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届投资界扑克大赛三甲出炉,最大赢家青天会-李竹战队,团队个人均获捷报!

  3月16-17日“2018投资界百人论坛”与“第二届投资界扑克大赛”在海南三亚如期举行。本次大赛由清科集团、投资界、新芽NewSeed主办,为创·投界的老朋友们提供“放轻松、蓄势能、建圈子、析风口、谋未来”的聚会良机。百位顶尖投资人与知名行业领袖,畅聊VC话题、新时代中国经济、商业大战、激活AI新入口、区块链等投资市场最关注的话题。

  本次大会汇聚赛富基金创始合伙人阎焱、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普华集团董事长曹国熊、德同资本创始主管合伙人邵俊、梅花天使创投创始合伙人吴世春、英诺天使基金李竹、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总裁陈杭等知名投资人,在百人论坛上共同探讨2018股权投资市场新动向。当天投资界十问徐小平,由清科集团创始人倪正东对话真格基金创始人、新东方联合创始人徐小平,十连击巅峰问答,更是掀起全场高潮。

扑克大赛:智慧的较量

  3月17日,精彩延续是第二届投资界扑克大赛的回归,135位顶级投资机构大佬、知名企业家,在德扑竞技场展开脑力、胆量、战略的角逐,本次比赛公平、公正、公开,意在弘扬健康向上的体育竞技精神。

  15支战队迎着日出登场,随着主持人的介绍,他们身着战服,热血来袭。传奇扑克战队陈杰、春光里战队杨向阳、258松鱼战队倪正东、ETCP战队高燃、国金小伙伴战队林嘉喜、开工大吉战队吴世春、LingcodTV战队王展、青山资本战队张野、青天会战队李竹、清科投资战队袁润兵、沙丘学院战队王炜、深醒科技战队张向宁、星耀战队朱波、熊猫资本战队李心毅、映客克拉战队奉佑生,带领自己的队员,喊着战队口号,充满信心,等待不服者来战!

  比赛开始,严肃起来,小编发现这一届的选手普遍比上一届更加谨慎了。刚开始手都比较紧,筹码变化不大,直到中午才开始有投资人嘉宾陆续出局。另外还有现场记者发来的“花边”报道,比赛竞技,输赢轻松一笑。

  但是赢了你,我就是想笑!

  最终在晚上10点左右进入Final Table厮杀阶段,最后青天会战队获得团队积分第一名,青山战队获得团队积分第二名,熊猫战队获得团队积分第三名。个人奖项由元创资本王浩夺得冠军,安正路创投葛健斩获亚军,链咖田正青获得季军。

 图为团队赛前三甲,由上至下:团队冠军青天会战队,团队亚军青山战队,团队季军熊猫战队

 图为个人赛前三甲,从左至右:季军链咖CEO田正青,冠军元创资本创始人王浩,亚军安正路创投董事长葛健

  文末福利

  本次大赛各种彩花絮已经通过投资界官方网站(www.PEdaily.cn)、微博(@投资界微博)、微信(ID:PEdaily2012)秒拍(@投资界微博)渠道发布,没看够的小伙伴欢迎关注,让你一饱眼福。

第二届投资界扑克大赛三甲出炉,最大赢家青天会-李竹战队,团队个人均获捷报!

  3月16-17日“2018投资界百人论坛”与“第二届投资界扑克大赛”在海南三亚如期举行。本次大赛由清科集团、投资界、新芽NewSeed主办,为创·投界的老朋友们提供“放轻松、蓄势能、建圈子、析风口、谋未来”的聚会良机。百位顶尖投资人与知名行业领袖,畅聊VC话题、新时代中国经济、商业大战、激活AI新入口、区块链等投资市场最关注的话题。

  本次大会汇聚赛富基金创始合伙人阎焱、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普华集团董事长曹国熊、德同资本创始主管合伙人邵俊、梅花天使创投创始合伙人吴世春、英诺天使基金李竹、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总裁陈杭等知名投资人,在百人论坛上共同探讨2018股权投资市场新动向。当天投资界十问徐小平,由清科集团创始人倪正东对话真格基金创始人、新东方联合创始人徐小平,十连击巅峰问答,更是掀起全场高潮。

扑克大赛:智慧的较量

  3月17日,精彩延续是第二届投资界扑克大赛的回归,135位顶级投资机构大佬、知名企业家,在德扑竞技场展开脑力、胆量、战略的角逐,本次比赛公平、公正、公开,意在弘扬健康向上的体育竞技精神。

  15支战队迎着日出登场,随着主持人的介绍,他们身着战服,热血来袭。传奇扑克战队陈杰、春光里战队杨向阳、258松鱼战队倪正东、ETCP战队高燃、国金小伙伴战队林嘉喜、开工大吉战队吴世春、LingcodTV战队王展、青山资本战队张野、青天会战队李竹、清科投资战队袁润兵、沙丘学院战队王炜、深醒科技战队张向宁、星耀战队朱波、熊猫资本战队李心毅、映客克拉战队奉佑生,带领自己的队员,喊着战队口号,充满信心,等待不服者来战!

  比赛开始,严肃起来,小编发现这一届的选手普遍比上一届更加谨慎了。刚开始手都比较紧,筹码变化不大,直到中午才开始有投资人嘉宾陆续出局。另外还有现场记者发来的“花边”报道,比赛竞技,输赢轻松一笑。

  但是赢了你,我就是想笑!

  最终在晚上10点左右进入Final Table厮杀阶段,最后青天会战队获得团队积分第一名,青山战队获得团队积分第二名,熊猫战队获得团队积分第三名。个人奖项由元创资本王浩夺得冠军,安正路创投葛健斩获亚军,链咖田正青获得季军。

 图为团队赛前三甲,由上至下:团队冠军青天会战队,团队亚军青山战队,团队季军熊猫战队

 图为个人赛前三甲,从左至右:季军链咖CEO田正青,冠军元创资本创始人王浩,亚军安正路创投董事长葛健

  文末福利

  本次大赛各种彩花絮已经通过投资界官方网站(www.PEdaily.cn)、微博(@投资界微博)、微信(ID:PEdaily2012)秒拍(@投资界微博)渠道发布,没看够的小伙伴欢迎关注,让你一饱眼福。

倪正东十问徐小平:最焦虑什么,又嫉妒谁?徐小平:我本来不应该做投资

  三月的三亚阳光明媚,有着“投资界十大网红之首”称谓的徐小平老师与清科集团再度相会。

  3月16日下午,在由清科集团、投资界主办的开年首场投资人专属盛会“2018投资界百人论坛”上,清科集团创始人倪正东对话真格基金创始人、新东方联合创始人徐小平,从两位投资界网红的巅峰问答中,我们或许可以窥探到投资圈那些始终未驱散的“暗流”。

  徐小平在论坛上表示,个人前后共投资了近80家公司,里面有四五家上市公司,但表现都一般。他在谈到自己的投资经验时称,自己或许不应该做投资,应该让专业的投资团队去做投资。

  以下为“投资界十问徐小平”实录,投资界(微信ID:pedaily2012)精编整理如下:

  倪正东:您最焦虑的事情是什么?

  徐小平:新东方上市之后,我本来觉得做投资是给自己找点事做。但一旦投资以后,焦虑的事就是看见在座的投资家们、同仁们、朋友们投到了好项目,我们跟不上,这是我做投资以后感到最不快乐的事,所以我就不得不学点佛学,学习如何去做心理调节。

  倪正东:王刚投过回报上万倍的项目,投资界中你最嫉妒谁?

  徐小平:当然嫉妒王刚这样投出上万倍项目的–为什么就不是我呢?我觉得在座每个人都会有这种心声。当然,压力化为动力,动力就是努力寻找项目、努力帮助项目。

  倪正东:因为你投的公司比较多,公司名字还记得清楚吗?有时候开会,说在外面见到一个创业者跟你打招呼,问他,你还需要投资吗?人家创业者说,徐老师,你早就是我的投资人了。

  徐小平:其实我还真不一定全记得。我们投的比较多,而且认真投的比较多,这某种意义上是一种职责,也是一种商业判断。所以对创业者来说,虽然真格投的项目数量也许是最多的,但我相信我们的门槛和标准。

  倪正东:数量最多?多少个?

  徐小平:真格基金成立以来,大概投出六百多家,平均每年110—120家左右。去年四五月份我们开始融了第五期人民币基金,12亿人民币。回头一看,已经投出去六个亿了,有些LP还没打钱!我说那些还没有打钱的就不要投了,这一期已经赚了。

  倪正东:应该超过IDG了?

  徐小平:天使和VC是不可不比的。比如红杉、经纬,IDG,他们每一个项目起码是三五百万美元,我们顶多一两百万美元。当然最近我们的投资金额也在增加,但我们还是以天使为主。

  倪正东:投资这么多公司怎么管理?你是多少家公司的董事?

  徐小平:其实我是刻意不做公司的董事,我会把董事的职务让给真格基金投资部的同事们。我会参加董事会,跟他们沟通交流、为他们出谋划策。我自己对于被投公司的管理方法主要是跟创业者的个人关系,和他们对我的信任。比如昨天我们遇到一个科学家,他就在两个模式之间徘徊,一个是做民用,一个是做非民用,纠结了半天,像这样的事我会来帮他们做一些决策。

  倪正东:你是他的导师精神领袖?

  徐小平:朋友、良师益友。

  倪正东:投了六百多家公司,也做了董事,到今天为止,你碰到最大的一个坑是什么?

  徐小平:其实我觉得我没有碰到过坑,你知道为什么?天使投资大不了就没了嘛,天使投资没了那都不是坑,那就是黑洞。所谓坑是指被谁骗过吗?

  倪正东:就是遇到的挑战,你投的公司遇到最大的挑战,或者被骗过。

  徐小平:我们还是要先定义,什么是坑?比如这个项目死掉了?

  倪正东:那就不是坑。

  徐小平:通往幸福的路上到处都是陷阱和路障,这种事肯定是有的。

  倪正东:最大的一个失败是什么?

  徐小平:其实失败没有最大,只有更大。但是再大也就是一百万美元,这是第一。第二,有些公司是可能成为百亿美元公司的,但由于决策失误或种种原因,它没有运营起来,那怎么办?我投了那么多天使,而天使项目失败的原因是很多的。比如有一个团队,一位是哈佛的MBA,一位是斯坦福的MBA,其中一位辞去了百万美元的工作,结果另外一个人拿到融资之后两年之内都没有辞职。这是唯一让我愤怒以对的创业者。创业却不全心全意,这就是一个坑。

  倪正东:是不是真格监管不严?

  徐小平:这还是我早期个人投资的时候,我的个人投资阶段不值得学习:我投了80多个项目,没有一个律师、只有一张协议书,就是给创业者多少钱拿多少股份就完了。然后项目到了A轮,自然会有协议书给我。我家里大概有几米高的协议书,放得越高的项目,现在越消失得越无影无踪。我觉得这是中国特色吧,在天使阶段,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尤为重要。   

  倪正东:80家公司现在还剩几家?

  徐小平:80家里面还是投了许多杰出的公司,里面有四五家上市公司,但表现都一般。但我投资的手感有了,手感很玄妙。我举一个实际案例,我们遇到一个项目,投资人背景很强,但股权结构很复杂。我说第一,他们做的这个事市场情况非常好。第二,这帮人肯定有经验。第三,一旦做大了,一旦有钱了,一定会发生股权纠纷。但这帮人不是毛头小伙子、不是没有见过的钱的人,如果发生纠纷肯定可以调节。所以我们就投了,尽管我对股权结构不满意。

  倪正东:有没有您错失的项目?

  徐小平:探探找过我们,我一般不自揭伤疤。探探找我们的时候,创始人手下只剩下20%的股份,我们认为这种股权结构肯定不合理。后来贝塔斯曼投了,最近7亿美元退掉,我看着很痛心。我觉得这里面我有点懒惰,当时我不在场,是通过发讯息告诉投资团队这个结构我觉得不能投,因为我有一个理论:创业是什么?创业就是为了股权、你不为股权而创业的话,你等于是打工。创业也是打工,是为自己打工,为自己打工唯一标准就是你有股权。这就是探探当时我们没投的原因,我懒在什么地方?我当时应该跟探探团队聊一聊,我应该主动帮他把这个股权结构梳理一遍,我应该带他去见老股东,而且我相信老股东会配合。

  倪正东:如果说到三条宝贵经验呢?

  徐小平:让我总结三条经验,其实没有。我再讲一个案例:有一天一个武汉“千人计划”的科学家,要做一个顶级的世界有名的AI项目,他一个合伙人在杭州,一个合伙人在硅谷,我说你怎么做?他说我们就这样通讯创业。那这个项目再好、再迷人,我也不能碰。创业者要明白一点:投资人是把钱投进去了,但我给你的钱不是我印的,不可篡改;你创业,你的承诺也不能篡改,你必须要全心全意地投入,要全职、要在一起,不能有第二个利益主体。

  假如要总结真格基金的经验,其实一开始我不应该直接做投资,应该让我们的投资团队去做。但是现在真格的投资团队还是令我非常骄傲、非常放心的。

  倪正东:不,你现在是我们的一面旗帜,你不能排在后面了。   

  徐小平:但旗帜有时候像红缨枪一样,得上战场。我就不应该直接做投资,而应该培养更多年轻人去冲刺拼杀。最近两三年我有了这种意识,所以在逐渐往后退。   

  倪正东: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我们都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你怎么看未来的中国20年?

  徐小平:我相信未来。我1996年回新东方创业,22年过去,毫无疑问,中国的创业投资环境是全球最好的,正所谓改革开放,就是不断地突破固有的限制:观念的限制、政策的限制甚至过时的法律的限制。这方面中国已经积累了完美的经验。所以我坚信未来二十年只会更好、更辉煌。

  倪正东:这个方面没有什么焦虑的?

  徐小平:没有焦虑、充满信心。

  倪正东:退休之后你做什么?

  徐小平:就做百人谈,投资百人会,一人聊一天,一年就过去了。

  倪正东:以后我们多跟你聊天。

  徐小平:我这个年龄应该做一些总结性、连接性、鼓励性、倡导性的工作。我跟杨守彬聊过,他说最重要的是道,我现在还在法上面,我觉得魂道法我连法没有完成,有的时候还在术,这个是我的一个问题。

  倪正东:在做投资方面,你的最高理想是什么?

  徐小平:做投资给了我第二青春,唤醒了我的生命活力,交了这么多的朋友,我们有了一个共同的追求。做到这一步我们肯定还要做下去,比如说我们当年反对虚假融资,这是对群体的一种推动;比如说我们一起做天使投资会,我们是这个时期的推手参与者。

  倪正东:投资界出现那么多风口,每半年一个风口,你最喜欢哪个风口,最讨厌哪个风口?

  徐小平:做天使投资我们不能谈风口,我们说风口的时候这个风已经过去了。你想一想,当大家都谈的时候你已经没有戏了。真格基金每年举办各种各样的市场营销活动多半是为了吸引创业者,“风起于青萍之末”,要在风口到来之前投到好项目,这个才是抓住风口。比如说前几年的电商。

  阎焱(提问):

  第一,创业成功的人当中,是留学的人成功比例高还是本地的并没有留学的比例更高?、

  第二,国际上来看,做天使投资很少有做资产一类很成功的,因为道理很简单,如果真的做天使投资赚钱最多的话,那基本上不用再去做其他的了,大家聪明一点都会做天使投资,你觉得中国的情况下,会不会是一个例外?就是作为一个机构型的资产的类别一类,天使投资这个基金会是一个回报非常高甚至超过其他回报利益的。

  第三,是不是跟每个创业人成为朋友,通过朋友成为职业道路或者天使投资人维系这个关系?

  徐小平:这个问题非常好,和创业者成为朋友主要指精神层面和价值观层面的一种信仰。

  王强和我当然竭尽全力在帮助我们的创业团队。但真格有一个五六十人的团队。其中投后服务团队有十几个人,投资团队有二十个人。每个人的主要工作,除了找项目就是帮项目。从投前到投后,我们推出一系列的活动与创业者和潜在创业者进行交流,尽一切努力和创业者成为最好的朋友,在他们遇到困难的时候给他们必要的帮助。

  无论何时何地,真格都要做创业者最好的朋友。

  第一个问题,海归的优势。三年前我们投了两三个诺贝尔奖获得者的学生,中国学生在国外读生物科技,这四个人见面给了他一百万美元,这几家公司后续融资都很顺畅。我想说,海归在顶级科技方面还是有优势的,但是他们在作战能力、竞争力、执行力上面有所欠缺,这方面本土创业者实际上是世界一流的。本土创业者跟海归创业者,我觉得这个不是问题,因为海归也不稀奇了。还是要分领域,比如芯片、生物科技、AI等高科技领域海归还是更胜一筹,而在重运营、重市场、重竞争的领域,本土创业者已经拥有了世界顶级的竞争力。

区块链鼓吹手徐小平

  你说徐小平预想到当初自己在微信群的一番话,便让区块链一夜爆红,甚至让资本、创业者都趋之若鹜吗?

  答案已经没那么重要了。徐小平在微信群振臂一呼“all in区块链”,这背后推波助澜的效果显然易见。区块链走到2018年,已然呈现全面爆发的态势。

  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人人都想参与到这场顺之者昌,逆之者亡的伟大技术革命中来。如今,你在任意平台上搜索区块链相关文章、信息,都会自带徐小平出场。不管徐小平承认与否,作为背后的助攻意见领袖,他已经和区块链牢牢绑在一起。

  这一个月的时间,他处在这场风暴的中心,频繁发表关于区块链的观点,不断鼓励创业者投入到区块链技术的革命中,区块链的疯狂也随之再度加码,越来越多的企业加入区块链阵营,这场舆论与技术并行的革命,也正在愈演愈烈。

  “不要外传”

  “千万不要把我迟到的事报道出去。”姗姗来迟的徐小平大步跑进媒体采访室,一边擦汗,一边和记者开玩笑。

  最近这一个月,徐小平越来越忙,除了处理日常的工作事宜,还不得不勤于应付各类区块链活动演讲和媒体邀约,大谈自己对区块链的看法,预测区块链的发展。

  此前,在出席黑马成长营分享会上,徐小平就再次强调,区块链的到来给很多行业带来的变数可能超过以往,区块链技术孕育着无限的可能性,区块链技术带来的影响怎么强调都不为过。在他看来,在激烈竞争的市场上,大多数创业者的机会窗口只有短短几个月、甚至几周。往往转眼之间先发优势就没有了,再去追赶就十分艰难。

  2018年中国天使创投潮白论坛上,徐小平做足了准备,在鼓励大家拥抱区块链的同时,也开始提醒相关的风险问题:“无论是比特币还是区块链都是了不起的技术升级和革命,虚拟货币极大的使社会生产力效率提高,但也带来极大的风险,如诚信。”

  而后,他与华为中央研究院区块链顾问&亚洲区块链DACA协会秘书长韩锋关于区块链的对话,更是被媒体和创投圈一而再再而三的解读和传播。尽管,徐小平在开场时一再强调和叮嘱“我和韩锋的这段对话千万不要外传!不要外传!”

  这样的特意叮嘱,和一个月前,引爆朋友圈的微信截图的场景,出奇一致。

  有备而来

  既然徐小平已经动员全体员工去拥抱区块链革命了,那真格基金为这场革命做了哪些准备?

  其实,早在四年前,徐小平与真格基金就开始低调地在区块链领域布局。

  2013年11月,比特币交易平台火币网就获得了徐小平的数百万人民币天使投资。而后,真格基金又先后投资了比特币交易平台Maicoin、比特币挖矿公司21Inc、一家做企业级联盟链平台的公司和一家区块链数据交易服务提供商。看似激情发言,实则卯足了劲儿来!

  而近期真格基金对于区块链项目的投资也是有增无减,在徐小平的言论被反复传播和探讨之际,真格基金又悄无声息的投资了几家区块链企业。其中,就有希望在YouTube上构建一个去中心化的视频内容分销系统的硅谷初创公司Lino,基于以太坊的去中心化分销社群应用Ecom Chain等,都相继获得了真格基金的投资。

  “个个卯足了劲儿”

  徐小平以及真格基金并非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就像IDG、红杉资本等也并非近期入场,早在几年前就有投资区块链项目。2016年6月,IDG资本就曾投资了全球顶尖区块链金融公司Circle、区块链金融结算企业Ripple,以及牢牢占据世界比特币矿机第一位置的比特大陆背后也有红杉资本的身影。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如今也可以看到一些区块链专业投资机构,如分布式资本就一直关注以比特币为代表的数字货币,比特底层技术区块链。截至2017年,就已经投资了ABRA、Circle、Symbiont、矩阵金融和布比等40个区块链项目。

  近期,随着区块链概念大热,网络上有关区块链的讨论沸反盈天。越来越多的大企业也开始关注到区块链中来,腾讯、美图、二三四五、爱康科技、人人网等公司也都纷纷宣布进军区块链领域,苏宁云商旗下的苏宁金融研究院也成立了区块链实验室,就连百合佳缘网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都坐不住了,将建立“BHChain”区块链平台。

  此外,从阿里巴巴与普华永道合作打造可追溯的跨境食品供应链、京东集团宣布运用区块链技术搭建“京东区块链防伪追溯平台”,再到今年初,网易预告推出“网易招财猫”的游戏,鼓励玩家在区块链上购买虚拟猫,从国内投资人薛蛮子、徐小平、蔡文胜等再到硅谷投资人,从BAT到迅雷、暴风、华为、腾讯、360等各大公司都纷纷押宝区块链……区块链技术这场革命,愈演愈烈。

  狂欢与唱衰

  人红是非多,区块链和虚拟币也不例外,依然是狂欢与唱衰并存。而许多不看好的声音,还冲着徐小平而来。

  “说实在话,老徐太亢奋了。”薛蛮子隔空回应了徐小平。有意思的是,作为传统投资界最早关注数字货币和区块链的投资人之一,薛蛮子在2017年就投资了20个区块链项目,其中不乏量子链、比原链、墨链等备受瞩目的区块链项目。

  相较于徐小平的亢奋,薛蛮子认为自己冷静不少。“区块链有巨大潜力,但也带来了前所未有的不确定性与巨大的风险,不是每个人都能随便玩的。”

  同样,华兴资本CEO包凡也在不经意间怼了徐小平。提及区块链和虚拟货币的话题,包凡倒是很敏感。“我不太懂区块链,徐小平徐老师懂。”明眼人都笑了,这不是明摆着在怼徐小平!尽管说着不懂,但他还是发表了自己的观点:“区块链技术本身是很牛的技术、但也没那么玄乎。区块链在以往没有很好的应用,直到虚拟货币的项目,让大家看到区块链未来可能的广泛应用空间。”这样的态度与徐小平可是形成了鲜明对比。

  朱啸虎也曾表示,金沙江及其本人不会参与任何ICO项目,并表示99.99%的ICO项目都是恶意诈骗。此外,吴晓波也曾委婉表示,如果把这种战略性判断放大为普通用户的投资行为,散户化的区块链热将造成本年度最大的投资笑话。同样,认为这是笑话的还有巴菲特,他在首谈比特币时就表示:“你不能为比特币估价,因为其并不创造价值。这只是一个海市蜃楼,说其具有巨大的内在价值只是个笑话。”

  相同的话语被反复琢磨、报道传播。转眼间,不管接不接受,徐小平又当了一把网红。当然,这样的场面徐小平一点也不陌生,在以往,这位老顽童,也因为发表的种种言论,让他常常能在创投圈放出各种犀利的观点。

  比如,他曾经发表言论称,创业者带着一家公司往前走,一定要有“嗜血的能力”,他认为创业者应该有“杀人者”的本能、有侵略性和攻击性;他还发表演讲说,每一个创业者都应该成为网红;甚至,让记者问到他任何人都可以创业吗?他也会不假思索的回答道“废话!绝对人人都可以创业!

  他难道不知道说这些话会引来争议吗?不会,但还是这样说了,因为他太知道品牌个人IP的震慑力了。到如今,你在回头看看他投资的创始人,聚美优品的创始人陈欧、世纪佳缘的创始人龚海燕、兰亭集势的创始人郭去疾、有找钢网的王东、蜜芽宝贝的刘楠、一起作业网的刘畅……哪一个不是意见领袖?个个都是善辩之才。被网红和鼓动创业者,是徐小平的日常,并不稀奇。

  倒是现在,不管徐小平承认与否,作为背后的助攻意见领袖,他已经和区块链牢牢绑在一起。趋势面前究竟孰对孰错?或许不用太久答案就能见分晓。但徐小平曾经反思过,真格在直播领域是第一个投的,在出行分享领域也是第一个投的,在健身应用领域也是投得最早的,但是最后没有一个项目做得好。那么,在区块链领域已经声名大噪的徐小平,又会带着真格基金有哪些表现呢?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
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
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风口之下,大笔资金砸来,硅谷区块链视频平台 Lino 获真格基金领投千万美元融资|投资界链库

  1月9日,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在微博表示:我在内部强烈鼓励大家拥抱区块链革命、学习区块链技术,是我经过长期观察和思考得出的认知,我感到有责任告诉我们的创业者。我不希望我对区块链的看法被人误解为是对ICO的观点。区块链革命确确实实已经到来。

  随后,他便领投了一个区块链项目。

  投资界(微信ID:pedaily2012)1月16日消息,硅谷全华人团队创办的区块链视频平台Lino 获真格基金领投的千万美元融资,FBG Capital,DFund等机构参与,投资界记者向真格基金方面求证,确认消息属实。

  据悉,本轮融资的资金将用于视频平台搭建。

  据创始人魏杰全介绍:Lino 目前主要面向海外市场,是一个完全自治的去中心化视频平台。创始团队利用区块链的去中心化特性,确定每个视频作者的唯一性。同时,其知识产权也能很好地记录在区块链上并得到相应的保障。

  此外,在Lino提供的解决方案中,Lino 区块链网络将不会收取转账费用,而是使用动态带宽限制的方法来分配整个网络的带宽,每个用户根据自己手里的代币 LNO 按照比例获得带宽。

【本文为
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
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无论“AI+”还是“+AI”,赚钱才是硬道理,终端硬件在国内大有可为

  11月7-8日,西安市人民政府主办的“2017西安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在陕西省西安市举行。邀请国家部委、省委省政府领导,诺贝尔奖获得者、国内外相关领域院士专家、科技企业领袖、知名投资人等约800余人参会。本次大会以“硬科技改变世界,硬科技发展西安”为主题,大会由开幕式、主论坛、分论坛及多场系列活动组成。

  会上,Gartner 中国区政府事业部总经理崔恒阳;启赋资本董事长傅哲宽;国中投资合伙人董事总经理马若鹏;德同资本创始主管合伙人田立新以及华映资本合伙人章高男围绕《信息技术时代的“ AI+”》这一议题进行了深入讨论,专场对话由明势资本创始合伙人黄明明主持。

  以下为专场对话实录:

  黄明明:各位嘉宾大家好,还是一个比较俗的开头,每个人简单介绍一下,两分钟,因为今天咱们的专场在西安,各位如果有的话,介绍一下自己和西安的渊源。

  崔恒阳:大家好,感谢大家坚持到最后,我先介绍一下我跟陕西的渊源,我就是陕西人,陕西宝鸡人,我也非常高兴回到陕西,我是来自Gartner ,负责政府的运营,Gartner 大家多多少少听过一些,见过很多数据预测,Gartner 是一家咨询报告公司,在中国有十几年的历史,我负责Gartner 在中国的政府的事情。

  傅哲宽:大家好我是启赋资本的傅哲宽,曾经在西安工作过,负责过西安市场的拓展,在西安合作过一些公司,对西安比较熟悉。

  马若鹏:我是国中的马若鹏,我们是一家基金管理公司,主要目前只是管理一家基金,就是国家设立的国家中小企业管理基金,这个基金规模600亿,第一期60亿,由我们管理。说起和陕西的渊源,我也是陕西宝鸡人,我原来负责西北大区的投资业务,分布在西安,在西安耕耘了16年,跟很多同行企业家认识,现在负责国家中小企业基金,主要是扶持西北的企业家,今后希望和西安的企业家进行深入的交流合作。

  田立新:我是从小在西安长大的西安人。我在西安交大附中毕业以后才离开西安。我们德同资本在西安很早就有办公室。作为德同资本的创始合伙人,我应该是陕西人在创投界时间最长的人之一,2000年开始做创投。德同资本目前管理的基金超过100亿,10个办公室。现在主投三大方向,消费升级,医疗健康,高端制造。非常高兴回到家乡,希望借这个机会,大家多沟通,多交流,多合作,谢谢。

  章高男:大家好,我是华映资本的合伙人章高男,我曾在交大读书,也是在交大成家的,陕西女婿。我们华映是中国领先的文娱性基金,十几年以前在移动互联网做了大量的布局,今天有四个主要的投资方向,文娱、消费、互联网金融、企业服务,希望有机会跟大家做更多的合作和交流。

  黄明明:我也是半个西安人,爷爷奶奶家在这,昨天下飞机回家看了老奶奶,在雁塔路小学上了一年半的小学,我是明势资本的创始人,我们是专注硬科技领域的早期投资机构,跟前面几位比较相似,高端制造,人工智能和大数据,这三个重点布局的领域。

  下面直接开始我的问题,因为抓紧时间,问题不是给所有的嘉宾,第一个问一个行业趋势性的问题,一定要问Gartner ,今天论坛的主题是“AI+”,但是AI不只是现在这样火,在历史上火过两次,一个是一九五几年,一个是一九八几年,但是有些东西没有突破,一直没有发展起来,经历了从梦想到破裂,今天讲这个“AI+”,大家都很乐观,听听Gartner 的崔董给我们讲一下。

  崔恒阳:之前AI一直发展比较好,为什么近几年发展比较迅速。我们认为几个原因,第一个是计算能力的提升,比如CPU、GPU,芯片层面有大的性能的提升,还有数据的积累,之前数据化没有走的很好,现在把很多业务变成数字化,积累了很多业务的数字,客户的数字,有数字的积累才可以做AI,如果这些东西没有被数字化不可能实现。第三个是算法,大家看一下AI的历史,实际是机器在人的指挥下做动作,这个不是严格意义上的AI,叫做自动化,后来出现了机器学习,机器有自我学习的能力,这样才逐渐的延伸到AI,算法也有本质的改变,现在很多数据科学家,算法科学家,这些所有的因素,加在一起,导致我们AI整个产业有很大的提升。

  为什么一定要有+,这个+很必要,如果没有这个,AI失去了本身的意义,只是一个技术,只是一个产品,并不能带来社会化的效应,一定要把这个技术和产品应用到产业领域里面去,带来业务上的价值,造福全人类。

  整个因素结合在一起,我们认为AI在这一轮的浪潮里面有很大的成就,谢谢。

  黄明明:我们这个主题叫“AI+”,但是现在还有一个说法,+AI,前后不一样,说明两种不一样的观点,+AI的,AI更多是一种效率提升的工具,比较优秀的公司应该从产业里出来,比较好的应用AI的算法,帮助原有的产业提升效率,还有“AI+”,用AI作为切入点颠覆原有的产业,从傅总开始。

  傅哲宽:这个从我们自己的角度,比较看好,至少目前这个阶段,看好+AI,因为我们在AI这一块投资布局,就是产业和AI的结合比较多一些,比如设备制造,还有医疗,还有零售,其实跟这个产业切入比较深。有机会的是有产业经验、有产业资源,还有好的AI技术,才有可能把AI完成好。

  另外AI的成长是一个过程,现在要实现理想化的那种,基本达不到。这个阶段里面就是应用到产业里面我个人认为是比较好的实验,从我们投资的来看,发展很快,比如投资在生产线的智能机器人,真正让整个生产线实现无人化,已经实现了,从物料到出产品,整个生产线的数据也在跑。对生产效率的提高影响特别大。至少这个阶段应该是以+AI为主,传统产业利用AI的技术提升自己的效率,我们比较看好这一块。

  马若鹏:这个话题从观点来看,我是同意傅总的观点,从理解来讲,从我们投资所接受的企业和行业的感受来讲,AI也应该是一个工具。

  AI总的来说分硬件和软件,从硬件来说,我们目前接触的很多企业,做软件应用的企业,他们在跟高通和因特尔合作,高通和因特尔进行产业探索的目的,希望在芯片的底层嫁接应用上的设计,使得在行业里面推广它的芯片,从硬件来讲,从高通、因特尔的思路来讲,是把应用场景作为未来芯片研发或者设计的主要的方向。

  从软件来讲,AI从真正的人工智能来讲,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从应用层面,无论从基础上还是从构架上,AI在国际上是开源的研发模式,这种技术,一旦一个新的技术新的应用推出以后,在行业里面会得到很广泛的研究或者推广,这是一个工具性的东西。

  而AI我们体会到更重要的是落地,就是应用场景,从我们看到的很多项目来讲,我们接触到一个做行为识别的,那个项目目前跟苏宁、百度甚至很多的应用场景都进行很深的合作,但是从我们对这个项目的感受来讲,技术很LOW,客户体验不好的技术,为什么得到很多行业巨头的合作,这个企业解释,的确人工智能在很多应用场地的落地很不现实,他们开发某一个应用,无论跟百度苏宁合作,都是进行多轮的PK,同类的竞争对手技术差不多,只是他们比竞争对手快了一两年,有一定的用户体验。

  举这个例子,我想说AI目前仅仅是一个工具,很多应用场景里面,能改善用户体验,但是不能真正的解决用户体验,更多的AI的发展还需要行业的不同场景根据现实需求带动AI的发展和应用。

  田立新:非常感谢,这个问题对我们来讲很简单,我们说AI+也好,还是+AI,我们都感兴趣。西安的企业我非常了解,很多技术很牛,因为西安有强大的研发机构包括高校,但是呢,我们这边,包括我本人,拿我来说,我们投资是来创造价值的,说直白一点我们投资是挣钱的。你AI+、+AI我们都感兴趣,但是这个企业要在正确的地方做正确的事情,场景也好,行业也好要提升价值,我们就会分享这个价值。对我们来讲,挣钱就是硬道理。光有技术不行,要有市场、商业模式,要跟资本对接,这样价值才最大化,利润最大化。

  我们投了一个基于脑神经深度学习的AI的企业叫络策网络科技。核心技术是来自美国。今天中国在某一些领域,包括图象识别还有视频图像快速抓取的技术,美国在这方面跑到我们前面的。我们这个技术的来源,就像大家看美国的科幻片里及时抓取坏人的影像,一抓就抓到,就是那个技术。我们用的技术在美国以很成熟,而且应用很多。我们拿这个技术在中国做不同的场景,比如多种视频的交互,里面的分析,用到这种应用场景。就是说咱们技术是很重要,我们这个投资公司,虽然技术是美国的,但是拿来中国,用在中国需要的场景里面,我们很快提升了效率和价值,大家共同分享这个价值。

  黄明明:感谢田总,还是西安人心直口快,核心观点是技术很重要,但是把技术产品化、商业化更重要,投资人更重要的也是要赚钱的。

  章高男:无论是AI+还是+AI都有一个共同点,都没有强调AI本身,都强调一个落地的东西,只是切入的重点不一样。我是理工出生,我喜欢把这种叫法给一些定义的分析,任何东西+,肯定一个主,一个副。

  AI+,是以AI技术本身驱动的,没有这个AI技术,其它谈不上应用,比如说语音识别,如果做语音识别,本身不存在AI的情况下,没有这样的识别,市场就没有这样的应用,有了这个技术,怎么应用到一些场景里面,这是一种方式。

  所有+AI,现实中有应用场景,有了AI效率更高一些,但是没有AI一直存在,只是效率有降低或者我们更能优化的问题,这个叫做所谓的+AI,首先本身有一个应用。

  两者都有投资机会,AI+更适合基础研究,更多大的产业基金或者持续投入的,这个门槛比较高,需要大资本持续的投入,也可以选择这样的方向,+AI有行业的应用,也是刚需,投资更容易切入。我认为都很有价值,关键看你投资的风格。

  今天整个AI的基础设施,包括数据设施,包括云的布设,使得AI的算法,以前不现实的一些东西,今天变得很轻而易举,这个门槛大大降低,我个人认为无论是AI+还是+AI前景都非常光明。

  黄明明:刚才各位嘉宾讲到一个共识,应用和产业落地,但是今天这个会是全球硬科技,稍微来点硬的东西,到西安必须来点硬货,刚才马总提过,很多中国做AI的团队最偏软,偏算法层面,硬件的芯片层面还是由国外的大厂做的。

  硬件很宽泛,谈点跟AI相关的,不管是算法还是硬件本体,硬的本体上中国的公司有没有机会,到底机会在那里?

  崔恒阳:这个话题非常有意思,跟大家一起探讨一下,AI对硬件公司是非常好的机遇,我们把AI对硬件公司的机会分成四个

  第一个是计算能力,提高整个系统的性能,有PHC方面,有网络层,现在有云,网络网速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我们在一些网络设备层面需要提升,这是第一类提升性能为基础。

  第二类是具有AI功能的移动终端第一类终端大家都很熟悉,第二类是智能家居,我们国内有相当多的企业关注,海尔的智能家居思路非常先进,包括头盔,都是跟个人消费类的移动终端相关。第三类硬件跟工业性有关的,有AI功能工业的,分为三个子类,第一个是机器人,机器人很多场景都应用,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日本有一家酒店,你去住酒店,签到都是机器人,把证件一出示,他可以带你到房间去。还有无人机,我们可以应无人机做物流的交付,军事领域也大量使用无人机,

  第三类是自动驾驶汽车,自动驾驶汽车分几个阶段,我们现在处于原始的阶段,我们现在看到最先进的自动驾驶汽车,严格意义还是半自动驾驶,或多或少需要人工的参与,未来几年之内可能会出现全自动驾驶,我只要输入出发点,就不用管了。这是第三类具有AI功能的应用工业级的终端。

  最后一类就是传感器,如果大家做物联网,都很熟悉,传感器的应用现在非常普遍,可知的传感器,比如温度的、方向的这种传感器,在其它特定的领域,还有不太熟悉的传感器,传感器的公司,现在在全球分布很多,在中国有一些优秀的传感器公司,我们认为对硬件公司涉及这个AI这个领域,就是这四大类。

  黄明明:这个里面有中国公司的机会吗,尤其偏硬一点,芯片层面或者传感器层面。

  崔恒阳:有,但是坦率的来讲,机会偏少,中国更多的机会是做一些移动终端,比如智能手机,出现了小米、华为这样的创新的公司,核心的芯片领域还是在欧美大公司里面。

  傅哲宽:其实我觉得这个人工智能的硬件,这一块,崔总讲的非常好,中国的公司还是有一些机会,我们这几年投资了一些公司,一个是智能制造,我们国内的一家公司,他的机器人是自动检测的机器人,它在富士康,在全球范围内也是供应商,做的非常好,富士康总共100多万员工,其中40万都是生产线上的检测,我们这个机器人替代这40万员工,现在在富士康都在使用,所以说中国的公司,在这一点还是机会挺大。这个公司的团队也是国外的团队,但是他在中国把应用做起来,因为中国有场景,他有机会跟富士康一起,在生产线上上做了好几年的研发,因为有应用,不断的积累。中国的机会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在中国。尤其硬的方面,中国的机会还是挺大,因为场景在这里,通过大规模的场景应用,使得这些商品成熟起来。

  马若鹏:人工智能在整个技术和应用层面,分三个领域,第一个要感知、数据采集,然后是数据应用。

  感知传感器,有非常大的发展前景,我们讲传感器,涉及生活各个方面,无论是工业的还是生活类,我们接触大量的企业,在很多我们生活甚至工业上的很多数据采集方面的传感器的研发能力是相当强的,包括温度湿度等等,很多数据的采集,传感器领域我们国家有发展空间。

  芯片方面,数据处理方面,底层的处理芯片都是国外垄断,但是也有机会,我们接触到一些项目,比如说图象处理方面,我们现在很多图象处理,按照以前的这种处理方式的算法或者逻辑处理的运算量非常大,我们接触一家企业,也是国外的团队带来的技术,用另外一种思路,简化图象的处理量,抓取核心数据的方式,进行图象的数据处理,这样国外没有现成的芯片,在它这个应用场景的基础上,自己开发了自己的核心芯片,现在正在做图片,在某些特定的领域,根据不同的应用场景可能我们会开发出某些特定的处理芯片是有可能的,但是也是可遇不可求的。最终就是我们傅总讲的,毕竟整个应用在我们国内,终端的硬件在国内大有可为。

  田立新:刚才三位讲的,用我们这种风格来讲,那就是哪个挣钱咱们先做哪个,不挣钱或者风险比较高的暂时让别人去做,比如芯片或者机器人里面某些非常关键的,建议大家要碰也可以,最好别拿我们的钱,有国家支持的钱,这是玩笑话。

  看AI或者人工智能相关的硬件,也是结果为导向,挣钱是硬道理,我们抓住我们的强项,我们的强项就是场景、人群、市场,提出要求,这类产品一定要在中国用起来,推广到全世界。

  章高男:我个人观点,硬件在AI中非常重要,最好的例子,全球目前最成功的一个AI公司,爱普生,为什么成功,现在估值150亿美元,就是因为有终端。爱普生的语音识别的技术跟谷歌比没有优势,但是起步早,因为有场景,无论是智能制造、医疗,都是跟硬件密不可分,一定是软硬的结合。

  另外一个观点,有硬件但是一定不要有硬件思维,今天互联网有一个成功的经验,被套到AI+或者+AI上面,纯卖芯片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你不要是硬件思维,你一定是一个服务思维,是把整个软件结合,提供一个AI服务或者提供一个工厂里解决某一个问题的服务,以这个为导向的,去做你的企业,我认为这个机会是大量的。

  黄明明:谢谢,这一块我们分享一下我们的观点,因为我们在AI和硬件的结合上,投了几家公司,有一个是机器人的公司,有一家是做自动驾驶的公司,我非常同意几位嘉宾说的,要脚踏实地,把能干的干了,比如做系统的,系统比较强,先把系统干了,后面的应用是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我稍微有一点不同的看法,就是我们看到的最有进取心和远见的企业家,还是要在将来这方面努力,给大家举一个例子,自动驾驶方面,我们投了一个公司,和他一起看了国内主流的自动驾驶公司,大多数偏算法,我们后来PASS了,原因是这些团队几乎没有车的概念,对车辆的控制,车辆的执行层,包括底盘,不要说没有碰过,连听说都没有听说过。

  我们最后投了一个团队在算法和车辆控制方面比较强的团队,他也拿到很大的融资,这个团队的创始人讲就是竞争到某一个时间点,如果你在核心的关键点上不能有自己控制的技术,比如底盘转向制动力太强,但是视觉上要有自己的视觉感知。

  赚钱是硬道理,但是光赚钱,为下一代中国尤其今天讲的硬科技的企业还是不够,你在赚钱的同时还是要志存高远,能不能在一些核心技术上,有自己掌控能力,这个是对一个企业,到百亿规模甚至千亿规模非常重要的。

  最后一个问题,几位嘉宾讲一讲对西安本土的,尤其硬科技的创业者,建议也好,指正也好,大家讲点真心话,现在是公开场合,但都是自己人,都是陕西老乡,听听各位嘉宾讲一两句干货,对西安硬科技的创业者给一些建议。

  崔恒阳:我特别同意前几位嘉宾的建议,AI讲到底一定要落地,我们最怕的是自HIGH,总有一种工程师思维,感觉我的技术最棒,产品最牛,市场是需要的,但是实际发现不是这样,跟O2O一样,很多需求是假需求,我们自己设计出来的需求,没有解决市场的实际问题。

  我们看AI的创业团队,通常有几个问题,最核心的一部分,第一类要有数据分析家,第二点我们的编程人员,要把科学家设计出来的算法程序化,第三类要有懂业务的人,真是了解这个行业,了解这个市场,知道这个市场的痛点在那里,只有这几个核心的团队在一起,才能把事情做好。

  很多人说AI擅长解决什么问题,我们做了一个简单的归类,第一类AI解决的问题就是重复性的问题,这些工作人可以做,但是很枯燥,很乏味,是重复性的。第二类的问题,就是我们面临大数据的问题,数据太多,我们用人力无法对数据进行采集,进行分析,第三个问题,我们要解决实施性的问题,现在公安的系统非常先进,我们可能通过摄像头监控到街上一个人,识别出一张脸,就知道这个人是什么背景。总结下来,AI只是停留在技术概念产品阶段没有实际意义,要解决现实中的问题,要和产业结合,要落地,不能走我们以前走过的弯路。

  傅哲宽:因为我过去在西安做过投资,西安的创业企业还是非常好的,但是要把公司做大,光有技术不行,我有一个建议,希望大家走出去,走出去不是让咱们搬家,因为我们的核心技术研发还是放西安,要有触角去一线城市,深圳北京杭州,这些地方,有了触角你才能真正感知这个市场上的一些知识流动,你的研发方向,你的产品方向才会做的更好,一定要走出去,要去感知外面的世界。因为尤其是人工智能这一块的创意,现在大部分都是在一线城市,大家走出去非常有必要。

  马若鹏:谈到硬科技,硬科技是以技术为核心,但是技术类的企业创业,两样东西非常重要,一个是钱,一个是人,还有一个傅总说的要有眼光,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刚才咱们黄总也讲,聊我们陕西的企业,有技术为什么企业做不起来,大家有很多总结。我对陕西企业的情感很深。

  提三点建议,对于钱,我们企业要发展,要融资,我们只有融资才能发展,不要计较一点一分的得失。第二不纠结,指的是我们的团队,我们技术性的企业,对技术的依赖性很强,对技术人员的依赖性很强,对市场的依赖性很强,这里面有股权激励,我们很多企业家给团队进行股权激励的时候,总在算帐,在纠结我是不是给多了,他是不是贡献没有这么大,人在机会在,股权激励不纠结。第三个有抱负,要有做强做大的抱负,陕西企业经常说我为什么要上市,沿海企业会说我为什么不上市,当时上市只是实现我们远大理想的一个方面。

  田立新:因为陕西我也经常回来,我这边有办公室,过去12个月,几个资本上成功的陕西企业,我都投了,对陕西企业我们非常熟悉,我刚才说结果为导向,把做的好的企业,挣钱的企业我们都参与了,我们参与的过程中帮助他们做大做强。

  回到主持人问的贴切的问题,我个人的角度,给在座的在硬件方面或者未来创业方面的建议,我觉得技术大家都不差,可能眼光要提高,就是你在生活中要一直学习提高,这个学习提高是什么意思,现在有AI,以前没有,你赶快要把AI相关的东西弄出来,以前没有大数据,现在有了大数据,等等,这些非常与时俱进的技术也好,工具也好,大家一定要用到。

  另外一点,还有热点,大家要抓住,我还是以结果为导向,比如我从两三年开始布局金融科技,我们专门有一个基金,只是投金融科技,包括大数据、风控,跟金融方面的东西。我个人的看法,金融这个行业是非常巨大,用AI可以做的事情是多少,很遗憾,我让我团队包括我本人在陕西看,目前没有找到一个非常理想的。抓热点或者抓一个现在市场上正在爆发的一个东西,或者是风口上的东西,我们尽量要跟。

  章高男:我觉得马总和田总给的建议非常中肯,我个人非常认可,按照这个思路补充一两个。

  第一个想的远,有一个具体建议就是对趋势的判断,因为我觉得我们陕西有技术有资源有高顶尖的制造能力,一定要对趋势有对的判断,判断对趋势,能节省很多事情,如果趋势判断错,这个代价很大,

  第二个就是开放的心态,而不是保守的,合作,很多时候,今天这个时候,北上广讲共享,要打开自己,要合作,合作是双赢的,我感觉合作对陕西企业更重要,合作是一个加速器。

  黄明明:我最后讲一下我的看法,刚才几位嘉宾讲过,我们做早期投资,我们这个生意靠看人,一个企业走的远近,跟创始人的眼光和格局是息息相关,跟他的背景、资源有关系,刚才各位讲过,格局不是与生俱来的,靠你出去走。

  很多陕西的企业,应该大胆点,走出去,把你们公司开到北上广,甚至开到硅谷。我们核心的研发基地留在陕西,留在西安。但是你作为一个创始人,一定要有走出去的勇气。

  有一次我跟另外一个做早期投资的徐小平老师聊天,他跟一个创业者说,如果你三个月之内,把公司开到硅谷,我们今天不用谈,今天肯定投你,结果那个小伙子用一两半月的时间,连搞签证,把核心团队带到硅谷,今天做的不错。

  谢谢大家,今天就到这。

靠借来的几万块,短短1年,这位90后就淘到5000万,还获得了徐小平的天使投资

  他刚刚26岁,本想在金融方面有所建树,却因为爱好音乐而走向创业之路。此后短短2年就在智能吉他领域大放异彩,获得众多资本大佬的追捧,更是入选2017年福布斯中国“30岁以下精英榜”人物。他就是视感科技的创始人,张博涵。

  从西直门一直往西,在北三环的魏公村西南角,你会发现一所占地上千亩的大学校园,那就是北京理工。作为一所发源于革命圣地延安的全国重点大学,北京理工该有的荣誉都有了,“双一流”  、“211”、“985”。当然,绝活是兵器科学与技术。

  试问,男孩子哪个不爱兵器?这不,2009年,18岁的北京小伙张博涵就考入了北京理工国际贸易专业。要说“985”、“211”可不是浪得虚名,哪怕是国际贸易,整个大学四年,张博涵的课程都是安排得满满满咚咚的,在最紧张的大二下学期要同时修完12门课。

  不过,作为北京的新新人类,张博涵的业余生活依然丰富多彩,周末不是与同学爬香山就是游箭扣长城。不过,一到圣诞节等节日就抓瞎了。为啥?原来他也是个五音不全的主。

  高中无所谓,大伙都在拼命读书,可一到了大学,各种文娱活动都有,别的不说,圣诞节班上搞个活动,总得准备个节目吧。什么都不会?你知道的,那就是被爱情遗忘的角落。

  性格外向的张博涵当然不愿意,“可以不学兵器,但必须学乐器!”所以,从大一开始,他就发誓恶补,籍此弥补一下自己声乐不足的短板。

  很快,吉他进入张博涵的视野,“比钢琴、小提琴更代表流行文化。”要说人要发起狠来,什么学不会?仅仅3个月,张博涵就拨出了第一个C和弦,5个月后,他已经能够磕磕绊绊弹出了第一首《快乐英雄》。

  慢慢的,张博涵也成了一个文艺青年。没事的时候,扛把吉他,跑去后海、南锣鼓巷弹琴唱歌。正是在酒吧里,张博涵认识了一大群追求音乐梦想的北漂青年,感受到了另类的文艺人生。

  不过,文艺终归是业余爱好,专业是不能丢的。所以,2014年3月,张博涵去了大平洋彼岸的加利福尼亚,在圣地亚哥分校攻读读金融硕士。

  据说房东是个70多岁的俄罗斯老头,只会讲俄语,而张博涵对俄语一窍不通,所以,沟通只能靠手势。直到有一天的饭后,老头用一把吉他弹了一首《莫斯科郊外的晚上》,两人遂成了忘年交。

  而且,老头是个弹吉他的高手,对吉他的二十多种指法非常娴熟。相比之下,张博涵小巫见大巫,“学了5年,要连续弹出三个大三和弦,三个小三和弦还真有点费劲。”

  的确,拳不离手,曲不离口。别看吉他就那几根弦,真要演奏出像样的曲子不下点功夫是不行的。所以,那些学艺术的小朋友苦啊,成天在父母的强迫下吹拉弹唱,没有丝毫的童年乐趣,“学了一门技术,恨了一门艺术。”

  “有没有可能让学吉他变得一件快乐的事情?”看着遍地的智能手环、智能插线板,张博涵突发奇想。

  也是,国内每年的吉他销售规模为2000万把,销售额达到100亿以上,“即便占领1%的市场份额,也不得了。”上网一了解,他的想法不是第一个,国内已经有公司开始做智能钢琴了。

  “事不宜迟,”张博涵就此决定退学。

  2014年7月,他返回北京,找到了车库咖啡的投资团队。

  “产品的特点是通过移动APP+智能乐器的模式,降低学吉他的门槛。”“投!”

  当然,作为一个创业平台,车库咖啡带给张博涵的不只是那几万块种子基金。正是在车库咖啡,张博遇到了在那兼职的吉他手骆石川。

  骆石川也是一个民乐发烧友,从4岁开始就师从小百花越剧团名师,笛子、二胡、葫芦丝等5种乐器洋洋精通,上大学的时候还为一名台湾音乐人当过吉他手。当时,他的理想是去美国休斯顿大学攻读教育学博士。

  两人遂一见如故,从下午2点一直聊到晚上9点,聊吉他、谈音乐、侃行业,7个多小时不带重样,“要做就做主流乐器,小提琴太高雅,钢琴投资额大,所以就做吉他!”

  “就这么定了!”骆石川当下就把去美国的签证撕了。

  随后,张博涵又用9个月的时间,约谈了400多人,最后从深圳淘来做电路板模版的林龙,以及做软件开发的赵岩。就这样,2015年的4月1号,视感科技份F4就此起航,开始围绕“木吉他、智能化、上手快”九个字下功夫。

  第一,必须保证音质。智能吉他不是一个玩具,所以音质必须有穿透力。因此吉他的材质、外形、线条、拨片、调音器等等都必须按照正吉他的要求来生产。

  第二,既然是智能,就必须要炫。不仅外观要炫,而且必须通过蓝牙跟手机连接上,保证能够充电而且是能被远程控制。

  第三,必须简单,上手快。因为吉他的小白用户,基本都是乐盲,别说五线谱,就是简谱都看不懂。所以,必须对弹吉他的“旋律”、“和弦”、“节奏”等三个关键要素拆开了,揉碎了,并植入产品当中。

  具体而言就是调子是什么样的、左手手指按哪里、以及什么时候右手弹,都要让用户一目了然。

  第一点、第二点并不难,难就难在第三点。

  那段时间,张博涵走访了学院路附近的20多所高校,进行了4轮上百人的调查,最后的方法是可视化,“通过傻瓜式的教程,让用户利用碎片化的时间,几天就能学会演奏一两首曲子。”

  也是,很多小白用户的需求就是演奏一首曲子。没错,一招鲜吃遍天,一首曲子就足够应付各种社交场合了。

  这个时候,张博涵从手机游戏《节奏大师》找到灵感,“能不能在玩游戏的同时就把乐器学会?”沿着这个思路,四个人决定在吉他上设置指示灯。

  具体来说,就是在木吉他琴柄上镶嵌电路板,电路板上有120颗LED灯,通过蓝牙技术与APP连接,“当旋律响起时,相应位置的指示灯和App均会提示,”而弹奏难度也会通过游戏化的方式进行升级,就像玩游戏打怪一样。

  曲库更是涵盖了“我是歌手”,“中国好声音”等综艺节目,还有新生代偶像鹿晗,TF boys的最新单曲,超级玛丽,灌篮高手等游戏动漫的经典桥段。

  搞出了图纸,张博涵立即飞往广东惠阳秋长。秋长地方不大,但是经过20多年的发展,已经成长为名副其实的吉他世界工厂,供应着全世界60%的吉他。

  然而,找遍500多家工厂,竟然没有几家敢接订单。很多工程师一看张博涵的图纸,尤其说要在机身中安装充电模块,琴弦下方要安装LED灯,立马就崩溃了,更别说琴行的工人了。要知道,琴箱开孔的工艺和传统工艺完全不一样,“稍微偏一点点,琴就做废了。”

  最后,张博涵干脆带团队在秋长蹲了一个月,天天与那边的设计师讨论、修改稿子。5个月后,终于搞定了吉他的生产工艺。

  没有想到,随后的识别用户弹奏又成了问题,“在音频、背景音乐等干扰的时候,根本识别不出用户弹奏的声音!”

  当时,市面上的顶级公司已经能够把语音识别做到98%,可是智能吉他涉及人工智能与信号处理两个交叉领域,“懂的专家太少。”整个团队在国内各大高校转悠了半年多,最后搞出的识别率才50%多一点,根本达不到商业化应用。

  “再想想别的办法吧!”产品总监打起了退堂鼓。“连用户的声音都识别不出,还叫什么智能吉他?”张博涵火了,他宁愿让量产时间再推迟一年,也不愿意看到产品功能被阉割。

  功夫不负有心人,最后在中科院声学研究所一位教授帮助下,花了2个月的时间,终于攻下了这一难题,“琴上弹奏的每一个音符,在有人声伴奏的情况下,系统也能准确判断音准,并发出反馈。”

  就这样,烧掉公司账面那十几万后,终于搞出了第一个样机。然而,要想量产,融资就了第一要务。

  2015年7月18日,首先找到的是真格基金的徐小平。徐老师可不仅仅是投资人,他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早些年曾正儿八经发过唱片。张博涵当然知道投其所好,见面后第一个动作就是就让骆石川拉了一首《梁祝》。

  看到指板上的灯光根据《梁祝》的乐曲一闪一闪,体现出强弱和形状的变化,徐老师立马眼睛放光,“太酷了!”最后连演示商业计划书的环节都省掉了,直接搞定了真格的850万元天使轮!

  而且,徐老师就这么拽,直接给出的估值就是5000万!一把破吉他就能融来那么多钱?张博涵他们几个乐疯了,签约当晚全体去吃烤全羊,骆石川更是决定立即辍学!

  当然,徐老师没有看走眼!

  为打造成完美的客户体验,张博涵吃住都在公司,短短4个月就迭代了7次。

  这期间,他详细研究了苹果、特斯拉、魅族等产品的设计理念,搞出了很有非常创意的小心思,如开关机是靠扫弦完成;弹琴前不需要调音器外设,只需要app引导就能完成;再如充电时不需要给琴身连线 ,只要把吉他靠在附赠的吉他支架上就能完成充电。

  慢工出细活。2016年5月,帕珀它(Poputar)在淘宝众筹刚一亮相,短短45天就突破321万。

  很多乐盲的理工男更是因为张博涵打的广告,瞬间就决定第一次尝鲜,“你离第一首吉他弹唱只差一场游戏”“你离第一首吉他弹唱只差一场游戏。”

  不只是在消费者买账,专家也被这款智能吉他的出色表现电晕了。

  2016年,张博涵接连斩获首届京台青年创新创业大赛、第二届“中国创翼”青年创业创新大赛两个第一,此后更是拿下了“美国IDEA、德国红点、德国IF”三大国际设计大奖。那含金量可是杠杠的,为此还登上了纽约时代广场。

  2016年底,在哥本哈根“丹麦创意”杯全球总决赛现场,面对LG、微软的Xbox等45个国家的国家冠军,张博涵与骆石川两人力挽狂澜,一举夺得两个单项冠军,一个总决赛亚军。

  大赛评委会高度认可智能吉他的成就,“通过技术,完美地把音乐与游戏结合在一起,让更多人走进吉他的殿堂!”

  但是,荣誉当不了饭吃,关键还是要用户满意。998元多的帕珀它还是价格有点小贵,只有那些超级喜欢音乐的骨灰级大学生才舍得买,与老百姓还是距离。

  “只有小额、高频,才能真正赚到钱!”关键时候,一位高人提醒了张博涵。

  于是,第二款产品小吉他尤克里里(Ukulele)应运而生。为啥是尤克里里?一是因为它只有四根弦,更容易上手,二是便宜,300多块,性价比更高。三是具有礼品属性,很容易走量。

  果然,2017年2月11日,情人节前夕,售价399元的尤克里里,一举在小米众筹创下200万的行业记录,“平均每6秒卖出一把智能吉他!”仅仅6个小时就结束14天的小米众筹战役。

  一看张博涵如此火爆,小米的雷总坐不住了,当即于2月14日联手顺为基金给张博涵送去情人节的礼物, “3000万的preA轮融资。”

  目前,刚刚成立两年的视感科技,已经在北京、深圳、北美三地建立公司,团队达到40多人,开始在美国进行智能吉他众筹。

  至于销售,张博涵并不发愁。除了天猫、京东、小米等知名渠道外,他也与一条、差评等内容电商合作,“转化率已经达到市面上平均值的4倍。”

  而在线下,与北京各大高校吉他社、培训机构的合作也在有条不紊地进行中,未来也极有可能研发出新一代一对多的教学产品。

  25岁的张博涵发愁什么呢?就是智能吉他的产能。因为全世界都没有完全自动化的吉他生产线,一把智能吉他生产周期短则40天,长则60天以上。

  可以说,在现有的生产水平和工艺流程下,即便惠阳秋长的几百家工厂全部转型生产智能吉他,1个月也就能够生产1.5-2万把,“已是产能极限。”

  所以,下一步,如何布局新的生产线或者新的工艺,提高智能吉他的量产,搞定供应链,考验着张博涵以及他的团队。

  但是,吉他再怎么说也就是一个百亿级的市场,有市场人士认为,张博涵就很快就会遇到天花板,“例如占到10%市场份额,再增长就困难了,估值也不能上去”。

  不过,不用担心,张博涵已经有更宏大的目标。未来,他要用软件把全球对音乐有共性的人黏在一起,让全球会弹琴的人和会唱歌的人在一个平台里玩社交。

  “只能先做硬件,因为有硬件就会有现金流,那样就死不了,死不了才能继续在这个赛道玩下去。”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
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
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勤奋,坚毅,聪颖,好运气……40 岁才见事业起步,徐小平纯英文讲述个人成长史记

  成功的秘诀是什么?勤奋,坚毅,聪颖,好运气……可能都是必备要素之一。但 40 岁才见事业起步的徐小平老师有自己的成功秘诀。

  30 年前,他来到加拿大萨斯喀彻温大学,获得全额奖学金攻读音乐系硕士。

  20 年前,毕业即失业,在音乐公司创业失败、做过披萨外卖员之后,他回国加入新东方。

  10 年前,新东方上市之后,他转身成为“第一天使”,帮助有志向创业的年轻人实现自己的梦想。

  30 年后,他回到母校萨斯喀彻温大学,被授予荣誉法学博士学位,并以导师大卫·卡普兰博士命名、捐赠设立音乐系奖学金和音乐系首席讲师。

  在 6 月 7 日举办的毕业典礼上,他与毕业生们分享了这一系列跌宕起伏的人生经历留给他最宝贵的成功秘诀—— “生命以获取而续存,却因给予而繁盛”。

  以下为演讲内容:

  尊敬的校监 Romanow 先生、校长 Stoicheff 先生、政府代表、出席嘉宾、教师代表、毕业生、朋友、女士们、先生们:

  这是一份无与伦比的荣誉,我由衷地表示感激。谢谢你们!

  Ladies and gentlemen. Chancellor Romanow, President Stoicheff, government representatives, distinguished guests, members of the faculty, graduates and friends: This honor means everything to me. I am truly grateful. Thank you so very much.

  1.webp

  我的新学位使我成为了 2017 年毕业生中光荣的一员。在这个美好的日子里,请允许我向各位同学们,以及你们的家人、朋友们献上一句简单的祝福,我要向你们了不起的成就表示热烈祝贺!

  My new degree makes me a proud member of this Class of 2017. To my classmates, your parents, your families, may I offer a simple message: For the great achievement you share on this wonderful day, Congratulations!

  法学博士的头衔实在是一个让我受宠若惊的荣誉。这里有一个故事。很久以前在我获得音乐硕士学位之后,我仍然不知道自己想要干什么。于是我想到了学习法律,我也确实去上了一节合同法课,就一节。(笑声)当时我就明白了,我真不是读法学院的料(笑声)。然而,就上过这一节法学课的我,现在却获得了令人艳羡的法学博士学位(笑声+掌声)。对于那些寒窗苦熬、熬到今天终成正果的法学院毕业生们来说,你们有理由心生感慨:生活并不总是那么公平(笑声)!

  For me, it is especially flattering to be called a Doctor of Laws.  Let me tell you why.  Long ago, after I earned my Master’s Degree in music, I still didn’t know what to do. So I considered studying at the College of Law.  I attended exactly one class, in contract law.  Right then and there, I knew that law school just wasn’t for me. One class – and yet here I am with this beautiful, impressive degree as a Doctor of Laws.  Those of you graduating from the law school today, who worked and struggled for your degrees, would be entitled to reflect that life is not always fair.

  2.webp

  确实,总有一些人,得到的比他付出的多。对此我有切身体验,因为我从萨斯喀彻温大学所得到的一切都证明了这一点。母校给了我很高的荣誉,但是,从心底里,我今天来是为了赞颂我的母校。

  Sometimes we get more than we deserve. I know this, because it is how I have always felt, about what I received from the University of Saskatchewan. The university has honored me, but really, I am here today to honor the university.

  30 年前的 1987 年,我和我妻子和我决定走出国门,看看外边的世界。如果你在北京的地下室住过,渴望换一种风景,没有什么比加拿大辽阔的草原风光,会给你带来更震撼的体验(笑声)。

  Exactly thirty years ago in 1987, my wife Ling and I decided that we were ready to see the world beyond China. If you had lived in a basement in Beijing, and desire a change of scenery, it doesn’t get any more different than the Canadian prairie.

  3.webp

  我妻子申请了这里的音乐系,立即得到了录取。而我,却不得不耐心等待。兜里装着全部家当一百美元,我去了美国华盛顿打工。这样,我妻子一个人生活在萨斯卡通,与她的小提琴为伴。而我,在离她三千公里之外一家叫“春卷先生”的中餐厅,当了一名厨房小工(笑声)。

  Ling applied to study music here and was immediately accepted. I, on the other hand, had to wait. I went to Washington, D.C., with a hundred dollars in my pocket, and found a job. So my wife was alone with her violin in Saskatoon. I was three thousand kilometers away on the kitchen staff of Mr. Eggroll.

  4

  幸福,终于随着萨斯喀彻温大学给我的录取通知书降临。连续三天三夜在一辆灰狗大巴上渡过,对谁可能都是一种折磨,但我却一路欢快、一路亢奋地抵达了萨斯喀彻温(笑声)。我和我妻子都获得了全额奖学金。这是改变我们命运的决定性因素。每月如期而至的支票,超过当时我在北大教书好几年的收入。那些与我们素昧平生的人们,为什么要给我们如此巨额的金钱?这在我心灵深处引起的震撼,从此再也不能平息。

  The happy day came when I was also accepted at this university. Nobody was ever as excited as I was to spend three days on a Greyhound bus to Saskatchewan.  Ling and I had both received scholarships. That made all the difference for us. The same amount of money would have taken many years to earn in China at that time. We were amazed that such a gift could be granted by people who did not even know us.

  5.webp

  满怀着挚爱之情,我想起我的研究生导师 David Kaplan 博士的仁爱胸怀。认识他的人,都会感到认识他是一种幸运。他是音乐系的创始人。对于我们外国留学生而言,他是淙淙流淌的友谊、帮助和鼓励的源泉。Kaplan 博士是我生命中一盏明灯,指引着我像他帮助我一样去帮助别人。

  With special affection, I recall the generous spirit of Dr. David Kaplan. If you knew him, it was a privilege.  He was the founder of the music department. To many foreign students, he was a source of constant help, friendship, and encouragement. Often in my life, Dr. Kaplan’s example has shined before me, a reminder to share with others as he shared with me.

  6.webp

  学校给予我的一切是如此美好,但校园外的生活可并不总是那么阳光明媚。毕业不久我就意识到,做一名音乐人难以维持生计。人们虽然喜欢听莫扎特和巴赫的音乐,但他们并不急着聆听我的演奏(笑声)。我成立了自己的音乐公司,但公司生意惨淡。我谱写并录制民谣,但它们只在谣言里存在(笑声)。

  I received so much from the University in those years, but life beyond campus was not nearly as forgiving. Upon graduation, it didn’t take long for me to realize that I would not make my fortune as a performing musician. As much as the world loves the sounds of Mozart and Bach, the world was not waiting to hear them from my violin. I started my own music business, but business was slow. I wrote and recorded folksongs, but the folks were not listening.

  这段时间对于我来说的确是举步维艰。我在家看孩子,靠我妻子教书养家。我也尝试做过各种各样的工作,其中一种工作,对速度节奏和交割时效要求极高——在座如果有人在 1995 年叫过必胜客披萨的外卖,我们很可能曾经有缘相逢(笑声)。

  It was truly a difficult period for me. I watched our children at home while my wife taught school. I took various jobs, including one job that involved fast-paced and time-sensitive transactions. If anyone here received a delivery from Pizza Hut in 1995, there is a good chance we have met before.

  7.webp

  如果能够避免,我不建议大家刻意去经历这样一段时期。不过,有时候这种事情确实也无法避免。但它不应该成为休止符,它甚至可能是“大器晚成”的预兆,就像我自己的经历一样。即使在我最艰难的日子里,我也从未失去自我,没有丧失信心。我屡战屡败,但屡败屡战。我深信,天降大任于斯人,我来到世界,尚有使命未达,更有好梦未成。我不会让失败带走我的信念。

  I do not recommend a period like that in your own careers, if you can avoid it. But sometimes it happens anyway. That doesn’t have to be the end.  It can even mark a late beginning, as it did for me. Even in my darkest moments, I had a sense of who I was and what I could do. More than once I failed, but I refused to give up. I knew in my heart that I was here on earth to achieve good and meaningful things. I never let any failure take that conviction away.

  在这种信念的支持下,我回到了中国,加入了一个名叫新东方的英语学校。中国正进入改革开放的大潮,很多年轻人渴望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我如痴似醉地投入到了帮助他们实现留学梦想的工作中。面对那些求知若渴的莘莘学子,我竭尽了自己一切所知,耗干了自己的全部精力。

  Sustained by this feeling, I went back to China and joined a small English school in Beijing called New Oriental. China had opened up and many young people were eager to see the world. I threw myself into the work of helping them find opportunities to study abroad. I shared everything I knew to serve them in every way I could.

  8.webp

  十年转眼过去,随着新东方在美国上市,我们很多学生也开始从海外学成归国。他们找到我,想让我为他们的创业想法寻找资金。那时的中国,天使投资还是一个比较罕见的事情。我非常理解这些年轻人,因为我深知胸有大志、阮囊羞涩是什么滋味。于是我开始资助他们的创业梦,并在不知不觉间成为了一名天使投资人。

  Ten years later, after that school, New Oriental Education, went public in the U.S., many of my former students returning from overseas approached me looking for money for their business ideas. At the time in China, there was no such thing as angel investing. I understood these men and women, because I knew what it was like to be rich in ideas and poor in money. So I began to finance their start-up dreams and became an angel investor before I knew it.

  被人们称之为“成功人士”是一件让我高兴的事。说实话,我感到庆幸,命运对我实在非常宽厚仁慈。但我不会用财富排行榜来衡量成功,也不会用能够买得起什么来评判成败。我衡量成功的标准,不仅仅是自己如何战胜逆境,而是如何也帮助他人反败为胜。《悲惨世界》中主教对冉阿让的一句话让我非常难忘:“无论我们的生命多么微不足道,我们要倾尽一切与他人分享。”我不记得我的朋友 David Kaplan 博士是否听说过这句名言,但他确实践行了这种美德。我的人生,因为他和他所象征的萨斯喀彻温大学,而变得更加美好。

  I am happy to be called a success today – and frankly, still a bit relieved. It was a close call. But I do not measure success in rankings of wealth. I do not measure it in the things I can buy. I measure success, not just in overcoming one’s own adversity, but in helping others overcome theirs. My favorite line in the musical Les Miserables is from the Bishop: “Though our lives are very humble. What we have, we have to share.” I don’t recall if my friend Dr. David Kaplan ever heard those words, but he certainly lived them. And mine is just one life that he, and this university, changed for the better.

  10

  无论是在商界,还是在法律界,人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追求成功。第一份工作——甚至是第二第三份工作——不一定就是我们的理想岗位,但你的面前却有一个永远不需要等待的绝佳机会:那就是在别人有需求的时候鼎力出手、倾其所有、给予超出对方期待的帮助。无论身份高低、无论境遇逆顺,你都有这样的机会展示你的价值。每一天,每一刻,总有人需要我们;总有一些事情,缺了你就无法做成。如果你怀着这种信念一路前行,你一定会发现自己独一无二的价值、并渐入成功的佳境。让我们都记住这么一句至理名言:生命以获取而续存,生命因给予而繁盛!

  In business, in law, in any work we do, all of the same things are true about succeeding. First jobs – maybe even second or third ones – are not always dream jobs. Yet there is one opportunity that we never have to wait on – that is the chance to give our best, to give without holding back, and to give more than what is asked. We can do that in every position, high or low. We can do that in every circumstance. Every day, at every turn, we are needed; there are good things that only we can do. That’s how we show who we are, and find success along the way. There is great wisdom in the saying: We make a living by what we get, but we make a life by what we give.

  对今天在场的每一位毕业生,我祝福你们拥有成功事业和幸福人生。我也希望你们同样怀着我对母校的这份真情:为学校给予我们的一切致以崇敬、挚爱和感恩。多年前我从这里得到的关爱与慷慨,在我心中隽刻下永不磨灭的痕迹,愿你在此的躬读岁月也给你留下高贵闪光的印记。

  For each one of you graduating here today, I wish a great career and a happy life.  And I hope that you will always share the feeling I have toward this university: respect, affection, and gratitude for all it has given to us. The kindness and generosity I received here long ago still touches me. May these years of learning leave a gracious mark on you as well.

  2017 届的同学们,我祝你们好运连连,幸福满满!

  Classof 2017, I wish you good luck and great happiness.

  谢谢大家!(掌声)

  Thank you very much.

  11.webp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
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
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巨星代言、思聪捞金、红杉潜伏 ……新三板里女人钱和孩子钱最好赚!

  【编者按】在2017年的春天里,“资本寒冬”似乎尚未消逝,反而消费升级热度不减,风投资本、产业巨头、初创企业一直不停地在该领域播种、深耕,渴望能在万万亿市场掘金。3月,《投资界大消费系列策划》将围绕“吃喝玩乐游娱购”这一主题展开系列报道。风口浪尖上的弄潮儿,你都跟上了吗?

  毫无疑问,消费升级已经成为当下最大的风口之一,挂牌企业破万的新三板又怎么会错过这条致富之路呢?本文就为大家盘点一下那些借着大消费的东风、闷声掘金的新三板企业。

  “如何验证在消费升级背景下居民购买能力在大幅提升?”

  “看看珠宝行业的利润就知道了”

  恒信玺利:李湘前夫的企业,红杉资本“潜伏”多年

  恒信玺利成立于2000年1月,是一家自有珠宝品牌公司,旗下拥有珠宝品牌HDP、婚戒品牌I Do、电子商务平台Ooh Dear 三大品牌。2015年7月10日,恒信玺利挂牌新三板,股票代码为832737,当前市值为37.54亿元。

  作为新三板上为数不多的珠宝公司,恒信玺利曝光度远不如它所经营的产品那般耀眼,但却是一家典型的闷声发大财企业。根据公开数据,2013年、2014年、2015年,恒信玺利分别实现营业收入9.80亿元、12.84亿元、14.13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53亿元、1.91亿元、2.23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恒信玺利的股东也大有来头。2008年11月,恒信玺利获得来自红杉资本中国的9000万人民币A轮融资。根据最新发布的2016年半年报,红杉资本的持股比例为16.6%,按照市值估算,红杉资本此次投资获得的总回报约为7倍。

  然而,红杉资本并非恒信玺利的第一大股东,它的控股股东也是法人代表,叫做李厚霖,没错,就是原湖南卫视著名主持人李湘的前夫,名副其实的钻石王老五。

  (左侧为李湘,右侧为李厚霖)

  参照上表,李厚霖个人在恒信玺利的持股比例为11.72%,但是,占股46.58%的西藏恒信正隆经贸有限责任公司其实也是李厚霖的公司,他持有西藏正隆99%的股权。照此换算,李厚霖的身家应该超过20亿元。

  千叶珠宝:花了6000万元请到安妮·海瑟薇代言,很值!

  在恒信玺利面前,千叶珠宝只能算做小弟,但是日子也过得十分滋润。公开数据显示,2013年、2014年,千叶珠宝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0.28亿元、11.8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311.38万元、4599.13万元。

  千叶珠宝成立于2001年,主要从事黄金、钻石及其他镶嵌类饰品的设计、研发和销售,拥有直营门店近三百家。2015年10月千叶珠宝挂牌新三板,股票代码为833585,当前市值为21.42亿元。

  作为一家珠宝公司,为了吸引消费者的眼球,除了需要美丽的翡翠玉石,还需要更加美丽的脸庞。2015年8月,千叶珠宝与好莱坞影星安妮·海瑟薇签约,聘请对方作为自己的广告代言人,因市场反映良好,同年12月,双方续约。

  据挖贝网统计,为了这次聘请巨星的大规模广告宣传,千叶珠宝累计支出约为6000万元,包括广告制作费用和明星代言费用等。

  事实证明,这笔钱花的并不冤枉。根据千叶珠宝2016年度业绩预告,预计2016年营收为11.5亿-12.5亿,净利润为7000万-8000万,同比增长11.60%-27.54%。

  “我小时候,你外婆思考了一个月才决定给我买步步高,我如获至宝。”

  “妈妈,你该给我的银行卡充钱了,我iPad里付费课程都看完了,我该买新的了。”

  华图教育:净利润过亿,今年想要IPO

  根据Choice金融数据库的数据,教育行业的新三板企业流通性相对较高。

  华图教育更是新三板上教育类公司的翘楚。根据其公开的2015年财报,华图教育2015年营业收入约为13.59亿元,净利润约为2.07亿元,位居2015年新三板教育类企业收入榜榜首。

  华图教育成立于2001年,总部位于北京,是一家综合教育培训公司,主要业务包括面授培训、图书策划与发行、网络教学等。2009年12月,华图教育获得达晨创投2亿人民币A轮融资。

  2012年,华图教育开始启动IPO辅导备案,拟登陆A股市场,等待了2年之后,华图教育梦碎深交所并且改变了战术,转身进军新三板,并于2014年7月成功挂牌,股票代码为830858,当前市值为134.5亿元。有业内人士分析,华图教育选择新三板,是因为A股并未对教育产业真正开放,但政策已经破冰,对于教育培训行业来说将是利好消息。

  显然,华图教育并没有放弃A股上市的美好心愿,华图教育高层也曾在公开场合明确表示:“未来华图教育还是想IPO。

  2015年,华图教育曾筹划借壳*ST新都上市,但是中途折戟。于是,华图教育反复停牌复牌的历史由此开始。当前,华图教育依然处于停牌状态。据悉,这次是准备借壳扬子新材,但这两家企业市值差异巨大,华图教育能否如愿以偿,我们就拭目以待吧!

  赢鼎教育:“天价”定增教育股,曾为避税股价暴跌99.5%

  赢鼎教育是2015年7月登陆新三板的,股票代码为833173,当前市值为9.89亿元。目前,公司业务已经涵盖高考报考、高考提分、高考金榜、出国留学、海外游学等领域,并且逐渐形成高考教育的完整生态产业链,主要为高中学生及家长提供高考教育一站式整体解决方案。

  赢鼎教育近年来曝光率蹭蹭上涨,主要原因不是靠它的数万用户,而是凭借“金闪闪”的资本动作。

  根据赢鼎教育发布的2015年年度报告,公司2015年营业收入为1.41亿元,同比增长727.59%,毛利率达到95.66%,净利润为1.1亿元。这亮眼的成绩单使得赢鼎教育也成为了新三板教育类企业的佼佼者。

  众所周知,百元股在A股市场都是寥寥无几的,但是赢鼎教育却在曾在新三板发行过每股350元的股票,虽然最终募资结果大幅缩水,但是这份勇气足以让它成为“天价定增教育股”。

  此外,2016年7月,赢鼎教育还出现了“过山车股价”现象,当月11日,赢鼎教育股价从20元开始暴跌99.5%,成交价格仅为1毛钱,但是到14日,股价又快速上涨,成交价格达到17元,暴涨169倍。据东方网报道,这次操作的幕后主导是赢鼎教育大股东王海涛,目的只有两个字:避税。

  下面播报一则洋葱新闻:

  记者:“作为国民老公,您可以谈一下消费升级对游戏的影响吗?”

  王思聪叹了口气:“我刚又往我的手游账号充了100万。”

  记者一脸懵:“额,影响呢?”

  王思聪怒吼:“10年前,我一次充10万就够玩很久了好不!”

  记者话锋一转:“所以这就是您投资游戏公司的原因吗?”

  王思聪抿嘴笑:“首先,当然是爱好,其次,钱在那里干嘛不拿?!”

  英雄互娱:成立不足两年净利润超5亿,还拿下了徐小平和王思聪的投资

  提到英雄互娱,笔者脑海里随即涌现出一堆关键词:徐小平、王思聪、华谊、《装甲联盟》、《全民枪战2》、《巅峰战舰》……作为一家手游公司,虽然英雄互娱还不满2周岁,但是它俨然成为了游戏圈里的明星企业。

  2015年10月,英雄互娱借壳“塞尔瑟斯”挂牌新三板,股票代码为430127,当前市值为133.44亿元。根据英雄互娱公布的2016年年度报告,公司2016年营业收入约为9.36亿元,净利润为5.32亿元。

  英雄互娱战绩斐然,自然也是资本的爱宠,9个月内获得了4轮融资,徐小平的真格基金、王思聪的普思资本纷纷为其站台,下表为英雄互娱具体融资情况:

  左手是大批资金进驻,右手英雄互娱也在游戏领域积极开展布局,先后收购了畅游云端、奇乐无限等游戏公司,详情见下表:

  此外,英雄互娱创始人兼CEO应书岭的辉煌历史也值得一提。和享誉国际的乔布斯、扎克伯格、比尔盖茨等人一样,应书岭也走了一条辍学创业之路,但他最辉煌的经历除了创办了英雄互娱,应该是此前的担任CMGE中国手游集团总裁的那段生涯,在那段日子里,他被冠以“移动电竞之父”的美名,并一直沿用至今。 

  时光科技:刚刚拿下大IP“传奇”三年授权,2017年营收有望创新高

  时光科技最近备受瞩目,因为它刚刚拿到了知名手游IP“传奇”的三年授权,参照国内市场上 “传奇”系产品光辉战绩:手游《热血传奇》单日流水4600万、月流水过6亿;页游《传奇霸业》月流水最高超过2亿……预计2017年时光科技营收又会创下新高。

  时光科技成立于2011年11月,是一家互联网游戏开发及运营公司,旗下运营有千炮捕鱼平台,并有《街机千炮捕鱼》、《街机千炮捕鱼2》等捕鱼游戏。2015年10月,时光科技挂牌新三板,股票代码为833857,当前市值为7.5亿元。2015年11月,公司获得了来自青桐资本、海通(吉林)现代服务业创业投资基金合伙企业、德邦证券的9411万人民币融资。

  根据时光科技公布的2016年年度报告,公司2016年营业收入约为9471.59万元,毛利率 为96.74%,净利润约为4592.74万元。

  据悉,当前时光科技的核心竞争力也是它的主要营收,均来自于千炮捕鱼平台,平台上的《街机千炮捕鱼》和《街机千炮捕鱼2》这两款游戏在国内一直很受欢迎,并且它们已经和近百家手机游戏渠道达成合作,还接入了这些渠道的商城,游戏曾多次在百度、应用宝、小米等渠道的单机排行榜占据榜首位置。

  此外,时光科技与运营商和SP的关系都不错,也容易带来稳定的现金流水。

  结语:

  据私募通数据,截至2017年4月7日,我国新三板过牌企业已经到达11038家。目前,很多企业还没有发布2016年年度报告。根据2016年半年报,可以统计到8838家新三板挂牌企业总营收额已经超过6800亿元,照此推算,新三板挂牌企业2016年年度总营收额必将破万亿。

  在新三板上混得风生水起的大消费企业绝不仅限于以上3大领域和6个公司,而大消费这股风,在中国不知吹起了多少个万亿市场,带来的机会更是恒河沙数……

  2017年4月20日北京,2017投资界大消费投资峰会,热点解析、共话风口、项目路演、消费市集,多重玩法探索大消费万花筒之下的时代机遇!即刻报名。

【本文为
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
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徐小平:我选择做天使投资,完全是因为13年前的那场精神崩溃!

  10月29日,宜信财富在京举行“宜信财富2016全球资产配置之私募股权投资高峰论坛——探索未来二十年高增长高回报之路”。会上,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发表了演讲。

  以下是徐小平演讲速记(有删减):

  真格基金与宜信财富私募股权投资母基金的首次深入接触

  唐宁跟我们之间真正深入的关系是宜信财富私募股权投资母基金成了我们的LP(有限合伙人),当时正如刚才唐宁所说的,他每一次要给一个基金投资,一定要见这个基金的老大,而在真格基金我实际上是不管融资的,我们有几个合伙人跟投资人谈,后来因为唐宁我们是老朋友,我说“好”,约到我家里吃早饭,唐宁答应给我们五千万人民币,吃完饭给了我们一个亿,聊的非常嗨,给了超出我们想象的投资。我非常感谢,后来我问阿姨你在早餐里面放了什么东西呢?说什么都没放。我坚持下次找融资吃一模一样的早饭,还在我家里谈。

  宜信财富私募股权投资母基金做我们的LP,我的压力很大,我必须为投资人赚钱,母基金背后也是千千万万的高净值人士,据说还有超高净值人士。所以我希望大家通过我们的努力,都成为超高净值人士,我跟着也变成超高净值人士,这是我们共同的梦想。这是我跟唐宁的渊源。

  站在这里和唐宁对话、和宜信对话,本质上是每个宜信的客户、宜信朋友、合作伙伴们对话,我们是同一个领域里面都追求着一个梦想,借中国机会的东风让我们的事业、财富能够进入一个新的高的阶段,而在这样一个背景下,整个中国的财富、中国的社会也就会同时起飞或者反过来中国起飞我们都能起飞。我们起飞也是整个中国经济起飞的一个重要的转折点。

  徐小平为何选择做天使投资

  我这里想讲一讲我自己为什么做了天使投资。2005年新东方准备上市,毫无疑问一上市我们也会有很多很多资产。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新东方的前同事,在2003年投了一家公司20万人民币,24个月以后这家公司就登陆纳斯达克,20万人民币变成2000万人民币,这家公司是上市最快的公司,就是空中网。两年赚了100倍。我当时精神崩溃了,因为有一句俗话说“能够忍受敌人成功的人是伟人,能够忍受朋友成功的人是圣人”。我还不是圣人,看到身边比我穷的朋友突然之间比我有钱了,我精神崩溃了。这时候我想怎么办?因为那时候新东方每年分红虽然不少,但这是每个股东辛苦一年的收入。可是我的前同事投入20万,什么都没干就赚这么多钱,是可忍孰不可忍。这时候我已经感觉到了私募股权的魅力,天使投资的神秘以及财富创造的伟大。所以我就思考怎么把我的20万变成100倍甚至更多。可以说我做天使投资符合了新东方的那句口号“绝望中寻找希望”,是在朋友赚了大钱的绝望中得到了启蒙,这是2005年的事。

  2006年新东方上市了,我顺理成章的成为了一个高净值人士。到了2006年的年初,许多人听说新东方上市了就找我们要投资,新东方的学生从国外学习回来说有一个梦想想做一件事,徐老师能不能给我十万、二十万美元?就是这样我们一步步的走上了天使投资之路。

  我跟王强,联合创办了真格基金,我们自己有自己一套投资哲学,在将信将疑之中,在对自己不断的怀疑挑战与否定之中,我们走到今天,做的不错。但是至今在我们心灵深处我是依然认为投资是一个专业的事,我高度认同唐宁所说的,做投资一定要有专业人士来做,为什么有那么多基金还要有个母基金?我问一个问题,是不是可以直接投一个项目?当然可以。但是为什么要有基金呢?分散风险。为什么还要有母基金呢?以我粗浅的认识,风险的分散之再分散,最后有一个母基金的投资里边是最有把握的。

  经常有好朋友,我有很多朋友说“小平,这个项目我多放点钱吧?”我非常不愿意,我愿意让他放钱,我一定会说,你少放点,如果这个项目亏了,你答应我一个条件,允许我把本金还给你,因为我丢得起钱丢不起人。但是我希望我的朋友都能投资真格基金,因为我们有很多项目。虽然一个基金永远不可能每个项目都有100倍回报,但是综合起来它的风险就小了。这样有个相对于市场高或者高得多的回报。母基金实际上是帮助高净值人士选择那些优质的基金比如像真格基金。谨慎之再谨慎,尽调之再尽调,最后帮大家在风险控制和可期待的回报之间找到一个最佳平衡点。

  所以从新东方走到今天,我做真格基金天使投资只有一个原则就是为了梦想而投资,这个梦想假如用数学指标就是一定要有很高的回报率,但是假如用情感呢?我想说人格的指标,就是要每一笔投资都要对我们的投资人负责,要为他们资金的安全率、可能的回报,永远做谨慎的、负责任的,但是又非常大胆的操作,这就是我们每天每人做的事情。我经常说天使投资是世界最难做的事,为什么?因为创业者来找我说“徐老师,我要建未来的阿里巴巴,未来的宜信”。但是他什么都没有,他只有一个梦。所以我们称自己是梦想投资人。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原文:https://pe.pedaily.cn/201610/20161030404759.shtml

123下一页阅读全文 【本文为
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
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