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2019:网红奋力当明星,明星掉价做网红

“网红”因网而生,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发展,网红不断更迭,越来越多的网络红人出现在大众面前,从文字时代的安妮宝贝、宁财神,到图文时代的凤姐、芙蓉姐姐,再到宽频时代的李佳琦、冯提莫、papi酱……他们以不同的方式不断渗入到大众的生活中。人们追捧网红的热忱度及方式堪比追星,一时之间,仿佛进入到了全民网红的状态。

近些年,遍地开花的网络平台不断滋养起无数个网红,一个个大流量网红活跃在大众的视线里,他们吸金能力极强,粉丝、流量、话题度已不输给明星,许多网红都已不安现状,逐渐将手伸向了娱乐圈。

为了出圈,网红各显身手,参加综艺节目、出专辑、拍广告、拍电视剧,开始在全平台频繁出现,他们倾尽其力想要摆脱“网红”标签,想贴近“明星”二字,实现身份转变。

另一方面,明星们也在向网红靠近,他们不惜“屈尊”纷纷给网红站台,甚至自己也做起了直播带货。

网红努力出圈,企图“明星化”

“明星化”路径最明显的网红当属李佳琦。

2019年李佳琦着实红了,先后合作了奚梦瑶、关晓彤、戚薇、周振南、朱一龙等一线明星,成为了无人不知的大网红。

不断爆红的李佳琦更是得到了《快乐大本营》和《吐槽大会》两档综艺节目的邀请,登上了时尚杂志《红秀》的封面,拍摄了肯德基《圣诞炸鸡店》的广告。对他来说,从线上的直播“网红”,到参加综艺、拍摄广告和封面,是一种“身份”的升级,让他以另一种方式走到了大众面前。

相比于许多明星来说,李佳琦更加有名。可即便如此李佳琦还是不能被称为明星,流量和钱并没有给他带来身份的转变,在李佳琦身上还存在着阶层问题。

尽管李佳琦挣了很多钱,是公认的直播一哥。但他只是网红,不是明星。

说完李佳琦就不得不说薇娅,淘宝直播“一姐”,行业的销售神话。“明星化”同样出现在她的身上。

曾经的薇娅也是娱乐圈的一位艺人。

2005年,薇娅参加了一档综艺选秀节目,签约了环球唱片并成功以艺人的身份出道,还发了专辑。

那段时间,薇娅和林俊杰一起拍过广告,和戴军主持过娱乐节目,还和成龙一同参与演出。但那时候的薇娅只不过是万千艺人中的一员,没能大红大紫,最终淡出娱乐圈。

直到接触淘宝直播,薇娅才以一个“网红”的身份再一次出现在大众面前。

相比于李佳琦的活跃,薇娅的出圈就显得有些保守。

作为淘宝第一主播,薇娅先后登上《天天向上》、《口红王子》节目的录制。还参与了《人物》举办的活动并以一位演讲者的身份进行演讲。

薇娅算是从艺人转成网红。但现在很少有人知道薇娅曾经当过艺人,只知道她是一名头部网红。薇娅很多场次的直播都会请大牌明星前来坐镇,为自己的直播间造势。不知这样的身份转变是否会给她带来心理落差,毕竟现在的薇娅已经失去了属于她的“明星效应”。

斗鱼一姐冯提莫,网红主播“明星化”第一人。

今年,冯提莫频繁出现在各大综艺节目,每次都是主咖,地位让许多明星都望尘莫及。

冯提莫用了几年的时间,从一名主播变成一个职业歌手,在很大程度上贴近了明星,但是本质上她依旧是一名网红,大众总会忍不住拿她和明星进行对比。

冯提莫参加《快乐大本营》和《天天向上》录制的时候,就被不少网友吐槽她的穿着、身高、身材比例。在参加《异口同声》节目时,冯提莫和张韶涵合唱了一首《淋雨一直走》,唱功高下立见,冯提莫的声音虽然甜美但没有特色,代表作也多是“口水歌”,没什么拿的出手的作品,很难和职业歌手联系在一起。

明星和网红的专业程度也由此体现,大部分的明星都是科班出身,受过专业的教育。而网红不同,比起专业度,他们拥有更多的是名气,是营销自己的手段。

以歌手身份登上各大平台的还有刘宇宁,和冯提莫不同的是,刘宇宁的歌唱实力得到了大众的认可,他的嗓音磁性且浑厚,歌曲传唱度很高。

刘宇宁还曾先后参加音乐节目《金曲捞之挑战主打歌》、《蒙面唱将猜猜猜第三季》以及《歌手2019》,获得了一众粉丝。

除了唱歌以外,刘宇宁还拍了电影和电视剧,成为了一名全方位发展艺人,但是大众对于刘宇宁的“艺人身份”也存在质疑,感觉他和娱乐圈的艺人们有些格格不入。

就拿江苏卫视的跨年晚会来说,刘宇宁的台风相比于其他明星就青涩许多,显得有些拘谨,放不开手脚。从专业角度评价刘宇宁的唱功,尚存在不足,比不上资深歌手,又强于一些流量歌手,陷入一种不上不下的尴尬位置。

身为“草根”要想成为娱乐圈的艺人,身份的转变还是需要一定的时间,毕竟草根文化与高雅文化相颉颃,想让大众忘记他们草根网红的身份还需要作品的积累。

今年,知名网红papi酱也开始活跃在各个综艺节目里,《吐槽大会》、《快乐大本营》《明星大侦探》等中均有不错的表现,更是在吴君如导演的处女作《妖铃铃》中出演女配角,晋升成为了中国内地女演员。

对比冯提莫、刘宇宁的草根出身,中央戏剧学院毕业的papi酱就显得有些不同,大众更容易接受科班出身的papi酱“明星化”,因为papi酱的“身份”是可确立的,与其他网红相比起点就不同。

除了将自己包装成“明星”的网红外,还有一些草根网红会办晚会请明星为自己贴金。

某网红就曾花费了7000万余元,举办了一场演唱会式婚礼。一线明星成龙,邓紫棋,王力宏,张柏芝等人都是亲自来到婚礼现场,要么唱歌,要么献艺。要知道,这样的阵容就连很多电视台都请不到。

在成龙等大牌明星的加持之下,收看婚礼演唱会的网友达到了近千万人,令人叹为观止。但是更令人惊讶的还在后面,婚礼结束后,这名网红开了2个多小时的直播,婚礼花费的这7000万瞬间就赚了回来。

无独有偶,今年6月,由知名网红举办的活动就请来了李宇春、周慧敏、林志颖等大牌明星前来助威,活动花费上千万。一夜之间网红声势大涨,粉丝数量增加近200万,营业额破4000万,赚的是盆满钵满。

明星加网红的营销活动,无疑是成功的,对网红来说,是名利、地位双丰收,但是对于明星来说却成了“跌份儿”的行为。

网红“励志”向上走,试图挤进娱乐圈,而有些明星却反其道而行,逐渐向网红靠拢。

明星“网红化”,寻找下沉新出路

最近,明星柳岩入驻某平台,在平台中开始了直播卖东西。两个半小时的直播里,柳岩一共卖了18样东西,有牙膏、吸尘器、面膜、榨汁机等等。

看到柳岩的直播后,很多网友表示难以理解,柳岩一个明星为什么要像网红一样直播卖东西,难道是娱乐圈混不下去了?也有人认为柳岩可能是缺钱花了,毕竟短短两个小时的直播柳岩就创造了1500万的价值。

其实除了柳岩以外,早已经有很多明星加入了直播卖货的大军中。

知名主持人李湘已入驻某购物平台,凭借自身的知名度开启了直播卖货的节奏,身为主持人的李湘直播游刃有余,每次直播都会有几十万人观看,每个月都要直播六七次,为此她已经将自己的微博名改成为主播李湘。

“李湘这咖位做主播太掉价了吧”这是大众对于李湘直播的普遍看法,面对质疑,李湘也做出了回应,纯属家庭主妇闲来无事,和朋友们聊聊天,分享人生,还说别想太多了。

张檬、朱梓骁、王祖蓝等人都曾直播卖货,显然直播卖货已经成为一种趋势。

除了加入直播的明星外,还有一些明星靠着网红的人气来进行宣传造势。

胡歌主演的电影《南方车站的聚会》上映前,作为主演的胡歌来到了网红主播一哥李佳琦的直播间,和李佳琦一起宣传了自己的新电影。

李佳琦在线销售电影票,25.5万张电影票仅仅在6秒钟的时间里就被一抢而空;销售速度之快,令胡歌都惊叹。当晚活动直播间观看人数达到636万,直播互动量超过了3500万。

在李佳琦的大流量下,明星也经不住“诱惑”。

网红成不了明星,究竟差了什么?

事实上,没有一个不想成为明星的网红,但是网红即便拥有大流量却依旧难以成为明星。

1、网红缺少专业度

明星和网红之间的起点就差别很大,明星多是从演艺高校毕业的,拥有一定的专业度,而网红的门槛却非常低,有时只需要一部手机,就能打造出一名网红。

武大校花黄灿灿因美照而出名,继而拍摄了电影《泡沫之夏》,电影播出时黄灿灿的演技遭到了群嘲,半路出家的她实在缺乏表演功底,在这部电影的负面口碑下,黄灿灿渐渐消失在了大众的视线里。

2、网红颜值经不住推敲

明星登上的舞台要面向广大观众,因此明星需要360度无死角的站在摄像机面前,而那些为了变美,而造成面部僵硬的网红却拿不上台面。

网上有这样一句话:“《快乐大本营》是网红照妖镜。”

某网红首次登上《快乐大本营》,通过表演眼睫毛夹火柴的绝活惊呆众人,当近镜头靠近网红面部时,却让她“现出原形”,被网友吐槽“和自拍差距太大,简直就是照骗”,能够明显的看出这位网红苹果肌部分有点僵硬,而且笑起来的时候总感觉表情很奇怪。

看来《快乐大本营》真是检验网红颜值的利器,网红硬照美的无可挑剔,但在镜头面前,就原形毕露了。

不得不承认网红们的颜值和明星的颜值是有差距的,这也是网红明明那么“美”却成不了明星的原因。

3、网红缺少“身份”的确立

李佳琦介意自己的网红身份,因为这个词似乎让他低人一等。

今年4月,李佳琦和几位明星为某个美妆品牌做宣传,品牌方包下了上海外滩的震旦大屏幕,李佳琦作为一个美妆宣发活动的流量担当本应“大放异彩”,然而明星们在震旦大屏幕上轮流播放,却不见李佳琦的踪影。 

现实是,在只给明星匹配的资源与平台上,网红是登不上去的,人们追求身份的确立,以及社会评议。

网红中成功的人很多,想当明星的更多,但是成功的却寥寥无几。网红是一个无法归类的“职业”,因为它无法定义,也解释不了,李佳琦在大众口中可能是“卖货的”、“做直播的”、“网红”,而这些称号都不如“明星”二字来的耀眼。

4、明星都是被“挑”出来的

明星都是经过千挑万选的,他们懂得规范自己的行为,而网红缺乏监督,有些时候为了博眼球,行为无底线。

发际线小吴曾因为“喜感”的发际线和眉毛而在网络上迅速爆红的,成为了大家调侃的对象。

小吴进入娱乐圈后,迅速走红,开始了疯狂捞金,接代言,拍广告……

不过走红之后的小吴却飘了,在《快乐大本营》中的表现遭到了疯狂的吐槽,而后网上还曝出了他“撩骚”的黑料,内容尺度很大。被曝光后,小吴对于黑料进行过挣扎,但网友却丝毫不买账,他的做法遭到了网友们的谩骂。原本人气高涨的小吴跌入低谷,再也起不来了。

值得一说的是,小吴的律师在回应黑料的声明将小吴称为“艺人”,可是网友对于他的这个身份却是嗤之以鼻。只能说对于“艺人”二字,小吴的理解太低了,网络在成就小吴的同时也害了他。

影视寒冬,明星“被迫”成网红

娱乐圈就这么大,每个人都想分一杯羹,但奈何狼多肉少,资源做不到“雨露均沾”。

有数据表明,今年影视行业已经进入了寒冬期,2019年以来,全国有1884家影视公司关停,开机率持续降低,全国拍摄制作电视剧备案共646部,比去年同期886部少了27%,剧集数量下降了30%,再加上“限古令”的执行,各平台古装、玄幻等类型的电视剧每月限上线一部,更是影响了影视行业的发展。

目前横店的一部分群演已经不拍戏了,扎堆开启了直播,主播易灿透露他每周开四次直播,拍段子每月收入可达一万多,比起群演生活轻松许多。

在这种情况下,明星们也在寻求出路。

明道坦言自己一年的档期都是空的,希望和大导演合作;杨蓉怕自己被市场淘汰,希望能多给一些30岁40岁演员一些机会;王媛可直言自己11个月没有戏拍;胡歌笑称自己便宜又好用;黄晓明承认现在接戏困难,并表示:“以前人家求我来拍戏的时候,我可能都不一定接的,到现在我反过去求人家,人家也只是表面客套,但不一定会用我。”……

在这样一个寒冬市场下,一线明星也只有被选择的份,在无限延长的空窗期内,一部分明星渐渐走上网红的道路。

一方面,明星开直播可增加人气。

在直播成主流的环境下,明星宣传自己的方式也需要与时俱进,只有不断的出现在镜头前,才能留着热度,所以直播成了明星最好的选择,否则在这种明星更替如同割韭菜的时代,就很难站得住脚了。

另一方面,直播收入不菲。

范冰冰和网红雪梨直播卖货,短短几分钟内,总销售量突破11万件,销售额达到千万以上。

郭富城直播卖货,110万人实时观看,5万件限量商品5秒售空,销售额近400万。

王祖蓝直播卖货,3分钟人气突破100万,12分钟就卖出了10万件面膜,成交额高达660万元,整场下来销售额突破千万。

明星直播带货俨然成为了今年的新兴行业,甚至成为未来的趋势,毕竟在明星效应的加持下,出货是分分钟的事情。

明星卖货行为虽然很“low”,但是这改变不了他们明星的身份。而网红进军娱乐圈却很难让人忘记他们网红的身份。这是因为在大众的观念中就已经将这两个行业划分了层次。

说起明星,是荧幕面前光鲜亮丽的形象,但说起网红,更多的是贬义词,是一部分人心中的“网络乞丐”。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成为明星可能是每个网红的最终目标。但现在两大行业相互混杂,不知未来网红和明星的界限又会在哪里?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
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
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