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高民间借贷利率 温州人不炒房子改炒开发商了

   

  温州人有钱,温州是中国的小金库,这个大家都知道。开发商缺钱,大部分房企资金链紧张,这个大家也都知道了。早些时候,开发商是用不着为钱犯愁的,贷多少,给多少,银行足够慷慨。现在就不同了,宏观调控了,银根收紧了,开发商缺钱了。于是,开发商和温州人的感情一下子拉近了。

  据近期《华夏时报》的调查采访,为数不少的开发商涌进温州,寻求民间借贷。聪明的温州人遂来了一个漂亮的转身,不炒房子了,开始炒开发商了!

  温州人的胆子大那是不用多说的,但温州人同样谨慎,借贷是可以的,但要有保证有抵押,想知道利息是多少吗?月息一毛,年利率120%,是银行年贷款利率的15倍!就是这样高的利息,还有很多开发商借不到钱,有人甚至主动开出月息两毛的优厚条件,很快就把利率炒到天上去了。这可是名副其实的炒,有点像炒茶叶,翻来覆去地在热锅上折腾,不过开发商别无选择。

  这种生意对借贷双方来讲都极具风险。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的有关规定,超过银行四倍贷款利率的民间借贷是不受法律保护的,换言之,如果将来开发商赖账不还,官司打到法院,出借人最多只能拿到四倍于银行的利息。而如果开发商倒闭,丧失还款能力,出借人只能找保证人要钱或者拿抵押变现了,由此带来的诉讼成本和可能的亏损,对出借人是严峻的考验。而这正是“高收益、高风险”的魅力。

  对开发商而言,这样高的利率所带来的心理压力和财务负担常人难以想象。据记者了解,到温州寻求高利贷的正是一些中小开发商,他们何尝不知道这是一杯致命毒药,但实在是口渴难耐,只好一饮而尽。

  很显然,温州人和开发商的商业头脑不用怀疑,他们能够坐到一起共商大计,一定是达成了这样一个共识:楼市低迷是暂时的,而楼市复苏是可预见的。最多两个月,这是一个极限,是开发商可以忍耐的极限,也是温州人能够接受的极限。我相信,在他们签订合同的时候,无论借款的期限是怎样约定的,在他们的内心深处,一定是这样想的。如果两个月内,政策没有出现有利于开发商的松动,楼市不能回暖,对于借贷双方来讲,都将是一个死局。

  除了非法集资、金融诈骗等刑事案件,我们还没有看到如此疯狂的高利率。可以说,这样的借贷同时承受了三重风险:商业的,法律的和道德的。更为可怕的是,一旦风险兑现,将由整个社会来消化这个恶果。

责任编辑:超级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