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疑存大量调错婴儿 百对母子拟验DNA

 

rn

  阿贤(左)与李氏夫妇日前往西九龙警署法医部接受DNA验证测试,结果证实自己不是李氏夫妇亲生。

rn

  ■ 因怀疑32年前赞育医院出现错调婴儿事件,香港医管局23日称,今天将联络107名当时在赞育医院出生的人士及分娩的母亲进行基因测试。

rn

  ■ 上月底一名32年前在赞育医院出生的人士通过法医鉴定验出不是现时父母所生。而医院方面当时的记录不全,存在大批量错调婴儿的嫌疑。

rn

  妹妹质疑:哥哥母亲血型不合

rn

  怀疑错调婴儿事件的主角李国贤今年32岁,是家中的长子。去年11月7日,阿贤的妹妹上网时无意间发现母亲血型属O型,而哥哥阿贤则属AB+型,于是对阿贤的身世起了质疑。在好奇心驱使下,他们接受DNA检验。11月21日,亲子鉴证显示,阿贤不可能为李氏夫妻所生。

rn

  据李太透露,33年前,年仅18岁的她尚未结婚即意外怀孕。怀孕9个月时她决定将儿子交给保良局代为抚养。按照保良局的要求,她必须到指定的赞育医院生产。1976年11月30日,李太在该院生下一名男婴。

rn

  儿子出生没有几天,李太改变初衷,决定领回儿子抚养。1个多月后,李氏夫妇便前往保良局竹园儿童院领回儿子。李太说,领回儿子时已核对婴儿脚上的脚环。同年李氏夫妇正式注册结婚。

rn

  李太说,阿贤听话、孝顺,跟弟妹们相处和谐,30多年来他们从未想过他是“外人”。

rn

  法医鉴定:儿子不是亲骨肉

rn

  李家四处求助希望可查明真相。可是30多年前的竹园儿童院已不存在。李家开始向医院管理局、保良局、社会福利署及特首办求助,在近1个月的时间里都是音讯全无。赞育医院和医管局的说法是,医疗记录的保存期为21年,当局已没有阿贤出生及其母入院的记录。而社会福利署亦以“档案已销毁”为由答复李家。

rn

  阿贤经过努力,终于在上月5日成功联系上一名“同年同月同日”在赞育医院出生的香港男士阿雄,说服对方接受DNA验证。上月21日,李氏一家与阿雄前往西九龙警署法医部接受DNA验证。1月30日,法医DNA报告显示,阿贤并非李氏夫妇所生。阿雄的检测对弄清阿贤的身份也没有帮助。

rn

  医管局呼吁:107人DNA验证

rn

  而在阿贤的检验结果出来之后,大家考虑的最多的是:那意味着有更多人被调错的可能性。“很大机会还有新的个案,一个错,分分钟成排都错。”香港全民健康动力主席劳永乐说。

rn

  各界均认为医院以及统领全港医院的医管局对此负有重要责任,有立法会议员认为当事人可向香港政府或者医管局索赔。至此,医管局方面才高度重视此事。医管局高层向阿贤承诺找当时出生的107名人士进行调查。

rn

  香港医管局表示,会在今日呼吁于1976年11月28日至12月7日期间,在赞育医院出生的人士,或者曾在该院诞下婴儿的产妇与医管局联络,进行DNA验证,协助相关人士寻求身份真相。医管局主席胡定旭表示,有关基因测试要自愿进行。

rn

  家人反应弟哭求一句话:一世为兄

rn

  这可能是香港首宗被揭发的公立医院乌龙调错婴儿事故,主角阿贤育有一女,而他自己是家中长子,有弟妹各一,其父李某及母雷某今年都是50岁。

rn

  阿贤得知结果后强忍悲痛,还给母亲送上一句:“一日阿妈,终身阿妈。”并和妻女写了一张字条给她,写着“一日阿妈,终身阿妈;一日奶奶,终身奶奶”;而其母亲也用字条回复,“一日阿仔,终身阿仔”。

rn

  抚养他成长的父亲亦对爱儿身世大白感到错愕:“我好同情阿贤,我也是孤儿,知道没父母的感受。”

rn

  妹妹因自己的贪玩发现血型不合进而掀出“漫天大祸”深感不安,弟弟更哭着打电话给阿贤,要他亲口讲一句自己是他一辈子的哥哥并会照顾这个家庭才心安。

rn

  李家关系比以前更加密切,以往一周聚会一次,事发后则每周见面最少两三次,阿贤更称,自己会一生姓李。

rn

  业界说法 一产房调错10婴儿不奇怪

rn

  香港一名资深护士透露,二三十年前,香港出生率高企,可供生产服务的医院寥寥可数,一个产房内可能同时迎接十个八个婴儿,调错婴儿事件毫不奇怪。

rn

  一位在深圳某医院妇产科工作了20多年的资深医生告诉记者,现在每位婴儿出生后,接生的护士都会立刻给母亲和婴儿带上识别带。母亲和孩子也都是住在同一间房间,所以不会出现调错的情况。一直到母子出院时才把识别带拿下来,并且进行校对。

rn

  据广东太太法医物证司法鉴定所张保华经理说,该所去年一共接受深圳1000多宗DNA亲子鉴定,也有怀疑抱错婴儿前来做鉴定的情况。

rn

  法律界人士黄国桐认为,阿贤及其父母可以通过民事途径向医管局索偿,包括事件造成的心理创伤。如果阿贤在医管局的协助下,仍然找不到亲生父母,相信索偿额会更大。

rn

  抱错婴事例 双胞胎一点都不像

rn

  21年前,两个素不相识的母亲在北京市通州区妇幼保健院产下男婴;21年后,分别生长在两个家庭的男孩却发现他们竟然是双胞胎,而生活在一个家庭的“双胞胎”却模样一点也不像。2007年12月13日,法院判决医院向两个家庭书面致歉,并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总计50万元。

rn

  抱错15年医院赔14万

rn

  2007年3月26日,广西首例两对夫妇及其孩子状告医院抱错婴儿的侵权损害赔偿纠纷案件一审宣判,判令广西某医院向六原告书面赔礼道歉、赔偿损失并支付精神损害赔偿金14万元。这距两男婴出生已15年。(南方都市报)

责任编辑:超级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