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FTC扩大亚马逊反垄断审查范围 或涉及云计算业务

12月5日消息,据外媒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美国反垄断执法机构(FTC)已扩大了对亚马逊公司的审查范围,除零售业务之外,还包括其云计算业务。

针对这一消息,FTC和亚马逊均表示,拒绝置评。

而据《电商报》了解,美国反垄断执法机构此前就曾表示,该机构已经在调查亚马逊在其庞大的在线零售业务中的行为,并正对该公司进行更广泛的研究,以确定它是否可能违反反托拉斯法和损害竞争。

资料显示,今年6月,在联邦贸易委员会和司法部达成协议后,亚马逊被美国反垄断执法机构的管辖范围,这意味着该公司将迎来更严厉的反垄断审查。彼时,美国司法部拒绝置评,理由是该机构严格禁止对相关调查进行置评;FTC和亚马逊也均拒绝置评。

此外,11月19日,美国国会众议院公布了在自身反垄断调查中,亚马逊等四大科技巨头第一批的问题答复。亚马逊承认自己使用了电商平台上第三方卖家的“汇总用户数据”来改善其整体业务。

亚马逊回应称,使用公共和汇总销售数据来发现商品需求是亚马逊所在的零售业的标准做法。其整合的消费者数据来自于公开数据以及第一方(即亚马逊自己的零售业务)销售信息,被整合的用户数据则提供给了该公司的零售和自有品牌商品团队,而单个卖家的数据并不用于改善亚马逊的业务

目前来看,调查仍在继续,但由于立场上的不同,或许仍要经过长时间的拉锯才能够得出最终结果。

英国消费者协会研究发现黑五折扣只有5%是真实的

12月1日消息,2019年11月29日是美国传统的“黑色星期五”购物狂欢节,每年“黑五”各家厂商都会以最大的优惠力度展开促销。不过有专业的研究机构调查后发现,在黑五期间商家所放出的折扣只有5%是真实的。

三星Soundbar为例,去年黑五时三星Soundbar的成交价为299英镑,在之后的一个月时间里这个价格又下降了49英镑。而德龙咖啡机在黑五的报价是399英镑,但在随后的6个月时间中至少有35次折扣,最终价格停留在368英镑。

据《电商报》了解,今年的黑色星期五以74亿美元的销售额不仅成为黑色星期五有史以来销售额最高的一天,还仅次于去年“网购星期一(Cyber Monday)”的79亿美元,成为有史以来在线收入第二高的一天。消费者的平均订单价值为168美元,同比增长近6%,也创下了黑色星期五的新纪录。而感恩节当天网上购物总额已达42亿美元,较去年增长14.5%,创历史新高。

传拼多多已上线“企业内购”项目

11月29日消息,据网经社报道,有消息人士爆料称,拼多多昨日已上线“企业内购”项目,该项目基于微信生态以小程序方式运行,仅面向入驻企业内部员工开放,并开通其他企业申请入驻通道。

上述消息人士还透露,入驻企业员工通过微信转发、微信群、朋友圈等任一方式关注拼多多小程序,再经企业内部邮箱验证后,即可享受拼多多“百亿补贴”优惠,补贴幅度在15-30%之间。

此外,报道还称,首批入驻企业基本为互联网TMT类科技公司,已有包括腾讯、华为、携程、同程艺龙、哔哩哔哩、中国平安、OPPO、ViVO以及拼多多自身等九家公司上线;“企业内购”开售商品主打高客单价的3C数码、美妆和高复购率的快消品。

而据《电商报》了解,拼多多近日可谓是动作频频,不久前还宣布,旗下“全球购”业务已在美国、英国、德国、日本四地设立“全球购海外站”,将通过全球直采、保税区直邮、包邮包税、百亿补贴等综合举措,全力进军“黑五”海淘市场。

11月27日晚,拼多多还开启首次内测直播。参加直播的商家名为“小小包麻麻”,销售的商品以母婴、日用品为主,目前在拼多多上已开设有官方认证的旗舰店,据悉,共有超10万人观看本次直播,并有多款商品在直播中售罄。

受美贸易政策影响 美部分线上零售平台产品价格浮动

11月28日消息,受美国贸易政策的影响,在关键的“黑五购物季来临之际,美国主要在线零售商的电子产品价格小幅上涨,但包括沃尔玛亚马逊在内的多家电商不得不顶住压力,以保持其他热门假日产品的价格稳定。

据《电商报》了解,美国的贸易政策可能会推高产品价格,这可能会影响消费者在这个假日购物季的支出。对许多零售商来说,假日购物季占全年收入的近40%。然而,根据对研究人员、咨询顾问和零售公司的采访,尽管关税推高了许多零售商的商品成本,但至少大型企业迄今没有将这种成本压力转嫁给消费者。

尽管此前,一些零售企业高管曾表示,他们将通过与供应商合作、实现供应链多元化来控制关税造成的溢价。电子商务平台BorderX Lab总裁杰夫-昂泽(Jeff Unze)表示:“目前,没有零售商想失去假日销量,所以他们向消费者转嫁的压力越小越好。”

在Profitero的分析中,沃尔玛的产品比一年前贵了0.4个百分点。亚马逊9200种商品的价格上涨了0.6%。Target在网上销售的1200件商品的样品价格比去年同期便宜了0.9%。相比之下,史泰博等连锁店的价格上涨了4.7%以上,百思买销售的商品价格上涨了1.1%。

亚马逊与顺丰合作 保障“黑色星期五”

11月18日消息,为保障“黑色星期五”跨境包裹的顺利递送,亚马逊顺丰速运合作,将实现商流与物流的无缝对接。

在“黑色星期五”这一受跨境网购消费者关注的年终购物节期间,亚马逊海外购将一站集结来自亚马逊美国、英国、日本和德国四大海外站点的逾千万款海外商品。

据统计,亚马逊海外购销量排行国内前十大城市分别是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成都、南京、苏州、天津、武汉。从跨境网购消费增长潜力看,近一年亚马逊海外购销量增速前十大城市依次是:江苏淮安、黑龙江牡丹江、辽宁抚顺、山东泰安、河南周口、陕西榆林、河南漯河、安徽淮北、山西晋中、四川遂宁。

电商报》获悉,11月6日,亚马逊宣布2019年的黑色星期五促销活动将从11月22日的00:01一直持续至11月29日的23:59。

在此期间,亚马逊网站将保持每天更新“Deals of the Day”(每日交易)以及成千上万的“Lightning Deals”(限时秒杀)活动,为消费者提供数万笔优惠交易,并承诺将创造胜过以往的更大优惠力度。

同时,在各大平台站点出售商品的亚马逊卖家与手工业者也将于黑色星期五上架更多全新商品,并提供许多优惠活动。

亚马逊Q3净利大幅下滑 市值蒸发800亿美元

10月25日消息,亚马逊今日发布了2019财年第三季度财报。报告显示,亚马逊第三季度净销售额为699.81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565.76亿美元相比增长24%,分析师预计为687亿美元。

利润方面,亚马逊第三季度净利润为21.34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28.83亿美元下降26%;净销售额为699.81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565.76亿美元相比增长24%。这也是该公司两年多来的首次季度利润下滑。亚马逊第三季度每股收益为4.23美元,上年同期为5.75美元,分析师平均估计为每股4.59美元。

亚马逊预计,2019财年第四季度公司净销售额为800亿美元到865亿美元,同比增长11%到20%,其中包含了汇率变动预计将可带来的约80个基点的负面影响,未能达到分析师预期。

利润方面,该公司预计2019财年第四季度运营利润为12亿美元到29亿美元,相比之下2018年同期运营利润为38亿美元,也未能达到预期。

据悉,当日,亚马逊股价在美股市场的常规交易中上涨1.06%,报收于1780.78美元。财报发布后,亚马逊股价在盘后交易中一度大幅下跌8.1%,至每股1637元,公司市值蒸发800亿美元。这也意味着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即将把其世界首富的头衔拱手相让给微软联合创始人比尔-盖茨(Bill Gates)。

亚马逊解除与三家快递公司合约 后者都曾涉及威胁公共安全

10月12日消息,据腾讯科技援引外媒报道,在新闻聚合网站BuzzFeed News和专注于调查权力滥用的非盈利新闻机构ProPublica对亚马逊送货网络进行调查,并发现其三家快递合作伙伴的司机威胁公共安全,甚至曾致人死亡后,亚马逊终止了与它们的合同,这将导致这些公司在美国8个州的2000多人失业,并可能标志着这家在线零售巨头向全美递送包裹的方式发生了转变。

根据政府记录显示,总部位于亚特兰大的Inpax Shipping Solutions公司将从10月2日开始裁汰至少925名员工,并将在12月初之前停止为亚马逊提供的所有送货服务。

另一家总部位于芝加哥的承包商Sheard-Loman Transport上月底在一份法庭文件中表示,其与亚马逊没有续签合同。该公司称此举“完全出乎意料,令人非常担忧”,并表示这将导致其在三个州的大约200名员工被解雇。这家公司于9月30日停止为亚马逊递送包裹。

第三家快递公司是总部位于圣地亚哥的Letter Ride,该公司将在12月初开始裁汰897名司机、调度员和其他员工。

另据《电商报》了解,亚马逊在一份声明中称:“我们与各类递送合作伙伴一起向亚马逊客户提供包裹,我们定期评估我们与合作伙伴之间的关系。我们已经中止了与上述那些公司的合作关系,司机们正在获得与其他当地递送服务合作伙伴共同递送亚马逊包裹的机会。”

硬刚亚马逊失败 沃尔玛的电商之路何去何从?

尽管在2019年《财富》世界500强排行榜中,沃尔玛连续第六年成为全球最大公司,但是以线下大商超为主的他们正面临向线上转型的阵痛,特别是在电商领域的败北,让这家全球最大的公司蒙上了一层阴影。

电商业务大清洗

据国外媒体报道,近日沃尔玛已经将旗下女装电商ModCloth转让给全球零售公司(Go Global Retail)。而被转让的ModCloth正是沃尔玛两年前花钱收购而来,这相当于买回家还没捂热就卖掉,何苦呢?

与当初的收购一样,此次沃尔玛转让ModCloth涉及的交易金额也并未披露,所以也无从得知沃尔玛此次转让到底是亏还是赢。但从战略上看,此次ModCloth的转让似乎正式昭示了沃尔玛对其电商战略的大调整。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与ModCloth一起被摆上货架上的还有Jetblack,目前沃尔玛正在与投资者和公司商谈接管Jetblack的可能性,甚至有报道称从今年夏天开始沃尔玛就一直在试图剥离Jetblack。

而除了ModCloth、Jetblack之外,沃尔玛在2017年收购的男装电商品牌Bonobos也于近日传出了裁员消息。此前也有报道称沃尔玛正考虑出售Bonobos。

尽管称沃尔玛很早就宣称将对电商业务进行调整,但是这样“转让+甩卖”大刀阔斧的调整,还是出乎很多人的意料。这已经不仅仅是在调整,甚至是在清洗。

而ModCloth的转让及Jetblack的甩卖仅仅只是沃尔玛对电商业务调整的开始。这从沃尔玛发言人针对ModCloth转让的说辞也可以得窥一二。

针对ModCloth转让事件,沃尔玛发言人表示:“当初收购ModCloth时,我们的主要重点是通过专有的数字本土品牌建立分类。但此后,我们的战略发生了变化,当前的重点是建立直接面向消费者的品牌。类似于网上杂货店,我们正在把我们的投资放在我们有能力获胜的领域。”

划重点:战略发生变化、建立直接面向消费者的品牌、将投资放在有能力获胜的领域。什么意思?似乎可以理解为:沃尔玛以后将不在执着于并不擅长的领域,而是转为开发有优势的领域。

很显然,被卖掉的电商平台正是沃尔玛并不擅长的领域。而这也意味着,沃尔玛对线上业务的发展,将从简单粗暴的死怼电商平台转化为更为灵活的“麻雀”战术。所以沃尔玛不仅仅是对电商业务进行调整,甚至对整个电商业务的战略、策略都发生了转变。

不知道此时此刻沃尔玛是否会忆起,前两年在电商领域硬刚亚马逊的日子。

也曾硬刚亚马逊

自电商产业流行以来,包括商超在内的所有线下零售类门店都受到了巨大冲击,沃尔玛也不例外。扎根于美国的沃尔玛虽然是全球最大的企业,但是也感受到了电商的压力,特别是来自于全球最大的电商巨头亚马逊的压力。

为了顺应消费者逐渐倾向于线上购物的大趋势,也为了应对来自亚马逊的挑战,2016年开始沃尔玛便开启了向电商转型的脚步,尽管此前对电商一窍不通,财大气粗的沃尔玛依然选择了硬刚!

2016年底,沃尔玛以33亿美元高价收购电子商务网站Jet.com;2017年1月,沃尔玛7000万美元收购鞋履在线零售商ShoeBuy;此后,沃尔玛一气收购了男装电商品牌Bonobos以及专注于女装电商的ModCloth。2018年,美国本土的电商收购已经不能满足沃尔玛,眼看着亚马逊在海外市场跑马圈地,沃尔玛也开始了它的海外电商布局,所使用的手段当然也是收购,毕竟是不差钱的主。

2018年8月,沃尔玛耗资160亿美元完成了对印度第一大电子商务公司Flipkart Group的股权收购。

不愧是世界第一的企业,转型都来的这样的大气磅礴,但是效果怎么样呢?几年过去,这些重金收购来的电商平台及企业,亏损的还在亏损,销售额下滑的依然在下滑,再不差钱的主,也要顶不住了!

根据预测,今年沃尔玛美国电子商务部门或面临超过10亿美元的亏损,已经对整体业务形成了极大的拖累,沃尔玛的电子商务团队因此成为了企业内部的众矢之的。

这样的结果令沃尔玛陷入了反思,2019年以来,沃尔玛停止了电商业务的收购步伐,并开始对Jet.com等核心电商业务进行彻底整改,并对其他未能盈利的电商业务进行剥离。

毫无疑问,从大肆收购到“清仓甩卖”,到目前为止,沃尔玛的电商之旅并不成功,甚至可以说是失败。而纵观这几年的一系列收购举动,沃尔玛明显高估了自身的消化整合能力。

对于电商市场来说,Bonobos、ModCloth之流本身就对亚马逊毫无优势,这些二三线的电商平台不会因为沃尔玛的收购而凭空获得强大的竞争力,沃尔玛也没有丰富的电商平台运营经验来帮助这些电商平台实现盈利。

到头来,沃尔玛的收购只是壮了声势,却没形成足够的竞争力,只能无奈进行大清洗。现今阶段,不要说赶超亚马逊,沃尔玛能否在电商这条路上稳当的走下去都成问题,未来他们该何去何从?

电商业务何去何从

事实上,超不超越亚马逊都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在线上、线下零售紧密结合的现在,沃尔玛必须开通线上电商渠道,这样才能跟上市场趋势。要不然,沃尔玛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家乐福中国,难免日薄西山最后被收购的命运。

而从线上渠道的建设来看,沃尔玛似乎在中国有了新的探索成果。与在美国本土不同的是,沃尔玛在中国采取了不一样的策略,即放弃电商平台的建设与布局,选择直接与中国的电商平台合作,以打通线上销售渠道。毕竟,就算是亚马逊也无法在阿里、京东的围堵之下在中国电商市场上讨到便宜。

2016年,沃尔玛与京东超市达成战略合作,双方在零售供应链的合作实现了双赢。数据显示,2019年,第三届京东超市沃尔玛“8.8购物节”中,近140家品牌商家全渠道销售规模同比增长超过50%,沃尔玛京东全球购官方旗舰店新增粉丝17万,沃尔玛微信小程序中的“沃尔玛到家”实现注册用户总数近5000万。

在中国的“无奈之举”,却获得了意外的收获,沃尔玛也许正是在这样的经验中领悟到,即使是发展线上业务也需要扬长避短,发挥自己的优势。

从沃尔玛发言人的发言我们可以发现,经历前期简单粗暴的硬怼无效之后,沃尔玛将建立直接面向消费者的品牌、将投资放在有能力获胜的领域。

而从近期沃尔玛的动态也可以发现,在暂停收购电商平台的同时,沃尔玛正在加大力度建设自己的物流供应链体系及完善自有品牌的布局。

投资方面,沃尔玛曾于7月份宣布将在中国增投80亿元升级物流供应链;而基于物流供应链的建设,近期沃尔玛正式宣布将其全新的“无限配送”会员计划扩展到全美200多个城市。

自有品牌方面,沃尔玛已经将原有的十余个系列的自有品牌精简整合成惠宜、Marketside、George三大品牌。其中,快时尚品牌George已经于近期宣布进军中国,中国的消费者可在沃尔玛中国400多家门店及沃尔玛到家线上平台选购。

综上,也许沃尔玛在电商领域灰头土脸,但是其重金打造的物流供应链、自有品牌建设已经逐渐显示威力,并为沃尔玛拓展线上销售渠道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目前沃尔玛的电商之路也许并没有那么成功,但是未来也许能打个漂亮的翻身仗。

亚马逊去年广告收入超过100亿美元

10月9日消息,据外媒报道称,亚马逊的广告部门去年收入超过100亿美元。《电商报》了解到,广告业务曾经只是亚马逊商业帝国不起眼的一小部分,但是现在这项业务不仅为亚马逊创造了可观的收入,而且有望成为亚马逊未来的主要增长引擎。

据美国投行PiperJaffray预计,广告业务收入将在2021年超过亚马逊云计算业务,成为该公司的主要利润引擎。

根据报道,就在不久之前亚马逊还举办了首届广告大会“Adcon2019年”,吸引了400人参加,旨在帮助企业了解“如何使用亚马逊广告在购买过程中的关键时刻与购物者建立联系”。

据悉, 亚马逊的广告业务仍然主要依靠亚马逊网站的电商基础,通过在亚马逊网站上为客户推广品牌及产品来赚钱。

由于亚马逊的该项业务发展迅速,亚马逊还有可能成为继谷歌、Facebook之后的第三大广告巨头。eMarketer预测,到2020年,亚马逊的广告部门将占美国数字广告支出的10%,仅次于谷歌和Facebook。

从近期亚马逊公布的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可以发现,亚马逊的云计算业务AWS已经出现了增长放缓,2019年第二季度亚马逊云计算业务AWS收入为 84 亿美元,同比增长37%,其增长率低于今年第一季度的42%和去年第四季度的46%。

显然,在云计算业务增长放缓的情况下,亚马逊广告业务的强势增长就显得尤其重要。

亚马逊宣布推出新加坡站点 或与阿里正面“碰撞”

10月8日消息,亚马逊宣布推出新加坡站点 (Amazon.sg),当地消费者可以通过桌面端、移动设备浏览器以及亚马逊APP应用,选购包括图书与音像制品、电子游戏、消费电子产品、玩具和母婴、以及厨具和家居等品类在内的数百万种选品。

事实上,近两年一直有消息称,亚马逊正计划推出亚马逊新加坡站点,掘金东南亚市场。据《电商报》了解,2019年8月底,还有亚马逊卖家称收到了来自亚马逊东南亚内测开店的邀请邮件,卖家将可以通过报名免费参与亚马逊东南亚站点测试。

而亚马逊新加坡上线的直接后果就是,将要与阿里巴巴在东南亚市场正面“碰撞”。资料显示,为了吸引东南亚快速增长经济体的新兴消费者,阿里巴巴向新加坡电子商务巨头Lazada Group投资40亿美元,并牵头对印度尼西亚在线市场Tokopedia进行了一轮价值11亿美元的投资。

此外,以shopee为代表的本土电商正在东南亚市场崛起。也就是说,亚马逊在东南亚市场将面对更为激烈的竞争,谁胜谁负仍待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