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新浪博客

“家长反对在人民币上写名字”怎成孩子退学的理由?



有媒体报道,一家民办幼儿园要求家长预交1000元学位费,并用铅笔在钱上写上孩子的名字。一位家长觉得人民币不能随意涂写,提出异议与园长沟通。结果孩子“被退学”,第二天送孩子去幼儿园,直接被老师领出来。

这样的事情,很快在社交媒体上被“暴击”,大抵是因为这种在“人民币写名字”的做法,在过去的一些学校里较为常见。虽然原因较为朴素,害怕收到“假钞”。可实际上,这种做法本身不仅仅违反《人民币管理条例》,同时也是对于“付款方”的一种不尊重。

然而,大多数时候,人们虽然觉得不妥,但很少有人去碰触或者提出意见。只要不触及个人实际利益(金钱利益),多数人也就选择隐忍。而这种选择却往往被世俗认为是“识时务者”。说到底,“规则”不济,“潜规则”来补。

实际上,害怕收到假钞可以用验钞机或者刷卡支付,这些都是可以避免收到假钞的方式。对于“收款方”而言,在选择规避方式上,本来是自己的事情,却将风险和处理方式推到“付款方”,着实有点不作为。

更要命的是,在家长提出异议的同时,园方非但不接受,反而公报私仇,责令孩子退学,着实让人感到一种悲愤。这样的事情,也再次实证,在教育资源方面,确实存在不平衡甚至稀缺的情况。一个家长因为向幼儿园提意见,孩子就要被责令退学,或多或少有“家长过错孩子承受”的逻辑存在。

可实际上,家长根本没错,甚至是符合常识和常理的。这也不得不让我们更进一步的追问,是什么原因让一个幼儿园有如此任性的逻辑存在。

其一,太多家长被孩子裹挟,所以即便觉得不合理也不敢反抗或者提出异议。这种为所谓的私利而丢掉基本维权的意识,着实是这个时代中较为普遍的逻辑。于是,“潜规则”横行,“明规则”难行,自然就会让很多人陷入弱势群体。

其二,不合理只要没有动实际利益,好像就不是什么大事。我们能很清楚的知道,在人民币上签字的行为,除却违反《人民币管理条例》外,也是对于付款者的不尊重。可是,在没有损失实际财务的情况下,很多人真是不当回事。

其三,别人都那样忍着,我好像也就必须忍着。好的“巨龙效应”是一种正能量,坏的“巨龙效应”只会让“坏的更坏”,“弱者更弱”。总之,所有的从众,除却说明“无意识”,更说明“没有安全感”。

其四,接受的不正常太多,不正常就正常了。一个社会最怕的不是不正常,而是面对不正常已经说不出半点意见,这种时候,我们常说的就是“社会失语”。当然,庆幸的是这位家长是清醒的,他知道他自己是对的,即便别的家长都不去声援他,他依旧选择对抗。

为什么,这样的事情被报道出来后,才有人觉得这位家长做得对,觉得三观很正。这种社会情绪的钝感,不免让人感到一种困乏。教育本身存在的问题已经够让人们够无奈,但要是教育机构利用资源紧缺要挟家长低头,大抵便是教育范畴里较为耻辱的事情。

我不知道,当事小孩长大后会怎么理解“这件小事”。但真正的教育是一束光交汇另一束光的过程,而不是矛与盾的互伤。我们所期许的教育心灵是平等的,自由的,也是慈悲的。真心的教育不是压迫,而是成全。

可在这件事情中,我们分明看到的是赤裸裸的“资源狩猎”。诗人辛波斯卡说,这个世界从来没有为一个孩子的出生做好准备。而我们,却为孩子只能选择隐忍,不敢不同意,要不然是会“被退学”的,真是一个充满石块和荆棘的世界。

原创文章,谢绝转载,首发微信公众号:qingnianxuejia。

分類
新浪博客

我们到底要不要活成“准高考生”的样子?



社交媒体上,一张“学生趴在桌子上睡觉”的照片“被玩坏”。只是,热议重点不在“睡觉”的问题上,而是一觉醒来“卷子”都成“被子”。各种测试卷,复习题,答题卡,学习报都在其中,所谓“经历高考”,貌似必须“遨游题海”。这样的体验,对于一个“准高三学生”而言,基本上算是常态。睡眠的不足,导致多数人都萎靡不振。不管能不能考上,既然打算走“独木桥”,就都能“熬凌晨”、“起五更”。所以,出现能“打盹”的空挡,自然不会放过。

于此,在社交媒体上,舆论的风向并没有显得“很丧”,而是吹起一股“怀念风”。“学霸”和“学渣”放下包袱,在戏谑的语境中纷纷述说自己当初努力的样子。很多事情,一旦成为记忆,就不再那么煎熬,反而在人生的意义上,显现出别样的色彩。

记得高三的时候,总听那些“过来人”说,上大学后,可以“睡到天荒地老”。当初总是不信,可后来发现,很多人上大学后着实可以“一直睡”,因为“没人管”。当然,这一切还是看自己的选择,很多人高中“缺觉”,上大学后“还缺”。因为“努力这件小事”往往只看自己,真的和环境没关系。

有的人在高三“睡不醒”,有的人在高三“活剥一张皮”,不同人的记忆自然会有不同的感触和结果。但对于一张学生趴在桌子上睡觉,身上盖满试卷的“照片”,却应该有着同样的触动。青春真美,青春易逝,哪怕是一场“笑料”都让人感到怀念。

“这一幕”告诉很多过来人,“曾经的我们”是有梦想的,即便有做不完的试卷,睡不醒的大梦,但那时是快乐的,对未来是有憧憬的。只是,多年后的现实告诉“我们”,老师曾经所说的“上大学后一切就OK”真的很不靠谱。说到底,毕业后才算是真正的人生开始,上大学只不过是还在积蓄能量而已。

作为过来人而言,面对过去的“真实”。如若说是怀念,不如说是对现实不满的一种宣泄。很多都市里的上班族,工作节奏之快不亚于高考复习时段的负荷,所以在睡眠问题上,虽然也很困,但没时间补。相信这部分人在看到“曾经的自己”,不免有所感叹。

这样的事情,在触动我自己的同时,也让我想起一个年轻读者与我的谈话。她刚毕业不久,算是职场新人。大概意思是:“工作很忙,加班很多,导致只有工作,没有生活”。当然,还有工作的细节也不是很愉快。我没有给予过多的评价和建议,只是告诉她要多调整自己,顺带和她一起吐槽他的上司。

与她谈完话这些天,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作为个体到底该怎样面对自己的生活?是为达成目标(欲望)而不情愿的被消耗,还是为保存能量逃离消耗的环境。这或许对于常人而言,是较为常见的困境。

就如同样面对“高考”。有的人拼死拼活,也要考上理想的学府,过程虽然苦累,但内心是情愿的。但也有一些人,虽然拼死拼活,同样进入“理想学府”(父母的理想或生活的理想),但内心却不快乐,因为“初衷”里没有自己。于是,前者无畏,后者恐惧。因为,“没有自己”是没有未来的。

后来那个年轻读者告诉我,她心态有变化。是因为一句话:“跳槽是为去更好的下家,而非离开一个糟糕的现东家”。我为之一怔,并为其感到高兴。因为在她新的计划里,她给自己预设好一个“美好的目标”。就如拼死拼活也要上理想学府的“准高考生”,这个时候她是“有自己的”,而非那个带着情绪上班的“矫情妹子”。

我们到底要不要活成“准高考生”的样子?实际上,并非取决与“准高考生”的苦情困境,而是在于一个人的“未来预设里”有没有“自己”。这或许就是为何有人看到“照片”会怀念,而有人看到“照片”却无动于衷。

同样的道理,我们就很容易能理解为何那位年轻读者最后能释怀?环境没变,上司没变,唯独自己的认知在变。过去想逃离是因为“环境不适”,“上司不淑”,而却没有考虑自己的未来。而现在的心气却是“只有成长才能抵达更好的归宿”,看起来很鸡汤,但却很实用。

英语中有句短语:to enjoy one’s self(尽情享受)表述的就非常生动。比如,人们会说:“he enjoys himself in Paris.”(他在巴黎尽情享受。)而不说“他享受巴黎”。就如一个人努力为高考复习或为职场打拼,结果里一定要有自己的享受和希冀才算健康,要不然谁会为“高考”和“职场”本身存在呢?

原创文章,谢绝转载,首发微信公众号:qingnianxuejia。

分類
新浪博客

老板和员工尬聊:撇开“需求”谈理想和工资都是耍流氓



临近年底,“跳槽”(裁员)的欲望就开始泛起,很多人(公司)即便不马上跳(裁员),但已经开始物色“新东家”(新员工)。说到底,付出与回报不匹配时,“跳槽”自然就产生;同样的付出与回报不匹配时,“炒鱿鱼”自然也会发生。坦白而言,工作的实质就是供需关系,能否良性的运行,大抵就看老板和员工能否满足彼此的“需求”。

然而,在具体的“跳槽”(裁员)中,老板和员工们即便知道问题的实质,但多数却打马虎眼。老板方面,你跟他谈能力,他跟你谈理想;员工方面,你跟他谈能力,他跟你谈工资。总之,就是不往核心上谈,都想彼此“要对方”,却都不想出让自己的利益,到最后自然就成为“流氓Diss流氓”:“一地鸡毛”。

只是,往往不欢而散后,老板会说员工“太装逼”,员工会说老板“耍流氓”,实际上从本质上讲,谁都不是省油的灯。坦白而言,老板和员工就是雇佣关系,雇佣关系的核心就是员工能满足老板的职位需求,老板能满足员工的薪资需求,只要彼此觉得匹配,关系自然就能建立起来。要是彼此都不满足,就不要各种吐槽。这不仅有失风度,而且还糊涂。

所以,对于那些用理想和工资搪塞彼此的人,自然就是在“耍流氓”。我们常常会听到一些老板画饼给求职者,把好的待遇描绘在未来。可是,绝大多数老板并没有真情实意,基本上都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当然,我们也会遇到一些求职者,能干什么不能干什么并不是很明确,反正华丽的简历中水分很大,即便这样工资待遇也要求很高,反正工作能力也不是很确切的东西,标准很模糊。

这样的一种“对抗之下”,尬聊很自然就会发生,而且是被整个社会所认可的一种“撕逼形态”。老板有老板的苦衷,员工有员工的苦衷,好像他们都很苦,却不被大众认可。其实,是因为他们所叫苦的东西并非工作关系的本质,自然也就难以让人觉得信服。所以,说得太多自然就让人感到厌烦,甚至鄙视。

很多人可能觉得,员工觉得老板(公司)不好,可以选择转身离开,而非成天抱怨;老板(公司)觉得员工能力不行,就可以果断开刀,而非在会上冷嘲。道不同不相为谋,何必带着怨气去求全呢?

可实际上,“委屈求全”的员工和老板却很多,员工能力一般,加薪不成就只能死耗,因为下一家可能更坏;老板(公司)格局不大,觉得员工能力不行,但辞掉却没更好的选择,于是只能焦灼在抱怨的氛围中,一直勉强维持。我们不得不承认,很多“将就”是因为没得选,而非真的适合。在这一点上,工作关系和婚姻关系着实有很多相似之处。

归根结底:人是残忍的,尤其在利益面前,不仅残忍别人,也残忍自己。但多数时候,这种残忍又是隐性的,这种矛盾的形态之下,很多事情就会被模糊起来。实质的东西越来越远,取而代之的是流氓逻辑下的“溢美之辞”。它非但不能解决问题,却成为一种“厚黑显学”在我们的生活中招摇过市。

从这个层面来看,似乎,有些流氓的逻辑就是为平衡生态。大概“老板和员工尬聊”也是如此,都知道怎么回事都不说,都知道彼此面目可憎却都不揭,总之各自牛逼,撕逼常在,工作关系一天不破,就总会彼此不爽。

这种“撇开需求”谈理想和工资的逻辑,也基本可以笃定,相对应的都是三流老板(公司)和三流员工的观念。因为那些真正拎得清的员工和老板(公司)追求的是高效率,而非纠缠不清和拉扯不断,这种油腻的逻辑下,说到底就是在耍流氓,而且是没有结果的流氓行为,着实不值得提倡。

原创文章,谢绝转载,首发微信公众号:qingnianxuejia。 

分類
新浪博客

父女考入同校同专业:三年内不让女儿谈恋爱如何陷入“世纪沟”?



一则题为《父女考入同一大学同一专业》的报道引发社会广泛关注。直接的原因,大多数人都能看出来,是社会各界对这位父亲的励志较为认可。毕竟,在一个读书“相对功利”的社会氛围里,年过51岁还要继续读大学,着实不易。

依照媒体的报道,51岁的彭先生带着女儿已经入学。然而,这种“父女同学”的关系除却学习上无影响外,却在大学生活的私人空间里强加入一种尴尬。如彭先生所说:“女儿现在考上的是大专,大专期间,他是不允许女儿谈恋爱的,但三年后能专升本他就不管了”。

实际上,对于这种“中国式”父母的管教方式早已司空见惯。他们以为孩子把精力投入学习中,毕业后就能找到一份好的工作。他们的想法可能符合上个世纪社会中的“就业生态”,因为有一段时间我们的社会是“包分配的”。只是,那个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

另外一方面,父母不让孩子谈恋爱(一般女孩多一些),也反映出保守婚恋观的问题。十年前人们对于“同居”各种鄙夷,女儿上个大学,父母们各种不放心,就怕被生瓜蛋子们给提前开苞。十年后的今天,形势并没有太多改观,能和子女面对面谈“婚恋观”和“安全措施”的家长依旧难以找出。

我们的观念里,总以为牺牲什么就能带来什么。就如相信大学不谈恋爱就能换来人生巅峰一样,很多人依旧抱着这种置换的逻辑对未来盘算着。只是,学习和恋爱在某种层面上,并不会互相干扰。尤其,大学生已经成年,如果再去担心精力问题,或许真是一种多余的顾虑。

我们不得不承认,世纪交替下的时代,是会在对应的两代人身上形成很深的“世纪沟”。过去人们说这是“隔代鸿沟”,仅仅是对年龄差异下的认知差异进行解构。实际上,就目前的观念差异而言,更多是文化落差和历史背景造成的。

谈恋爱本是成年人自我本能的一种行为,某种层面上它不是简单的肢体交流,更重要的是精神上的碰撞和自我意识的塑造。大学本是一个开放的舞台,大学生是可以自己选择自己的生活状态的。过去,我们总听到一些大学生说自己要考研读博,谈恋爱以后再说。甚至,从谈话表情中可以看出,他们对“谈恋爱”的鄙视和不屑。

坦白而言,这真是一种人性的扭曲。我们所处的社会里,总会很僵硬的将人生切割成不同的阶段,总以为到阶段就能一切都好。实际上,从周遭的人生经历来看,我们也能窥探出一些规律,那些想当然的“置换人生”和“切割人生”,到最后其实并不能收到相应的预设结果。

大多数时候,结局会显得尴尬无力。说到底,这都是“世纪沟”带来的困局。虽然,父母总觉得是为孩子好。但当直面自己的人生时,我们会发现只有自己才更懂自己。那些总觉得大学生不懂爱情的过来人,很有可能都是爱情的“糊涂蛋”,他们的建议真的要听吗?

大学生所面对的生活里,真的不只是学习和考试。那些在感情里真正成长过,哭过的人,才能更好的理解未来的生活。一个大学生,如果在大学里只学会念书,大抵在未来的生活里,会遇到很多比考试更头痛的问题。

我们不简单对比谁比谁的生活更好,但从众多的人生里窥探,那些更懂生活柔软处的人,会活的更轻盈。但这种轻盈并不是仅靠学习沉淀下来的气质,更多是从精神的成长和人性的释放里得到的滋养。我们不能说大学谈恋爱就一定会带来什么,但是拒绝或禁止总不是好的事情。

对于彭氏父女而言,能一起上大学着实是好事。但从对女儿恋爱观的引导而言,或许并不是最恰当做法。我们理解彭先生的苦心,但时代已经不同,要想更好的塑造女儿未来的人生,大抵就不应该禁锢女儿的天性。

一道“世纪沟”可浅可深,就看我们怎么看待其中的张力,一切自然而然所萌发的爱恋都值得尊重,何况都是些成年的大学生,为何要深埋自己的本能去苦读呢?

原创文章,谢绝转载,首发微信公众号:qingnianxuejia。 

分類
新浪博客

妈带儿进女更衣室:边界模糊易生道德老赖?

一位妈妈带4岁儿子进女更衣室被骂哭后,在社交媒体上倾诉自己的经历,得到媒体的广泛关注。简单从报道来看,这似乎只是一则小纷争,可是再往深究,这显然就是道德边界的问题。于此瞬间就转换成另外的两个问题,妈妈能不能带儿子去女更衣室?爸爸能不能带着幼女去男更衣室?归根结底,其实是一个问题,人们对性意识的道德边界感到底该怎么界定?

讲真,被母亲带去澡堂洗澡的小孩子,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应该很普遍。倒是,父亲带幼女去澡堂的比较少见。这或许跟我们的家庭责任结构有关系,母亲多数充当照顾孩子的角色。另外,这也与“男看女不吃亏”的性别意识有关系,于此,如“妈带儿进女更衣室”这种事情才会被集中关注。

大多数时候,在浴场或游泳池的更衣室里,旁人真是不太好劝说。虽然,都有公告明令禁止异性儿童进入,可是基本上没什么作用。很多大人总觉得孩子小,不能独立更衣或洗浴,所以就理所当然认为进入是可以的。

只有当孩子的性别意识彻底觉醒的时候,大人们才会有所收敛。然而,这种界限真是很模糊。公告写的3岁以下可以进去,可是总有一些人4岁,5岁也照样去,这就比较难办。如若相关的场所没人管,靠旁人约束基本上不可能。

就现在这种陌生社交环境下,“出头者”真是不落好,就算更衣室和澡堂里的大人都不舒服。但也会忍着,并不会直接去批评或提醒这种不恰当的行为。当然,这并非说旁人不作为,只能说边界模糊易生道德老赖。

生活中很多约定俗成的习惯和规则,如果硬要追究,都很难经得起拷问。何况这种性别意识,本来一直都是很隐讳的话题,不到万不得已,谁也不会轻易点破。很有可能,同一个更衣室或浴室里,六十岁大妈觉得无所谓,可是二十少女就可能有点尴尬。我们不能说他们谁宽容或谁苛责,经历的不同,自然就感受不同。

不过,作为在公共场所里,每一个人都应该以保证他人的舒适为底线,否则就有点自私和老赖。绝大多数女性,是反感男孩进入女更衣室或女浴场的,这应该是一种本能的反应。就算不能对女性造成太多伤害,孩子一旦有性意识的萌芽,对孩子本身而言,也不是什么好事。

既然边界上无法判定,最好的方式就是不要去做,或者相关场所提供一些特别的亲子更衣室或亲子浴室,尽量回避尴尬的场面发生。大概这样,也就不会出现是是而非的局面了。很多事情,并非本质上有多么大的危害,可是“不舒服”太久,终究会积累出祸端。

小孩子当然不会被怎么样?可是当着小孩的面大人们要是发生争执,这或许就把小孩子也卷了进去。说到底,对孩子还是会有一些影响。那些打着孩子无性意识的母亲们,看似理所当然,认知开放,可是骨子里透着的分明是不讲理和不负责。

当然,这部分人里面,有的是真的知道而为之,有的是压根儿就不知道而为之。造成如此的局面,根本上还是边界的模糊导致的。对于道德而言,向来是给君子和要脸的人约定的。然而,这世间总有不道德的人存在,所以道德有时候真还会失效。

就如“妈带儿进女更衣室”这样的事情,我们不能说她做得对不对,只能从道义上说,她的行为会让别人不舒服。但她却又能在道德的层面上自由游走,这大概才是比较难办的所在之处。于此,除却谴责,警察叔叔也不知道该怎么破?

原创文章,谢绝无署名转载,首发微信公众号:qingnianxuejia。

分類
新浪博客

90后女老师患癌离世为何让你热泪盈眶?



每每遇到青年男女夭折的事情,总会催发全线唏嘘。社交媒体上“90后女老师患癌离世”的话题被强势围观了,转发之流,评论之水,汹涌而动。就在那一刻,“天堂没有病痛,天堂没有癌症”被瞬间定格。好像所有人都到过天堂一样,敢笃定极乐世界的美好。

年轻的女教师,去世前一个月还在准时上课,这种不符合人性的逻辑,却符合了活出自我的逼格。于是,纵然做鬼,也会有人悲极而喜,满满的正能量,真一副解暑的凉茶。毕竟,敢于命运抗高低,勇于死神争高下者,必将是吃瓜群众们力挺的旗帜。

这个世界很奇怪,自己不坚强,就希望出现“猪坚强”。自己的纷扰怎么都是苦命一条,唯独旁人的凄惨却能幻化出凄美的彩虹,任凭众人流连忘返,挥洒热泪,你说这是有多贱,多贱,贱。是的,很多人就是贱,贱到分不清是非,看不懂悲喜,只要审美还没有被杀死,“审惨”就会药不停。

不清楚是媒体有意渲染还是课堂太美,年轻的女教师一直将生命耗尽在课堂上。讲真,这个故事很美,美到残忍至极。我一直很奇怪,为何别人的惨烈,总能在旁人眼里形成一种凄美。而且是居高临下的“审美姿势”。

我一直有一种预感,总觉的评论区大喊“天堂没有病痛的人”和满嘴“长满生殖器的人”是同一类。面对强者他们瞬间兽性以对,搞不定就用脏话怼;面对弱者他们又能瞬间慈心相对,帮不了也要哭倒长城。可这分明是一种自欺和欺人的逻辑,为何却能表现的那么欢腾,那么悲伤,这是一种什么病?

是的,围观的极致就是把白事办成红事,而且能一红到底不脸红。满世界都在谈养生,可是能照着做的人,永远都是最怕死的大妈大爷。他们顶着舆论的高压,市井的喊打,依旧不忘生命最可贵,脸皮最廉价。毕竟,健康就要付出代价,走不破大马路,跳不塌小花园,就算死都不能瞑目。

人们总说他们丧,只是这世界不丧怎能活的像人;不丧怎会面对早夭的人,也能发出璀璨的心声,这到底是个什么世界,你为何总是热泪盈眶,却又歇斯底里。人性的转化往往就在一瞬间,前一秒刷微博,还在满心悲伤;后一秒上地铁,就开始变换咸猪手。热泪没干,轻落鼻头,三伏天里,谁能分清你是热,还是泪。

或许,这些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人间还是人间,只是早夭女教师的父母,也突然被搞晕。女儿之死本是致命的悲痛,白发人送黑发人,没有比这更维艰的心酸了。遗憾的是,他们也是常人,无法幸免潮水一样的呼声和声势浩大的“审惨”。

于此,才有了父母口中“坚强的孩子”,“伪装的孩子”。甚至媒体们刻意放大的煽情金句。“妈妈,我都不哭,你哭什么。有些人一出生就夭折了,我已经活了二十多年了”。“姐,还好爸妈还有两个孩子,以后你要照顾好他们”。

对于这些而言,我仅仅能触及的就是她死的的太美了,美到灵魂里,美到每个人的社交媒体里。可是,大家却忘记了本能的感动和生命的尊严。死亡从来都不美,即使赞美也是为了缓解生者的恐惧。天堂从来都很远,没有谁能提前触及。放下你对周遭人的提防,收起你对陌生人的亲热,做一个正常的人,该哭就哭,不该哭绝对不挤泪。

原创文章,谢绝无署名转载,首发微信公众号:qingnianxuejia。

分類
新浪博客

“择偶户口论”:鸡贼合谋者的一次野合



“不考虑没北京户口的姑娘”注定上热搜,“潜台词”是丈母娘岳父必须是老北京。然而,能靠姑娘自己奋斗获得北京户口的可能,近乎是一个神话。试想,儿子有多牛掰才敢出此狂言,可明明都是普通百姓,哪来那么多穷讲究。

讲真,有个北京户口,着实能有很多便利。生活的俯仰,教育的近水,或多或少有着天然的优越性。可是,有北京户口的姑娘就那么多,学历高的就那么多,脸蛋好看的就那么多,腰细的就那么多,胸大的就那么多,贤惠的就那么多,层层筛选,你家儿子到底还娶不娶。

是的,你们说“有户口残疾也行”,是真的行还是打诳语。我们倒不是歧视残疾人,可是人与人结合,选人的要求,总该优先于这些庞杂的因素。人与人过,又不是和户口过。嫁给房子,嫁给车子,已经拆撒那么多金玉良缘。难道还要再加上一条“娶回户口本”,真是疯狂到极点。

过去老讲常识不够用,现在终于明白,不是常识不够用,是鸡贼走火入魔病入膏肓。坦白讲,北京城的年轻人中,北京人的比例占的很少。这种数据如若放在不同圈子,不同行业,不同公司里,不同出租屋里更是少的可怜。

然而,现代人的婚姻,多数是以恋爱为基础,才走向婚姻。就算是相亲,也不可能当晚就洞房,第二天就补证。大抵还是需要彼此了解,互相融入后,才能决定是否结婚。至于户口问题,虽然能影响到未来的生活便利。但是,结婚之前就把这个当作筛选对象的尺度,真是令人感到遗憾。

再说,结婚是一个双向选择的过程。哪怕自己各方面都很优越,依旧有不喜欢自己的姑娘存在。把户口当作一个硬性指标去看,这本来就是一种病态。从功利的层面看,这似乎都有点合谋的意思,通过户口的不一般,来营造生活和人生的不一般。

而这也恰恰忽略了婚姻的本质,任何存在交易和预谋的婚姻,都很难过得幸福。现代婚姻已经不同过往的婚姻,除却基本的柴米油盐,更需要有旷日持久的倾慕之情,才能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单靠户口的便利,真得很难走的很远。毕竟,姑娘嫁人的根本目的已经在发生改变。不再是过去“穿衣吃饭”的基本需要,姑娘们开始独立,开始自己取悦自己,开始活出自己。起码,在大都市里这么回事。

当然,也有人说,很多乡村里,嫁人的观念还停留在过往的生存层面,外在条件相配就行。可是,我们今天明明谈的是“北京户口”嘛,能在“三里屯”闲逛的女孩,能吃你这套怪胎理论,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评价一个观念的优劣,最起码也要尊重观念所在的大环境。否则,就是一种自嗨行为。如果,在一个穷乡僻壤,谈“户口论”,谈“嫁妆论”,这个还可以理解。都什么年代了,还在北京城里吆喝“户口论”。这和腰间别着夜壶问别人尿不尿,有什么区别。

很多事情,一旦初衷错了,就容易闹笑话,紧接着就是悲剧使然。想要有更多财富,可以自己去打拼奋斗,想要拥有更多权益,可以自己去打拼奋斗,想靠一次婚姻的合谋,就想为生活寻找便利,多数没有好结局。

很多人说这是一种歧视,真是抬举这种野合逻辑。一个连婚姻里该看重什么都不清楚,还配歧视别人,真是笑话。北京那么大,精明人多了去,没必要为几个鸡贼感到伤心,该北漂的继续北漂,该泡北京大妞的继续泡,傻叉之外总有鸡贼,常人之中必有中意,只要自己活出人样,自己的姑娘可能还在丈母娘里肚子里,这才是提神鸡汤嘛。

原创文章,谢绝无署名转载,首发微信公众号:qingnianxuejia。

分類
新浪博客

考生的报考志愿为何会有“不情愿”?



这些天,正是考生们面临人生重大抉择的时候。即便抉择不会决定人生,但起码要有选择自由。不然,还谈什么“报考志愿”。可是,媒体上给出的报道,却让人感到遗憾。很多考生明明自己成绩很好,却遭遇所在“母校”副校长、教务长、班主任等人的“软禁”,为得就是让考生的志愿符合“母校的志愿”。

依照媒体的抄检节奏,从报道的题目跟进上,就能看出这种事情的坏影响有多大,其中饱含着多少利益链条。从最先的《这个高考填报志愿中的丑恶问题,今天必须曝光给大家》,再到《高考填志愿乱象:考生拒报北大遭副校长“软禁”》,就已经在说明,不管是民间情绪,还是主流媒体,对这种事情算是嗤之以鼻。

坦白讲,发生这种畸形模式,主要还是因为学校间的“教学竞赛”触发的。很多地区制定的一些标准极为“功利”。评判一个学校的教学是否出色,一个重要指标就是有多少学生考上“清华北大”这两所大学,这种功利的“教育GDP”考核标准,很大程度上驱使“母校”为了自身利益和发展,铤而走险跑去侵犯学生的志愿,强迫他们报考指标范畴内的大学。

当然,志愿能被“母校”看中,基本上也是那些成绩较牛的学霸,普通成绩的考生,自然也不会跟这种事情关联。不过,成绩太差也不行。早先年很多学校为提高升学率,竟然提前劝退一些成绩差的学生,上职业技术学校。虽然结果上不同,可是从“志愿”角度看,似乎是一样的道理。总之,就是为了学校的利益,在剥夺学生的志愿,着实可恶。

行为既然如此猖獗,大概也与重赏有必然关系。很多地区会给考上名牌大学较多的学校颁发巨额教学奖金,学校会给相关教师学生进行奖励。所以,才会有那么多老师,不惜一切代价,要让自己的学生上北大考清华。即便初衷是好的,但也抹不去私心的存在。

记得我高考那会,学校会给每个班的班主任定任务,上多少名牌,上多少本科,基本都是有指标任务的。上不去有对应的评定,持平有对应的奖励,超越就更别说了,指定有重大奖励,这些基本上都是高三班主任内心的强心剂。

很多班主任,凭借学生们的给力一届成名。各种职称头衔,职位权利,一下子就全有了。再加上巨额的奖金加持,不心动着实难。可是底线还是要有,别人的自由就是别人的自由。如果以牺牲别人的自由为代价,获取自己的利益,大概就算是不道德,甚至会是一种犯罪。

更让人感到灰暗的是,很多学生没等到走向大学,就对所谓的老师们,有了比较灰色的认知。那些百般刁难的“为你好”,“感恩”,“集体荣誉感”在这样境遇之下,彻底被污染了。更多的时候,如若一个学生的未来,因为志愿的不妥被毁掉了,大概学生会一辈子对“母校”耿耿于怀,甚至扭曲心智,从此对这个世界恶意满满,这些都是这般“不情愿”可能引发的危机。

教书育人,栽培引导,这本是人间大道。但考生毕竟不是庄家蔬菜,想怎么来就怎么来。当然,类似的情况,多数发生在乡镇类中学,学生没有太多反抗意识,家长基本听孩子和老师的建议,更是难以有所反抗。这样的情况下,只能任凭老师学校做主,想来也是够悲剧。

如今,这些细枝末节的灰暗,能被媒体报道,世人说透,大概也是因为太恶劣,太不得人心。这世界,所有的不情愿里都将写满不公的劣迹,所有不情愿都将成为最终爆发的理由,即便是一个是是而非的抉择,也应该有它的自由性,否则还能在期待别的吗?

原创文章,谢绝无署名转载,首发微信公众号:qingnianxuejia。

分類
新浪博客

残疾学生的“从没有想过”才是生活的泪点



每一年的高考录取阶段,都会发生一些比较奇特的事情。类似状元神童的故事,基本都是一个腔调,早已失去在生活中的本来面目。都是活生生的人类,非得描摹成神乎其神。最后,貌似每个人的出路都应该是一个模子下的产品,才算是某种意义上的成功。

当然,不能说这种心态和风气不好,只能说这是一种小市民心态,干什么都要讲究功名和目的。不过,恰恰是这样,反倒大多数人家的孩子都比较平庸。细细想来,很像一则黑色幽默。不过总体而言,大环境向好的方向发展。人活的越来越像人,开始被尊重,开始不分残疾或健康的被对待,因为不敢想的待遇竟然成为现实,想来总是好的。

媒体的暖闻报道并不少,多数停留在情怀之处就没了下文。不过,甘肃定西的魏祥总算是如愿以偿,上了清华,有了住所。并且“两室一厅”的套房超出了他们母子预设的标准,采访中一句“从没有想过”直接戳中大众的泪点。

作为身残志坚的人,能考上大学就已经实属不易。何况考上的是国内的一等学府,着实令人汗颜。多年来,很多身残志坚的考生总被一些大学拒之门外。多方声音各持己见,有维护专业特征和学生素质的声音,也有以入学平等的权力叫板的声音。总而言之,魏祥的“从没有想过”算是一种比较好的处理结局。

这也难怪,清华大学与魏祥的互动,能成为一股清流暖闻在社交媒体上刷屏。毕竟,这也算是稀缺的良性互动,自然少不了大众的口水热捧。可是,回过头来细细寻思这件事情,似乎并没有结局这么欣喜乐观,甚至对于一个普通家庭而言,算是一种未知的黑洞。

如果清华大学不提供住处,魏祥母子自然也没有太多能力自己租房上大学。他的父亲已经过世,家里的担子就落在他母亲一个人的肩上。而且母亲还要全职照顾他日常起居。依照这种情况,清华就算录取了,不提供住处,显然这个大学没法读。

所以,面对媒体的采访,魏祥所表现出的感怀之态,着实让人心酸。简单而老实的表情,娓娓道来的无助,像是在述说一场悲戚之梦。可惜,这种幸运,并非一种普世逻辑。只能说是魏祥的幸运,一个时代的零星感动。

对于“从没有想过”这种悲戚语境,相信并非只是魏祥的口头禅。在生活的近处,在市井的犄角,有太多类似的无奈在挣扎。“从没有想过”意在表明对生活的失望,因为不敢想,所以从不想,这种悲悯而无助的逻辑深处,其实是对未知的恐惧。而这份恐惧恰恰是来自大环境的冷漠和残酷。

于此,当我们回归生活,面对那些撕裂的语境和冷漠的行为时。我们似乎才能真切的发现这个时代的畸形。就像有人说:“从没有想过”会有人让座,“从没有想过”会有人扶老人,“从没有想过”会有人捐款,“从没有想过”会有人喜欢自己,“从没有想过”自己可以红,“从没有想过”自己可以做自己。表面看来是对生活的不确定而欣喜,可是骨子里却透着对生活痛处的悲鸣。

从没有想过,并不代表没想过,只是生活的冷漠和残酷,不允许我们去那样想。那些被生活认定为幼稚的行为,很多时候并非本身幼稚,只是生活太过无情冷漠罢了。相信,总有一天,身残志坚的语境会消亡,类似魏祥的处境会被正常看待,新闻不再需要被刻奇,老人不再担心没人扶。这一天总会到来,就像魏祥的“从没有想过”变成现实一样。

只是,这一天的到来,我们需要的依旧是“从没有想过”的悲戚热泪。

原创文章,谢绝无署名转载,首发微信公众号:qingnianxuejia。

分類
新浪博客

高校“短裙短裤”禁令为何充满争议?



有媒体报道,济南一高校为评选文明班级,标准里有一条禁令:“不论男女,禁止穿着露出膝盖的短裙短裤”。规定一出,自然就会被争议,这也是舆论一贯的逻辑。高校的事情总是比较浮嚣,过去十年和今天而言,并没什么差别。

“穿衣规范”能上热点,基本都是高校。有关学生穿衣服的尺度,一直以来都被大众津津乐道。不过,时代不同,要求自然也开始宽泛。市井街头而言,穿戴只要不影响别人,不影响公共良序,就没什么问题。

可是,高校就比较特殊,太过保守会被嘲笑,个性突出也会被批驳。学生没出校园之前,一切的行为都好像被监控起来。即便未来的社会生活中一点都用不上,也依旧要用“学分”去度量,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似乎很徒劳。当然,人生的很多事情都是徒劳的,也就不差这一个阶段。

有关穿戴的问题,有一段时间里高校的“黑丝袜”成为大众的眼中钉,可是讨论来讨论去,都是以旁观者的意淫为主。至于实质性的影响,也并没有那么大。老把“黑丝袜”当作性信号的释放,出发点就已经走向歧路。思考方向本身的问题远比黑丝袜带来的坏影响更多,何况身穿黑丝袜也是一种审美需求,执意要打上邪淫的标签,其实是一种流氓心态。

但是,对于特定的场合和特定的职业而言,着装其实还是有讲究,这和迂腐没什么关系。对于高校而言,一定程度上遏制“薄露透”,也不算过分。怎么也算教书育人之地,穿着过于随意,着实不太好。尤其是在公共课堂上,适当的讲究一下尺度,还是比较好一些。要是学生私下生活中穿的张扬个性一些,自然无可厚非。

有时候,规则的制定不一定为惩恶和治恶,也是为养成一种良好的生活习惯做准备。尤其,像高校这种地方,就成习惯和认知的养成地,适当的进行规范,这和个性本身并不冲突。只要不是过分矫正,就值得支持和鼓励。毕竟,出发点上没毛病。

“短裙短裤”禁令,单从内容上看,给人感觉冷冰冰,不解风情。可是从实施的手段上,也并非一刀切。按照高校的回应,只是觉得“不雅”,这种“不雅”其实更应该说成是“不适当”,因为只是校园的禁令,而非社会整体的禁令,过分标签化,本来也是一种误导。

所以,很多时候对于一些“局域禁令”,不用太过争执,只要基质上充满修善理念,就不用太过上纲上线。否则就会陷入怪圈,走不出去。对于规则与个性而言,向来都要辩证的去看,和解并非是一种病症,恰恰是对生活的一种态度。

于此,高校的“短裙短裤”禁令而言,并没有太多毛病,那些抓住不放的言论本身,其实比禁令更具有坏影响。

原创文章,谢绝无署名转载,首发微信公众号:qingnianxuej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