号贩子屡打不绝的另类追问

近日,一段“女孩痛斥号贩子”的视频引发舆论热议。视频里,一女士在医院大厅怒斥“黄牛”将300元的挂号费炒到4500元,称医院人员与“黄牛”里应外合,害得她从外地赶来排了一天队都没有挂到号。随后,当事医院发声否认有内外勾结现象。新华社记者调查发现,“女孩痛斥号贩子”事件后炒号情况丝毫未改。(据1月27日新华网报道)

春运票贩子的生意越来越不好做,医院号贩子的生意却赚得盆满钵满。在北京那些大医院,买一般专家的号,票贩子要收300元至500元的服务费,买知名专家的号,服务费可达2500元;那些一周只坐诊一两个上午、一天只看10个号的 “大神级”专家,挂号费被号贩子炒到了4500元。

医院虽然使用了多种方法缓解挂号难,但医院专家号仍然很难挂到,有的热门专家几周内的号都已挂满。相关部门也在不断推出打击号贩子的举措,号贩子却无所畏惧顶风作案,为什么?因为利润实在太高,倒卖一个号就能豪赚两三千,那点运动式的打击行动,自然吓不倒他们。

春运火车票很难买,但大家已经不像以前那样抱怨了,票贩子也不像过去那般猖獗。为什么对医院的号贩子打击一二十年了,却依旧在原地踏步?这是一个技术问题,更是一个管理问题。对此,公立医院和监管部门恐怕都难辞其咎。

当然,专家号和火车票并不完全一样,火车票是连站票都买不到,看病的普通号却并不难买。现在的问题是,看专家号的人真的都是非看专家不可吗?显然不是。那么,有没有一个好的办法,把真正需要看专家号的人鉴别出来?一个方法是严格实施转诊分诊制度,就是所有的病人去医院都看全科,全科医生解决不了再根据病情转诊,疑难杂症才转给专家。

另一个办法是通过价格来调节。说白了就是谁出的价格高,谁就能拿到专家号,以经济理性淘汰掉那些不需要看专家号的人。这个方法貌似对穷人不利,但相比与号贩子的私下交易,成本其实只会更低。何况,看病是刚需,看专家却不一定是刚需。真正的穷人,现在500元一个专家号他也看不起。最重要的是,当价格浮动的好处不是给了号贩子,而是给了医生,必然有利于增加专家号的供给,从而在供需之间达到某种平衡。

无论采取哪种方法,需要强调的一个经济学常识是:永远是买家和买家在竞争,或者是卖家和卖家在竞争,而不会是买家和卖家在竞争。号贩子与患者之间本质上并不存在竞争关系,号贩子的专家号最终是要高价卖给患者的,所以实质仍然是患者与患者之间的竞争。只不过有的人愿意去排队,有的人愿意出高价。从这个意义上看,打不绝的号贩子并不是问题的关键,理顺就诊机制和价格机制才是最重要的。

责任编辑:超级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