贬值、破发,2019年海外IPO是独角兽比惨赛场!

近年来,美股市场受美联储加息、宏观经济疲软而需求不振的影响,即使是科技巨头,日子也并不好过,但是中国新经济公司争先恐后赴美上市的状态却从未停止。

2018年赴美上市的中国新经济公司数量创下2010年以来之最,但是表现却不如人意,根据Renaissance Capital统计,2018年在美上市的中概股中,大多跌破发行价,这些IPO首日涨幅也远低于上涨11%的历史平均水平。公司估值下降、募资额度缩水、上市首日破发等现象如影随形,优信二手车、小牛电动等公司除了突破IPO发行价定价区间下限外,还调低了融资规模。

在这种背景下,2019年赴美上市的热潮仍在持续,这些公司和自己的风险资本支持者正争先恐后地推销股票,今年已有12家新经济公司顶着贬值、破发的压力成功上市。

中概股的长期走势低迷

新经济公司的IPO本应是一场皆大欢喜的喜剧,上市后找到更宽敞的融资渠道、前期投资人寻找到安全退出通道、持股员工实现财务自由……但是许多新经济公司的上市并未取得预想中的良性循环。

上海交大副教授朱蕾此前曾撰文表示:“从1993年到2013年至少有168家中国企业在美国上市,从招股价到交易首日结束的平均收益为20%,几乎等同于美国公司的上市日收益。但做长线的投资者日子并不好过,在接下来的三年中,这些168家中国IPO的平均回报是-3.6%,平均每年约-1.2%。如果有投资者在买中国IPO的同一天买美国市场指数(如标准普尔500指数基金),并持有相同的时间(三年内,除非三周年之前摘牌),能赚取23%,每年约8%。换言之,中国的IPO在新股上市后三年的表现落后于美国市场每年约9%。”

美国市场投资者用脚投票,中概股的长期走势呈现低迷状态,今年以来,中概股表现也明显弱于美股指数。

数据显示,这些新经济公司发行首日表现可圈可点,只有斗鱼、如涵、36氪3家破发,大部分企业开盘价高出发行价,同时还有3家企业是以定价区间的上限作为发行价,不过这些股票长期走势仍令人堪忧。

总体而言,上市至今12家新经济公司只有房多多、跟谁学、瑞幸3家企业相较于开盘价上涨,而其他企业呈现不同程度的下跌,跌幅最高近60%,最低也为13%,长租公寓青客和科技媒体36氪上市仅一个多月便已经下跌约30%,青客公寓此前还将发行规模减半,原计划发行520万股ADS,最后只发行发行270万股美国存托股票,股价长期走势并不乐观。

走不出的盈利之困

这些新经济公司大多持续亏损,短期内无法实现盈利。翻阅亏损企业的招股书,部分企业在招股书中也提到了亏损较大的问题,并称实现盈利是长期目标,但是无法保证实现这一目标,“并且我们将来可能继续遭受损失”。

在2016-2018年,斗鱼归属于股东的净亏损则分别为7.83亿、6.13亿、以及8.76亿元人民币,过去三年累计亏损22.72亿元人民币。瑞幸运营一年多,去年一年便亏掉16.2亿元。

部分盈利企业也是经历了早期的巨亏刚刚实现盈利,房多多自成立至2016年连续6年亏损,从2017年开始,房多多才实现盈利,净利润为人民币60万元,而2016年则为净亏损人民币3.321亿元。

谷歌、亚马逊、阿里巴巴和腾讯在内的少数超级明星企业证明,巨大的用户数量和市场领导地位是通往高财富的重要法门。投资者们都急切寻找下一个马云,风险投资也敞开了大门。

在资金支持下,同时得益于云计算、智能手机和社交媒体的发展,新经济企业可以通过新的商业模式以轻资产方式开展业务,然后迅速扩张,从而拥有庞大的用户基础,同时销售增长迅速。但是它们的亏损也在持续,而这些亏损反映的并不是暂时的增长阵痛,更多是竞争激烈的市场和良莠不齐的客户群体导致。因为担心失去用户,新经济公司高管们不敢削减庞大的营销支出和补贴费用,许多公司还在不停地开发辅助产品,寻找更多的变现模式,试图从用户身上赚钱。

事实上,大多数新经济企业面临着一场旷日持久的消耗战,需要应对长期的利润低迷,期间只能依靠融资支撑,最终,陷入困境的公司可能会被收购。而进入ipo 的企业,虽然在短时间内解决了融资难的痛点,若长期缺乏可持续增长的盈利点或者长期运营思维,投资者也不会买单,后续股价表现终将不会如意。

顶着压力赴美上市为哪般?

境外资本市场相对更宽松的上市政策、融资需求的日益紧迫、资本的退出等都成为新经济公司境外IPO的催化剂。

首先,我国中小企业融资难以及自身外部原因等,造成我国中小企业正向赴美上市的热潮,从盈利指标以及经历多轮融资造成的同股不同权结构方面来看,新经济公司在美股上市要相对容易得多。

其次,一级市场募资更难了,根据投中研究院的统计:2019年上半年VC/PE投资行业持续下滑,2019年上半年仅完成271支基金完成募资,同比下滑51.7%,完成募资544亿美元,同比下滑30.2%。新经济公司依靠互联网人口红利迅速发展变得艰难,随着用户规模、营收等增长速度的放缓,新经济公司从一级市场轻松融资的日子也一去复回。同时,最新的资管新规明确要求不允许期限错配、多层嵌套、资金池、保本承诺等,这些规定更加剧了政府引导基金募资的困难程度。

然后,资本耐心已然不足,许多新经济公司经历过多轮融资,3-4年是创投资本退出的密集期,美股被认为是更成熟的退出通道。也有分析人士认为,许多在美上市的中企采取的都是VIE结构,一些创投企业的初始投资是以美元形式进入的,因此在退出时也更愿意直接实现美元兑现。

最后,估值方面,募资市场基金规模的减少给新经济企业未来可持续融资带来阴影,若无法持续融资,其高估值无法持续,故通过IPO融资及二级市场再融资成为维系公司未来成长的可能途径。

短期来看,即使顶着压力,亏损的新经济公司赴美的冒险游戏不会结束,但是商业模式获得美国证券市场的认可并非易事。不过,这些亏损新经济公司ipo募资成功对消费者十分有利,因为绝大部分的钱都用在了消费者身上。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
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
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