一次,销售人员开始向顾客推荐产品,并鼓励他们说这样的话:“我认为小一点的适合你的手腕。”

她的第一步是把零售店改造成“城市广场”,购物者可以在那里闲逛,用行话来说,“花时间和品牌在一起”。在Genius Bar排队会破坏这种效果,因此零售店开始用Genius Groves、桌子和来回走动的Genius来取代客服柜台。收银台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配备移动设备的销售人员。其目标是使苹果零售店更像奢侈品陈列室,将不体面的结账和投诉业务推到后台。

与此同时,阿伦茨开始将销售和服务转移到网络上,鼓励员工告诉客户“在线排队”。顾客需要在苹果的网站上预约,然后在零售店取货。一名员工表示,苹果“试图简化流程,但在这一过程中,对一些客户来说,事情变得更加困难。”

在阿伦茨加盟前,苹果零售店在三个关键任务上表现出色:销售产品,帮助客户解决设备问题,以及教他们如何最大限度地利用他们的设备。据一位苹果前零售高管回忆称:“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真的很乐意走进零售店,这会让他知道该做些什么。”想要购买一副耳机或iPhone的任务购物者(带着任务来)可以快速进进出出;那些想要购买特定产品的人们,可以花上一个小时的时间来接受培训,以更多地了解他们想要购买的产品。如果有人拿来一部坏掉的iPhone,Genius就会帮助他们修复。

据几位现任和前任员工称,随着时间的推移,阿伦茨打破了这种经过精心培育的平衡。其中,对Genius Bar的调整最受争议。如今,寻求技术建议或维修的客户必须向零售店员工登记,该员工会在iPad上输入他们的请求。然后,当Genius空闲时,他或她必须找到客户,无论他们是否恰巧在零售店里。阿伦茨决心要取消排队,但现在零售店里经常挤满了人,等待修理iPhone或更换电池。

同时,Genius的服务也失去了人情味。过去,Genius可以在柜台前修理Mac或iPhone,并谈论他们正在做的事情。但如今,他们已经没有了太大的工作空间,经常需要把用户的设备带到后面的房间去。

对于阿伦茨在客户教育方面所做的改变,业界的观点不一。多年来,消费者可以支付99美元的年费,参加与苹果员工的一对一培训课程。如今,阿伦茨用“Today at Apple”取代了这些。苹果称,几乎没有人报名参加以前的服务,但每周有1.8万人参加“Today at Apple”课程。但员工们表示,客户抱怨课程的进度和学习速度太慢,并建议恢复一对一的学习。

阿伦茨因推动苹果零售店从Mac转向移动设备而备受好评,这也是一个必要的举措,因为iPhone为苹果带来了大部分营收。

关于零售店员工素质下降的问题,员工们表示,这并不是在阿伦茨掌舵期间开始的,但却是在她任职期间恶化的。一位员工称:“过去,零售店员工的素质非常高。当你来到苹果时,你可以走进去和一个碰巧是音乐家或摄像师的人交谈,他们真的很有知识。现在的员工也很优秀,但技术水平要低得多。”

放弃阿伦茨战略

事实上,早在阿伦茨今年2月宣布离职之前,苹果就开始放弃她的战略。一些贴纸和海报出现在零售店里,推介新的设备和措施,这与阿伦茨“少即是多”的理论相违背。昂贵的特别版手表早已一去不复返,苹果也推出了价格较低的手机,如iPhone XR。

一位前高管表示,阿伦茨的继任者可能从中吸取教训。最初的苹果零售店被分成了几个部分,例如,顾客可以在那里学习如何在Mac上创建音乐、照片幻灯片或家庭视频。因此,奥布莱恩可能会创建一些领域来推广Apple Music、Apple News+、即将推出的TV+视频服务和iCloud存储。还有一些员工猜测,她还可能找回最初的Genius Bar。

最近,这位苹果的新任零售主管开始了对这些零售店的聆听之旅,还在Instagram上晒出了她在巴黎、香港和德州奥斯汀遇到的员工们的照片。据员工们称,奥布莱恩很受欢迎。大约20年前,奥布莱恩曾与乔布斯、约翰逊和库克一起推出了苹果零售店。早期,她还曾负责将苹果的产品投放到美洲的货架上。

5月11日,奥布莱恩将在华盛顿特区卡内基图书馆开设一家新的苹果零售店,这将是苹果的第505家门店,也是第一家在她执掌下开业的苹果零售店。一位前高管称:“奥布莱恩对这些零售店有着深刻的理解。”

亚马逊市值超苹果居全球第二

5月7日消息,美股科技股周一普跌,其中,苹果收跌1.54%,市值跌至9525.32亿美元,市值排名降至全球第三;亚马逊收跌0.61%,市值为9603.18亿美元,居全球第二。

微软则是继续保持第一的头衔,他们在纳德拉的带领下,正在全面向云服务转型,从而向亚马逊发起冲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