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火加干旱,考拉生存变得艰难无比,忍不住大着胆子向人类求助

澳大利亚今年夏天多地高温,已经连续几天超过40度,在这样的高温下,考拉们的命运又如何呢?

向人讨水喝的考拉们

自行车手安娜·赫斯勒(Anna Heuseler)和一群朋友在澳大利亚阿德莱德骑行,远远看见路中间坐着一只考拉,当时气温高达40度。

车手们马上停下车,把自己的水瓶递给考拉,考拉也不客气,主动走过来爬上安娜的自行车,抱起水瓶就大口灌起来。

安娜很是吃惊,也十分心疼,作为一个澳大利亚人,她对考拉并不陌生,但主动向人求助的考拉她也是第一次遇到。

安娜让考拉喝了个够,然后把它带离道路,送回到森林里。

虽然这一次喝够了水,但之后这只考拉是不是还要继续面临缺水的困境,就没人知道了。

在澳大利亚,很多居民有个习惯,在夏季干旱的时候,会准备一些盛满水的盆子和碗,晚上睡觉前放在房子周围。这些水是给附近的动物们准备的,动物们虽然害羞,但是旱季被逼到没水喝,也会冒着危险跑到人类居住的区域来寻找水源。似乎在这里住久了,它们也知道一些人类会帮助它们。

有一只考拉妈妈渴坏了,大白天就带着孩子跑到一户人家的家门口,上道的主人马上端来了两盆水,一人一盆。放好水盆以后,主人还很有默契地退后,让考拉妈妈和小考拉不要太害怕。

两只渴坏了的小宝贝拼命喝了好多水,考拉妈妈时不时被外面马路上来往的车辆声吓到,回头查看环境。

一只口渴的考拉恰好遇上正在浇花园的好心人,举起浇花的水管痛饮了一波,顺便被人类摸了一把头。

相信动物看到人类无论天多干旱,都有充足的自来水用,也是很羡慕嫉妒恨了吧。

不过最心疼的还是那些从森林山火里救出来的考拉,消防员在给它们喝水的同时,应该都很庆幸,因为它们还活着。

一场大火,烧掉了考拉们赖以生存的家园

如果说高温干旱是每年考拉都会遇到的生存困境,那今年这场燃烧了几个月的大火,则称得上是考拉们的灭顶之灾了。

澳大利亚现存的考拉主要生活在澳大利亚东部和东南部,过去考拉在澳大利亚全境都有分布,但后来澳大利亚西北地区的考拉灭绝,是被来这里的白人活活吃灭绝的。

如今考拉在澳大利亚有30个生态区域,占地总面积约一百万平方米,区域位置包括昆士兰州的中部,东北部和东南部,新南威尔士州的东部,维多利亚州和南澳大利亚州东南部。

现存考拉有三个亚种,分别是昆士兰亚种,新南威尔士亚种,和维多利亚亚种。

其中维多利亚州的考拉亚种数量最多,个头也最大,显示出该地区食物丰富,环境也较适合考拉生存。

昆士兰州的考拉亚种,不但数量最少,个头也最小,当地人一般都很难看见考拉的身影。

这次森林大火发生在新南威尔士州,根据数据统计,超过8400只考拉在火灾中死亡,占当地考拉总数的30%,实在是太令人心痛了!

山火对当地考拉的影响相当严重,由于火势不但没有得到控制,反而在高温之下更加失控,导致拯救考拉的行动必须加快速度,否则会有更多的考拉为山火而死。

救助考拉是一件很不容易的工作,考拉在火灾中受伤后,会因为惊吓躲起来,等待火烧完了,或是又饿又渴难以忍受,才敢出来寻找食物和水,通常这时候距离它们受伤已经超过4天了。

而且考拉们通常都选择在夜晚活动,给寻找它们又增加了不少难度。

很多烧伤的考拉就算获得了救援,也面临着细菌感染等问题,一些考拉受伤严重成了残疾,也不可能回到野外生活,更难以为自己的种群带来下一代。

山火带来的另一个影响,是考拉就算侥幸存活,但却缺乏食物来源。

挑食的考拉只吃桉树叶,而这次着火的森林,就是它们居住的桉树林。

桉树是一种很易燃的树木,一旦遇到意外,很容易爆发山火。

这也是这次火灾难以尽快熄灭的原因之一。

更大的麻烦还等在后面,救下来的考拉,放在哪?

考拉本来是生活在森林里的,现在森林烧了,它们只能被迫转移到人类制造的庇护所里。

如果根据上面的数据统计,当地至少还有16000只~20000只的考拉存活,其中住在山火附近区域的少说也有几千只,当地动物园和救助组织没有办法一下容纳这么多考拉。

救助考拉不是只有空间就好,总得有人提供食物和水,医疗援助,还要担心它们会不会为了抢地盘而打架。

所幸当地还有居民愿意为这憨憨的小可爱伸出援手,一位消防员就在家中洗衣房里临时安置了六只考拉,受到不少人的称赞。

只是目前山火尚没有停歇的迹象,根据当地实际情况猜测,山火可能会一直烧到没东西可烧,或是夏季结束气温降低以后,才会结束。到那时,考拉居住的桉树林恐怕就没剩几棵树了,这些被救下的考拉之后又该去哪生活呢?

没有山火,它们的存在也岌岌可危

今年山火让更多的人注意到了考拉的生存困境,过去我们只知道它们是很可爱的小动物,却不知道它们已经在灭绝的边缘了,这次山火,实实在在地呈现出了考拉目前的生活状况。

来自掠食者的威胁

考拉行动缓慢,很容易被猫狗,猛禽甚至毒蛇等咬死,它们的存在对考拉来说是个不小的威胁。

来自环境的威胁

倔强的考拉只肯吃桉树叶,而桉树林容易燃烧,前面已经说过了,一烧就是一片,树林烧完,住在这里的考拉只能等死。

即便没有遇到山火,干旱也会让桉树叶的蛋白质含量降低,从而影响考拉的营养摄入。

1980年昆士兰州曾经发生过一次大规模干旱,很多桉树都掉光了叶子,那次干旱导致该州63%的考拉活活饿死。从1995年起到现在,昆士兰州发生过好几次干旱,这个州的考拉数量从近6万只,下降到现在只有1万多只。

考拉的“天敌”

杀害考拉最多的是人类,不过现在澳大利亚已经对考拉进行了保护,已经不再会有人去猎杀它们了。

现在杀害考拉数量最多的,是各类病菌。住在澳大利亚北部的考拉对这些病菌抵抗能力较弱,一旦感染,就会免疫力大幅下降,伴随着角膜结膜炎,尿路感染和生殖道感染。而且病菌从母亲身上,透过生育和哺乳,再传给下一代。

澳大利亚南部一些岛屿的考拉身上似乎有特殊的免疫蛋白,可以免疫这些病菌,科学家正在抓紧时间提取并制作疫苗,希望能够赶得上考拉灭绝前,给它们使用。

食物决定了考拉的未来

有句古话说得好,“民以食为天”。食物的种类,营养价值,获取难易程度等,对生物来说都是相当重要的。

一种生物灭绝,除了人为因素,食物的匮乏或单一,也是常见原因之一。

拿大熊猫来说,熊界就它们的食谱最单一,而且以竹子为食,它们必须每天消耗大量时间,获得的能量却远不如吃海豹的北极熊,吃鱼的棕熊,吃蜂蜜的黑熊。

因为食物里营养和能量不够,大熊猫的行动也很迟缓,而且生育能力也很差,更不要说适应环境的能力了。

考拉也是这样。

因为长期只吃树叶,它们行动力不如其他住在树上的动物,如飞鼠、猴子等敏捷,很容易从树上掉下来,摔伤或摔死。

而长期吃桉树叶,会让考拉的牙齿磨损得很厉害。考拉在野外预估寿命是13~18周岁,但它们的牙齿到6岁左右就会严重磨损,大大降低它们咀嚼桉树叶的效率。很多考拉还没活到13岁,已经饿死了。

就算考拉没有饿死,整个种群也已经因为桉树叶中含的微毒,被毒害得不轻。

上图是考拉的大脑和袋熊的大脑比较,可以看出,考拉的大脑里几乎没有回沟,这说明它们的迟钝就是真的来自于智商低。

这都是桉树叶里含的桉树油造成的,桉树油可以用来杀虫消毒,但把杀虫剂消毒剂当食物吃,就算没有天敌,考拉自己也能把自己活活吃灭绝。

生育能力堪忧

一个种群要能繁衍生息下去,生育能力是相当重要的。考拉通常都是只生一个孩子,很少很少几率下它们会生双胞胎,但双胞胎的成活率是显而易见的不会高。

一只母考拉三岁成熟,可以开始做妈妈。考拉的妊娠期是33~35天,一只小考拉要在妈妈身边呆满一年才能自主生活,而在带孩子的时候,考拉妈妈是不会再怀孕的。

也就是说一只考拉满打满算,大约13个月可以为种群增加一只小考拉,而根据前面我们了解的,大部分母考拉的寿命并没有预估的长,生活在远离人类居住区的考拉可能能活10岁以上,但生活在人类附近,公路附近的考拉,可能2,3岁就会遭遇不测。

拯救考拉,人类还来得及吗?

目前考拉在全澳大利亚的数量估算仅有8万只,再遇到这么一场山火,它们的未来真的是一片黑暗。

就算人类努力加以保护,但考拉目前的生育能力完全不足以支撑它们的种群数量扩大,很多地区的考拉甚至已经开始近亲繁殖了。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考拉总体生育能力加强,每一只考拉妈妈能够在有生之年多生几只小考拉,人类想要拯救考拉,还必须尽快研制疫苗,并为每个考拉注射。

如果人类能够用什么方法改变考拉只吃桉树叶的习惯,也许能够拯救它们,不过这个听起来,实在也太天方夜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