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城遭遇20年最严重蚁患 白蚁杀进新建商品房消

    白蚁侵入内环线杀进商品房

n

    从今年4月初以来,随着气温的上升,本市闸北、卢湾、黄浦等区的白蚁防治所接到的有关白蚁求治的电话开始持续上升,每个防治所每天接到的电话都在200个以上,专家表示,今年的“蚁患”有可能是20多年来最为严重的一次,曾在本市得到控制的白蚁灾情目前大有卷土重来之势。

n

    据粗略统计,今年的白蚁灾情比以往几年来得更为猛烈,其中内环线内的白蚁灾情同期相比增长约在40%左右。值得关注的是,其中不仅仅包括以往的白蚁高发区―――老公房、旧商品房,新建商品房的白蚁灾情增长尤其迅速,已经占到求治电话的五分之一。记者采访中了解到,尽管建设部对新建楼房采取白蚁预防措施有过专门规定,但是多数房产商不执行这一规定,导致大量新建的商品房对蚁灾基本不设防。    

n

  灭蚁现场

n

    陈女士的家在内环线边上一幢多层房屋的底楼,房龄在五六年左右。大约3年前,陈女士花费了8万元对新居进行了装修,地板上铺设了流行的实木地板,房内的门上也安上了贴木门套。一周前,上海的气温一下子上升到29.5℃,陈女士的家中突然飞出一群群身长1厘米左右蚂蚁状的白色小虫,数量有几千只。请教几位邻居后,陈女士才知道这种白色小虫就是有名的“白色杀手”―――白蚁,吃惊之下忙请来区里的白蚁防治人员协助灭蚁。

n

    在闸北区白蚁防治站站长丛培荣的带领下,记者随站里的灭蚁专家黄师傅和沈师傅一起来到陈女士家中灭蚁。黄师傅在阳台门上随意地敲了几下便告诉陈女士,门套里面肯定有白蚁,侵蚀时间至少已经有3年。“装修才3年时间,白蚁怎么可能存在有3年时间?”陈女士有些将信将疑。很快,门套就被沈师傅撬开,陈女士一看顿时大惊失色。只见门套内的木头已经被基本蛀空,少数木头颜色明显发黑。沈师傅用手电筒轻轻一碰,木头便“唰”地掉了下来。沈师傅随即又撬开与地板相连的贴脚板,情况也是大同小异,里面的木材被咬得千疮百孔,地上尽是木屑渣子,上面更是密密麻麻地爬行着数百只正在“狼吞虎咽”的白蚁。丛培荣告诉记者,这些都是上海地区常见的黄胸散白蚁,这些正在爬行的属于对建筑危害最大的兵蚁和工蚁。

n

    尽管家中已被白蚁侵蚀得一塌糊涂,但若要彻底消除白蚁,几名师傅建议陈女士将门框、地板等全部敲掉后重新铺设。“如果这样的话,8万元就打了水漂。”陈女士叹息。

n

    闻香潜入五年成灾

n

    很多人理所当然地认为新建商品房不会遭受白蚁的袭击,但闸北区白蚁防治站站长丛培荣明确表示,这个看法错了。

n

    白蚁的危害在于其身体会分泌一种蚁酸,这种蚁酸能腐蚀钢筋和混凝土。温度升高时飞出来的繁殖蚁飞行能力很强,有的甚至能够飞到21层楼的高度。而新装修房子使用木材比较多,部分木材香气浓郁。因此白蚁往往能够循着香味,从一两百米外飞到居民家中“定居”。而一旦白蚁在居民家中“定居”下来,5年后就极易造成白蚁灾情。因此,为了从根本上控制白蚁危害,在新建房屋四周应当筑起一道毒土屏障,阻止白蚁侵入新建房屋。否则,若未经过毒土预防,滋生出来的白蚁很容易咬穿水泥地板,并进一步使钢筋混凝土结构疏松而失去其坚固性和整体性,危害房屋的安全。

n

    根据不完全统计,上海每年遭受蚁害的家庭约在4000户左右。如按每户损失3000元计算,每年仅因白蚁造成的经济损失就高达1000多万元。

n

  忽视预防遇灾难挡

n

    丛培荣告诉记者,由于居民对白蚁的危害认识不够,平时往往疏于预防,而一旦家中发现白蚁又抱有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想法,因此每到天气升温白蚁飞出的时候,防治站便分身乏术。

n

    据丛培荣介绍,早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上海曾爆发过大规模的白蚁灾情。但由于当时开展了一系列有关灭蚁的群众运动,社区里的灭蚁队也挨家挨户上门进行灭蚁宣传和白蚁预防,因此白蚁灾情一度被有效遏制。但近年来,人们逐渐淡忘过去白蚁带来的痛楚,开始被动地治白蚁,使得白蚁灾情大有卷土重来之势。而一到蚁灾迫在眉睫时,各防治所的电话便被居民打爆,原本就人数不多的防治站根本忙不过来,丛培荣便无奈地表示:“3月底到7月是我们最忙的时候,平常则基本上无所事事。”由于灭蚁工作旺季与淡季相差太多,再加上转制等原因,闸北白蚁防治站的专业灭蚁人员从最多时的24人直线下降到现在的3人,全市专业人士数量也仅有50余人,往往很难立即满足市民的求助要求。为此专家强调,白蚁重在预防,此时不仅花费少,而且效果也更好。

责任编辑:超级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