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止教师减负遭遇“软执行”

熊丙奇 来源:中国青年报 ( 2019年12月19日 02 版)

编者按

尽管中小学生减负屡屡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教师负担却是常被外界忽视的盲点。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减轻中小学教师负担进一步营造教育教学良好环境的若干意见》。文件指出,中小学教师负担过重,成为广大基层教师反映强烈的突出问题。教师是教育的第一资源,减轻教师的额外工作负担,尊重教师专业发展规律,关系到现代教育管理体制的建立,关系到尊师重教氛围的确立,更关系到高质量的教育事业发展。

本期专题策划特别邀请基层教师、教育专家撰文,倾听这些来自教育一线的声音,有助于真正落实教师减负。

今年是教育部明确的“教师减负年”。之所以要给教师减负,是因为近年来教师的非教学压力、负担沉重,这严重分散教师的教学精力,也干扰学校办学,而且,教师在完成各种检查、考核、评比时,也存在以形式主义“应付问题”的现象。去年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就提出,要把时间还给老师,学校要拒绝各种“表叔”“表哥”,他说,拿着表来了,要填表,各种表,必要的表要填,现在是表太多了,基层把这个叫做“表叔”“表哥”。学校要拒绝它们,让老师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研究教学、备课充电、提高素质、提高质量。

但是,单靠学校的力量,是难以拒绝“表叔”“表哥”的,因为学校办学和老师教学的考核权、评价权都掌握在上级部门手中,如果学校、教师拒绝,不但可能得“差评”,还可能被处罚。

此次颁布的《意见》采取“清单管理”方式,明确进校事项,是对此前地方随意给教师布置各种非教学事务的约束。没有列入清单的检查、考核事项将不得再进入校园。如果能切实做到《意见》确定的减半目标,将有力减轻教师的负担,让教师回归教书育人。但是,鉴于对学校办学和教师教育教学的考核、评价机制未变,要防止《意见》确定的给教师减负的20条措施,遭遇软执行。

根据《意见》,对重大专项任务,确需中小学教师参与的,由教育部门严格按要求依程序统筹安排;对城市创优评先任务,原则上不得安排教师上街执勤或做其他与教师职责无关的工作;对于街道社区事务,要在不影响正常教育教学的情况下,积极吸引中小学校参与社区建设相关活动。那么,谁来判断重大专项任务是“确需”中小学教师参与的?如果领导明确“确需”,而学校、老师认为这些任务并不“确需”怎么办?事实上,当前很多摊派给教师的任务,就是上级部门明确学校务必组织老师务必参与、不折不扣完成的。“原则上不得安排”的“原则上”表述也给地方安排教师上街执勤等留下了“空间”,因为地方安排了,老师质疑,可按照《意见》,也无法追究地方的责任。“在不影响正常教育教学的情况下”由谁来决定、评价,是学校、老师,还是上级部门?当前,上级部门领导到学校视察,开座谈会,有的学校是叫教师停课或者调课,来配合迎接视察,参加座谈会的。

这些问题如果不解决,被教师寄予厚望的《意见》可能并不能让教师获得“减负”的实际好处。事实上,要落实《意见》,就需要进一步推进学校办学考核和教师评价改革,对学校办学的考核,要实行专业评价,对教师的评价,要推进教师同行评价,这也是提高学校现代治理能力的必然要求。

2019年12月19日 02 版

教师减负的关键是保障教学自主权

储朝晖 来源:中国青年报 ( 2019年12月19日 02 版)

解决教师减负问题的前提是把青少年的健康成长发展放到重要位置,尊重教师工作的专业性特征,遵从教育工作的规律。中小学教师负担不断加重的根源何在?事实上,既不是源于教学的任务,也不是由于家长的压力,而主要是来自于多个行政部门不断增加的行政负担。

在现有的学校管理体制之下,学校是行政部门的下属机构。这一隶属关系使得许多学校对行政部门的要求难以回绝;行政部门对自身的发文缺少有效监督和控制,一些部门还以发文作为自己的业绩。因而,行政部门对学校的发文和指令逐年增多,几乎每个部门都能把自己的工作分派给学校和一线教师,导致他们不堪重负。

在不同地区学校曾经的调查发现,行政部门每年给中小学的发文数在700份到1700份不等,很多文件都是层层转发,而且不少都是与教育教学不相关的事务。当开会、填表、扶贫、扫黑除恶等一系列事务铺天盖地袭来,教师自然会感到“压力山大”,甚至直接影响教育教学本职工作。可见,如何使行政部门给中小学发文的过度冲动降温,有效监控行政部门给学校发号施令,是当前亟须正视的问题,也是教师减负的关键。

解决教师负担的问题,最根本的就是保障教师的专业自主性,让专业的人去做专业的事,当事人有当事权。对于如何开展教学活动,教师理应最有发言权和自主决定权。就好像医院接收到一个病人后,如何治疗应由接诊的主治大夫决定,而不是依照文件的安排去开药方。让教师决定教学事务,既是对他们的尊重,又是对教学质量的保障。相反,发文要求教师不能布置作业等等,实际上就是限制教师的自主权,造成责权分离,反而会让教师陷入被动。

增加并确保教师的自主权,就应包括让他们有权决定不做什么事。对于非专业的、与教育教学不直接相关的事情,教师有权拒绝执行。比如,曾经有一线教师向我反映:学校为了迎接评比,连课程表都要让老师作假,他内心实在纠结,忙不过来,还会让学生帮忙造假。这就是典型的反教育案例,是强制指令对教育宗旨和原则的异化。

当然,要保障教师说“不”的权利,就必须有切实的制度安排。比如,建立起相应的教师投诉机制,在教师遇到不当要求时,可以有正常的渠道进行投诉。由专业、权威、公正的评定程序确定该不该做,阻止一股脑要求强制执行的通道。

要想从根源上解决教师负担的问题,最重要的还是要回到教育的本质。教育的首要目标是为国家、为民族培养人格健全的下一代。任何具体事务、行政指令都不能凌驾于这一目标之上。教师与学校工作的第一依据是学生成长发展的真实具体需求。在以往的行政管理体制之下,一些学校会把红头文件而非学生的发展需求作为首要依据,这样就使得学校思路逐渐走偏,而学校思路走偏了,教育的效果自然就不会好。学生、教师的负担,也会被不必要地加重。

为此,必须正本清源,将学生成长及发展作为学校运行的第一依据,然后根据学生成长发展的需求来进行教学、管理和评价。如果无法将这一逻辑扭转过来,停留在以文件落实文件的地步,依旧是局部施药,很难彻底将教师从沉重的、繁琐的负担中解放出来。

为什么每年有60万中国学生出国学习

美国《华盛顿邮报》12月17日文章,原题:中国教育体制造就了一流的评测成绩。那为什么每年有60万中国学生出国学习? 在12月初公布的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2018年度评测结果中,中国排名第一。同样在2018年,66.21万中国学生选择到海外留学。如果中国的教育制度真是世界最好的,那为什么中国学生渴望离开呢?以下五点有助于解释这一现象。

第一,中国学生学习时间长、满意度最低。值得夸耀的PISA成绩掩盖了一些重要细节。中国学生每周平均学习55个小时,比PISA公布的学习效率最高的芬兰学生多出约20个小时。

第二,中国学生出国寻求更全面的教育。2018年在美国的110万左右外国学生中,包括36.95万中国大学生和接受短期培训的人员。

第三,中国留学生有抱负、也充满焦虑。许多中国学生觉得,美国大学的申请过程既陌生又古怪,要提交各种材料,如个人陈述和推荐信,还包括对不属于应试教育体系的活动的要求。

一旦开始在美国学习,中国学生又会对学业感到焦虑。上课有时会吃力,因为中国的课堂上很少鼓励学生发言。他们还担心美中关系恶化会让他们沦为“政治炮灰”,美国收紧学生签证和加大政治审查也令他们焦虑。

第四,留学提供了第二次机会。笔者采访的中国留学生并非都是学习出色的。这些(学习并不出色的)学生把赴美留学看作证明自己的第二次机会。

第五,2018至2019学年,赴美中国留学生人数增长1.7%,是过去10年来增长最慢的一年。短期而言,美中关系的敌意会冲淡美国教育的吸引力。事实上,2019年申请英国大学的中国学生人数猛增30%,挑战了美国全球高等教育霸主的地位。(作者马颖怡{音}为美国锡拉丘兹大学副教授,乔恒译)

这一中国学生跳绳视频火了!外国网友赞叹:太炫酷了

海外网12月18日电近日,一段在校园操场拍摄的、展示上百人摇绳一人跳绳的视频先是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上传播开来,之后更是火到了国外。视频里,可以看到在上百根绳子中,一名学生在灵活地跳着,场面非常壮观。看到这一幕,外国网友也纷纷留言感叹“太酷了”“让人印象深刻”。

“跳绳这项运动可能已经存在了数个世纪,但你或许从没有见过这种玩法。”美国福克斯新闻17日撰文关注了这段视频,感叹“只有亲眼看到才能相信这是真的”。

据悉,这段视频被分享到推特后,观看次数已经超过了49万次,点赞近9千次。不少外国网友惊叹于中国学生们的跳跃和摇绳技巧,有人直接用图片表达了自己的心情:

除了震惊,不少网友也留言大赞:“哇!这真炫酷,令人印象深刻!”“真令人惊讶!”“太酷了!”“看起来完全是不可能做到的!”“哇!!!!这是一项世界纪录!!!”

有网友甚至表示:“这是我见过的最酷的事情。”

在留言者中不乏一些教师,他们也从专业角度谈及了这项活动。来自美国佛罗里达州的教师南希对这一新玩法赞赏有加:“对于所有参与其中的人来说,这都是很好的锻炼。 一整堂体育课就可以让(孩子们)动起来!”另一位网友附和道:“当你有一个大的班级,而每个人都想玩的时候(这是个好点子)”。此外,也有童心未泯的网友直言:“我也想这么玩。”(海外网 张霓)

卫冕冠军基普乔格确认参加伦敦马拉松

新华社伦敦12月16日电 马拉松世界纪录保持者、肯尼亚名将基普乔格确认参加将于2020年4月举行的伦敦马拉松,这目前是明年东京奥运会之前,基普乔格唯一确认参加的马拉松比赛。

基普乔格说,他迫不及待地想回到伦敦马拉松赛场,并希望打破自己2019年创下的2小时2分37秒的赛会纪录。但他没有明确表示是否尝试冲击2018年在柏林创下的2小时1分39秒的世界纪录。

“如果各方面条件都很好,在伦敦跑出世界纪录是可能的,但我不确定这个人会不会是我,我只想跑出一个好成绩。”基普乔格说。

今年10月基普乔格在维也纳成功完成“破2挑战”,成为第一个在两小时以内跑完42.195公里的运动员。虽然他的这一壮举是在“实验室条件”下完成的,世界田联没有将其认定为新的世界纪录,但基普乔格表示自己在“破2”之后心态发生了变化,自己愿意接受任何对身体极限进行的挑战。

“维也纳确实给了我信心,但目前我还没有充分发挥出我的潜能。”基普乔格说。他表示自己本月才恢复训练,希望在明年3月中旬前能做好一切准备。

如果能够成功卫冕,基普乔格将创纪录地五夺伦敦马拉松冠军,他曾经于2015、2016、2018和2019年在伦敦夺冠。

蔡英文被起诉“论文虚假”,还被指有诈领高薪嫌疑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岛内亲绿媒体人彭文正多次质疑台当局领导人蔡英文博士论文的真实性,日前他对蔡英文提起“论文虚假”诉讼。

据《联合报》10日报道,台北地方法院证实,彭文正9日对蔡英文提起民事诉讼,提出确认1984年英国伦敦政经学院(LSE)论文不存在。法院10日正式分案。此外,新党不分区立委提名人邱毅、王炳忠10日到台“监察院”,告发蔡英文取得博士学位和副教授资格前就担任硕士班研究生指导老师,不仅违反台“大学法”与相关规定,更有诈领高薪的嫌疑。

蔡英文的博士论文争议持续延烧,日前在众多呼声下,蔡英文将论文电子版公开,但未能消除外界质疑,且论文内容也被发现存在一稿多吃、抄袭等严重违反学术伦理的问题。

如新集团荣膺“金箸奖”2019年度食品标杆企业

12月1日,以“新消费、新势力、新动能”为主题的2019中国企业家博鳌论坛平行论坛——食品发展大会在海南博鳌举行。会上,有着中国食品行业“奥斯卡”荣誉之称的“金箸奖”等奖项隆重揭晓,如新集团荣膺“金箸奖”2019年度食品标杆企业。

如新集团1984年创立于美国,深耕个人保养品与营养补充品领域,2003年正式进入中国市场。如新以传播善的力量为企业使命,希望帮助人们提高生活质量,享受生命。在产品上,如新一直秉持“荟萃优质、纯然无瑕”的产品理念服务消费者,为此制定了选题、来源、规格、标准化、安全及实证的“6S“质量保障体系,从源头保证产品的安全性与有效性。

如新还整合了先进科技和阵容强大的科研团队,打造业界领先的抗衰老科研中心,持续为市场研发出优质、创新的个人保养品与营养补充品。

12月1-2日,由新华网、新华社新闻信息中心、中国经济信息社、新华社新媒体中心、新华每日电讯共同主办的2019中国企业家博鳌论坛在海南博鳌举行。作为2019中国企业家博鳌论坛重要组成部分,食品发展大会聚焦食品行业“痛点”,把脉快速消费品行业大势,洞见食品行业大变局与新机遇,搭建部委、行业协会、企业、媒体间沟通的高端平台,共同探讨行业的创新与转型升级。

【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重温嘱托看变化】河南兰考:小康路上打造发展新名片

央视网消息 (新闻联播):2014年,习近平总书记两次来到河南兰考。总书记叮嘱兰考的党员干部,要“切实关心农村每个家庭特别是贫困家庭,通过因地制宜发展产业促进农民增收致富。”落实总书记重要要求,兰考作出了“三年脱贫、七年小康”的承诺,几年来,当地因地制宜,发展壮大产业,顺利脱贫摘帽。

别看现在的闫春光春风满面,在5年前,他还是村里的贫困户。那一年,他养的1000只鸡遇上了禽流感,赔了几万块钱,鸡场还差点关了门。

也是在那一年,2014年3月,习近平总书记到张庄村看望贫困百姓,来到了闫春光家。

闫春光告诉总书记,他养鸡赔了钱,正在为今后的生活犯愁,总书记鼓励他坚持下去,日子一定会好起来。

那时候的兰考像张庄这样的贫困村,共有115个,像闫春光这样建档立卡的贫困人口有7.7万人,脱贫是最难啃的硬骨头。

落实总书记要求,脱贫攻坚在兰考全面打响。当年,兰考就把345名干部派驻到115个贫困村,不拔穷根不撤队伍。

金融支持、风险补偿等一项项措施相继出台。闫春光成了新政策的受益人。很快,他领到10万元的扶持资金,县里的科技服务团也为他送来了技术,春光养鸡场重新开张。几年来,养鸡规模从3000只扩大到10000只,闫春光走上了致富路。

几年来,兰考先后培育特色专业村28个,发展农民专业合作社1520家,家庭农场167家。这个国家级贫困县也开始走上了脱贫路,2017年3月27日,兰考率先在全国脱贫摘帽。

如今的兰考县,正在因地制宜,打造木材加工、特色农产品畜牧养殖和战略新兴产业等三大主导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