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被网约车改变的普通人:我在北京十五年,现在不被容纳了

  近日,北京、天津等地的网约车新政过渡期正式结束,网约车逐步进入合法合规运营的新时代。按照去年交通运输部、工信部等7部委联合发布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从事网约车服务的平台、车辆和司机都要取得相应证件。北京、上海等地的细则要求更加严格,比如设置了“京人京牌”、“沪人沪牌”等规定。

  毫无疑问,随着新政逐步落地,网约车生态正在发生巨变。对平台而言,网约车整体的业务规模和扩张空间都受到了很大限制,不得不在服务上寻求差异;对车辆而言,不符合牌照、轴距等要求的车辆面临出局;对司机而言,没有北京和上海户口也不能从事当地的网约车职业;对用户而言,车辆和司机大量缩水之后,或许不得不重新面对打车难问题。

  我们无法测算网约车新政到底淘汰了多少车辆和司机,但我们知道:每一个数字背后,都是一个又一个普通人做出的抉择。他们,大多生活在社会底层,希望手握方向盘养家,带着美好愿景投身于网约车这种新的经济形态,但最终只能满怀无奈、不解甚至怨恨离开。

  我们相信,每一辆网约车背后,都有一个普通人的故事。网约车改变了他们,他们也改变了网约车。

  新政落地之际,网易聚焦走访了多位网约车司机,他们过去是黑车司机、是农民、是画家、是商人,网约车把他们的命运牵在了一起,又突然撒手。他们将何去何从?他们会怎样抉择?

  这个问题没有标准答案。

  黑车老司机:滴滴和小黄车抢走了我的活儿

  我叫郭如钢,今年46岁,河北人。

  2013年我一个人来到北京,一直拉黑车到今天。来北京之前我做矿石破碎机生意,后来机器卖不出去,赔钱了。

  当时我媳妇她舅在北京跑黑车,问我:“你要不要来北京?不用投资,开车过来就能挣钱。”我说:“每个月能挣五千块吗?”他笑着说:“闭着眼睛都可以。”于是我就来了。

  这四年我一直在龙泽(地铁13号线龙泽站),龙泽就是我的根据地,没去过别的地儿。刚来前两年,刨去房租、油钱、烟钱,我每个月能给媳妇带回去一万多块,少的时候也有七八千。而且,我还干得很轻松。你说吧,你一个白领能挣多少?

  现在不行了,累死累活你也挣不着那么多。现在每天只能拉个三四百,刨去房租、油钱、烟钱,落兜里的连五千块也没有。而且,每天得拉十多个小时。

  为什么挣不到钱了?主要是因为人本来就变少了,然后滴滴弄走了一部分,现在小黄车又弄走了一部分。

  你拿龙泽站来说,现在的人流量不到以前的一半。以前,龙泽以北的人都得来龙泽坐地铁,很多公交车的终点站就是龙泽站。早上龙泽人太多、地铁挤不上去,你十块一位从龙泽拉到回龙观,来回1.5公里,拉四个人,就是四十块钱。你一小时挣个一百多块,就跟玩似的。以前都是坐车的主动问你:“师傅,走吗?”现在都是你追着人家:“坐车吗?”

  那时候龙泽拉车是有黑社会控制的,比如去吉利大学的,一般人不准拉。吉利大学当年有两三万人,给钱就能上;后来升了三本,就只有几千人了。没钱了,黑社会也看不起了。

  主要还是交通发达了,8号线、昌平线、16号线都通了,龙泽就没人了。

  前两年滴滴开始流行,一开始不让我们外地车牌进,我们都是花100块钱找人做的假行驶证照片,往里混。后来优步和滴滴放开了外地车牌,随便进,我也就去跑滴滴了。不过,我干了一年,没奖励之后就不干了。

  拉滴滴没奖励,就和拉黑车差不多,而且拉滴滴太辛苦,每天十五个小时,要不你拿不到奖励。挣得少,还受气。我告诉你,百分之八九十都是受女人的气。跑滴滴太受气了,遇上脾气不好的,你打架的心都有。有时候拼车的和拼车的还老打架呢?你说这跟咱们司机有什么关系?这就是人的素质。

  去年7月份我就不干滴滴了,但咱实话实说,滴滴确实带走了不少人。你回来拉黑车,发现活少了。今年这个小黄车出来后,短途、一两公里的单子就没了。

  接下来我准备回老家了。你想想,滴滴干不了,因为人家要北京户口,但实际上干这个活儿的全是外地人,北京人谁干这个啊?拉黑车的话,一个月挣五千块钱还不如我回家一个月挣三千块钱强。

  我对北京没啥感情,不习惯,还是想回老家去。我女儿在老家上学,等她长大以后我也不希望她来这些大城市。我不需要她多努力、多挣钱,她在老家安安稳稳就行,我帮她做做菜、带带孩子,挺好。

  画家男司机:回老家我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

  我叫李永富,今年45岁,重庆人。

  我1996年来到北京,一待就是21年。我最开始画画,但文化产业不好干,后来在公司上过班,也做过生意,收入一直不是很稳定。2015年6月,朋友介绍我拉滴滴。那时候奖励很高,一个月收入一万多,我觉得干这个还挺赚钱。虽然辛苦一点,但我不怕吃苦,就怕没有收入。

  我有两个孩子,一个上大学,一个上小学。因为达不到政策的要求,孩子在北京上不了小学。所以妈妈就带着孩子回到了姥姥那边,山西侯马。

  我们的生活压力很大,两个孩子上学都要钱,还有老人要养。我妈妈是下放知青,但每个月只有一百多块的低保金。我的孩子和爱人也不能老住在娘家,所以就在那儿买了一套房子,现在我还欠着房贷。

  我一个人肩上承担着一家人的生活费,不说让他们过得多么优越,至少我要保证他们吃饱穿暖。拉滴滴很辛苦,每天十几个小时,不可能发家致富,但养家糊口肯定是没问题的。

  现在政策出来,我们这些外地人肯定是干不了的。有很多朋友都退出了,回去拉黑车,但我肯定不会做这些。我认为我自己有本事,我能养活自己。像他们一样开黑车漫天要价,从内心讲我做不到。

  我现在还在拉滴滴,我知道作为滴滴司机,没有营运证是不合法的。上礼拜二,我在朝阳大悦城就被抓了。我觉得像是钓鱼执法,因为我拉的乘客用风衣、帽子把自己的脸裹得很严实,到达目的地后迟迟不下车,等她打开车门时,四个人冲了上来,抢走了我的钥匙,把我的手都抓破了。

  我违法了,我认罚,但我觉得执法应该文明一点。我不是成心要违法,我是为了养家没有办法才来拉滴滴,而且我凭自己的辛勤劳动挣钱养家。我们这种人都是最底层的人,对社会可能没什么贡献,但我们有手有脚,如果政策下来了,不能继续跑滴滴,就只能重新去找工作。

  一旦政策把快车切了,老百姓出行肯定不方便。干快车的全是外地人,北京人为什么不干?大部分北京人,开发商占了他的地皮,给他分三四套房子,他凭什么来干这个苦差事?

  我们是小老百姓,左右不了政策。但政策是死的,人是活的,讲法律也得讲情。如果有些细则可以修改一下,就可以给我们一口饭吃,老百姓也能得到方便。

  如果政策不变,严格执行的话,那我们就只能滚回老家。我看网上说,四无人员可能要慢慢清出北京。我自己在北京二十多年,北京的发展我亲眼见证,我要说北京的成长也离不开外地人。

  我一直很努力,如果我想平平淡淡,那回家也能过日子。但是,人都是向上的,社会是进步的。

  我对北京相当有感情,如果实在不能继续干滴滴,我就去找其他工作,如果回老家,我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

  京籍司机:问题还很多,北京人也不要乐观

  我叫王晨,今年29岁,北京人。

  我毕业于华北电力大学,学的是工商企业管理。刚参加工作时我在五洲皇冠假日酒店做大堂经理,后来跟着我爸的一个老板朋友,给他做助理,做的是弱电工程。

  特写|被网约车改变的普通人

  有一句话叫“做工程的没好人”,吃喝嫖赌抽,我先染上了赌,在澳门、济州岛的赌场一共输掉900多万现金。然后父母不干了,媳妇不干了,家里面的压力很大。我媳妇要跟我离婚,不允许我再做工程,为了保住家,我也就把过去的那些东西都放弃了。也算一个传奇。

  大概两年前,我媳妇听说,她朋友的同事天天开车刷单。我说刷什么单?说是优步,一个星期一百单,白给你8000块钱。我媳妇劝我:反正你待着也没事,你心里也还没缓过来,要不你跑跑这个?然后我就注册了优步,接着又注册了滴滴。

  我女儿三岁了,今年上幼儿园。我干滴滴这两年,也是让大家伙儿看我的表现,第一我能吃苦,第二我没有乱七八糟的事情。我只是当年一时麻木陷进去了。我爱打高尔夫球,我有个朋友也一起打,他爱赌,我看得手痒痒,就TM掉里面了。其实我以前根本不玩牌、不赌博。我过去经常做公益,捐款给西藏的孩子,网上还有我捐款的照片。

  刚开始干滴滴的时候,我根本接受不了。以前我有司机,我的司机老孟,50了,河南人,他也在跑滴滴。这个圈子很小,都在马路上跑,偶然当中一次他看见我了,我车上挂着一个手机,他说:“王总你干嘛呢?”我非常尴尬,说:“嗨,我跑滴滴呢。”都很吃惊。

  一开始没坚持住,准备放弃,但为了家庭,为了孩子,没办法。因为我做错事儿了,在家里我没有发言权,我媳妇父母因为这件事打击挺大的。没有办法,我只能这么咬牙下来。我每个月拉滴滴挣的钱,不管多少,我都打给我老婆。因为刚刚才两年,她害怕我赌或者怎么样。

  但是咱实话实说,如果让你选择做滴滴司机,你会长期干嘛?你可能顶多兼职干。为什么?你不能一辈子开这个车!我开滴滴两年了,我是因为没有饭碗,现在让我去面试工作,我什么都干不了。没有公司会关心你对路面熟不熟。所以,这个工作是给闲人干的,就是没有理想、没有思想的纨绔的人干的。咱们不是说排斥人。

  说说这个政策,我非常赞成。为什么?可能有自私的原因,我是北京人。但我觉得,北京人也不要乐观,觉得政策出台了,这个活儿好拉了。我告诉你,后续会有很多问题。比如:我归谁管?我有没有合同?我有没有保险?我的车8年报废也好,60公里报废也好,如果到期了我这个车牌指标能不能更换回来?我的车要是退出网约车了,是可以继续开,还是强行报废?这些都是问题。

  现在,大部分干滴滴的都是外地人,他就靠这个吃饭,不能没有这个饭碗。但最终,滴滴和租赁公司不是还得靠北京人吃饭吗?眼前就是这么现实的一个东西。

  按照政策要求,我的车轴距不够,差50。我有可能会换车,也有可能不换。还是那句话,没有保障。你能承诺我月月过万吗?我一天得拉十多个小时才能保证月月过万,累不累?媒体说了,网约车司机有猝死的,其实就是时间太长累死的。

  人的层次不一样,考虑的事情不一样。我现在就是观望。(王晨为化名)

  北漂女司机:我在北京十五年,现在不被容纳了

  我叫姜祥敏,今年43岁,河南人。

  我和我老公2002年来的北京,最开始收废品,干了五年。2009年的时候,家里新增了一辆面包车,我早上开车把孩子送到幼儿园,然后就去望京拉黑车。拉黑车也要早起晚归,收入也不稳定,有时候一天100多,有时候300多,而且整天担惊受怕的。

  2015年,我听说了滴滴,然后就加入了。当时收入挺好的,一个月六七千块钱。但是拉黑车很受气,经常会碰到各种各样的乘客。我一直坚持下来的动力,是我的两个孩子。我的儿子在老家的县重点中学上学,成绩排名班里前三;我的女儿在对外经贸大学上学,她也很懂事,周末回家从来不让我接送,怕耽误我拉活儿。

  我觉得自己正是挣钱的好年龄,每天多干点活儿累不坏。去年补贴最多的时候,我经常干到晚上一点多,有时候一天就能赚1000多块。现在活儿不好拉了,但每个月挣六七千块也不难。

  如果接下来京人京牌的规定严格执行的话,我就不拉滴滴了,回老家。我原来是拉黑车的,但现在黑车也没活儿了。我最近限行的时候去过地铁站几次,发现没活,拉黑车的时代也回不去了。

  回到老家县城的话,我还想继续开滴滴,小地方最起码不会限制户口和牌照。但是说实话,我回到老家一点都不习惯。我在北京15年了,习惯了这里,但现在不被容纳了。在北京,我感觉只要你肯辛苦,肯付出,挣钱还是比较容易的。哪有北京人像咱们这样干?

  这些年,除了娘家和婆家,老家我也没有朋友了,感觉挺陌生的。对这座城市,我真的有点舍不得。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
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
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滴滴、神州同天获北京网约车牌照,后者全国获得资格数最多,最早在北京领证的竟是它……

  投资界(微信ID:pedaily2012)5月18日消息,滴滴出行已经正式获得了由北京市交通委颁发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这也意味着滴滴在北京已经正式获得了线下服务资格。同时,神州专车也获得了这一资格。

  《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以下简称“网约车新政”)由交通运输部等7部委发布,也是判定网约车平台应具备线上、线下服务能力的标杆。滴滴之前一直被贴着“明目张胆开黑车”的标签,这样一来也算让自己的业务变得更加合理、合法。

  滴滴为新政操碎心,未来会与政企合作

  此前,滴滴在天津取得了网约车线上服务能力认定结果,可在全国范围通用。当时为了能够获得认证也是下了一些功夫,滴滴之前就已经通过推送驾驶员全流程申请信息、提供材料梳理服务、为持证驾驶员提供专属奖励等多种方式鼓励司机报名参加考试。同时,高层还通过运用技术手段、调整运营策略、优化司机管理等方式尽可能满足用户的要求。

  因为截至到目前,滴滴出行的发展规模已经十分强大,走向正轨也只是时间问题。从数据上来看,滴滴每天要完成两千万次以上的出行服务,包括出租车、快车、专车、顺风车、代驾等一系列业务的正常运转也需要一项条例的约束和保护。

  在拿到网约车牌照之后,滴滴方面显得非常诚恳,他们希望运用自身行业地位和大数据优势继续做好自己的份内事。同时,滴滴还透露下一步还会与一些政企展开合作,布局市政规划和基础设施布局,看来这是要在大方向下做事的节奏了。

  神州同日“领证”,有人预测网约车下半场将领先

  而作为滴滴的竞品,神州租车就在今天也拿到了这一资格。并且,它曾经在1月26日获得了全国首家线上线下服务能力认定,并获得全国首张网约车牌照,走在了滴滴的前面。同时后来又在深圳、厦门、杭州、南京、福州以及北京等20座城市相继获得了资格,也是所有同行中最多的。专注开发专车业务的神州占有这一领域40%的市场份额。

  有人甚至认为神州专车在网约车下半场竞争中领先了“一个身位”。主打“高品质服务,差异化运营”的神州思路和打法似乎与滴滴确实存在着一些差别,他们的业务也更加偏向于B2C的模式。并且一直沿用“轻资产、重运营”。

  不用买车、上牌照,只需租赁费就能上路,同时规范的培训体系让司机看起来都“靠谱”一些。自去年10月“专车新规”实施开始,好多人其实就开始对滴滴、Uber等C2C的模式感到担忧了。而单从新规的角度而言,神州专车还显然更合规,自然拿到网约车新政也就更容易一些。

  其他约车公司:易道最早、首汽腰板最硬

  而前一段时间麻烦不断的易道用车在5月8日就拿到了北京网约车牌照,也是这些约车软件中在北京最早拿到资格的。让老贾美的合不拢嘴,表示这是易道用车的“历史转折”。后面的事谁也说不好,只能说在北京网约车牌照取得的速度上,它确实快一些。

  另外首汽约车能在北京取得资格也在情理之中,人家毕竟是国企出身,又在一些特别时期期间扮演重要角色。

  目前,已经在京获得网约车牌照的还有飞嘀等网约车平台。根据规定,未取得网约车经营许可而擅自从事或变相从事网约车经营活动的将依法查处。

【本文为
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
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网约车新政今天落地,滴滴面临生死大考:司机逃离、租车公司尴尬


  “小滴还在尽最大努力与相关部门沟通网约车新政细则,请您近期安心接单。”10月30日晚上,滴滴出行向快车司机推送了一则消息。“沟通”是各地网约车新政草案出台之后的20多天里,滴滴公司进行最多的活动,沟通对象是政府相关部门。

  而更多被草案触动的人则是不解。“让人们打车更方便有什么错?”10月31日,网约车新政正式实施的前一天,滴滴东北大区某员工在自己的朋友圈里发布了这样一句话。

  上周六,沈阳网约车新政细则(意见征求稿)落地,其中规定车辆价格必须在13万元以上、车龄必须在2年以内,轴距必须不小于2700毫米、排量不小于2.0L或者1.8T,新能源车轴距必须在2650毫米以上。此外,新政细则还对接单场景进行了限制,例如网约车不得在机场、车站等场所揽客。但据滴滴平台此前披露的数据,滴滴平台上专快车司机的车辆排量有92.2%都在2.0L以下,更何况沈阳只是一个二线城市,平均车况肯定不如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

  在北京、上海、天津等地,网约车新政细则做出了更严苛的限制,其中影响最大是多地要求驾驶员拥有本地户籍,而一旦细则落实,对于滴滴、易到等平台来说无疑是巨大打击。“公司一直在和各地有关部门积极沟通,我相信新政细则放宽的几率还是有的。”这位员工对腾讯科技表示。

  在滴滴出行总裁柳青眼中,中国出行市场是世界上最富挑战性、最复杂,却也是最有潜力的市场。而现在,除了需要面对本土和来自国外的竞争对手之外,滴滴还需要面对不断更迭的政策变化。显然,这才是滴滴在出行下半场遇到的最大挑战。

  快车司机收到的滴滴短信

    滴滴的希望与绝望

  10月15日,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成都等地公布的网约车经营管理实施细则意见稿已经结束征求意见阶段。两天之后,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在北大燕园主办了一场关于网约车发展与规制的研讨会,滴滴作为协办方邀请了一些媒体参加。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在会上通过视频连线对细则中有关司机户籍限制一针见血的提出,“这次几个直辖市的意见稿很让人吃惊,为什么要求网约车司机必须有户口?”

  除了户籍,车辆资质也是热议焦点。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金光经济学讲席教授、北京大学市场与网络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张维迎认为,大多数地方政府所出台的网约车落地规则,使得不能负担得起更高价格车辆的驾驶员无法提供出行服务。更高规格的车辆也提高了出行成本,低收入人群将没有资格获得网约车服务。

  今年7月28日,酝酿了两年之久的《网络预约出租车经营管理暂行办法》经终于出台。修改后的《暂行办法》对此前征求意见稿中的车辆报废年限进行了修改,将8年的报废年限改为网约车行驶里程达到60万千米时强制报废,行驶里程未达到60万千米但使用年限达到8年时,退出网约车经营。较为宽松和利好的《暂行办法》相当于给了网约车平台一张合法的运营许可证。

  然而,滴滴等网约车平台还没来得及为此举杯庆祝,10月8日起陆续公布的各地细则就像一盆冷水泼在了他们身上。

  “(各地细则)比我想象的还更恶劣一些。”易到CEO周航对腾讯科技表示。在细则公布之前,周航更为担心的是对车辆数量的管制,“没想到是通过户籍(管制)”。

12下一页阅读全文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
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
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