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润碾压苹果,估值万亿美金:拆解沙特阿美IPO三大风险

史上最大规模IPO即将到来。

全球最大的石油公司沙特阿拉伯国家石油公司(下称“沙特阿美”)的IPO申请,已经获得沙特资本市场管理局的批准,上市地点将在沙特首都利雅得的证券交易所。

2019年11月9日,沙特阿美首度公开658页招股书,揭开了“巨无霸”神秘面纱的一角——2018年净利润高达1110亿美元,系全球利润最高的企业,相当于苹果全年净利润(595亿美元)的1.86倍。

2019年前三个季度,沙特阿美净利润为680亿美元,相当于另一全球能源巨头埃克森美孚2018全年净利润的3.25倍。

不过,沙特阿美的股票定价、发行规模等更多投资人关心的问题,尚无解答。

该公司招股书披露,机构投资人的询价期将在11月17日开启,12月4日结束;个人认购期为11月17日至11月28日,最终股票定价将在12月5日宣布。

这场IPO延宕三年有余。在2016年公布的IPO计划中,沙特阿美预计拿出5%的股份上市,对公司整体估值约为2万亿美元。以此估值,即便沙特阿美此番只发售2%的股份,募资额有望达到400亿美元,将超过阿里巴巴创造的250亿美元融资纪录。

外界同样关注的是,作为沙特“2030愿景”改革计划的关键一步,沙特阿美的上市,能否让这个得益于自然资源馈赠的古老王国,在能源格局变革的未来找到新出路。

全球产量最大成本最低

在11月9日披露的招股书中,沙特阿美在战略介绍一栏强调该公司的两大特点:规模大且成本低。

招股书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沙特阿美和全球五大原油巨头(埃克森美孚、荷兰皇家壳牌、英国石油BP、雪佛龙、道达尔)相比,成本最低——以衡量原油开采维护能力的上游生产成本(lifting cost)为例,沙特阿美每桶只要2.8美元。

沙特阿美认为,生产成本低,源自原油所在地的地质构造、原油储地大多位于陆上和海上浅水区域、规模化形成的开采和物流能力等。

在原油行业格局巨变的前景中,维持低成本尤为关键。

国际能源署在2018年底发布的年度报告中预计,到2025年,全球石油需求将达到每日递增100万桶,此后增速变慢。沙特阿美在招股书中认同这一行业趋势,其援引的HIS Market数据称,预计全球原油需求量将在2035年“趋于平缓”。

目前,沙特阿美的每日生产原油量达到 1000 万桶,约占全球总产量的十分之一。沙特阿美认为,原油价格下行将挤压成本更高的生产商走向停产,自己作为低成本产油商的市场份额有望进一步扩大。

招股书显示,2018年沙特阿美净利润1110亿美元

最赚钱公司的三大风险

招股书同时揭示出这家“全球最能赚钱公司”的各类风险,投资人的担忧集中在运营能力、政府对公司战略的影响、法律风险三个方面。

投资人首先担忧的是,沙特阿美能否有足够的能力保证日常运营。

2019年9月,沙特阿拉伯内政部发表声明称,14号凌晨,数架无人机袭击了沙特阿美两处石油设施,并引发火灾,此后该公司的产量一度短暂下降近一半。尽管几周后产能恢复,但在修复过程中,沙特阿美需要短暂进口原油提供给下游炼油厂,以保证成品油的出口。

受意外袭击和油价走低的双重影响,沙特阿美2019年第三季度的净利润从去年同期的303亿美元下滑至212亿美元。在招股书中,该公司表示,意外袭击未来可能对运营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其次,沙特阿美由沙特政府控股,意味着持有少数股份的投资人,对于公司的治理难以产生实质影响力。华尔街预计,此次公开募股的股份规模约占该公司总股本的3%-5%,即9成股权依旧掌握在沙特政府手中。

沙特政府对沙特阿美的核心业务具有直接影响力。

比如,沙特法律规定,沙特所有的碳氢化合物资源归沙特王国所有,沙特王国有权决定沙特阿美的碳氢化合物生产量上限,以及沙特阿美的最高原油产量。招股书还披露,在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组织谈判中,沙特政府作为代表参与谈判,“再由政府向公司传达,将对公司业务产生直接影响。”

再次,招股书披露了沙特阿美在国际投资人面前可能遭遇的种种法律风险。

一来,在气候变暖的大环境下,产油商面临的法律诉讼风险敞口增大。

2018年7月2日,美国罗得岛州总检察长起诉包括包括沙特阿美美国公司Motiva在内的原油巨头,称化石燃料的生产导致污染和海岸线上升,造成公共基础设施被破坏,应当由这些原油公司承担部分成本。类似的诉讼交锋或在未来增多。

二来,美国司法部通过《对恐怖主义资助者实施法律制裁法案》(JASTA),允许对沙特政府提起诉讼,指控沙特为911恐怖袭击提供资助,并应为受害者提供赔偿。沙特政府即便已经否认相关指控,但还是会让沙特阿美面向美国投资人发售股票时风险凸显。

三来,招股书同时披露,沙特阿美和第三方合作者的部分合同存在争议,合计法律风险敞口可能达到10亿美元。

为规避法律风险,沙特阿美的首次公开募股将主要针对沙特国内的机构和个人投资人进行发售,以及部分合格的海外投资人。

旨在摆脱能源依赖

在评估行业前景、竞争优势和各项风险之后,投资人的最终顾虑还是投资回报。

招股书披露,沙特阿美计划前五年每年至少派息750亿美元,这将吸引对稳定收益率更感兴趣的投资机构。

华尔街分析师估算,如果沙特阿美的估值在1.5万亿美元-2万亿美元之间,750亿美元派息额对应的股息收益率在3.75%-5%之间。相比之下,荷兰皇家壳牌集团的股息收益率在6%左右,部分俄罗斯产油商的股息收益率接近9%。

“对于投资人而言,更令人担忧的问题在于,沙特阿美IPO的首要任务并非为股东提供价值或维持公司稳定。”伦敦分析机构TS Lombard的分析师Marcus Chenevix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2016年1月,沙特阿美第一次宣布考虑上市时就曾表示,IPO募资目的在于支持沙特“2030愿景”经济改革计划——摆脱能源依赖,实现经济多元化发展。

另一个IPO目的则是解决沙特政府的财政困境。

彼时,布伦特原油价格一度从115美元每桶快速下跌至30美元每桶附近,2016年国际原油均价仅为45美元,系十年来首次。尽管沙特以开采成本低为傲,但国家财政收入有7成来自石油产业,财政预算规划基于一定的油价和产量,油价低迷和OPEC的减产决定,让沙特一度陷入巨大财政赤字。

布伦特原油十年价格走势

另外,沙特政府愿意出售“能源命脉”沙特阿美的部分股权,也是全球能源格局变化下的博弈之举。

美国页岩油产业的繁荣发展,打破了原本由OPEC主导的全球石油市场中的定价逻辑。随着化石燃料前景被行业看低,沙特担心核心资产随之贬值,如果可以通过IPO引进外部投资或合作,或将能在国内和中东地区的权力格局调整中,争取一些包括资金在内的筹码。

募资全归沙特政府

此后三年,沙特阿美的IPO进程推进并不顺利。

第一,在沙特新王储萨勒曼上台后,国际原油价格回升,并且政治局势趋稳,让沙特阿美IPO的迫切性减弱。

第二,沙特阿美的巨型规模让其在挑选国际上市地时,往往与当地监管政策发生碰撞,而必然经历漫长的博弈、交涉、特例豁免的过程。比如,伦敦交易所要求上市企业必须至少有25%的股份由公众持有,并且在独立董事等问题上符合少数派股东额外拥有投票权等公司治理基本规定。

沙特阿美显然不符合这两点要求。

第三,国际投资人和沙特阿美就信息披露程度,始终未能达成共识,直到招股书披露,华尔街分析师的反应依旧是“不够透明”。

此轮沙特阿美重启IPO之际,伴随着公司高管的更换。

2019年9月,沙特能源部长不再兼任该公司董事长,由原沙特阿美另一位董事亚西尔拉·米安(Yasir al-Rumayyan)接任董事长一职。亚西尔拉的另外一个身份是沙特主权财富基金公共投资基金(Public Investment Fund)的负责人。

时隔三年,沙特阿美同样不愿披露IPO募资的具体用途,仅表示资金将全数由出售方获得,即沙特政府。投资人困惑不减:沙特阿美上市后所筹措的资金分配,究竟会以公司的需求为先,还是以推动沙特转型的公共投资基金的需求为先?

沙特公共投资基金是沙特“2030愿景”的落地工具,这家主权财富基金已经投资一系列新能源产业,以及旨在为沙特创造新就业的大型房地产项目。

2017年,沙特王储萨勒曼还以沙特公共投资基金董事会主席的身份宣布了一项雄伟的“建城”计划——计划在沙特西北部的荒漠上建成一座涵盖生物科技、食品、现代制造业和娱乐业等高科技的新城Neom。

Neom官网显示,建城所需投资预计为5000亿美元。华尔街猜测,沙特阿美的IPO融资或将为这座新城输血。

伯恩斯坦分析师Oswald Clint和Neil Beveridge在11月初的研报中称,国际投资人将会看重沙特阿美的规模性、利润和分红,“但如影随形的风险并非适合所有的投资人。”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
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
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投资界24h|等了10天,高瓴、格力宣布延后签约;拆解沙特阿美IPO三大风险

延伸阅读

时间:2019年11月13日 星期三

重要新闻

等了10天,高瓴、格力宣布延后签约

在高瓴资本拿下格力电器400亿“股权之争”后的第10个工作日,这笔众人瞩目的交易有了新进展。

投资界(微信ID:pedaily2012)11月11日晚间消息,格力电器发布公告称,格力集团函告公司,鉴于股份转让协议的内容尚有未尽事宜,珠海明骏和格力集团仍在继续协商,双方同意将股份转让协议的计划签约日期延后。公司将与格力集团保持密切联系并根据相关事项进展情况,严格按照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阅读全文

利润碾压苹果,估值万亿美金:拆解沙特阿美IPO三大风险

史上最大规模IPO即将到来。

全球最大的石油公司沙特阿拉伯国家石油公司(下称“沙特阿美”)的IPO申请,已经获得沙特资本市场管理局的批准,上市地点将在沙特首都利雅得的证券交易所。

2019年11月9日,沙特阿美首度公开658页招股书,揭开了“巨无霸”神秘面纱的一角——2018年净利润高达1110亿美元,系全球利润最高的企业,相当于苹果全年净利润(595亿美元)的1.86倍。

阅读全文

大公司热点

为什么互联网巨头都在拼命借钱给你?

近日,字节跳动低调上线了一款借贷APP——满分,可以为用户提供消费信贷、消费分期及信用卡服务。满分APP浮出水面,意味着字节跳动借消费信贷再一次试探金融服务领域。

依靠纵深的消费场景、强大的渗透能力等,国内互联网公司在消费信贷领域具备天然优势。因此,从2015年开始,各大巨头就已开始布局圈定地盘,产品也是层出不穷:阿里借呗、腾讯微粒贷、百度有钱花、京东金条、360借条……

阅读全文

揭秘猫晚:“难度不亚于春晚”的互联网超级IP五年养成记

“这恐怕是一场难度不亚于春晚的直播晚会。”2019天猫双11狂欢夜(简称“猫晚”)落下帷幕的第二天,制片人孟庆光在接受采访时告诉娱乐资本论。

而一旁的猫晚总导演,来自浙江卫视的蒋敏昊则笑道:“我看是要比春晚还难!”

本届猫晚的直播规模远超此前,除了优酷、浙江卫视、东方卫视外,还输出到了全球近30个平台,有207个国家和地区通过优酷APP观看直播。而与春晚的不同在于,这场晚会与商家权益息息相关,需要与手淘、天猫密切配合。

阅读全文

王思聪的泛娱乐帝国摇摇欲坠:熊猫倒闭之后,下一个是谁?

不差钱”的王思聪最近因为欠钱成了新闻热点。

11月11日,北京普思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普思资本”)再次发表声明称,“目前普思投资正代表王思聪先生正在全力应付,已有解决方案,我们完全有能力尽快自己解决问题。”

在声明中,这家王思聪的公司强调,熊猫直播的投资是王思聪个人名义投资,与普思资本及旗下管理的资产无关,试图稳定投资者和市场的情绪。

阅读全文

拼多多变得高大上?

       下沉、价格战,电商正在奋力转身!

“双十一”一直在整个电商行业中的标志性盛宴。2009年11月11日“双十一促销节”正式登上历史的舞台,谁也没有想到,在之后的十年时间里,“双十一”会成为整个电商行业乃至中国互联网领域最重要的狂欢盛事。

然而,一直被寄予厚望且已经上演了9年神话的“双十一”,却在其第十个生日的时候不可不避免的迎来了转折。公开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双十一全网销售额同比增速由2017年的43%大幅下降至24%,好在这个增速还不是那么的刺眼,但却足够引起整个行业的警觉。

阅读全文

融资大事记

少年得到完成上亿元人民币A+轮融资,光源资本担任独家财务顾问

少年得到于2018年4月正式上线,是一款专为5-15岁青少年提供学习服务的App。少年得到希望借助网络科技力量,让不同地域的孩子都可以获得高水准的师资和教学服务,真正做到“天下名师服务一个孩子”,教育普惠是少年得到的初心和动力。

阅读全文

蔚来供应链完成千万元天使轮融资,打造餐饮供应链升级3.0模式

投资界(微信ID:pedaily2012)11月13日消息,吃托邦孵化的餐饮供应链管理公司蔚来供应链已完成千万元天使轮融资,投资方为吃托邦原股东和个人投资人。据悉,本轮融资资金将用于打造样板工厂,开发数据产品和建立产品开发团队等方面。

创始人王旭东把蔚来供应链称为餐饮供应链升级的3.0模式:工厂把食材制作为成品配送到店,门店直接复热即可,这其实也是为品牌未来的零售化做准备。

阅读全文

烁耙科技获数百万天使轮融资,赋能宠物行业门店新零售升级

投资界(微信ID:pedaily2012)11月13日消息,据猎云网报道,烁耙科技成立于去年10月,并于前段时间获得由云宠科技提供的数百万天使轮融资

烁耙科技是一家SaaS软件服务公司,同时也是微信顶级生态服务商,深耕宠物行业多年,一直在为如何帮助宠物商家更好的经营门店,提升业绩为目标不断摸索,深度整合宠物门店业务,致力于帮助宠物行业门店新零售升级,提升门店整体的经营效率和服务品质。

阅读全文

漫画内容运营商燃也文化获腾讯千万级人民币A轮融资

投资界(微信ID:pedaily2012)11月13日消息,漫画内容运营商“燃也文化”近日已获得来自腾讯的新一轮融资。一接近该交易的人士透露,这一轮为燃也文化的A轮融资,交易金额为千万级人民币。在此之前,燃也文化还分别于2015年和2016年获得来自经纬中国的天使轮融资以及来自新世界集团的Pre-A轮融资。

公开资料显示,燃也文化成立于2015年4月,主营业务为漫画、动态漫画、动画及相关内容的制作、推广、数据分析以及商业化运营,目前全版权签约的原创漫画作品包括《天下第几》、《禅女》、《棠棣血》等。

阅读全文

普瑞眼科获近2亿元战略投资,资方为国寿大健康基金

投资界(微信ID:pedaily2012)11月12日消息,近日,普瑞眼科正式完成近2亿元人民币的战略融资,由国寿大健康基金独家投资。作为中国人寿健康产业投资的核心平台,国寿大健康基金专注医疗健康产业投资,涵盖医药、医疗科技、医疗服务和医疗信息化等各个领域,积极寻找引领未来行业变革的领导者,推动中国医疗健康产业的创新发展和转型升级。

据悉,普瑞眼科成立于2005年,是全国领先的大型眼科连锁医疗机构,提供激光矫正近视、白内障、青光眼、眼底病、泪道病、眼表病、医学验光配镜、斜弱视治疗等眼科全科诊疗项目,规模和实力均处于行业前列。截至目前,普瑞眼科在上海、北京、成都、昆明、合肥、兰州、武汉、乌鲁木齐等城市共开设18家大型眼科专科医院,总营业面积超过15万平方米,员工总数超3000人。

阅读全文

———–

【本文为
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
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利润碾压苹果,估值万亿美金:拆解沙特阿美IPO三大风险

史上最大规模IPO即将到来。

全球最大的石油公司沙特阿拉伯国家石油公司(下称“沙特阿美”)的IPO申请,已经获得沙特资本市场管理局的批准,上市地点将在沙特首都利雅得的证券交易所。

2019年11月9日,沙特阿美首度公开658页招股书,揭开了“巨无霸”神秘面纱的一角——2018年净利润高达1110亿美元,系全球利润最高的企业,相当于苹果全年净利润(595亿美元)的1.86倍。

2019年前三个季度,沙特阿美净利润为680亿美元,相当于另一全球能源巨头埃克森美孚2018全年净利润的3.25倍。

不过,沙特阿美的股票定价、发行规模等更多投资人关心的问题,尚无解答。

该公司招股书披露,机构投资人的询价期将在11月17日开启,12月4日结束;个人认购期为11月17日至11月28日,最终股票定价将在12月5日宣布。

这场IPO延宕三年有余。在2016年公布的IPO计划中,沙特阿美预计拿出5%的股份上市,对公司整体估值约为2万亿美元。以此估值,即便沙特阿美此番只发售2%的股份,募资额有望达到400亿美元,将超过阿里巴巴创造的250亿美元融资纪录。

外界同样关注的是,作为沙特“2030愿景”改革计划的关键一步,沙特阿美的上市,能否让这个得益于自然资源馈赠的古老王国,在能源格局变革的未来找到新出路。

全球产量最大成本最低

在11月9日披露的招股书中,沙特阿美在战略介绍一栏强调该公司的两大特点:规模大且成本低。

招股书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沙特阿美和全球五大原油巨头(埃克森美孚、荷兰皇家壳牌、英国石油BP、雪佛龙、道达尔)相比,成本最低——以衡量原油开采维护能力的上游生产成本(lifting cost)为例,沙特阿美每桶只要2.8美元。

沙特阿美认为,生产成本低,源自原油所在地的地质构造、原油储地大多位于陆上和海上浅水区域、规模化形成的开采和物流能力等。

在原油行业格局巨变的前景中,维持低成本尤为关键。

国际能源署在2018年底发布的年度报告中预计,到2025年,全球石油需求将达到每日递增100万桶,此后增速变慢。沙特阿美在招股书中认同这一行业趋势,其援引的HIS Market数据称,预计全球原油需求量将在2035年“趋于平缓”。

目前,沙特阿美的每日生产原油量达到 1000 万桶,约占全球总产量的十分之一。沙特阿美认为,原油价格下行将挤压成本更高的生产商走向停产,自己作为低成本产油商的市场份额有望进一步扩大。

招股书显示,2018年沙特阿美净利润1110亿美元

最赚钱公司的三大风险

招股书同时揭示出这家“全球最能赚钱公司”的各类风险,投资人的担忧集中在运营能力、政府对公司战略的影响、法律风险三个方面。

投资人首先担忧的是,沙特阿美能否有足够的能力保证日常运营。

2019年9月,沙特阿拉伯内政部发表声明称,14号凌晨,数架无人机袭击了沙特阿美两处石油设施,并引发火灾,此后该公司的产量一度短暂下降近一半。尽管几周后产能恢复,但在修复过程中,沙特阿美需要短暂进口原油提供给下游炼油厂,以保证成品油的出口。

受意外袭击和油价走低的双重影响,沙特阿美2019年第三季度的净利润从去年同期的303亿美元下滑至212亿美元。在招股书中,该公司表示,意外袭击未来可能对运营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其次,沙特阿美由沙特政府控股,意味着持有少数股份的投资人,对于公司的治理难以产生实质影响力。华尔街预计,此次公开募股的股份规模约占该公司总股本的3%-5%,即9成股权依旧掌握在沙特政府手中。

沙特政府对沙特阿美的核心业务具有直接影响力。

比如,沙特法律规定,沙特所有的碳氢化合物资源归沙特王国所有,沙特王国有权决定沙特阿美的碳氢化合物生产量上限,以及沙特阿美的最高原油产量。招股书还披露,在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组织谈判中,沙特政府作为代表参与谈判,“再由政府向公司传达,将对公司业务产生直接影响。”

再次,招股书披露了沙特阿美在国际投资人面前可能遭遇的种种法律风险。

一来,在气候变暖的大环境下,产油商面临的法律诉讼风险敞口增大。

2018年7月2日,美国罗得岛州总检察长起诉包括包括沙特阿美美国公司Motiva在内的原油巨头,称化石燃料的生产导致污染和海岸线上升,造成公共基础设施被破坏,应当由这些原油公司承担部分成本。类似的诉讼交锋或在未来增多。

二来,美国司法部通过《对恐怖主义资助者实施法律制裁法案》(JASTA),允许对沙特政府提起诉讼,指控沙特为911恐怖袭击提供资助,并应为受害者提供赔偿。沙特政府即便已经否认相关指控,但还是会让沙特阿美面向美国投资人发售股票时风险凸显。

三来,招股书同时披露,沙特阿美和第三方合作者的部分合同存在争议,合计法律风险敞口可能达到10亿美元。

为规避法律风险,沙特阿美的首次公开募股将主要针对沙特国内的机构和个人投资人进行发售,以及部分合格的海外投资人。

旨在摆脱能源依赖

在评估行业前景、竞争优势和各项风险之后,投资人的最终顾虑还是投资回报。

招股书披露,沙特阿美计划前五年每年至少派息750亿美元,这将吸引对稳定收益率更感兴趣的投资机构。

华尔街分析师估算,如果沙特阿美的估值在1.5万亿美元-2万亿美元之间,750亿美元派息额对应的股息收益率在3.75%-5%之间。相比之下,荷兰皇家壳牌集团的股息收益率在6%左右,部分俄罗斯产油商的股息收益率接近9%。

“对于投资人而言,更令人担忧的问题在于,沙特阿美IPO的首要任务并非为股东提供价值或维持公司稳定。”伦敦分析机构TS Lombard的分析师Marcus Chenevix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2016年1月,沙特阿美第一次宣布考虑上市时就曾表示,IPO募资目的在于支持沙特“2030愿景”经济改革计划——摆脱能源依赖,实现经济多元化发展。

另一个IPO目的则是解决沙特政府的财政困境。

彼时,布伦特原油价格一度从115美元每桶快速下跌至30美元每桶附近,2016年国际原油均价仅为45美元,系十年来首次。尽管沙特以开采成本低为傲,但国家财政收入有7成来自石油产业,财政预算规划基于一定的油价和产量,油价低迷和OPEC的减产决定,让沙特一度陷入巨大财政赤字。

布伦特原油十年价格走势

另外,沙特政府愿意出售“能源命脉”沙特阿美的部分股权,也是全球能源格局变化下的博弈之举。

美国页岩油产业的繁荣发展,打破了原本由OPEC主导的全球石油市场中的定价逻辑。随着化石燃料前景被行业看低,沙特担心核心资产随之贬值,如果可以通过IPO引进外部投资或合作,或将能在国内和中东地区的权力格局调整中,争取一些包括资金在内的筹码。

募资全归沙特政府

此后三年,沙特阿美的IPO进程推进并不顺利。

第一,在沙特新王储萨勒曼上台后,国际原油价格回升,并且政治局势趋稳,让沙特阿美IPO的迫切性减弱。

第二,沙特阿美的巨型规模让其在挑选国际上市地时,往往与当地监管政策发生碰撞,而必然经历漫长的博弈、交涉、特例豁免的过程。比如,伦敦交易所要求上市企业必须至少有25%的股份由公众持有,并且在独立董事等问题上符合少数派股东额外拥有投票权等公司治理基本规定。

沙特阿美显然不符合这两点要求。

第三,国际投资人和沙特阿美就信息披露程度,始终未能达成共识,直到招股书披露,华尔街分析师的反应依旧是“不够透明”。

此轮沙特阿美重启IPO之际,伴随着公司高管的更换。

2019年9月,沙特能源部长不再兼任该公司董事长,由原沙特阿美另一位董事亚西尔拉·米安(Yasir al-Rumayyan)接任董事长一职。亚西尔拉的另外一个身份是沙特主权财富基金公共投资基金(Public Investment Fund)的负责人。

时隔三年,沙特阿美同样不愿披露IPO募资的具体用途,仅表示资金将全数由出售方获得,即沙特政府。投资人困惑不减:沙特阿美上市后所筹措的资金分配,究竟会以公司的需求为先,还是以推动沙特转型的公共投资基金的需求为先?

沙特公共投资基金是沙特“2030愿景”的落地工具,这家主权财富基金已经投资一系列新能源产业,以及旨在为沙特创造新就业的大型房地产项目。

2017年,沙特王储萨勒曼还以沙特公共投资基金董事会主席的身份宣布了一项雄伟的“建城”计划——计划在沙特西北部的荒漠上建成一座涵盖生物科技、食品、现代制造业和娱乐业等高科技的新城Neom。

Neom官网显示,建城所需投资预计为5000亿美元。华尔街猜测,沙特阿美的IPO融资或将为这座新城输血。

伯恩斯坦分析师Oswald Clint和Neil Beveridge在11月初的研报中称,国际投资人将会看重沙特阿美的规模性、利润和分红,“但如影随形的风险并非适合所有的投资人。”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
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
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估值2万亿美元!23个百度、4个阿里,宇宙最大IPO即将诞生

  “我们已经准备好了,如一直所言,公司将在2018年下半年进行IPO。”1月24日,沙特阿美首席执行官Amin Nasser在达沃斯论坛上接受CNBC采访时表示。

  自从全球最大的原油生产公司沙特阿美宣布计划IPO后,纽约、伦敦、新加坡、东京、香港、多伦多等多家交易所都抛出了“绣球”,为这个大金主争得不可开交。就连特朗普都发推特称,“希望沙特阿美到纽交所上市,这对美国非常重要。”

  据悉,沙特阿美IPO计划售出5%,募资规模或达1000亿美元,这意味着沙特阿美估值或达2万亿美元。沙特王储还多次强调,公司估值可能超过2万亿美元,远超过市场给出的估值。

  各大交易所争抢,世纪IPO将诞生

  2万亿美元意味着什么?可以排进全球GDP前十名,可谓“富可敌国”。沙特阿美年产原油2666亿桶,若按照每桶原油7-8美元的营收来计算,2万亿美元的估值似乎也合情合理。

  截止发稿前,投资界(微信ID:pedaily2012)粗略计算,2万亿美元市值相当7.5个中国石油(总市值:16874.53亿元)、14个中国石化(总市值:8959.27亿元)、28个中国海洋石油(总市值约为:713.5亿美元);或者2苹果公司(总市值:8543.2亿美元)、3.5个腾讯(总市值约为:5670.7亿美元)、22.7个百度(总市值约为:880.84亿美元)、3.9个阿里巴巴(总市值:5187.82亿美元)、5个埃克森美孚(总市值:3729.50亿美元)。

  体量大得完全可以用“恐怖”一词来形容,沙特阿美也有自己的上市算盘。阿美公司首席执行官Amin Nasser此前透露,除沙特利雅得交易所外,阿美公司将在境外“选择一家或两家交易所”上市。

  目前,沙特阿美已经选定摩根大通、摩根士丹利和汇丰银行担任IPO承销商。虽然任何一个交易所都不愿错过“超巨型蛋糕”,但交易所的一些关键性问题成为了阿美选择的犹豫之处:比如拿出多少比例的股份上市、投资者、经验和流动性是否符合沙特阿美的预期等等。

  去年11月,英国《金融时报》就曾报道,英国出口融资部(UKEF)将为沙特阿美提供20亿美元的贷款担保,并得到了英国财政部的确认。英国首相发言人也曾表示,伦交所“非常有条件”吸引沙特阿美赴英上市。

  路透社2017年4月报道称,中国将成立一个包括国有大型石油公司、银行和主权财富基金在内的财团,以作为沙特阿美的IPO的基石投资者,这笔投资或促使其选择在香港上市。

  据CNBC报道,香港证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日前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在互联互通机制下,来港上市的沙特阿美不论现在还是以后其发展都会充满很大的可能性。中国的公众购股会为沙特阿拉伯、中国、香港和其他所有人创造奇迹。沙特阿美没理由不来香港上市,即使它现在不在香港上市或者其首次上市没有选择在香港,但是我相信以后它会选择在香港上市的。”

  港交所被列入阿美的IPO名单中也是合情且合理的。自2015年在香港IPO的交易金额达到了340亿美元,超过了美国的300亿美元,给全球带来了非常大的刺激。此外港交所去年也做了一系列变革:上市规则引入双层股权分置结构等、“允许内地投资者在香港市场认购新股和允许香港的全球投资者认购内地新股”等政策的推进,都成为了与其他交易所竞争的关键优势。

  25万美元到2万亿美元的沙特阿美

  沙特阿美到底有多厉害?在全球石油市场的石油供应上,大约每九桶石油中就有一桶产自沙特阿美;控制着约1/10世界原油市场,拥有约2611亿桶石油资产,占全球已探明石油储量的15.6%,是埃克森美孚的12倍,贡献了沙特近20%的财政收入以及85%的税收收入。

  1933年,当时的沙特政府与加利福尼亚标准石油公司(沙特阿美前身,以下简称“Socal”)签署了一项特许协议,后者获得了在沙特阿拉伯东部进行石油勘探、开采和经营的特权。1938年,Socal的子公司通过“深处挖掘”并在达曼第七号油井首度发现石油,并向向沙特政府预付5万磅黄金(约合25万美元)。

  后来埃克森公司、美罕公司、雪佛龙和德士古公司、美孚公司这四家公司分别持有阿美相应的股份。1960年,阿美石油公司的总部迁至沙特,沙特政府也派了两名代表进入该公司董事会。

  很长一段时间,阿美和沙特政府没什么关系。1980年沙特政府付清了全部赔偿费,完成了对公司资产的赎买,最终阿美终于从一个美国公司转化成沙特国有石油公司,开始由沙特政府拥有和管理。

  但在沙特宣布阿美国有化很多年后,美国国会作为美利坚合众国的立法机构以及联邦最高法院,仍将阿美石油公司定义为美国公司,并受美国法律管辖。

  可以说,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能像沙特一样以较低的成本生产石油,但当下新能源的渗透和推广也是有目共睹。天然气、燃料乙醇和电动汽车的普及,不断挑战石油能源的地位。自2015年美国加州首先提出将在2030年禁售传统燃油车,随后荷兰、挪威、德国、印度、德国、法国和英国等纷纷制定禁售燃油车的规划,中国也启动了相关研究。

  据油气咨询公司Rystad Energy数据统计,2017年全球常规油气新增发现量仅有70亿桶当量(约合9.5亿吨),创造了自20世纪40年代以来的最低水平。价格不稳定、石油枯竭,整体市场形势十分不乐观。

  以中国公司为例:2017年前三季度,中石油实现营业收入14577.04亿元,同比增长26.7%,但盈利仍处于较低的水平;中石化2017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收1.74万亿元,同比增长27.9%,但中石化的勘探与开发部门仍亏损265.23亿元。

  沙特王国除原油外,其他的资源都相对匮乏,经济转型亟需资金支持。阿美此次IPO也将是沙特吸引更多投资者赴沙特投资的第一步,来帮助沙特从“石油大国”转型到“多元化经济国家”。

  苹果、亚马逊、京东、推特……玩转投资的沙特王子

  一提起沙特,印入脑中的就是:石油多、钱多、王子多。网传沙特王室的5000名亲王每人每月可以从石油收入中得到6万美元以上的俸禄;沙特王室的净资产近1.4万亿美元,海外投资约6000亿美元。

  在众多王子中,塔拉勒是沙特开国君主直系孙子。据福布斯富豪排行榜显示,瓦利德王子目前个人财富约180亿美元,这位“超级富豪”持有沙特最大的投资公司王国控股(Kingdom Holding Company)95%的股份。近年来,瓦利德王子热衷于通过王国控股公司对新能源、互联网等领域的创新企业进行大量投资。他的投资策略和对时机的把握,使他赢得了“中东巴菲特”的称号。

  塔拉勒也是沙特阿美部分私有化计划的最坚定的推动者,他希望将沙特阿美的一部分股权拿来上市,收回的资金由沙特主权基金统一支配,用于投资新兴产业,为将来摆脱石油依赖做准备。

  但去年11月,塔拉勒涉贪被拘,目前还在自证清白中,这也使得阿美IPO存在了一定变数。

  在塔拉勒的投资名单中,在花旗银行、21世纪福克斯和默多克的新闻集团里持股较多。尤其是1991年塔拉勒8亿美元入股花旗银行,2005年,其价值已经超过100亿。2016年,塔拉勒还和比尔盖茨、马云、贝佐斯等20位商业领袖共同成立了一支金额超过10亿美元的突破能源基金。

  王国控股投资领域包括金融、酒店、石化、娱乐、医疗、零售、媒体、房地产、航空、教育和农业等。投资界据其官网披露的投资项目不完全整理如下:

  金融:花旗集团

  酒店:四季酒店、纽约广场饭店

  娱乐传媒:迪士尼乐园、21世纪福克斯传媒集团、索尼、时代华纳等

  科技:Twitter、AOL、Apple、Motorola、亚马逊、Lyft

  电商:eBay、京东

  其他:可口可乐、麦当劳、百事

  还值得一提的是,在目前沙特政府推出的“愿景2030”经济计划中,一方面,减少自身国家对石油的依赖,加大对医疗、教育、娱乐、旅游、基础设施等投入促进经济多元化;另一方面,就是要大力发展沙特主权财富基金,最终将资产管理规模提升至2万亿美元,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主权财富基金。

  沙特主权财富基金公共投资基金(简称PIF基金)的幕后操盘手是沙特萨勒曼国王之子、今年33岁的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自2015年接掌PIF基金以后,穆罕默德积极从事科技和其他产业投资。此前,PIF基金已经频频出手,包括35亿美元Uber投资35亿美元。

  此外,PIF基金和软银合作,共同设立高达1000亿美元的软银愿景基金;与私募股权巨头黑石携手投资美国基建,初始规模为400亿美元,最终将超过1000亿美元;和俄罗斯直接投资基金成立10亿美元规模的俄罗斯沙特技术领域投资平台等,都将帮助沙特转型成投资大国。

【本文为
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
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