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运期间收20%以上退票费合理吗:专家观点消费

刘俊海(中国社科院法学所研究员、研究生院教授、中国消费者协会理事)
  主要观点  在春运一票难求的情况下,铁路部门收取票面金额20%甚至50%的退票费,明显有违于民法当中的实际损害赔偿原则,属于不当得利。

n

有违民法实际损害赔偿原则
    在我国民法当中,有一个基本原则是实际损害赔偿原则,也叫填平原则,就是说,在民事活动中,违约方或侵权方给合同相对人造成了多大的损失,就应该承担多大的赔偿责任,但受偿人不应从中获取更多的、超出实际损害的利益,否则即为不当得利。该原则主要是与惩罚性赔偿原则相对应的一个原则。
    结合退票行为来说,车票也是一种合同,消费者要求退票,实际上就是要求解除合同,消费者的违约行为给承运人造成了一定的损失,理应对此承担违约责任,支付违约金,但究竟应该支付多少,应该适用民法中的实际损害赔偿原则,而不是惩罚性赔偿原则,其关键是看给铁路部门造成了多大的损失。从春运这种我国特有的现象来看,铁路运力紧张,车票本身就供不应求,甚至到了一票难求的地步。在这种运力紧张的情况下,乘客所退的车票仍然不愁原价卖出去,消费者的退票行为本身并未给铁路部门造成大的损失,只是增加了铁路部门数据加工传输及出票的人工成本、工本费等,因此,铁路部门只应收取工本费、手续费等因乘客退票所给他们造成的实际损失。如果是在春运期间一票难求的情况下,铁路部门仍然收取票面金额20%甚至50%的退票费,那就显然太高了,明显有违于民法当中的实际损害赔偿原则。收取的超出实际损失部分的款项,就属于不当得利,不当得利人有义务返还消费者。至于铁路部门在退票时,10元以下的“零钱”一律不退给消费者的规定,更是属于典型的不当得利。铁路部门作为一个社会公用性企业,本应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如果从消费者的退票费中不当得利,那就不应该了。

n

李书静 (河南省消费者协会新闻事务部主任)
  主要观点  “店堂告示”侵犯消费者公平交易权。铁路部门张贴在售票窗口或退票窗口的退票费收取标准属于典型的“店堂告示”,是明显的不公平格式条款,应该视为无效。

n

“店堂告示”侵犯消费者公平交易权
    按照《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10条的规定,消费者享有公平交易的权利。铁路部门在未与自己的“上帝”进行充分协商,包括未进行听证的情况下,单方面制定退票费的收取标准,而且收取的退票费远远超出了其所受到的实际损失,违背了公平原则,有悖常情。他们要求消费者无条件接受这条有失公平的退票规定的做法,也是垄断行业的一贯做法。虽然铁路部门在一些售票窗口或退票窗口张贴了退票费收取标准,但这一收费标准属于典型的“店堂告示”,是明显的不公平格式条款,依据《消法》第24条有关规定应该视为无效。

n

雷生云 (河南省工商局消费者权益保护处处长)
  主要观点  铁路部门在部分消费者事先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制定了高额的退票费收取标准并强制消费者接受,严重侵犯了消费者的知情权。

n

严重侵犯部分消费者知情权
    火车票是铁路客运部门和乘坐火车的消费者之间合同关系的直接体现。既然是合同,事前就必须对合同双方的权利和义务予以明确的告知,合同中没有明确的必须经过双方协商才能生效,否则即为无效条款。然而,在双方签订的合同--车票当中,铁路部门的退票规定并没有予以明确。
    铁路部门可能会说,他们在售票大厅或者售票窗口张贴了告示,消费者应该能够看到。但他们应该知道,消费者购买的火车票,并不是全在火车站购买的,他们有的是通过网上订票取得的,有的是通过旅行社等部门取得的,他们并没有事先看到铁路部门张贴的退票规定,即使是在铁路售票窗口买票的消费者,他们也不一定全都看到,他们当中,有很多人对于收取退票费的规定在退票前一无所知。但到了退票的时候,却被收取了高额的退票费,在这一点上,《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8条明确规定“消费者享有知悉其购买、使用的商品或者接受的服务的真实情况的权利”,而铁路部门在部分消费者事先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制定了高额的退票费收取标准并强制消费者必须无条件服从,这严重侵犯了消费者的知情权。

n

王登巍 (河南金岸律师事务所副主任、河南省格式合同点评专家小组成员)
  主要观点  铁路部门制定的《铁路客运运价规则》作为部门规章,属于下位法,当它与《民法通则》、《消法》等上位法相冲突的时候,下位法应当视为无效,应尽快予以修改。

n

部门规章与上位法相违背
    铁路部门制定的火车票退票费收取标准既是一个格式条款,同时还具有部门规章的性质,其中明显带有部门利益的色彩。
    首先,消费者退票行为应该视为消费者的一种单方违约行为,收取退票费便是收取“违约金”的一种体现。其主要目的有两个:一是对违约者的惩罚,二是对被违约方所遭受的损害进行赔偿。既然是赔偿就应该是被违约方遭受损失的情况下才能产生,而实际上春运期间不可能出现空座的情况,消费者提前退掉的车票,车站完全可以原价售出,没有任何风险和损失,此时再收取20%的退票费显失公平。
    其次,铁路部门在收取退票费时,火车票面值不足10元的按10元收取20%的规定也显失公正。这明显是铁路部门在制定部门规章时利益向本行业倾斜的表现,其单方面维护了铁路部门的利益而没有平衡公众的利益。
    之所以出现这种尴尬的局面,是政企没有分开的结果,铁道部既是铁路客运的行政主管部门,又没有和客运经营完全分开,制定的规章当然会首先维护自身的利益。导致这种明显不合理收费长期存在的根本原因是部门规章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政企不分,以至于政府成了企业的代言人,某些政府部门无形中便会利用手中的权力资源出台一些有利于自身的规章来损害公众的权利。由于铁路部门的这一收费规定不仅违反了民法当中的实际损害赔偿原则和公平原则,同时违反了《消法》中关于消费者知情权和公平交易权的有关规定,按照《立法法》的有关规定,《民法通则》、《消法》都属于上位法,铁路部门1997年的《铁路客运运价规则》作为部门规章,属于下位法,当下位法与上位法相冲突的时候,下位法应当视为无效,铁路部门应该与时俱进,对这一明显有违于上位法的部门规章进行修改。而且随着《行政许可法》的即将实施,政府行为将会被作出进一步的规范和约束。

n

马怀德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院长、博士生导师)
  主要观点  现在是市场经济,铁路部门可以根据不同时期的客源情况进行票价调整,那么退票费的收取标准也应该根据铁路客运的淡旺季、冷热线路,并结合成本核算进行浮动。

n

退票费收取标准应随淡旺季浮动
    现在是市场经济,铁路部门可以根据不同时期的客源情况进行票价调整,那么退票费的收取标准也应该根据铁路客运的淡旺季、冷热线路区别对待。
    退票对铁路在淡旺季、不同线路方面造成的损失是有区别的。因此,退票费的收取标准也应该根据淡、旺季和冷热线区别对待。比如在春运高峰期,车票本来就相当紧张,旅客的退票很快就能售出,对已经面临超载的铁路运力基本不会造成损失,只是造成了人工成本和其它工本费的损失。而在铁路运输的淡季,退票并不一定能售出,往往造成一定的空座率,影响到铁路运力的正常安排,造成损失相对较大。而且,即使在同一时期,对不同的线路而言,造成的损失也不尽相同,例如部分线路不管是淡季还是旺季,上座率都相对较高。
    但是,作为公益色彩相对较浓的铁路部门,这个损失到底有多大,应该有个成本核算,其中,人工成本和工本费相对较为固定,比较容易核算。因此,铁路部门需要对上座率多高的时候能维持成本进行具体的核算,只有根据这个核算成本来收取退票费,才能更显公平合理。

责任编辑:超级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