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 邢晓婧

东京爱乐乐团前公关部长、西洋音乐史专家松田亚有子日前在接受日本《钻石周刊》采访时,详细介绍了中国古典音乐的最新情况。报道称,中国已远超日本,成为“音乐大国”。

回顾世界历史可以发现,音乐、艺术等文化开始繁荣的景象并非出现在发达国家,而是出现在那个时代发展最快的国家。从音乐教育角度来看,日本学校里也开设了古典音乐课程,让松田亚有子感到日本和中国差距最大的地方在于“如何看待歌剧”。歌剧往往需要很多演员,对舞美设计也有要求,演出成本高昂。日本观众一向认为“看歌剧”比“听演奏”要贵得多。但在中国,即便在学校教育环节,也会把歌剧当成古典音乐的源头认真教授给学生。文中举例称,深圳的学校教育项目中有个环节,要求深圳交响乐团、深圳音乐厅举行面向亲子的歌剧公演,场场爆满。在北京的国际学校,也招聘维也纳国家歌剧院等世界顶尖团体的成员,进行歌剧表演。报道还称,当下越来越多的中国歌剧演员开始活跃在世界舞台,这批人才每每抽空回中国,都不忘回到母校指导学生,已经形成人才培养的良性循环。

“环境教育人”,松田亚有子说,“在欧美,歌剧一直看到凌晨3点,出来餐厅还在营业,那是一种城市整体都在享受艺术的氛围。中国如此,韩国也一样。”剧场可以是社交场,也可以是生意场。而日本新国立剧场除了看演出,在其他方面的体验只能用“寒酸”形容。

至于如何全方位享受艺术,中国从欧美学到很多。“中国的音乐界疯狂萃取国际标准,正在稳步升级。”据了解,2020年5月深圳交响乐团将受邀赴日公演,费用全部由日方承担。此前北京、上海、广州等地的交响乐团也曾在日本演出,但食宿等费用全部自理。此次日方主动招待,被认为是中国音乐水平在亚洲得到认可。

不过也有日媒指出,在观众素质普及方面,中国还有一段路要走。比如,即便在演出前告知规则,也总有观众接打电话、随意拍照,相机的闪光灯、拍照的咔嚓声、睡着观众的呼噜声等伴随始终。中国观众往往搞不清楚演奏章节,“在不该鼓掌的地方乱鼓掌”打断演出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