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官员考察无极破坏景区 环境恢复需三五年

    昨天,云南省三江并流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管理局局长马苏红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中国官员景峰到碧沽天池现场考察。马苏红说,《无极》剧组在碧沽天池建造工程,并没有按规定获得审批手续。

n

  此前,迪庆州林业局、环保局和建设局三部门先后出具调查报告,认为《无极》剧组对景区的破坏程度并不大。马苏红则称,剧组对景区的破坏,需3到5年方能恢复。 
 
    事件进展 联合国官员考察天池景区

n

  昨天上午,云南省三江并流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管理局局长马苏红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中国官员景峰到碧沽天池现场考察。

n

  考察过后,马苏红说,《无极》剧组建造“海棠精舍”工程时,确实对景区造成了一些破坏,需要3到5年才能恢复。

n

  马苏红还兼任着云南省世界遗产管理委员会办公室和云南省建设厅风景名胜区管理处的职务,碧沽天池在申报世界文化风景遗产时,他曾到过天池两次。昨天,他再次考察完后说,变化不大,主要是修栈道地方的杜鹃花被破坏。

n

  马苏红说,虽然天池周边破坏并不大,当地政府也做了一些恢复工程,不过,还需要一些时间才能完全恢复被毁坏的部分杜鹃花丛。按照世界文化风景遗产管理条例,在风景名胜区搞工程设施,需要向建设部审批。在这方面,《无极》剧组并没有经过建设部的审批。

n

  碧沽天池属于核心保护区,在三江并流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中属于一级保护区。马苏红说,《无极》剧组在碧沽天池旁建“海棠精舍”,属于影响自然风景的工程。

n

  “国家相关的法规是很完善的,但一些人的观念和意识不强。”马苏红说。

n

    当地三部门出具调查报告

n

  《无极》剧组破坏碧沽天池环境的事件曝光后,云南省迪庆州林业局、建设局、环保局先后到现场做了调查,5月11日、12日,三部门先后出具了调查报告。

n

  迪庆州林业局在调查报告中称,《无极》剧组“在原采伐迹地上搭建了3个临时工棚,在草甸上搭建了临时性建设物‘海棠金舍’1座和至天池湖心岛简易木桥1座,从原林区公路尽头至天池湖边用沙石和原木铺设了长120米、宽4米的便道一条,其中沙石铺设100米,用原木铺设20米,占用草甸及矮灌丛480平方米,其中用沙石铺设的路面覆盖以豆叶杜鹃为主的矮灌植被150平方米。”

n

  迪庆州林业局经过评估认为,“就整个碧沽天池而言,植被基本没有影响。沙石路面和水泥柱基,可采取清除或回土填埋的方式,实地恢复植被。”

n

  迪庆州环保局的调查报告中则认为,《无极》剧组修建“海棠精舍”及沙石道路过程中破坏了碧沽天池周围部分高山草甸和高山灌丛植被,影响了碧沽天池周围的自然生态环境。……从现场看,建设临时占地面积较少,无永久性占地,虽对当地生态环境造成一定影响,但未造成破坏,是可以恢复的。”

n

  迪庆州建设局的调查报告中也称:“看了天池周边数百米的范围,没有发现森林和湿地花海被砍伐或造成大面积破坏。……在拍摄时剧组是注重环保的,要求演员(包括群众演员)处理好生活垃圾,不得随意践踏周边草地和花海……置景用的木材是有合法手续的,是用枯死的虫灾林木搭建而成的。”

n

  在这份调查报告中,迪庆州建设局还称,“(天池)附近群众对影片拍摄造成环境的破坏一说持不支持态度。”

n

    本报调查 村民证实剧组破坏环境

n

  5月14日,香格里拉县飘起大雪,记者再次上山,寻找曾参加过《无极》剧组拍摄的群众演员,求证当时剧组到天池拍摄的一些细节。

n

  住在碧沽天池下面的中甸镇村民农农2004年4月份曾为《无极》剧组铺过路。农农回忆说,当时修进天池旁边的路,剧组找来了推土机,直接把地上的杜鹃花铲平,然后铺上沙石,大概铺了100多米长的沙石路。然后,通向天池边剧组又搭建了一条木栈道,“直接把栈道压在杜鹃花上面。”

n

  当时,剧组每天住在县里的宾馆里,每天早上带着饮料、盒饭进到碧沽天池旁,中午在现场吃。农农说:“他们喝完的饮料随手就扔了,没有人捡,地上还有饭盒。”

n

  听说记者打听《无极》剧组的事,村民马建明突然好奇地问:“他们电影赚了多少钱?”记者表示不大清楚。马建明和旁边的村民又说:“他们剧组拍镜头,召集我们村民赶过去一大群牦牛,到现在还没给一分钱。”

n

    遭破坏地点正在修复中

n

  5月13日下午,沿着崎岖的山路,几次迷路后,记者终于来到碧沽天池,天正下着暴雨,《无极》剧组建造的“海棠精舍”和栈道已完全被清理干净,天池上空雾气缭绕。

n

  工程领队藏民农奴和队友躲在天池旁边的木房子里避雨。他说,5月5日,香格里拉县林业局让农奴带着十几个人到天池边清理留在湖边的垃圾,修复栈道破坏的地方,用拖拉机运肥料铺上后,撒种草籽。

n

  农奴说,他们一共14个人,一天能铺10多米长的肥料,肥料是从附近的牛场用拖拉机运过来。做这项工程的费用,县政府说,等干完活再说。

n

  每天晚上,农奴和队友睡在湖边小木屋的湿地板上。小木屋使用了十几年,木板之间有着三四厘米的间距,风刮得小屋里很冷,日夜得用木柴生火取暖。

n

  农奴披着羊皮袄,浑身已被打湿。见雨水小了些,他招呼大家立刻出去拉肥料,撒草籽。农奴说,大概明天肥料就可以铺好,草籽可以撒完。农奴指着旁边的半米多高的杜鹃花丛说,恢复到这个样子,大概还得三四年时间。

n

    当地官员对此事保持缄默

n

  5月13日,记者赶到迪庆州香格里拉县,拨通迪庆州委宣传部副部长李爱明的电话。李爱明说:“从今天开始,不再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

n

  此前一天,有几家媒体记者专访了李爱明。李爱明认为,剧组对天池的破坏不大,只是一点,也很快能恢复。随后,他的言论遭到一些评论者的攻击,认为是在《无极》辩护。

n

  有媒体评论说,李爱明的说法是在为《无极》剧组辩护。李爱明则称,他是《无极》剧组协拍小组的负责人,日常主要负责召集一些群众演员、车辆等事情,了解剧组的情况。

n

  对《无极》剧组破坏天池环境的调查结果,林业、环保、建设等部门不断抛出说法,出台新的规定。李爱明说,他希望记者从事实的角度报道。

n

  当天,记者又联系到香格里拉县宣传部部长和丽萍,她说,“现在我们一律不再接受媒体采访,等环评报告出来吧。”

n

    链接 《无极》剧组被指破坏碧沽天池环境

n

  5月9日,在杭州举行的“城镇和风景区水环境治理国际研讨会”上,建设部副部长仇保兴在主题报告中对《无极》剧组污染香格里拉的行为提出严厉批评。

n

  此举一出,即引起极大社会反响。云南省建设厅随即组成调查组赶赴现场,云南省环保局也已要求迪庆州环保局展开调查。

n

  随后,国家环保总局责成云南省环保局调查《无极》剧组是否破坏香格里拉环境并将调查结果上报。 

责任编辑:超级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