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约车新政今天落地,滴滴面临生死大考:司机逃离、租车公司尴尬


  “小滴还在尽最大努力与相关部门沟通网约车新政细则,请您近期安心接单。”10月30日晚上,滴滴出行向快车司机推送了一则消息。“沟通”是各地网约车新政草案出台之后的20多天里,滴滴公司进行最多的活动,沟通对象是政府相关部门。

  而更多被草案触动的人则是不解。“让人们打车更方便有什么错?”10月31日,网约车新政正式实施的前一天,滴滴东北大区某员工在自己的朋友圈里发布了这样一句话。

  上周六,沈阳网约车新政细则(意见征求稿)落地,其中规定车辆价格必须在13万元以上、车龄必须在2年以内,轴距必须不小于2700毫米、排量不小于2.0L或者1.8T,新能源车轴距必须在2650毫米以上。此外,新政细则还对接单场景进行了限制,例如网约车不得在机场、车站等场所揽客。但据滴滴平台此前披露的数据,滴滴平台上专快车司机的车辆排量有92.2%都在2.0L以下,更何况沈阳只是一个二线城市,平均车况肯定不如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

  在北京、上海、天津等地,网约车新政细则做出了更严苛的限制,其中影响最大是多地要求驾驶员拥有本地户籍,而一旦细则落实,对于滴滴、易到等平台来说无疑是巨大打击。“公司一直在和各地有关部门积极沟通,我相信新政细则放宽的几率还是有的。”这位员工对腾讯科技表示。

  在滴滴出行总裁柳青眼中,中国出行市场是世界上最富挑战性、最复杂,却也是最有潜力的市场。而现在,除了需要面对本土和来自国外的竞争对手之外,滴滴还需要面对不断更迭的政策变化。显然,这才是滴滴在出行下半场遇到的最大挑战。

  快车司机收到的滴滴短信

    滴滴的希望与绝望

  10月15日,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成都等地公布的网约车经营管理实施细则意见稿已经结束征求意见阶段。两天之后,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在北大燕园主办了一场关于网约车发展与规制的研讨会,滴滴作为协办方邀请了一些媒体参加。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在会上通过视频连线对细则中有关司机户籍限制一针见血的提出,“这次几个直辖市的意见稿很让人吃惊,为什么要求网约车司机必须有户口?”

  除了户籍,车辆资质也是热议焦点。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金光经济学讲席教授、北京大学市场与网络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张维迎认为,大多数地方政府所出台的网约车落地规则,使得不能负担得起更高价格车辆的驾驶员无法提供出行服务。更高规格的车辆也提高了出行成本,低收入人群将没有资格获得网约车服务。

  今年7月28日,酝酿了两年之久的《网络预约出租车经营管理暂行办法》经终于出台。修改后的《暂行办法》对此前征求意见稿中的车辆报废年限进行了修改,将8年的报废年限改为网约车行驶里程达到60万千米时强制报废,行驶里程未达到60万千米但使用年限达到8年时,退出网约车经营。较为宽松和利好的《暂行办法》相当于给了网约车平台一张合法的运营许可证。

  然而,滴滴等网约车平台还没来得及为此举杯庆祝,10月8日起陆续公布的各地细则就像一盆冷水泼在了他们身上。

  “(各地细则)比我想象的还更恶劣一些。”易到CEO周航对腾讯科技表示。在细则公布之前,周航更为担心的是对车辆数量的管制,“没想到是通过户籍(管制)”。

12下一页阅读全文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
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
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