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广场舞,大妈们的黄昏“链”

中国大妈的生活,不止在广场舞和菜场之间。

大妈们从不放过任何一个投资风口。在闯入房地产、股市、P2P之后,从去年起,大妈们将手伸向了区块链项目

事实上,中国大妈乐于投资,勇于尝鲜,在国际上声名远扬。6年前的4月,华尔街巨鳄做空黄金,Comex金价从1604.3美元/盎司的高位滑落至1321.5美元/盎司。

看着金价大跌20%,大妈们悄然入场。

10天买了300吨黄金。这是中国大妈们的战绩。金价由此上扬至1487.2美元/盎司。

这是神话的起点,却成了终点。1487.2美元/盎司,成了金价近6年的最高位。截至发稿,金价维持在1316美元/盎司一带,离大妈入场的价位,越来越近。

一阵哄抢,一地鸡毛,大妈最终沦为韭菜。与华尔街巨鳄们抗衡的中国大妈,引起了《华尔街日报》的关注。他们诞生了“Chinese Dama”这个词组。在他们眼中,中国大妈具有冲动逐利、斤斤计较但又缺乏远见等特征。

如今,在一些区块链活动现场中,大妈、大叔是不变的听众。

他们并不了解区块链,很多人甚至连比特币白皮书都没有看过。但他们狂热地成为了区块链项目的簇拥者。在他们眼中,这是一个有利可图的新领域

在一群大妈之中,大叔钱华平并不显得特别。和大妈们一样,他无比笃定地告诉锌财经,“我们已经错过了1.0时代的比特币,还有2.0时代的以太坊,现在3.0时代的3H,真的别错过了。”

3H是钱华平投入10多万元的一个“区块链+医疗”项目,他的定义是“稳赚不赔”。

只是,历史再度重演。

中老年式高端海外投资之旅

几个月前,钱华平和他的中老年投资伙伴参加了3H召开的一次豪华级“区块链专业知识”培训,地点设在曼谷的一家五星级酒店

活动现场,颇有后现代主义的味道。台上,活动方请来了东南亚国家政要、某国际医疗康养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等嘉宾,用英语讲着各种区块链知识,而台下听众,是清一色的中国大妈、大叔。他们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并不关心台上国际专家的演讲内容。

值得一提的是,嘉宾中还有余泓江。他是国际微商社交电商节联合发起人、中国市场学会直销专家委员会教育培训中心主任。这一次,这位直销专家的头衔上,又加上“区块链”,成为“区块链专业委员会核心专家”。

大妈大叔们在3H发言人讲话的每一个停顿处热烈而整齐地鼓掌,他们跟随着直销专家一起“牵起同伴的手向前走”、“拍拍同伴的肩一起飞”……场面热闹程度不亚于清晨的菜场和傍晚的广场

钱华平和他的投资伙伴固执地相信,中国区块链项目正在往全球化发展,能在国外开峰会,说明“3H是最有价值的”。

事实上,2017年9月4日,中国政府下发禁令,要求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立即停止。2018年5月,央视深度调查空气币项目,戳破炒币繁荣的假象。在政府监管与媒体的强力监督之下,新的乱象正在试图开辟新的生存空间。譬如,一些项目寻找1CO合法的国家去发行代币。

打着海外上交易所的旗号,项目方一面转战海外市场,另一面却收割国内用户。

越来越多的“全球性”区块链峰会搬到了国外举办,某区块链媒体创始人告诉锌财经,“这些峰会除了开会地址在国外,其余的流程都是中国人的自嗨。大妈大叔们花上万把块钱,就可以到国外玩一圈,他们相信,学到这些前沿知识能赚到钱。”

那次会议,钱华平和伙伴们在曼谷玩了近一周,拍了几百张照片,全部上传到了电子名片上。到处跟别人展示,顺便介绍他看中的区块链项目。

钱华平向锌财经强调了很多次,“3H以后的价值肯定是无限的。现在什么东西都要学习跟进,跟牢大部队肯定不会掉队的。”

钱华平说的大部队,正是他的中老年朋友们。

曾经,中国大妈轰轰烈烈抢金,业内有分析称,“中国普通百姓生活条件越来越好,手上有钱却不敢投资,投资观念十分保守,只好存金藏银。”

时代终究变了。股市、P2P、区块链,大妈大叔们一个都不肯落下。保守不再。

他们活跃于广场、菜场,数字货币的矿场自然不愿错过。

挖矿背后的疯狂之舞

大妈们的盲目相信,换来的是项目方的利益至上。

根据HQZ情报站最新资料显示,3H币的流通市值为0,流通量为0,总发行量为0,换手率0%

一潭死水,毫无波澜。

而据Coin Market Cap数据,截至2018年7月,市场上有1722种加密货币,日成交量达到1000万美元的大约是60个币种,占比3.48%。这也就意味着,优质的加密货币实为百里挑一,1CO里多的是空气与泡沫

投资方造假、团队机构造假、Github上查不到该项目任何开源代码、交易所只上了Fcoin而且没交易量,最高一天才1700USD……

币圈创业者古昊对3H作出了这样的判断:“他们搞了一个最简单的中心系统、用户登录模块、做了一个挖矿机制的‘模型市场’,开发难度低,一个普通的程序员几天就开发完。”

被3H列在项目白皮书里的某投资方也向锌财经表示,“这个项目真没印象,可能是骗子项目乱挂的……”

而锌财经还翻阅了3H的英文版白皮书,仅仅一大段就发现了不少的语法错误。

但大妈大叔们并不相信这样的判断。因为他们能看到“实实在在”的“收益”。

这份“收益”被戴在了手腕上,还是“挖矿神器”。

“腕表矿机真好,每天可以给自己测试心率,血压等指标!不仅给健康作保障,又可以当手表看时间,还能带来财富!太棒了!”一名3H的用户在朋友圈里写道。

钱华平更有些得意,每天能挖到400多个3H币足以让他欣喜不已。因为即便3H币的价格只有6毛到9毛,他一天也能有几百块钱的收入。那是他行走30000步换来的收益。

由用户和市场决定的加密货币价值,在空气币上,却成了中老年投资者无条件的信仰。“前途无量”似乎被写在了脸上。

但他们不愿相信,他们手上的3H币不值钱,而所谓的腕表挖矿,更像是一场骗局。

古昊的话丝毫不留情面,“这个腕表矿机就是一个智能手表,用来连上App后注册一个App的账号。这和微信的计算一天走多少步没啥区别,根据这些数据每天给你代币。”

巨大的“矿场”背后,是“挖矿”的假象。但大妈大叔们却坚定地依赖着腕表矿机上的数字。多的2000个以上,少的100、200个。这些,被他们认为代表的是财富

即便有人劝说过3H币不值钱,他们丝毫没有动摇。钱华平坚定地等着丰收。“等到今年6月份,3H的公链上线,到时候3H币肯定10倍20倍的往上涨。到时候要挖矿连腕表都买不到了,要买大矿机了。”

大妈、大叔们也开始挖矿了。只是,挖矿背后,没有理性,只剩疯狂。

被不断瞄准的大妈大叔

就职于深圳某区块链媒体的陈达对空气币项目见怪不怪。一个月里,他几乎要跑7、8场区块链活动,山寨币、空气币、传销币见了不少。

陈达做了一番总结:项目方一定会在现场激情澎湃地发币,场面比普通会议更有感染力;活动不会要求媒体去做细致的宣传,大致的信息披露就搞定。在这样的场合里,区块链是万能的,也是一定会给大家赚到钱的。

还有,现场的观众永远是中国大妈和大叔

空气币造成了币圈的繁荣假象,准备一份假大空的PPT,甚至项目白皮书都懒得写,还是能圈走韭菜的信任与钱袋。挖矿、矿机、私募、众筹、1CO……全都成了发财的套路。

古昊的一番话,更让人惶恐不安。“有些区块链项目方其实就是传销圈出来的,什么热门就做什么。之前‘量子技术’热门的时候就做量子产品;大数据热门就搞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今天是量子技术专家,明天就是区块链专家了。”

“他们瞄准的,都是中国的大妈大叔。”古昊补充道。

根据国家统计局最近一次全国性人口普查数据,2010年,年纪在50岁-69岁之间的女性受过高等教育的比重不到3%

“大妈”们受教育程度数据 来源:2010年中国人口普查

这解释了,区块链活动现场的大妈们,其教育程度并不高,易轻信、迷信,更易被洗脑

另一方面,中国大妈始终是她们那一代家庭中“最有钱”的人。

据和讯网《2017中国女性财富管理报告》显示,我国内地63%的家庭由女性掌管财政大权,全国有80.6%的家庭总消费由女性决策。

有点钱,有点闲,易被骗,大妈们自然成为绝佳的韭菜。即便被好心提醒,“大妈们”仍执迷不悟。

钱华平和投资伙伴依然执着地戴着腕表,疯狂地刷着步数,期待能够在3H的矿场里多挖出一点币。

区块链到底能做什么?加密货币的明天到底如何?大妈们不愿意思考。

据Coinopsy估算,2018年上半年已经有超过1000个加密货币项目呈现出“死亡”特征,其中包括被抛弃、被欺骗、网站死亡等原因。

扑朔迷离的局面下,庞氏骗局和诈骗团伙更加野蛮。他们干脆在这个尚在草莽期的行业里不择手段,从圈钱到退场,不留一点余地。

锌财经问及钱华平什么时候能拿回本钱,他有些不高兴。“我们目的不是把本钱拿回来,我们要再通过3H多赚一点。他们有几个投得多的,还买了好几个腕表呢。今年肯定不止拿回本钱这么简单,就拿拿本钱,那我们还买什么腕表呢,我们就想多挣一点。”

大妈大叔们以钱赚钱并非难事。栽过的投资跟头,却被忘得一干二净

去年,罗斤总在电话里和女儿说——你们年轻人赚钱太辛苦了,钱不够花了跟家里说。妈妈放了点钱在理财平台上,赚的比你工资都高。

“今年P2P暴雷,我妈小10万块钱亏进去了。之前商量好出30万给我买辆车做嫁妆,后来只有20万的预算了。”罗斤女儿对锌财经说。

锌财经:阿姨还会尝试新的投资吗?

罗斤:看到黄金还是忍不住要买的。别人推销什么就信什么。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钱华平、古昊、陈达、罗斤均为化名。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
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
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投1万3年就是百万富翁”?空气币传销正猖獗

  “我再也不给我妈钱了,还要通知所有的亲戚都不借给她钱。”

  说这话的程强是山西某县的公务员,全家住在当地机关家属院。程强不是不孝,几个月前,他上班时间多次请假回家堵骗子,幸亏他的办公室离家只有5分钟路程。

  程强的母亲一度陷入了一个叫“香野乡村”的传销骗局,前前后后被骗十来万。为此,母子争吵多次,“再管就断绝母子关系”这样的狠话都被程强母亲撂了出来。

  时间倒回到5个月前,程强开始发现事情有点不对劲:小学文化、一辈子守着灶台转的母亲开始跟他聊起了精准扶贫、区块链、数字货币这样的词汇,当时他还夸奖老母亲新潮。

  令程强始料未及的是,几天后,他的母亲就花了5万块加入了一个“香野乡村”集团的扶贫大军,号称“一边扶贫,一边致富,是国家支持的好事”。

  香野乡村在宣传资料中声称,“香野乡村集团落实国家精准扶贫政策,以精准脱贫为目的,以产业扶贫为主要方式,利用自身的行业特色,整合公司内外资源,落实各项扶贫攻坚计划,形成让贫困人口自己劳动致富的长效脱贫机制,为国家的脱贫攻坚事业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香野乡村宣称,参与其精准扶贫项目,回报也会很丰厚。

  据宣传资料,香野乡村的玩法简单地说分为“动态”和“静态”两个层次。“静态”是指 :参与者跟香野乡村签订一份租地协议 (长达三页A4纸),以一万元为基数租一分地,香野乡村每天返还本金的1%,连续返200天,这意味着合同结束后,参与者可拿回2倍于本金的回报。“动态”的意思是 :每推荐一个新人投资就能获得8%的推荐费,个人投资5万元且发展10个下线,投资额达到300万元,就能单独开设办事处,每月额外获得5%的奖励。办事处每月业绩达50万,办事处主任即可获得1万元的工资和3%的提成奖励,超过50万,办事处主任可得2万元工资和3%提成奖励,业绩达到1000万元另奖励价值30万元以上的轿车一部。

  程妈妈的小目标是开设办事处,在自己投了5万元后,她每天像打了鸡血一样,游说各路亲戚好友加入,程强也就是从那时开始被身边人不断投诉的。

  反复教育多次后,程妈妈终于保证不再投资,但当她的上线来家拜访后,她又忍不住了投了5万元,因此,程强开始“防火防盗防传销”,严禁她的上线再进家门,并三番五次回家围赌骗子。

  而让程强崩溃的是,整个机关大院的家属,有半数已经“沦陷”,大妈们聚集起来,不再讨论菜价,而是在讨论区块链、数字货币、数字货币交易所,最后都被拉进了香野乡村的骗局。

  香野乡村的传销戏码

  投资香野乡村为何可以让参与者稳赚不赔并获得丰厚的回报?

  经过一番咨询后,程强总算搞明白了老母亲上当背后的“逻辑”:大妈们先下载一个APP,在上面注册、投资,本金及回报都被兑换成了数字货币,发展下线获得的奖励也是数字货币。在APP上,币的价格天天涨。

  但实际上,这个币是违规发行的空气币,无论上涨多少,其价值都是一团空气,而且这个币还不能在线交易,只能卖给自己的下线。投资者如果想提现,需要先提申请,批准后可通过微信转或银行转账,这款APP并没有交易功能,但参与者要很难达到提现的条件要求。

  根据程妈妈的上线描述,香野乡村是一家上市公司,上市地不是深交所、不是上交所,而是深圳前海数字交易所,还举办过相关的论坛。

  深圳前海数字交易所是谁?

  早在2017年5月,深圳市金融办网站就公开提示称,“我办未批准前海数交平台开展有关交易业务”,“该平台主要从事虚拟数字货币交易等业务”,“该公司未经批准在深开展有关业务,可能涉嫌网络虚假宣传”。同时,深圳市金融办在公告中郑重提醒广大市民,切实增强识别、防范、抵制各类非法金融行为的能力。务必牢记,投资有风险、风险须自担。

  早在2017年中,就有报道曾经质疑香野乡村涉嫌以高回报诱惑会员发展下线,进行传销。

  全天候科技从接近案件的人士处获悉,今年8月,香野乡村在山西已被以传销案击破,多名高管被抓,目前此案正在推进中,尚未宣判。

  据接触过香野乡村案件的人士称,截至去年7月,香野乡村已设置90个办事处,每个办事处的涉案规模超过300万元,仅照此计算,其涉案规模超过2.7亿元。

  亚元、MBI传销仍在蔓延

  香野乡村的土味营销适合大妈们,对有理想、有口才又不愿意踏实工作,想一步登天的小城青年或股民们来说,也有对口的传销。

  在湖北襄阳,来自马来西亚的MBI币正大行其道。它使用“新金融理财模式”,参与者不用发展下线也能致富。参与者缴纳入门费后,即可兑换为一定的MFC游戏币或易物点,入会享受静态收益,而每当有新人加入,收益就会上涨,而且只涨不跌,深得股民喜欢。

  MBI很擅长社群营销,它组建了多个QQ群、微信群,大量使用托儿来营造氛围。新人入群后,群里一片热烈气氛,楼上语音演讲,楼下随声附和,热闹异常。

  MBI网络传销至今已运作5年,公安抓捕无数,甚至在2017年5月还上了央视2套的“第一时间”,都未能完全禁止,而且还不断演变新玩法,发展壮大。

  而福建漳州靖城的一处饭店内,卢玉和正慷概激昂地给店内的几十名会员讲述“亚元”的运作模式。“十年打工一场空,三年网络成富翁”,卢玉和告诉他们:亚元就是大家的机会。

  卢玉和是亚元在当地的头目,他说,亚元是一种新型数字货币,将由亚洲开发银行(ADB)首先在中国、日本、韩国推出,接着在东盟成员国和全亚洲使用,亚元作为亚洲国家发行的主权法定货币,将使全世界币成为三极:第一极,亚元;第二极,美元;第三极,欧元。

  卢玉和随后播放了一系列高大上的图片及视频,力证亚元很正规,回报很丰厚。


  与MBI币一样,亚元也是“只涨不跌”,买入先享受静态收益,新人加入再享受动态收益,发展的下线越多、上线收益越高。

  全天候科技从卢玉和组建的微信群得到了部分视频及图片,从中发现,亚元目前的发行方是深圳前海亚文仓亚元数字货币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而通过企查查查证,该公司经营范围内并无数字货币相关业务。

  但微信群内那些投了亚元的人,似乎并不关注这些,他们关心的只是亚元何时开网。开网是他们的行话,就是可以交易兑付的意思。

  刘霖去年就投了21000元买亚元,买入时价格是29元/个,现在已涨到80元,但不开网就无法交易,他就干看着换不成人民币现金。

  刘霖并不孤独,根据卢玉和介绍,目前亚元的投资人早已超过了30万人,规模堪称庞大。

  空气币传销为何屡禁不绝

  早在2015年,名为“MBI”的传销组织就推出了一款号称“只涨不跌”的MFC游戏代币理财,通过人传人的方式,在全国各地蔓延。参与者多数是五、六十岁的中老年人,他们在高额回报的诱惑下,投入了自己的积蓄。

  2017年,黑龙江和台州等地警方相继抓获了MBI传销组织的犯罪嫌疑人。今年8月,央视财经频道详细报道过MBI的传销骗局。但这并未完全扼杀MBI传销的蔓延,今天它依然活跃在各种微信群里。

  数字货币传销为何屡禁不绝?

  襄阳青年王航就是MBI传销骗局的一个受害者。据他说,这类传销组织的很隐蔽,参与者要起初很难发现问题;就如果同股票一样,有买才有卖,一旦下家进来要买,币值就又涨了,好多人就又不卖了,持币坐等一夜暴富。即便后来有些人认清了这场骗局,但他的钱还在里面,就必须骗新人进来才能解套,这就是一个没完没了的循环。“就算有人被抓了,上线就会告诉大家,他们持有的是假MBI币,真币完全不受影响。“王航说。

  除了香野乡村、MBI、亚元,还有不少类似传销项目在各处风行。值得庆幸的是,日益猖獗的数字货币传销已引起了相关部门的重视,并开始严打。

  上海汇筠律师事务所的徐国兴律师归纳了数字货币传销的三大特点:一是有实在的产品——数字货币,而且被包装得很高级;二是参加者可以获得拉人头奖励,奖品是数字货币本身;三,数字货币会随着参与骗局的人增加而升值,在数字货币升值周期,参与者可获得数字货币的数量也会增长,参与者包括最底层参与者也会获利,但是进入贬值周期,底层参与者往往损失巨大。

  “随着监管部门的重视,数字货币传销必将迎来严厉的打击”,徐国兴认为。

  作为普通百姓,程强说,他能做的就是,给母亲换了一部不能上网的老年机,这样她就下不了APP,也转不了帐,同时,收走老人所有的银行卡。至于那投过的10万块,就当买空气了。

  (应受访者的要求,文中程强、卢玉和、王航、刘森均为化名)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
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
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