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名校女毕业生缘何沦为“第三类人”

——日本天天“蒋”【1月9日(星期二)篇】

 


  据日本媒体报道,日本大学本科阶段的女性比例正在增加,连优秀大学如东京大学、早稻田大学和庆应大学的女生也越来越多。高学历名校女生在外人眼中应当是日本大企业就职,薪水可观,男友高富帅,也就是我们说的“人生大赢家”。

  从学历和工资的相关性上来看,的确如此。日本某机构统计了全日本160所大学的毕业生的终身工资。所谓终身工资,指的是从就业到退休的,包括月工资、奖金、退休金在内的收入的总和。

  终身工资最高的,其实不出大家的所料,就是被称为亚洲最高学府的东京大学。东京大学毕业生的终身工资达到了4亿6126万日元。排在第二位的是私立双雄之一的庆应义塾大学,毕业生的终身工资达到了4亿3983万日元,排在第三位的是京都大学,毕业生的终身工资达到了4亿2548万日元。中央大学以3亿9368万日元排在了第四位,早稻田大学以3亿8785万日元排在了第五位。

  但是,很多时候,工资高并不是名校毕业生的唯一标签。尤其是女毕业生,她们有时候甚至不敢自报家门,当别人问及她们在哪里上的大学,只好含糊其辞——毕业于东大,却只敢说是涩谷那一带的大学。

  无意冒犯,名校毕业之后,尤其是高学历女生就沦为了日本社会的“第三类人”。

  她们可能会面临工作上的尴尬状态。名校毕业的女孩子在找工作的时候,常常会听到“我们没办法给出和你能力相当的薪水”,“我们公司没有准备和你学历相匹配的职位”这样的话。甚至,在大学里,非编制讲师职位上,80%坐着的是女性。很多高学历或者名校出身的女性求职屡屡被拒绝之后,只能放弃去日本大企业就职的梦想,在小公司拿着和自己能力差好几截的薪水度日。这种高学历却生活不幸的现象,一直被成为高学历名校女性的魔咒。

  高学历名校女生还会面临恋爱中的尴尬状态。东大女生更容易成为单身女青年。很有趣的是,很多东大女生失恋之后更容易陷入无边苦海。因为对于很多从小一直努力念书考试的她们来说,失恋就是人生第一次重大挫折,完全猝不及防、手足无措,失恋苦境无边无涯,会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无法振作起来正常生活。

  学习能力优秀让日本的高学历女性一路都很自信。但是,当中不少人就像被整蛊了一样,一推开校园大门,头顶上装满水的桶就铺天盖地地砸了下来。高冷的学历就像绝缘体一样把她们包裹起来,工作绝缘,男友绝缘……说白了,这就是一种赤裸裸的歧视。对于一个发达社会来说,这真的很不科学。

 

“免费都不想去中国”—中日青年交流形成惊人“逆差”

——日本天天“蒋”【5月10日(星期三)篇】

 


  最近,以纪念鉴真和尚为主题的中日大学生交流活动“鉴真计划”,在日本严重受阻。日本主办方负责人无奈地说:“日本大学生对中国的关注度正在不断下降。”主办方正在想尽各种办法,开展日本大学生的募集工作,但现实却浇了他们一盆大冷水。

  鉴真和尚的故事早就被写入了日本中学教科书,讲述了奈良时代(中国唐代)日本两位和尚普照和荣睿经过11年不懈努力将鉴真和尚请到日本的故事,可以说是家喻户晓。“鉴真计划”的主旨是想以鉴真和尚的故事为契机,募集中日大学生,一同寻访鉴真和尚的足迹,以加深两国青年的相互交流与理解。

  201610月,为了“鉴真计划”的第二次活动,相关负责人在日本四处奔波。虽然筹集到了资金,打通了各方渠道,但最重要的“募集学生”工作却一直进展缓慢。“鉴真计划”的报名条件非常简单:对中国有兴趣,并写一篇1000字的文章即可。尽管门槛如此之低,最后募集到的学生人数却只有18人,这使得日本主办方深受打击。与此相对的是,在募集中国大学生的赴日交流的活动中,主办方轻松募集到了65名中国大学生,而且由于名额有限,更多报名者无法参加。这与日本方面形成了鲜明对比。

  针对日本大学生的相关调查中,在被问及“为什么不想去中国看一看?”的问题时,得到的大多数回答不出所料。如领土问题、海洋开发问题、反日情绪等。甚至厕所不卫生这一点也被很多日本学生罗列了出来。“鉴真计划”项目由主办方提供交通食宿,因此基本没有参加费用。但是,很多日本学生甚至表示:“即便免费也不想去中国。”问及理由时对方答道:“完全感觉不到中国的事、物、人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没有花时间和精力去一趟的价值。”

  而与此同时,前往日本旅游、学习的中国年轻人却逐年飙升。这种中日青年的“交流逆差”还在不断加剧。而不对等的人才交流导致日本年轻人越来越不屑于去了解近邻的这个大国。勿容置疑,缺乏沟通和理解的两国年轻人,会在未来造成更大的交流鸿沟。那鸿沟中不但有怀疑、猜忌甚至隐藏着战争的导火索。

  如何让日本年轻人像当年鉴真和尚的故事中普照和荣睿一样不远万里来中国看一看,这将是关乎中日两国未来、亚洲未来的重要课题。

看日本的大人们是如何教训孩子的

——日本天天“蒋”【1月16日(星期二)篇】

 


  最近,中国有一个热门的话题——熊孩子。熊孩子所到之处,遍地狼藉。几乎人人都能发表一箩筐的受害经历。更可怕的是,熊孩子不仅仅是在家里造反,公共场合也少不了他们的踪迹。每当有人试图要帮熊孩子的父母管教他们一番,就有一句耳熟能详的话语出现:“他还是个孩子啊!” 换言之,就是不要多管闲事。

  日本有没有闹人的孩子,有,但是比较少见。这跟家长注重家庭教育,礼仪教育,孩子能耳濡目染地在一个礼仪社会里长大,有着不可脱离的关系。除此之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日本人认为,儿童的礼仪教育是一个社会里所有大人的责任,而不仅是孩子的两位家长。

  日本某杂志曾经对422名男性女性读者进行过一项问卷调查:在别人家孩子违反礼仪规矩的时候,其他大人应该批评纠正吗?问卷调查的结果显示,86.5%的人认为 “应该批评纠正”。回答真正批评过别人家孩子的人,比例为72.3%。这两个数字已经显示,为人父母的大人认为其他人可以合理地教训自己的孩子,而自己在看到不合适的行为时也会提醒或者批评别人家的孩子。只要达成了这个 “共识”,在管教孩子方面的纠纷就会大大减少。

  “传达社会规则,教导养育孩子,不仅仅孩子的亲生父母肩上的责任,更是每一个大人的责任。” 这是日本社会传统的看法,其出发点是把社会中所有的孩子都当做是这个社会的接班人来看待。糟糕的后人就会将社会改造成糟糕的样子。可以说,一个社会要如何保持它现在良好的状态,很大程度上也和怎样的下一代人将接手这个社会相关。因此,希望日本社会将来仍旧是一个为人称赞的良好环境,那么下一代就应该是优秀的。

  当然,“教训” 熊孩子并不是指可以任意拳打脚踢,恶言相向。比如,在公园里见到小孩爬树,不是直接拽下来,对他大吼 “这么危险,小心摔死你个兔崽子!”,谩骂会让人产生逆反心理。相反,应当陈述清楚利害关系,对其说 “爬树很危险,快下来!” 大人固有的威严,加上能够让孩子明白这是为他着想的言辞,就能够起到良好的教育效果。

  其次,是家庭利益教育的 “细致化”。一个孩子从小到大要学习的礼貌数不胜数,有的也许是言传,有的是身教。仅仅是拿雨伞这件小事,也会有许多条条框框:不能打横拿着雨伞走路;拿着雨伞的时候不能一边甩一边走路;上电车或者公交车前要把雨伞折好。这些细节都是在避免给他人造成麻烦或伤害他人。在饭桌上的礼貌:在餐厅吃饭不可以任意到处走,给别桌的客人添麻烦,不可以大声吵闹;在朋友家吃饭,必须要用 “公用筷子” 把菜夹到自己碗里,不能直接用自己的筷子夹;尽量把自己碗里的食物都吃干净,不拿超过自己食量的食物。看起来是非常小的事情,每个人都做到了就不会导致他人因此受伤,因此是非常基础却又重要的礼仪行为。

  孩子的礼仪也体现了一个家庭的质量。日本社会有这样的说法,有礼貌的父母,就会有懂礼貌的孩子。相反,看到孩子也就知道父母是怎样的人。这一点,会让父母注重礼仪教育。家长不会以 “他还是个孩子” 就放松在礼仪方面的要求。相反,正因为还是孩子,才要认真地遵守规矩和礼貌,否则长大了自然会在社会上只会吃更多的亏,也会有人替自己更狠地教训他们。

  曾经不止一次在电车上看到年轻女性带着尚在襁褓的婴儿,一旦婴儿啼哭而哄不住,她就会在下一站带着孩子下车,等到哄好了再上下一趟车。不论时候刚出生不久,还是已经四、五岁的小朋友,妈妈都是一样的做法。不哭了再上车——如果因此错过了电影,那就是不懂礼貌的惩罚。长此以往,孩子们也就规矩了。

   没有天生的乖小孩,也没有天生的熊孩子。父母的惯纵会让小朋友有恃无恐,在惹是生非的时候不加以制止就等于认同他们的胡闹。如果要 “扑灭” 熊孩子现象,恐怕首先得实现社会的 “认同”:礼仪教育非常有必要,且礼仪教育的重担不是仅限于家长,更是社会中所有人的共同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