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媒体发黑稿敲诈企业 喂不饱的“乳业铲屎官”被抓获

喂不饱的“乳业铲屎官”

□ 本报记者 周宵鹏

在发布一篇乳品行业相关文章后,2018年9月22日,以“投诉曝光”为标签的个人公众号“乳业铲屎官”停止更新。20天后,该公号经营者张某某被公安机关抓获。

张某某通过个人公众号多次发布君乐宝乳业集团的负面文章,并以删除文章为要挟向君乐宝公司勒索钱财,非法所得14万元。法院以敲诈勒索罪一审判处张某某有期徒刑4年8个月,并处罚金3万元。今年11月,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二审维持原判。

据了解,这起案件不仅是一起自媒体营销号发布“黑稿”敲诈勒索民营企业的典型案例,更因其典型性引发最高人民检察院的关注。近日,《法制日报》记者从相关办案部门了解到了案件详情。

2014年至2017年,具有研究生学历的张某某曾在君乐宝集团下属公司工作。2017年起,他开始在内蒙古某乳业公司担任技术研发部经理。出于对乳品行业的了解,2016年张某某开设“乳品智库”“乳业铲屎官”两个微信公众号。

2018年4月26日,张某某在“乳品智库”发布一篇题为“君乐宝乳业有限公司生产的奶粉检查出含有沙门氏菌”的文章。当天,君乐宝公司注意到该报道文章,并发现文章所言和实际情况不符。通过“乳品智库”公众号上所留联系方式,君乐宝公司委托的公关人员与张某某取得联系,张某某称需要一些费用后才可以删帖。为了息事宁人,君乐宝公司向张某某转账1万元,文章随即删除。

3天后,张某某在“乳品智库”再次发布文章《震惊网传君乐宝一批次产品检出沙门氏菌!》。当君乐宝公司公关人员与张某某联系时,得到的答复竟然是“付20万元才能删稿”。几经交涉,君乐宝公司被迫再次转账5万元,随后张某某删除了文章

本以为已经“喂饱”张某某的君乐宝公司没有想到,他的胃口反而越来越大,敲诈的节奏越来越快。2018年6月底、7月初,适逢君乐宝公司召开招商会前夕,张某某再次在“乳品智库”“乳业铲屎官”公众号上发表多篇涉及君乐宝公司的负面文章,这些文章利用公众对乳制品行业天然的关注度,制作醒目并容易引发歧义的标题,内容则是东拼西凑加上主观臆测。

该案一审判决书显示,这一次,张某某提前把相关文章发给了君乐宝公司的公关人员,在没有得到回应后,才在公众号上发出。与前两次一样,为了删除几篇文章,君乐宝公司付出8万元的代价。

至此,不到3个月,张某某3次敲诈君乐宝公司14万元。君乐宝公司意识到,张某某的敲诈勒索不会停止,终于不堪其扰选择报警。

君乐宝公司位于河北省石家庄市鹿泉区,是河北省最大的乳制品加工企业。君乐宝公司之所以接连选择“花钱私了”,是因为“宁愿花钱消灾息事宁人,也不愿自己苦心经营的品牌受到损伤”。

事实上,此案并非孤例。近年来,一些自媒体营销号为谋取不当利益,不断发布“黑稿”对企业进行敲诈勒索,严重影响了企业的经营发展。然而,由于害怕企业品牌形象受到损害,并且担心司法办案周期较长,企业负面影响在事实真相公布前持续扩散,诸多受到自媒体敲诈勒索的企业都会选择忍气吞声、花钱消灾。

石家庄市鹿泉区检察院对张某某以涉嫌敲诈勒索罪提起公诉。在庭审中,张某某辩称,前两次有偿删稿共6万元,是对方主动提出的弥补损失;其运营公众号有一定的收益,删除信息必然存在一定的损失;他没有采取威胁、要挟等手段,迫使被害人交出财产的行为,不具有敲诈勒索行为。

石家庄市鹿泉区法院一审认为,被告人张某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在其注册的信息网络公众号上发布、删除网络信息需支付费用为由,多次要挟他人,索取公私财物,数额巨大,其行为构成敲诈勒索罪。

法院查明,被害单位系国内知名企业,被告人在拥有众多会员的公众号上发布被害单位负面信息,并以删帖需支付费用为由,向被害单位索要超出一般公众认知的高额删帖费用,其行为给被害单位造成损失,并严重干扰了社会秩序,具有社会危害性,被告人在公众号上发帖、删帖,索要费用的行为,存在明显犯罪故意。相关证据证实,被害单位系在被胁迫、被要挟、非自愿情况下支付费用,被告人辩称该费用系被害单位主动自愿支付的辩护主张,法院不予采纳。

2019年7月31日,石家庄市鹿泉区法院一审以张某某犯敲诈勒索罪判处其有期徒刑4年8个月,并处罚金3万元,违法所得14万元追缴后退还君乐宝公司。张某某提起上诉,石家庄中院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6条规定,以在信息网络上发布、删除等方式处理网络信息为由,威胁、要挟他人,索要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多次实施上述行为的,以敲诈勒索罪定罪处罚。

张某某的行为虽区别于一般的敲诈勒索,采取的是以发布、删除网络信息为威胁、要挟的特殊手段,但本质特征还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对被害人使用恐吓、威胁或要挟的方法,侵害被害人财产权益。根据刑法和上述司法解释,张某某这种“要钱删帖”的行为,依法构成“敲诈勒索”罪。

检察官在办理此案过程中发现,民营企业在合法权益遭受侵害时,往往选择“花钱私了”,缺乏依法维权意识,纵容了犯罪分子,检察机关通过制发检察建议,帮助民营企业通过法律途径解决网络敲诈勒索等事件。

今年6月,在检察机关的建议和推动下,由石家庄市鹿泉区委政法委牵头,公检法司四部门协同,在君乐宝集团成立了河北首家政法护航工作站,公检法司分别选派业务骨干进驻,为企业提供优质高效的一站式法治服务。截至目前,当地设立的政法护航工作站已有10家。

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公告 终结辣条标准“南北之争”

□本报记者  韩丹东  □本报实习生  林银婷

前不久,《市场监管总局关于加强调味面制品质量安全监管的公告》(以下简称《公告》)发布。据了解,该《公告》是为了进一步加强调味面制品质量安全监管,其中包括俗称的辣条类食品。

此前,辣条类食品的归类管理问题曾引起社会广泛关注。2018年9月,湖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的食品安全监督抽检信息显示,多款辣条产品均被检出含有不得使用的添加剂。其中,作为辣条龙头企业的卫龙公司回应称,按照生产地河南省的标准,其生产的产品完全合格。

原来,对于辣条类食品,河南要求参考糕点类、膨化食品类相关国家标准,湖北省要求辣条纳入方便食品进行管理,当时一度引发辣条标准的“南北之争”。

辣条标准各地不一  南北之争有望终结

《公告》明确,各地市场监管部门对辣条类食品统一按照“方便食品(调味面制品)”生产许可类别进行管理,凡与此不一致的,应当于2020年1月31日前调整到位。

统一归类有哪些好处?对辣条类食品行业有哪些影响呢?中国传媒大学法律系副主任郑宁说,辣条已然成为风靡中国的零食,仅2018年辣条产品的销售规模就达到了600亿元。但由于缺乏全国统一的标准,各地认定标准不一,既影响企业的发展,也让消费者无所适从。

郑宁认为,此次市场监管总局统一归类,结束了此前各地由于对辣条的归类理解不同所产生的争议。其中对添加剂、含糖量、含盐量、脂肪的指标更加合理,有利于规范这一产业的发展。

在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副教授朱毅看来,辣条分类、辣条中添加剂使用标准的解释和执行,此前已被行业利益绑架,想方设法地给辣条里各类可以不用的添加剂一个合法身份。监管部门应该依法依规执行标准,维护标准的尊严。

朱毅说,《公告》的发布标志着辣条标准“南北之争”的终结,今后辣条不论在哪里生产,卖到哪里,都要依照强制执行的国家标准,统一更利于高效监管,避免之前因为归类各不相同,带来标准执行过程中的冲突问题。

辣条名称五花八门   行业乱象亟须治理

据《法制日报》记者了解,当下市场在售的辣条类食品种类繁多,尤其是名字更是五花八门,比如卫龙、小牛排、嘴巴香、真牛、开胃丝、牛板筋等等,数不胜数。

此次《公告》规定,食品标识内容应当真实准确、通俗易懂、科学合理。食品名称要反映食品的真实属性,不得使用低俗、误导或违背营养科学常识的名称。标签标识的信息必须真实,不得虚假夸大,不得误导消费。

对此,朱毅认为,标签标识的信息必须真实,不得虚假夸大,不得误导消费,这是生产企业的本分。但由于辣条企业小散乱多,龙头企业又没有率先垂范的榜样力量,因此乱象丛生。在三令五申的重拳出击下,希望能减少和杜绝辣条行业的违规行为。“食品安全法对标签就有严格规定,该项规定是对食品安全法内容的重申,对于规范企业生产行为,保护消费者的知情权具有积极意义。”

食品安全法第六十七条明确规定,预包装食品的包装上应当有标签。标签应当标明下列事项:(一)名称、规格、净含量、生产日期;(二)成分或者配料表;(三)生产者的名称、地址、联系方式;(四)保质期;(五)产品标准代号;(六)贮存条件;(七)所使用的食品添加剂在国家标准中的通用名称;(八)生产许可证编号;(九)法律、法规或者食品安全标准规定应当标明的其他事项。专供婴幼儿和其他特定人群的主辅食品,其标签还应当标明主要营养成分及其含量。食品安全国家标准对标签标注事项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

第七十条规定,食品添加剂应当有标签、说明书和包装。标签、说明书应当载明本法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一项至第六项、第八项、第九项规定的事项,以及食品添加剂的使用范围、用量、使用方法,并在标签上载明“食品添加剂”字样。

第七十一条规定,食品和食品添加剂的标签、说明书,不得含有虚假内容,不得涉及疾病预防、治疗功能。生产经营者对其提供的标签、说明书的内容负责。食品和食品添加剂的标签、说明书应当清楚、明显,生产日期、保质期等事项应当显著标注,容易辨识。食品和食品添加剂与其标签、说明书的内容不符的,不得上市销售。

卫生问题饱受争议  期待新规规范正名

据了解,《公告》还从严格食品生产卫生规范和设施条件管理、加强原辅料和生产过程管控、倡导减盐减油减糖、加强监督检查和抽样检验等方面对辣条类食品的生产进行了规定。

辣条类食品一直饱受争议,有人对此类食品喜爱有加,也有人认为其不卫生、不健康。

“辣条原本属于豆制品,后来为了节省成本成了方便面制品,甚至超范围使用防腐剂,沦为不守规矩的垃圾食品。现在的规定有利于鼓励生产企业注重消费者健康,在配方工艺上进行改良,同时教育了消费者,尤其是少年儿童,少吃或不吃高油高盐多添加剂的辣条。”朱毅建议,未来如果出台辣条标准,希望能够高标准严要求,帮助辣条摆脱垃圾食品的身份。

“该规定对辣条的生产全流程进行了规范,对于辣条企业生产出更多健康食品会起到促进作用,也能改变消费者的认知,总体上有利于行业的健康发展。”郑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