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界24h|资管新规开口子;鹏爱医疗赴美IPO;阿里布局医疗健康领域;首家催收公司上市


时间:2019年10月28日 星期一

重要新闻

创投基金苦等了18个月:终于,资管新规开口子了

10月25日下午,六部委联合发布了《关于进一步明确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产品投资创业投资基金和政府出资产业投资基金有关事项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对创投基金及政府出资产业投资基金进行更明确的界定,被视为资管新规“松绑”。

其中,备受关注的是《通知》的第六条:“符合本通知规定要求的两类基金接受资产管理产品及其他私募投资基金投资时,该两类基金不视为一层资产管理产品。

阅读全文

年入近8亿元,这家整形美容公司,刚刚成功赴美IPO

中国整形美容领域又诞生了一个IPO。

投资界(ID:pedaily2012)消息,10月25日,深圳鹏爱医疗美容医院海外主体医美国际(以下简称“鹏爱医疗美容”)正式登陆纳斯达克。截至发稿前,鹏爱医疗美容收盘价10.03美元,市值2.37亿美元(约16.74亿人民币)。

成立于1997年,鹏爱医疗美容从诊所起家,一路发展成为中国南方最大的专业化、国际化的医学美容专科医院。目前,鹏爱医疗美容旗下拥有21个医疗美容中心,仅2019年上半年就有100048人接受医疗美容服务。

阅读全文

美年健康:阿里系持股10.82%,拟成二股东

投资界(ID:pedaily2012)消息,10月27日晚,美年健康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天亿资产及一致行动人和其他股东,分别与阿里网络、杭州信投、上海麒钧签订股权转让协议,拟以12.01元/股的价格,合计转让6.05亿股(占公司总股本16.16%)。

具体来看,天亿控股、上海美馨、遵义大中,合计向阿里网络转让2.09亿股(占公司总股本5.58%),转让总价约25.1亿元;天亿资产、天亿控股、上海美馨、高伟、徐可、遵义大中,合计向杭州信投转让1.9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5.24%),转让总价约23.5亿元;天亿资产、中卫成长、上海美馨、高伟,合计向上海麒钧转让2亿股(占公司总股本5.34%),转让总价约24.0亿元。

阅读全文

首家催收公司上市,催收款超400亿,催收员上万

在催收行业受到监管重点“照顾”的当下,一家国内催收巨头却正在准备逆势登陆美国资本市场。

近日,湖南永雄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下简称“湖南永雄”)披露了招股书。招股书显示,湖南永雄计划募资不超过2亿美元。

阅读全文

大公司热点

车企卖地求生,房企造车圈地

重庆力帆风雨飘摇。

10月初,平安银行的一封内部文件把力帆、众泰、猎豹以及华泰四家企业送上濒临破产的风口浪尖,虽然力帆对传闻予以否认,却也不得不对外承认“高负债”、“流动性紧张”等客观事实。

根据最新报道,重庆银行已经牵头成立了一个债务委员会,帮助力帆度过债务危机。

为了避免失血致死,不少像力帆这样的边缘车企被迫使出浑身解数,甚至连土地和房子这样的“硬通货”也被摆上了货架,待价而沽。

阅读全文

夫妻大战背后,当当错过的那些年

今年的当当很有可能会创下双十一的销量高峰。 原因不是各家电商常有的满100减50的图书优惠,而是创始人俞渝、李国庆再一次升级了在家庭、公司控制权方面的争端——不仅在电商界,在整个互联网,乃至商业领域,创始人之间的纷争扩大成如此狗血连续剧一样的走向,都是极其罕见的。

婚姻的归婚姻,生意的归生意,流量漩涡中的当当堪称无辜,继10月24日9点官微置顶了一条促销微博:“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店庆开门红’促销”之后,隔天当当官微代表员工发表公开信,强调“这段时间大家正在奋战店庆和‘双11’促销,扑市场、备货品、做促销……但是你(指李国庆)的访谈、微博、视频、高密度的宣告……我们更担心你不可预测的行动干扰我们正常的工作。”

阅读全文

老字号药企集体“入坑”美妆市场

“我们之间最大的距离就是:我说迪奥999,你说999皮炎平。”这个段子怕是要翻篇了。

今年七夕,以999皮炎平、999感冒灵、三九胃泰等诸多产品著称的华润三九,推出了口红套盒产品“九九九三口组”,并美其名曰“为了拉近华润三九这样一个传统药企与消费者之间的距离,同时给我们的用户粉丝一个回馈”。

阅读全文

票房毒药李安?他背后的中国投资者不这么想

李安老了。当新片《双子杀手》在北美和内地遭遇口碑和票房的双重扑街后,不少影迷对李安发出了这样的质疑。

论剧情,《双子杀手》跟李安初出茅庐时的《推手》、《喜宴》毫无可比性,一个为国家服役30年的老特工在即将退休之际,却遭遇年轻时的自己追杀,在好莱坞这样的剧情套路实属老掉牙;论声量,即便有李安在宣传期每天接受十多家媒体的访问,《双子杀手》激起的水花仍然可以用平淡来形容。

阅读全文

融资大事记

NEIWAI内外获1.5亿人民币C轮融资,启明创投投资

2019年10月,内衣家居运动生活方式品牌“NEIWAI内外”(以下简称“内外”)宣布获得启明创投1.5亿人民币的C轮融资,光源资本担任独家财务顾问。

此次融资后,内外将进一步加大在产品研发上的投入及国内外渠道的拓展,持续提升线上线下新零售数据化层面的运营效率,扩大品牌影响力。

阅读全文

优信拍获得新一轮战略融资 GIC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投资

投资界(微信ID:pedaily2012)10月27日消息,优信拍获得了来自GIC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的战略融资,据悉,本次投资后,GIC持有优信股份达4203.61万股,占优信总股份的5.01%。

优信拍成立于2011年,隶属于优信集团旗下,是专业提供二手车电子化竞价拍卖服务的供应商,核心业务是二手车网络拍卖平台,集竞价拍卖、车辆检测、安全支付、物流运输及售后服务代办为一体。

阅读全文

云徙完成3.5亿元B轮融资

投资界(微信ID:pedaily2012)10月25日消息,云徙科技宣布完成3.5亿元B轮融资。本轮投资方为中金资本旗下中金佳泰基金、元禾重元、襄禾资本以及老股东红杉资本中国基金等。

云徙科技成立于2016年。在市场实践中,云徙凭借“业务+数据”中台核心技术,形成“数字双中台+数字营销云+数据运营”数字化解决方案,成功帮助良品铺子、完美中国、珠江啤酒、富力地产、美的置业、长安汽车、爱驰汽车、威克多男装、联想惠商等众多企业成功实践数字化转型与商业创新,累计为企业创造4000亿以上GMV。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国内约有百余家大型头部企业正尝试利用可拓展性更强的互联网技术架构解决企业自身发展问题。

阅读全文 【本文为
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
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票房毒药李安?他背后的中国投资者不这么想

李安老了。当新片《双子杀手》在北美和内地遭遇口碑和票房的双重扑街后,不少影迷对李安发出了这样的质疑。

论剧情,《双子杀手》跟李安初出茅庐时的《推手》、《喜宴》毫无可比性,一个为国家服役30年的老特工在即将退休之际,却遭遇年轻时的自己追杀,在好莱坞这样的剧情套路实属老掉牙;论声量,即便有李安在宣传期每天接受十多家媒体的访问,《双子杀手》激起的水花仍然可以用平淡来形容。

三年前《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以下简称《比利·林恩》)问世时,李安希望用一场视觉盛宴让影迷见证电影技术的进步,然而这部划时代的影片,最终成了一场失败的实验——全世界没有几家影院能满足放映要求,大部分观众都没机会感受电影的革命性在哪。

大多数电影导演经不起第二次价格昂贵的失败,《比利·林恩》当时投资成本是4000万美金,但大导演李安可以。 

三年后,再次采用了同样的技术(120帧、4K、3D),甚至请来了好莱坞知名黑人影星威尔·史密斯,故事类型也换成了动作片,比起《比利·林恩》涉及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话题的沉重,看上去《双子杀手》的剧情也更爆米花,但李安还是遭遇了与3年前同样尴尬的局面,谩骂声更甚。

在烂番茄上,《双子杀手》的好评率仅25%,北美首周票房仅2055万美元;国内上映后首周票房1.48亿,猫眼预测最终票房将止步2.63亿。

《双子杀手》烂番茄新鲜度

一直宠爱李安的内地影迷这一次也终于坐不住了,豆瓣上关于“剧情老套、无趣”;“身为李安粉都不知道这片有什么值得吹的”诸如此类的评价比比皆是。

《双子杀手》的制作成本高达 1.38 亿美元,根据媒体估算,如果想要收回成本,其最终的全球总票房至少达到 2.75 亿美元。不过眼下来看,《双子杀手》想要收回成本几乎不太可能。

在接连两部电影遭遇票房滑铁卢后,关于李安的话题开始围绕着“李安错了吗?”来展开,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李安从来就不是票房型导演

从1991年推出自己的第一部影片《推手》开始,导演生涯的28年,李安共执导过14部影片,并不算高产,而且自始至终,李安都不算是票房型导演。

36氪统计了李安出道以来所有拍过的电影的票房数据,发现超1亿票房的电影只有《卧虎藏龙》、《断背山》、《绿巨人浩克》、《少年Pi的奇幻漂流》等少数几部,文艺片导演李安——这几乎是《比利·林恩》上映之前,全球影迷的共识。

李安历部电影票房  数据来源:The Numbers 、灯塔

相比较诺兰、斯皮尔伯格、卡梅隆、彼得杰克逊等,几乎一出手就是上亿甚至上10亿美金票房的好莱坞名导,李安确实算不上顶级的票房流量导演。

早年的“父亲三部曲”都是典型的文艺片。1997年进入好莱坞后,李安仍然坚持着自己的细腻情感路线,除了偶尔冒出的《绿巨人浩克》之类纯动作商业片(事实证明李安确实不太擅长此类电影),李安的电影都或多或少都掺杂着文艺气息,这一定程度上决定了票房的上限。

《断背山》和《色·戒》两部口碑佳作,均因题材问题无法与内地观众见面,这也影响了李安电影全球票房的成绩。要知道,三年前《比利·林恩》在北美和欧洲遭遇全线崩溃的时候,是内地撑起了它的票房,占到了其最终票房的90%。

有意思的是,关于“票房毒药”这个言论,其实是李安在凭借《少年Pi的奇幻漂流》第二次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后,才逐渐出现。

对于李安来说,《少年Pi的奇幻漂流》(以下简称《少年Pi》)是他职业生涯里程碑式的作品。不仅是名誉上的收获,更重要是李安首次尝试了3D的拍摄手法。依靠良好的口碑,《少年Pi》当年在全球狂扫6.09亿美金票房,是李安众多电影中票房最成功的。

在《少年Pi》上首次尝试技术创新后,李安便迷恋上了技术,在此后的两部电影中,李安都使用了120帧/4K/3D最高规格的影像技术。

做出这样的尝试无疑是大胆的。因为全球符合放映要求的影院并不多,在《比利·林恩》上映时,全球只有5块荧幕符合放映要求。在国内唯一可以看到120帧/4K/3D版本原画的影院,只有它的出品方博纳影业下的博纳影院北京朝阳门悠唐店。而其他地区放映的版本则是3D、2D、4K、2K、每秒24帧的,每秒60帧的,每秒120帧的多个混搭版本。

符合放映要求的屏幕可以获得最佳观影效果,但在普通荧幕上,也不影响观看,只是效果大打折扣。可对一部以效果见长,本身承载着重大技术试验意义的影片来说,这必然影响观众的评价。

即使是现在,符合《双子杀手》放映要求的影院依然不多,除了北京悠唐店,国内也只有18个城市30多块银幕可以放映升级版的4K+3D+120帧,这意味要想取得理想的票房成绩并不容易,对此李安自己肯定心知肚明。“你不会以赚钱与否作为电影的判断标准,拍电影永远是一个学习过程。”在接受福布斯采访时,李安说。

在《双子杀手》中国的首映式结束后,复星影视集团CEO的张昭曾问过李安,“你作为一个导演,已经得了两次奥斯卡最佳导演奖,按理说你现在在好莱坞能够很轻松拍自己想拍的东西,为什么还要选择这样的挑战?”

李安的回答很直白,“还有很多好奇心需要满足,很多疑问需要解答,我看到了这种技术带给影像的美感,即使知道走下去会很辛苦,还是忍不住去做。而且我也有义务,为年轻电影人创造更多新的可能。”

李安不在乎票房吗?当然不是,没有一个导演不在乎票房,但在票房和技术突破之间,李安还是“自私”了点,他选择了后者。

毕竟,他背后财大气粗的中国资方给了他不断试错的资本。

中国资方给李安信心

“只要有人投资(120帧电影),我就继续拍,当然如果它不卖座,没有人再投,我也没办法。”在《双子杀手》中国首映式的现场,票房接连遭遇滑铁卢后,李安还是表达了自己的担心。

投资人投了钱,没得到回报,李安难辞其咎。但作为两届奥斯卡最佳导演,李安的担心又是多余的。从《比利·林恩》开始,李安电影的投资方中就出现两家强大的中国公司的影子——博纳影视和复星集团,而后者正是前者的大股东。

《比利·林恩》的制作方和出品方Studio 8也是复星控股,这家由前华纳电影总裁杰夫·罗宾诺夫创办的独立影视公司,在好莱坞资源颇多。罗宾诺夫曾一手扶植了克里斯托弗·诺兰以及本.阿弗莱克,也曾主导过包括诺兰的《蝙蝠侠》三部曲、《盗梦空间》、《哈利·波特》系列、《地心引力》等叫好又叫座的电影。

虽此前与李安没合作过,但20年前,罗宾诺夫就开始关注李安;15年前,就开始想与李安合作。在成功牵手后,复星和Studio 8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邀请李安。为了说服李安,罗宾诺夫和Studio 8新晋董事黄竞彦曾数次飞赴纽约,在餐桌上与李安面对面长谈。

《比利·林恩》是Studio 8成立后,参与制作发行的第一部影片,《双子杀手》以及李安接下来的电影《马尼拉战争》,Studio 8也都作为制作和发行方出现。虽然同时也在参与其他影片制作,但李安无疑是Studio 8合作最紧密的导演,这与股东复星的关系密不可分。

近几年,医疗、房地产起家的复星在正在向文旅产业转型,影视作为最重要板块,颇受重视。2017年,复星成立影视集团,正式进军影视行业,并喊出5年内上市的口号。在近期,复星还把前乐视影业CEO张昭招入麾下,担任复星集团副总裁、复星影视集团CEO。

不过从成绩来看,复星影视目前的表现并不理想。联合Studio 8开发的《阿尔法:狼伴归途》和《白人男孩》,以及李安最近的两部影片票房都很一般。但对复星来说,可能也从来没期待在电影上赚到什么钱,或者说,复星对于李安的需求显然不仅仅只是“票房”,而是渴望“内化”李安,通过李安去撬动自己在文旅商业版图。 即使眼下亏损,但如果能真正帮助复星完成华丽转型,又何尝不可。

对于复星来说,李安是毫无疑问的金字招牌,资源稀缺型导演;对于李安来说,复星有足够资本支撑他的技术电影梦(截至2019年6月30日,复星国际的总资产达到了6815.1亿,其中2018年单年收入为1094亿),也有中国市场的强大后盾,双方彼此满足。

2020年,同样由李安执导的,采用“4K+3D+120”拍摄技术的《马尼拉战争》也将上映,背后的投资方依然是复星。有了中国资本的扶持,李安的技术路线电影可以走得更稳些。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
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
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票房毒药李安?

李安老了。当新片《双子杀手》在北美和内地遭遇口碑和票房的双重扑街后,不少影迷对李安发出了这样的质疑。

论剧情,《双子杀手》跟李安初出茅庐时的《推手》、《喜宴》毫无可比性,一个为国家服役30年的老特工在即将退休之际,却遭遇年轻时的自己追杀,在好莱坞这样的剧情套路实属老掉牙;论声量,即便有李安在宣传期每天接受十多家媒体的访问,《双子杀手》激起的水花仍然可以用平淡来形容。

三年前《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以下简称《比利·林恩》)问世时,李安希望用一场视觉盛宴让影迷见证电影技术的进步,然而这部划时代的影片,最终成了一场失败的实验——全世界没有几家影院能满足放映要求,大部分观众都没机会感受电影的革命性在哪。 

大多数电影导演经不起第二次价格昂贵的失败,《比利·林恩》当时投资成本是4000万美金,但大导演李安可以。 

三年后,再次采用了同样的技术(120帧、4K、3D),甚至请来了好莱坞知名黑人影星威尔·史密斯,故事类型也换成了动作片,比起《比利·林恩》涉及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话题的沉重,看上去《双子杀手》的剧情也更爆米花,但李安还是遭遇了与3年前同样尴尬的局面,谩骂声更甚。 

在烂番茄上,《双子杀手》的好评率仅25%,北美首周票房仅2055万美元;国内上映后首周票房1.48亿,猫眼预测最终票房将止步2.63亿。

《双子杀手》烂番茄新鲜度

一直宠爱李安的内地影迷这一次也终于坐不住了,豆瓣上关于“剧情老套、无趣”;“身为李安粉都不知道这片有什么值得吹的”诸如此类的评价比比皆是。

《双子杀手》的制作成本高达 1.38 亿美元,根据媒体估算,如果想要收回成本,其最终的全球总票房至少达到 2.75 亿美元。不过眼下来看,《双子杀手》想要收回成本几乎不太可能。 

在接连两部电影遭遇票房滑铁卢后,关于李安的话题开始围绕着“李安错了吗?”来展开,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李安从来就不是票房型导演

从1991年推出自己的第一部影片《推手》开始,导演生涯的28年,李安共执导过14部影片,并不算高产,而且自始至终,李安都不算是票房型导演。 

36氪统计了李安出道以来所有拍过的电影的票房数据,发现超1亿票房的电影只有《卧虎藏龙》、《断背山》、《绿巨人浩克》、《少年Pi的奇幻漂流》等少数几部,文艺片导演李安——这几乎是《比利·林恩》上映之前,全球影迷的共识。

李安历部电影票房 数据来源:The Numbers 、灯塔

相比较诺兰、斯皮尔伯格、卡梅隆、彼得杰克逊等,几乎一出手就是上亿甚至上10亿美金票房的好莱坞名导,李安确实算不上顶级的票房流量导演。 

早年的“父亲三部曲”都是典型的文艺片。1997年进入好莱坞后,李安仍然坚持着自己的细腻情感路线,除了偶尔冒出的《绿巨人浩克》之类纯动作商业片(事实证明李安确实不太擅长此类电影),李安的电影都或多或少都掺杂着文艺气息,这一定程度上决定了票房的上限。

《断背山》和《色·戒》两部口碑佳作,均因题材问题无法与内地观众见面,这也影响了李安电影全球票房的成绩。要知道,三年前《比利·林恩》在北美和欧洲遭遇全线崩溃的时候,是内地撑起了它的票房,占到了其最终票房的90%。

有意思的是,关于“票房毒药”这个言论,其实是李安在凭借《少年Pi的奇幻漂流》第二次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后,才逐渐出现。

对于李安来说,《少年Pi的奇幻漂流》(以下简称《少年Pi》)是他职业生涯里程碑式的作品。不仅是名誉上的收获,更重要是李安首次尝试了3D的拍摄手法。依靠良好的口碑,《少年Pi》当年在全球狂扫6.09亿美金票房,是李安众多电影中票房最成功的。

在《少年Pi》上首次尝试技术创新后,李安便迷恋上了技术,在此后的两部电影中,李安都使用了120帧/4K/3D最高规格的影像技术。 

做出这样的尝试无疑是大胆的。因为全球符合放映要求的影院并不多,在《比利·林恩》上映时,全球只有5块荧幕符合放映要求。在国内唯一可以看到120帧/4K/3D版本原画的影院,只有它的出品方博纳影业下的博纳影院北京朝阳门悠唐店。而其他地区放映的版本则是3D、2D、4K、2K、每秒24帧的,每秒60帧的,每秒120帧的多个混搭版本。

符合放映要求的屏幕可以获得最佳观影效果,但在普通荧幕上,也不影响观看,只是效果大打折扣。可对一部以效果见长,本身承载着重大技术试验意义的影片来说,这必然影响观众的评价。

即使是现在,符合《双子杀手》放映要求的影院依然不多,除了北京悠唐店,国内也只有18个城市30多块银幕可以放映升级版的4K+3D+120帧,这意味要想取得理想的票房成绩并不容易,对此李安自己肯定心知肚明。 “你不会以赚钱与否作为电影的判断标准,拍电影永远是一个学习过程。”在接受福布斯采访时,李安说。

在《双子杀手》中国的首映式结束后,复星影视集团CEO的张昭曾问过李安,“你作为一个导演,已经得了两次奥斯卡最佳导演奖,按理说你现在在好莱坞能够很轻松拍自己想拍的东西,为什么还要选择这样的挑战?” 

李安的回答很直白,“还有很多好奇心需要满足,很多疑问需要解答,我看到了这种技术带给影像的美感,即使知道走下去会很辛苦,还是忍不住去做。而且我也有义务,为年轻电影人创造更多新的可能。”

李安不在乎票房吗?当然不是,没有一个导演不在乎票房,但在票房和技术突破之间,李安还是“自私”了点,他选择了后者。

毕竟,他背后财大气粗的中国资方给了他不断试错的资本。

中国资方给李安信心

“只要有人投资(120帧电影),我就继续拍,当然如果它不卖座,没有人再投,我也没办法。”在《双子杀手》中国首映式的现场,票房接连遭遇滑铁卢后,李安还是表达了自己的担心。

投资人投了钱,没得到回报,李安难辞其咎。但作为两届奥斯卡最佳导演,李安的担心又是多余的。从《比利·林恩》开始,李安电影的投资方中就出现两家强大的中国公司的影子——博纳影视和复星集团,而后者正是前者的大股东。

《比利·林恩》的制作方和出品方Studio 8也是复星控股,这家由前华纳电影总裁杰夫·罗宾诺夫创办的独立影视公司,在好莱坞资源颇多。罗宾诺夫曾一手扶植了克里斯托弗·诺兰以及本.阿弗莱克,也曾主导过包括诺兰的《蝙蝠侠》三部曲、《盗梦空间》、《哈利·波特》系列、《地心引力》等叫好又叫座的电影。

虽此前与李安没合作过,但20年前,罗宾诺夫就开始关注李安;15年前,就开始想与李安合作。在成功牵手后,复星和Studio 8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邀请李安。为了说服李安,罗宾诺夫和Studio 8新晋董事黄竞彦曾数次飞赴纽约,在餐桌上与李安面对面长谈。

《比利·林恩》是Studio 8成立后,参与制作发行的第一部影片,《双子杀手》以及李安接下来的电影《马尼拉战争》,Studio 8也都作为制作和发行方出现。虽然同时也在参与其他影片制作,但李安无疑是Studio 8合作最紧密的导演,这与股东复星的关系密不可分。

近几年,医疗、房地产起家的复星在正在向文旅产业转型,影视作为最重要板块,颇受重视。2017年,复星成立影视集团,正式进军影视行业,并喊出5年内上市的口号。在近期,复星还把前乐视影业CEO张昭招入麾下,担任复星集团副总裁、复星影视集团CEO。

不过从成绩来看,复星影视目前的表现并不理想。联合Studio 8开发的《阿尔法:狼伴归途》和《白人男孩》,以及李安最近的两部影片票房都很一般。但对复星来说,可能也从来没期待在电影上赚到什么钱,或者说,复星对于李安的需求显然不仅仅只是“票房”,而是渴望“内化”李安,通过李安去撬动自己在文旅商业版图。 即使眼下亏损,但如果能真正帮助复星完成华丽转型,又何尝不可。

对于复星来说,李安是毫无疑问的金字招牌,资源稀缺型导演;对于李安来说,复星有足够资本支撑他的技术电影梦(截至2019年6月30日,复星国际的总资产达到了6815.1亿,其中2018年单年收入为1094亿),也有中国市场的强大后盾,双方彼此满足。

2020年,同样由李安执导的,采用“4K+3D+120”拍摄技术的《马尼拉战争》也将上映,背后的投资方依然是复星。有了中国资本的扶持,李安的技术路线电影可以走得更稳些。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
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
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尴尬的李安,“愤怒”的金马奖

第55届金马奖,成了一个见众生相的戏台。有唏嘘有欢笑,有重逢有泪水。新导演文牧野迎来一举成名天下知的华彩时刻,当了40年导演的大导张艺谋首度喜提金马,逝去导演胡波的母亲在台上沉默哽咽。而在那个尴尬的转折点来临之后,一切都变成了愤怒和嘘声。

在最佳纪录片奖获得者傅榆发表“希望我们的国家可以被当成独立个体”等言论后,巩俐拒绝颁奖,身为本届金马奖执委会主席的李安不得不独自上台颁奖,涂们的“很高兴来到中国台湾,两岸一家亲”发言登上微博热搜,大陆艺人集体缺席金马奖晚宴。随后,共青团中央发文“中国,一点也不能少!”,配图出自2016年菲律宾额南海仲裁,迄今已转发1565万次,明星纷纷转发支持,自致歉信后再未发声的范冰冰也是其中之一。《人民日报》则化用了贾樟柯的表白句式转发了这条微博:“毋庸置疑,你是最好的。”

回顾金马历史本身,金马奖创办于1962年,名字取自金门、马祖两外岛首字,号称“华语圈中历史最为悠久,并且评选条件中不设地域限制、评选对象面向所有华语电影和华语影人的奖项”。

此次金马后续事件还在继续发酵。香港《苹果日报》报道,中宣部将抵制金马奖,明年合拍片和国产片禁止报名。但相关人士向国台办求证时被否认,斥为“假新闻和政治操作”。

在这场沸沸扬扬的风波中,“心疼李安”成为网友在抵制台独之外提到最多的关键词。而他在乍闻傅榆言论后的抓拍动图也被一再转发:他攥紧了自己交握的双手,望向左边空无一人的座位,不知所措地苦笑。那是心理学家将解读为“失望、无奈、震惊”的微表情。这位刚刚64岁的电影艺术家,正面临着人生中最大的尴尬。

辛劳:李安与金马的30年渊源

三座奥斯卡金像奖,五座英国电影学院奖,四座金球奖,两座金狮奖,两座金熊奖,2018年新获美国导演工会终身成就奖,小行星64291以他的名字命名,曾获评《时代周刊》“影响世界的100人”,入选《娱乐周刊》评选的“当代最伟大的50位导演”。被称为“华人之光”的李安,几乎是每个电影从业者的崇拜对象。文牧野说自己有三个奉若神明的导演偶像,第一个就是李安。这次比起拿奖,更令他激动的是见到偶像。

这是李安首度担任金马奖执行委员会主席。据台媒《中时电子报》报道,由于新片海外拍摄日程十分紧张,李安原本推辞了上一任金马奖执委会主席张艾嘉的接任邀请。后由张艾嘉、朱延平、李行、侯孝贤四位大导演联名写信,并在5月由张艾嘉设宴邀请李安和金马执委会执行长闻天祥,最终成功说服了犹豫两个月的他。

之所以出任主席,除了对故土、华语电影和电影人的爱,也跟李安与金马的30年渊源不无关系:从纽约大学电影研究所第一名毕业后,无片可拍的李安度过了六年“家庭主夫”时期,1991年,“中影”批给他1350万预算,找他拍摄《推手》,这部处女作随即获得当年金马9项提名,最终拿下金马影帝、最佳女配、特别评审团奖三项大奖,也因此而票房一路升高。金马是李安电影之路开始的地方,也是他一直以来的福地:此后《喜宴》《饮食男女》《卧虎藏龙》《色,戒》等片几乎都有金马提名或斩获。饮水思源,这个腼腆的大导演也一直不曾忘记家乡。据张士达等多名台湾记者回忆,李安在威尼斯电影节等国际电影节上都会专门留出给故乡媒体的采访时间。

在答应接任主席后,李安付出了诸多辛劳:从紧张的日程中挤出时间,除了提前半个月飞回台北筹备以外,从接任以来就通过电话与执委会保持沟通。曾放言“这是我第一次来金马,也是最后一次来金马”的巩俐因质疑奖项公正性,被视为最不可能的评委人选,最终出任评审团主席的原因是李安的再三力邀。此外,李安更是动用圈内资源,邀请来了诸多明星好友:刘德华、舒淇、桂纶镁、苑琼丹等纷纷出席,莫文蔚压轴演出,作曲家麦克唐纳围绕《冰风暴》为影迷增设了放映座谈活动。本次报名影片达到667部,远超上一届的576部,出席率达到95%,也与李安的个人影响力有关。

只是这一切辛劳,都毁于一旦。李安几度在台上呼唤巩俐颁奖,而巩俐因年轻女导演台独言论拒绝上台,事后面对空荡荡的晚宴席,李安成了电影盛宴中因客人言行而最尴尬的主人。在事后采访时,他苦笑回答,“希望这个世界不是这样。尽力做到主人(的职责),尽力了。”被问及是否会担心明年的金马奖时,李安无奈地回答了五个字:“明年再想吧。”

纯粹:李安电影中的血缘之绊

“在华语电影生态环境里,我们好像一个大家庭一样,我们一起竞争激烈,也互相扶持关照,我们每一年聚在这里好像在庆祝丰收。……艺术就是艺术,很纯粹的,今天金马奖有95%以上的影人都出席了,在华语区没有一个电影可以这样,所以金马在大家心里是有分量的。希望大家能给电影人一点尊重。”这是李安在金马奖台上的致辞,也是他的真实写照。

几乎所有跟李安合作过的演员都肯定他是一个谦谦君子。不善言辞的李安少有动怒,除了涉及对华人的种族歧视事件。2016年,奥斯卡主持人洛克安排三名打扮成会计师的亚裔儿童上台,影射“亚洲人当会计”的刻板印象,喜剧演员萨莎-拜伦-科恩也把亚洲人比作小黄人,包括李安在内共有二十五名电影人联名提交抗议书,最终主办方不得不道歉。

影如其人,对华语地区深厚的爱,民族认同意识,以及对华人在复杂社会处境下细腻深刻的人文关怀是李安在电影中一以贯之的。祖籍江西德安,生于台湾屏东,求学美国,成长经历使得李安电影一直带有东西方文化交融的痕迹。

家庭三部曲《推手》《喜宴》《饮食男女》中都有一个代表传统文化的“父亲”形象,前两部都是土生土长的中国父亲与被西化、身在美国的儿子的对峙。《喜宴》以父亲过安检的背影结尾,举起双手的姿态暗喻着对下一代的投降与宽容。《饮食男女》以中华膳食文化为主题,《推手》以中华太极拳为主题,李安对中国文化的深刻理解不是浮于表面的符号,而是润物细无声的。

作为首部横扫奥斯卡的华语电影,并创下全球票房2.28亿美元记录的《卧虎藏龙》同样是一次对传统文化的回归与致敬。选择清末武侠作家王度庐的小说进行改编,并在其中注入了道家无为的思想,每一帧画面都极尽东方美学,竹林、大漠,最终以中国文化征服了好莱坞。

《色,戒》在情欲刻画之外,更是以个人命运勾勒了一个时代的悲剧。张爱玲短短一万字的原著,被分毫不差地还原到抗战大背景之中,从王佳芝的一身旗袍,到耗时三个月几百人重新搭建的南京南路。最终《色,戒》擒获金狮,也成为中国版的《黑皮书》。

血缘故土之绊,流露于李安的诸多作品中,因此他一而再再而三不余遗力地刻画着自己理想当中不同时代的中国:从清末到民国到现代。当电影被政治挟持,成为见证者的他,无疑也是最伤心的人。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
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
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