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估值1.3万亿美元!全球415家独角兽告诉你:过去10年,哪些行业最有“钱途”

过去十年是全球信息经济(information economy)高速发展的十年,我们可以感受到生活与工作在慢慢地发生着细微而又全方位的改变。这些变化背后,离不开创业公司——尤其是科技初创——为创新经济、社会变革带来的推动力。在即将步入二十一世纪的第二十个年头,运用可视化手段提供深度分析内容的平台Raconteur结合科技初创数据与我们一起回顾全球的科技初创生态图景。

按照全球科技初创公司在不同领域的数量来分,数字媒体(Digital media)成为2019年数量最集中的板块,约占五分之一,其他领域的初创公司数量占比均在10%以下。位居二、三位的金融科技(Fintech)和人工智能、数据与分析(AI, big data, analytics)分别占比8.7%和7.1%。

游戏(4.5%)、教育科技(3.1%)、清洁科技(2.9%)、区块链技术(2.7%)、生命科学(2.6%)以及高端制造与机器人(1.8%)等也成为全球科技初创公司活跃的领域。(如下图所示)

1

深科技的崛起

从人工智能到游戏,全球各地的科技初创公司让投资者充满兴趣,融资规模从数百万美元,甚至到数亿美元。目前来看,尽管数字媒体迄今为止是初创公司数量最集中的领域,但对该领域的早期投资正在放缓,并涌向其他领域。发展特别迅速的一个领域是深科技(deep tech)——需要切实的知识产权才能获得成功的科技细分领域,如生命科学、机器人和人工智能。

数据显示,2017-2018年,全球有将近一半(45%)的创业公司投身深科技相关的细分领域,这一比例较2010-2011年翻了一番。

下图将过去五年全球科技初创在不同细分领域中进行早期扩张性融资的增速和初创退出数目的增速进行了梳理。(早期融资在这里包括种子轮和A轮;退出指的是上市或者规模在5000万美元-10亿美元之间的收购。)

5年间,就处于初期(种子期+A轮)的创业公司的融资增幅来看,全球科技初创扩张速度最快的4个深科技领域为:

  1. 先进制造与机器人(107.9%)

  2. 区块链(101.5%)

  3. 农业科技与新食品(88.8%)

  4. 人工智能、大数据与分析(64.5%)

相比之下,网络安全、清洁技术、生命科学和金融科技从全球范围来看则处于成熟期,流向这几个领域的创业公司的资金规模增幅趋于平稳。

另外,尽管数字媒体在全球的初创公司数量最多,但数据显示,该领域与教育科技、游戏和广告科技在过去5年间,支持以上几个领域的早期扩张性融资的增速已经为负,流向了其他方向。

从全球创业公司过去5年间完成退出的增速(退出包括上市或者规模在5000万美元—10亿美元之间的收购)来看,整体表现最好的集中在扩张期的深科技,增速最高的科技细分领域是先进制造与机器人,高达143.8%,也是所有全球科技初创中退出增速最高的。

处于成熟期的金融科技和处于下降期的教育科技则成为这两个阶段中退出增速最高的科技细分领域,退出增速分别达105.8%和99.1%。

2

全球独角兽分布

那么该如何衡量科技初创的自身发展水平?种子轮基金Cowboy Ventures的创始人Aileen Lee于2013年提出了“独角兽”的概念,用来指代那些估值超过10亿美元,拥有发展速度快、稀少、是投资者追求的目标等属性的创业公司。

这不,知名创投研究机构CB Insights汇总了全球范围内的415家独角兽公司(如下图所示),它们的总估值高达1.3万亿美元。

截至2019年11月9日,美国成为全球独角兽公司最多的国家(205家),中国位居第二(100家),英国为第三名(21家)。跟随其后的是印度(18家)和德国(11家),而韩国、以色列、巴西、印尼、法国、澳大利亚等国的独角兽数目都在个位数。

接下来,让我们一览全球前12只独角兽估值排名——

据CB Insights,在这12家独角兽公司中,有四家来自中国,分别是字节跳动、滴滴出行、快手和大疆。估值排行榜的前两位都来自中国:字节跳动(750亿美元)和滴滴出行(560亿美元)。快手估值排名第七(180亿美元),大疆(150亿美元)紧随其后,排名第八。

这份榜单中,有七家独角兽来自美国,包括估值排名第三的电子烟制造商JUUL Labs(500亿美元),金融科技公司Stripe(353亿美元),民宿短租品牌Airbnb(350亿美元),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333亿美元),游戏公司Epic Games(150亿美元),外卖送餐服务平台DoorDash(126亿美元)和大数据公司Palantir Technology(122亿美元)。

唯一一家来自新加坡的公司是打车软件Grab,它排名第十,估值143亿美元。

面对欣欣向荣的全球科技初创公司生态,少不了私募股权基金对初创生态的支持,而私募股权母基金可以通过分散配置的方式,将资金投到多只擅长不同细分领域、方向的私募股权基金当中,不仅可以最大化捕捉到独角兽的能力,亦可以享受到“信息经济”的红利。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
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
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