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O牌照消失的台前幕后

   从2004年第一天起,上海公安的沪O车牌消失了。如今两个多月过去了,在车水马龙的上海,记者确实没有见过一辆沪O牌照的车子。这是上海警方顺乎民意的一项举措,还是一次形式上的“翻牌”。日前,记者就此采访了上海市公安局副局长郑善和,他从公安车牌的演变、沪O牌照的改革课题,到细算政治账和经济账,透视了“翻牌”决断的幕后新闻。

n

   ■演变■

n

  ■沪O牌照一夜之间消失了

n

  一夜之间,沪O牌照消失了,这是对“O”牌的一次革命。早些时候,河南省也对“O”牌有过一次举措,他们收回了非公安单位使用的“O”牌。但是,像上海警方干得如此彻底,却是开全国公安之先河。从更大意义来说,沪O牌照的革命是对“公车腐败”的一个警诫。

n

  沪O的前身是沪GA。沪O也好,沪GA也罢,都是公安的特有车牌符号。以前,考虑到公安工作的特殊性,需要车牌号与众不同,市民没有什么接受不了的。当时,谁也不会想到,因为一个符号的不同,会与市民产生一段“距离”。

n

  ■1987年前全是民用号牌

n

  其实,从新中国成立到20世纪80年代初,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上海并没有特殊牌号的公安车辆。到80年代中期,上海市公安局的车辆总数还不到700辆。那时,公安车辆全部是民用号牌,只是比民用车辆多了一张紧急通行证。郑善和副局长回忆说,那时市公安局本部只有一个车队,二三十辆车子,而且基本上都是吉普车,这些车子承载着刑侦、治安、经保、文保、户政、水上公安局等多个业务部门的使用。

n

  ■O牌照的前身是GA号牌

n

  随着上世纪80年代初“严打”一浪接着一浪,到1987年底,根据公安部的统一部署,上海警方开始启用公安专用车辆号牌,这就是GA号牌。1995年初,公安车辆牌照又一次演变,除了涂有标志标识的警车外,其他车辆全部改用沪O牌照。随着公安车辆数量的不断增长,O牌照也水涨船高。量多了,好事坏事都逃不过市民的视线,于是,对O牌照的思考自然摆上了警方的议事日程。

n

  ■课题■

n

  ■酒后驾车两年肇事37起

n

  记者从上海市公安局纪检监察部门了解到,仅2001年至2003年,立案查处公安民警酒后驾车交通肇事类案件计37起37人,造成8人死亡,4人重伤,经济损失和赔偿价值达人民币110余万元。有些肇事的后果相当严重,比如2000年,某分局一位领导驾着沪O牌照的车辆到基层检查工作后,应朋友之邀一起吃夜饭,席间,饮了少量葡萄酒。随后他酒后驾着小车在交叉路口与一个骑自行车的人相撞,被撞者因伤势过重,经抢救无效死亡。尽管这位分局领导主动向上级部门报告,并深刻检讨自己的过失,可上海市局党委坚决不容这种违纪肇事行为的存在,研究决定对他进行记过处分后清理出公安机关。
 
    而在国外,尤其是一些发达国家,公车私车分得清清楚楚,执行公务时才用公车,公务之外的绝不允许使用公车,也没有人敢使用公车,不可能发生驾着公车上饭店、上酒吧,更不可能用公车载着老婆孩子游玩。在美国,警察执行公务用的警车,都是物业化管理,统一的车型,统一的标志标识,除此之外,没有任何象征警方车辆的牌照。

n

   ■有些纯属个人交通工具

n

  沪O牌照的改革是作为一个课题提出来的,负责这个课题研究的便是郑善和副局长。郑善和说得很实在,对沪O牌照的改革,或者说对警务用车制度的改革,早有动因了,可究竟怎么改?是小改小革,还是大改大革?这个结论不能凭空得出,必须有根有据,有理有节。于是,从调查研究着手,2003年4月专门成立了一个公安车辆改革的课题小组。

n

  统计到2002年底,上海市公安局共有小车9519辆,其中市局2387辆,各分局7132辆,平均4人一辆车。这个数字是5年前的1倍,10年前的12倍,15年前的14倍。另有摩托车5468辆。专题组曾对某分局一个大院作了抽样调查,发现车辆的使用率只达到40%;有一辆车一年只跑了8000公里,纯属上下班代步的个人专用交通工具。

n

  郑善和说,“我们在调查中运用数学模块,算了一笔账后,真是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

n

  ■算账■

n

  ■形象损失无法用钱衡量

n

  要说算账,其实有两笔账要算。一笔是政治账,一笔是经济账。政治账虽然算不出数字来,可这笔账的意义却非同小可,这就是警察的形象账和社会意义账。警务用车改革要从群众不满意的地方抓起,自然,沪O牌照就是一个最好的突破口。

n

  郑善和说,仅2003年上半年,沪O牌照的违章车辆被督察队查实的有282人次。一些执勤的交警面对沪O车辆也无可奈何。有一个很典型的例子:2002年6月,某分局两位交警穿制服驾驶两轮摩托车到医院探望同事,因不按规定停车与医院保安发生争执。不想,争执之后,两位交警为“出气”竟然将摩托车开到医院门口,利用手中的权力,对违章车辆进行处罚,导致围观的群众极为不满,严重损害了交警的形象。

n

    关乎民意的这笔政治账如果不算,那造成的警察形象的损失实在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

n

  ■减2000辆车节约上亿元

n

  郑善和说的另一笔账―――经济账。目前,上海有警察4万人左右,用于车辆的费用以2002年为例,人均7000元,占整个公安装备经费的69%。而用于队伍战斗力、民警人身保护的费用只占到17.3%。

n

   郑善和副局长报了一连串数字:平均一辆车,年耗达到3万元,这其中包括养路费、保险费、维修费、汽油费,如果配备专职驾驶员,费用就要高达7万元左右。第二个数字是他们作了一个测算,9000多辆车子,一年的加油时间在166万小时左右,相当于800多个民警一年的工作量。还有一个数字,全局2004年缩减2000辆公安用车,其中市局缩减四分之一(500辆),各分局、总队总计缩减四分之三(1500辆)。这2000辆车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这一“砍”,可以节约上亿元人民币。

n

  ■除警车外一律取消O牌

n

  两笔账一算,警务用车的改革势趋必然,沪O牌照的取消也在情理之中。要改就要改得彻底,拖泥带水解决不了问题。“翻牌”只是一种形式,而这个形式的实质却是要让每个警察懂得公安车辆是公安装备,就像部队里的装甲车、坦克车一样,你能随便开出去开回家吗?

n

  在课题小组“算账”的调查中,当时整个市公安局的车辆车型多达60多种,图案标志更是五花八门,这种无序、失控的状态就像一支拼拼凑凑的杂牌军的装备。郑善和说,规范统一,整齐划一是一支队伍的精神面貌,改革以后的警务用车主要是“大众”和“通用”两大系列车型。全市警车进行统一标志,上白下蓝,中文“公安”,英文“POLICE”,同时加上区域名称和编号,使人一目了然。对于公安督察车和公安巡逻车还在引擎盖居中的位置上加喷“公安督察”、“公安巡逻”字样,以便市民识别。除了具有统一标志标识的警车改用沪警号牌之外,其余公安车辆一律取消沪O牌照,改用与民用牌照混编的号牌,不再享有任何特权。

责任编辑:超级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