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保洁女工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干货(ganhuo80),作者:苏庆,题图来自:图虫

这是发生在我生活中的真人真事。本文中两位保洁女工的不幸经历代表了当代朋友圈的相当一部分群体。她们的不幸,有自身的原因,但也有客观因素。我把她们的故事写出来,供各位思考。

1. 通病

快过年了,家政保洁又要涨价了。前两天,我抓紧时间请两位保洁大嫂给家里大扫除。

我家每年只请一次保洁钟点工。即使每年一次,还是觉得贵。

当初装修封阳台,装出几面落地窗,房子又在高层,擦玻璃是大麻烦。如果勤快点,要网购磁性玻璃擦,赶在过年之前,下班后自己踩着凳子顶着寒风每天擦一扇,再清理攒了一年油垢的抽油烟机,用尼龙刷刷厕所的墙壁和地砖,搞完这些,至少需要一星期。

大扫除一年一次,过后玻璃擦就找不到了,明年又要买新的;擦洗抽油烟机也是很繁琐的家务。所以算了,咬牙出点钱,拨家政公司电话,请保洁上门打扫一天。

这样,我就每年感受一次家政钟点工的涨价速度,去年请两个师傅干一天,8小时,要450元。今年涨到两人8小时650元,还是节前优惠价,抵近春节,价格还会涨。

一来二去,领教了家政行业的通病——每个保洁工都会磨洋工,反正按小时算钱,多磨一个小时,多收一份钱,家政公司也是按小时从钟点工手中扣提成,所以业主投诉无效。而这种劳动是上门服务,因为牵扯到隐私等各种原因,业主一般不愿当面和钟点工翻脸。几年下来,只要到年底大扫除,我心里就搁着事儿。

但不请又不行,小区隔壁,在如今房市这么萧条的时候,居然有个楼盘半死不活地盖了一年,竖起了几栋小高层,一年下来,玻璃上的灰比往常厚。再三权衡,还是请保洁吧。

我在同城网站预约了家政公司,事先和公司老板微信沟通,8小时650块,双方协商,尽量在8小时内完成工作。在保证质量的同时,如果工时总长超过9小时,我有权不付款。家政公司在微信留言“同意”,我才下单。但我知道,即便留了字据,到时肯定还会横生枝节,也只能见招拆招

2. 开工

到了约好的日子,我早早起来在家等着,早晨八点半,来了两个大嫂。我看看表,陪着笑脸说,大嫂辛苦你们了,看来至少得干到下午五点半,中午我请你们在外面吃饭吧?

我的话三层意思:您是八点半来的,事先和你们老板约定工人午饭休息一小时,那么八小时完工的时间是下午五点半;只要您好好干,我愿意请吃饭。

大嫂马上接话,不用您请吃饭,我们带了饭,用您家的灶热一下就成,我们会抓紧时间干的。我说谢谢谢谢。

大嫂的话也分两层:不用请吃饭,但不保证按时完工。我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两位大嫂一位四十多岁,一位五十多岁。为行文方便,这里将年轻的化名A大嫂,另一位是B大嫂。

两人都穿着女式高帮皮鞋,皮子早就磨毛了,也没打油,穿着印有公司logo的羽绒背心和旧牛仔裤,背着公司发的硬壳双肩包,里面是清洁工具和保温饭盒,包的外侧插着不锈钢伸缩拖把杆儿。二位大嫂长得平头整脸,挽着发髻,收拾得干净利落,看得出,若不是上门保洁,她们平常绝不会穿这一身出门的。

等到家里满地都是肥皂水的时候,我领悟到那双磨毛的高帮女鞋的好处——虽然旧,但不破,是皮的,冬天防水保暖,是干活的好装备。

3. 金句

我让大嫂先清理我的书房,好让我能尽快在电脑上干活。她们问我的工作,我说是写字的。她们随口搭腔,说还是我好,敲敲键盘就把钱挣了。我说敲键盘糊口而已,和你们一样,我也是底层劳动者。她们哂笑着不信,我说天地良心,你们走的人家多,看我家的装修布置,难道看不出我有多少钱?A大嫂想了想说,你说的也对,咱都算劳动者。

她们教我一些家务小窍门,我顺势恭维她们会持家,还加了一句,我老婆就不会这些——现在的年轻女人都惯坏了,不会做饭,不做家务,就是化妆买衣服。

听我说这一句,A大嫂说了那天的第一句金句:年轻女孩都心比天高,舍得花钱打扮,给自己投资,要面子,也想嫁个好人家;到了我们这岁数,就是靠自己,挣得钱是血汗钱,所以知道省着过日子,花起钱来知道疼。

我当然听出A大嫂有替我这个屌丝已婚直男说话的意思,但这句话还是听得很受用。

接下来A大嫂出了意外,擦玻璃时,窗外的那一片磁性玻璃擦摔到楼下去了,还好没砸到人,但工具摔碎了。B大嫂在客厅除尘,头也不抬来了一句——“完了,你今天白干了!”

 A大嫂接话说,她的磁性玻璃擦买的是最贵的专业工具,一百多块,坏了再买新的,一去一来就是两百多块,可不是今天白干了……

我无语,时间在流逝,只好又硬着心肠补一句,那剩下的玻璃怎么擦呢?

A大嫂说,工具是她自己摔坏的,不耽误我时间,马上打电话,问公司在附近开工的另一位大嫂的位置,一溜烟跑下楼去借工具,约莫半个多小时,A大嫂拎着一副旧的玻璃擦回来了。

看到她解决了问题,我连声道谢,又暗示她们上午快过去了,家里还有四分之三没收拾。两人手脚快了一些,但都不和我说话,气氛有些僵。

4. 见识

我又挑起话头,说我不认识什么领导,但一直很好奇大领导家里到底是如何体面,想来她们出入各种家庭,一定见过大领导家的气派吧?不妨说来让我开开眼界。

A大嫂说了当天的第二句金句:“你真没见识,真正的大领导,都配专职保姆的,哪里会雇社会上的保洁公司?”我马上服气,又不甘心道:“那有钱大老板家是什么样呢?”A大嫂说:“大老板家也要具体看人,有的老板比较随意。”她顿了顿接着说,“有的人,越有钱,越抠门。”

我知道她在讽刺我,也不急,笑道:“我以为只有穷人才抠门呢,原来有钱人也抠门啊。”

到了中午,家里搬得乱作一团,但厨房已经开工,擦擦洗洗,餐桌上堆满了壁橱里挪出的碗筷和杂物。我说:“你们不和我出去吃,又都带了饭,我一个人也不好再祸害厨房的卫生,不如我出去吃个盒饭再回来。灶、厨具你们随便用,吃完了饭你们休息一个小时,这是事先说好的。”

说完又给她们留了钥匙,再换鞋出门。我这么做,也是信任她们的意思,我不在,她们也好吃饭说话休息,她们表示感谢。

5. 微商

我在外面吃完,掐着点儿,一小时后进门,两位大嫂单独呆了一会儿,果然情绪不错。A大嫂笑眯眯地指着我家餐桌上的一罐奶粉说,还说你没钱,给孩子喝的奶粉都是进口的,家里还放了那么多外国保健品……

我连忙说,这是一个亲戚推荐的,不买不行,孩子喝了这个奶粉也没见变聪明。

A大嫂继续接话茬:“我看你是个爽利人,就再点醒你一句,说的不对,你别上心。”我说您讲,我爱听您说话。A大嫂说:“补品根本不用买洋货,国产的就挺好,我就知道一种补品,每天只要喝一小瓶,什么钙铁锌硒维生素,一次就都补了。”

我问道,什么牌子的?

 A大嫂说了一个国产直销品牌,专门做补品和化妆日用品的那种。

我压住火,忍了半天,才挂着笑脸对她说道:“大嫂,看来您在做这个品牌的微商代理吧?您都看见了,我家阳台角落,堆着没有喝的洋文补品罐子,桌上放着一罐洋奶粉。你不知道,我有个亲戚也是做微商的,就做这个洋牌子,我这个人,不信补药,小病跑社区诊所,大病才跑医院。但我老婆脸皮薄,亲戚之间不好翻脸,被塞了一堆洋补品,买回来用也不是不用也不是,两口子没少吵架。

这个洋奶粉,我们也是试试看,自己喝了几回,才敢给孩子喝,也不知道真假,不喝又可惜。不瞒您说,那个做微商的亲戚和我们关系挺好,我一度很担心他的生意。因为不久前天津权健被连锅端的下场,我还专门上网查过我亲戚做的直销品牌,看到这个品牌在国家市场监督局的网站上有备案,我才稍稍放心。所以我了解您代理的这个品牌,因为这个牌子,在国家官网上也备案了。”

A大嫂的脸由阴转晴,说到:“对呀,我们有直销牌照的,你放心买呀,要支持民族品牌嘛。”

我说:“我的话还没完,我也真心劝您一句,您知道权健被查封,老板坐牢的事吧?当初权健也有直销牌照,但是吃死了人一样查封。咱这儿的事情就这样,不说这东西是否违法,是否坑人,而是说,只有吃死了人,成了大新闻,才有人管。你说,你怎么保证你的品牌一定不出事呢?”

常见涉嫌违法传播的微商朋友圈 

A大嫂的脸又黑了。我宽她的心,80%的微商都在卖补品化妆品,但只有不到10%的被查处了。所以大多数人都没事,别慌。

这些货是廉价快消品,成本低,却被奸商包装的很高端,卖很贵,但品牌方挣不到终端消费者的钱,主要赚你们加盟商的钱,不是设立门槛让你们自掏腰包囤货,就是要求你们按月固定消费,又让你们拉人头发展下线加盟,这就是直销。

国家规定,违法所得上五万块的传销行为就可以坐牢。而直销一直打擦边球,每一单都是几百块的小数目,玩的是细水长流的套路。所以大部分直销才没人管,所以您不必太担心法律问题。

大部分底层微商的结局是:直销和传销一样,都是金字塔结构,加入早的人也许有钱赚,越晚加入,越没钱赚。其次,微商利用人际传播拓展下线,鼓励你们逢人就加微信,可是人际拓展的边界是有限的。

普通人,一生之中,关系密切的人不会超过一百个,你又能让多少人成为你的下线呢?所以大部分微商的下线,无非四个字——亲朋好友,可是亲朋好友更有限,一旦你把最后一个亲戚也拉成了下线,你的业务就到头了——没有陌生人愿意花五六十块钱买一块并不知名的肥皂,或者花几百块买一瓶成分可疑的补药。

到了穷尽人脉的时候,如果你运气好,家里会剩下一堆没有卖完的货,它们没有价值,但是进价死贵,又不舍得扔。

如果运气不好,你在你的亲朋好友面前将毫无社会信用,因为他们不久就会发现,你让他们卖的货,并不好卖;而你自己也卖不出货了。

如果运气更差,遇上像权健这种倒霉的牌子,那么你在亲友中将身败名裂,现在把这叫“崩人设”。

我对A大嫂说:“所以,我劝您好自为之。至少,今天不要在我面前再提带货的话了。”

看着A大嫂还是还是满脸不悦,我又补道:“我知道大家生活不易,谁不想有个赚外块机会?但是要小心,骗子多,我也是为你好。”

A大嫂说:“你说的我不信。”再说:“要是微商做得好,谁愿意出来帮人擦玻璃呢? ”我说:“您擦玻璃挣得是辛苦钱,但是踏实。”她说:“那你怎么不出来擦玻璃?”

A大嫂几乎要发火了。她绝然地对我说,她穷是因为机会还没到;而我自己说自己穷,是因为我根本不信她发现的机会!

6. 传销

这时B大嫂说话了,她说:“和她上的当比起来,A大嫂做微商就是正经生意。”我说难不成您也被骗了?B大嫂说:“之前参与过一个项目,把我养老的钱都骗了,所以我才跟着她出来做保洁。“

她们走后,我上网搜索,发现B大嫂口中所说的是在秦皇岛发生过的传销活动,骗术极其简单粗暴,入门费3800元一个人,拉得人头越多,提成越多。

官方新闻显示,最迟在今年10月,秦皇岛警方还端掉了一个鼓吹传销的窝点。

2018年1月 秦皇岛电视台新闻推送

B大嫂说,她连养老钱都陪进去了。就是说她先被骗,又拉了亲朋好友做下线,每人都至少交了3800块,等到组织者跑路,或者公安查处,被骗的钱追不回来。一家人遣返后,上当的亲戚们会到B大嫂的家堵门追债,所以才“把养老的钱都陪进去了”,最后才出来做保洁挣钱还债。

而早在2018年10月,河北省政府就在人民网公布,该事件属非法传销活动。

2018年10月,河北省政府办公厅在人民网的回复

7. 加钱

冬天天黑得早,五点半已经擦黑了。我家还有儿童房没收拾,阳台的玻璃没擦,两位大嫂早已精确地把原定的完工时间拉长了一个小时。如果我要求全部打扫干净,那么至少九小时才能完工,如果现在就结账,那么工价算八小时650元。

一切在我预料之中,我先给家政公司发图片,拍摄了保洁质量和进度,然后请她们在一小时内完工。这时大嫂们开始抱怨,我家太脏了,天黑了,手越来越冷了。我尽量平静地说:“之前和你们老板约定过,九小时不完工,我不给钱的,大嫂。”

她们动作明显加快了,也不再和我说话。六点半,活干完了,但最后干的活真是敷衍了事。到了结账,她们要求直接给现金,就结给她俩,而不是微信转账给公司。我再发微信征求公司意见,公司说,公司的介绍费已经预先收了,可以直接给她们钱。

这时A大嫂说,你家太脏了,你应该加钱,按照十小时结算。

我说您自己弄坏了工具,去取工具又耽误了时间,这不能怪我。按理说,我应该扣你们钱。A大嫂又说,她多要的那一份就算了,但是B大嫂勤勤谨谨做了一天,应该给B大嫂算十小时的工钱。

我说今天一整天,我都给你们赔着笑脸,就是怕你们磨洋工拖时间。我能看出你们的心思,你们经验丰富,一来我家就能看出,我家是那种一年只请一次保洁的普通收入家庭,所以你们才会在这个时候加价。因为我不是你们的回头客,这份工对你们就是一锤子买卖。所以也没必要给客户留什么好印象,所以坐地起价时就要狠着心、冷着脸对吧?

看到心思被我戳穿,两位大嫂不再说话,默默收拾工具,出了门。这时,A大嫂在楼梯间的垃圾桶发现了一根不锈钢伸缩杆的拖把,塑料拖把头已经秃了,但伸缩杆是新的,A大嫂指示B大嫂把杆子拆下来,说是可以接到擦玻璃的橡皮刮刀上,省得买新的。但是B大嫂拧不动那根杆子。我赶忙过去,帮着拧开,收起来,递给她们。两人的脸色才好了一点。

我说:“大嫂,你们别生气,如果我足够宽裕,也不在乎这点钱。问题是,咱们是一样的人,都是凭劳动吃饭,就不得不省。就像你们上的那些当一样,这个时代最会骗钱的人,早已把最稠的一瓢油水捞光了,剩下的老百姓,类似你我之间,都是‘你挣我一块钱,我挣你一块钱’的生意,挣得都是辛苦钱。所以,咱们老百姓之间,就不要再互相算计了。”

A大嫂听了这一句,情绪又缓和了一点,主动加了我的微信,说是如果我家想做保洁可以再联系她,但工价到时再说,我说好的谢谢。

第二天,A大嫂开始给我的微信发微商保健品广告,我想了想,还是把她删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干货(ganhuo80),作者:苏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