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咖加速器 VC要小心:光砸钱“不办事” 创业者可申请股权撤回

  Techstars 是世界上最为杰出的加速器之一,近日它隆重推出了 “股权撤回保障计划”。顾名思义,如果参加孵化的初创公司感觉这个加速器并没有给他们提供足够的价值,他们就能申请股权的撤回。

  David Cohen 是Techstars的创始人之一,他总抱怨初创公司是事后诸葛亮,在参加孵化之前瞻前顾后,参加之后才了解Techstars 的价值。提出这种撤回制度的目的就在于减轻这些初创公司的疑虑,确保他们不必过于担心在孵化过程中浪费时间和股权。

  如果Techstars 想要成为一个极具竞争力的加速器市场,这无疑是一项了不起的明智之举。当然,不仅仅是了不起,这也是一个近乎疯狂的举动。

  想想看:一个活生生的风险资本家正无可奈何地将股权返回给那些不喜欢他的投资的初创公司。这几乎违反了风险投资行业的每条“戒律”,我甚至可以想象,其他风险投资公司刚刚看到这则消息时,是怎样的一石惊起千层浪。就好像你的朋友Peter 和 Tom都要结婚了,突然罗马教皇出现了,说是要帮他俩主持婚礼,简直是big surprise 有木有。不过你还是得三思而后行,别脑子一发热就做出什么草率的决定来。

  如果这是一个一次性的交易,我们就能简单地应对所有的投资者,不论是有怪癖的还是仁慈的,然后一切都会像如今的创业市场一样,一成不变地进行着。然而,David Cohen 也不是唯一一个疯狂到敢允许创业公司撤回股权的人。

  Kent Goldman 近期推出了一项名叫Upside的新的种子基金,他正打算向他投资的初创公司提供一部分这样的基金。当然,提供的这部分基金其实是投资所得的利润,通常被用来作为绩效奖励分发给合作伙伴。Goldman想要通过这样的方式激励他手中的初创公司,因为他坚信提供一点资金给他们会使他们在投资活动中培养出一种合作文化。

  当然并不完全是这样!Upside 并不是唯一一个放弃投资所得利润的新基金,比如Jonathan Teo 和 Justin Caldbeck 近期推出的Binary Capital 就打算将这部分利润捐赠给慈善机构。这不禁让人回想到几年前Andreessen Horowitz 所做出的相似的承诺,即向慈善机构捐献一半的A16Z合作收入。Binary 不屑地指出,Andreessen Horowitz并不是纯粹地想要做慈善,他其实还是专注于合作任务,因为他们所承诺的资金捐献和绩效奖励是分不开的。

  瞧瞧,人家的创新不错吧,风险投资家就应该时常笼络初创公司。这种股份撤回政策也是确保投资者义务的一种极好的方式,因为这样,他们就不能在签下风险投资协议之后立刻玩“失踪”了。赠与初创公司一部分基金也是对他们的一种财政激励,以促进他们互相合作,由证券投资组合发展为小团体。更何况没有人会反对慈善捐献,即便是把企业收益和它连起来。

  然而同时,这些鼓励计划开始让我有点担心风险投资行业的健康度了。如果资源特别丰富,在竞争十分激烈的市场上,通过这些项目来区分各种基金是唯一的方法。风险投资公司真的已经达到饱和点了吗?

  简而言之,难道风险投资公司不是身陷一种泡沫陷阱吗?

  我仍然持有几种不同的观点。大部分情况下,初创公司的私人评估会领先于公开市场,这是显而易见的,因为在首次公开募股(IPO)开始之前,有关Box和Square IPO的消息已经传的沸沸扬扬的了。从业者要小心泡沫肆意的市场,每当风投家们的热钱快速涌入之时,创业公司的估值都会异常飞速增长。

  正如Y Combinator的董事长Sam Altman之前所讨论的,尽管这些新项目从表面上清楚地表明市场已经进入泡沫时代,但我们也没发现风险投资家们放弃任何股权份额,他们仍然钟情于它。这些投资者会尽力在买卖中获得20%左右,最多甚至有33%的股权,那样的话,那些专注于所有权百分比的人就会抬高价格。如果一个初创公司只需要200万美元,但估价时估了5000万,那么绝大部分风险投资公司就会要求更多的资金注入,目的当然是为了使他们的股权份额与投资策略更加吻合。

  这种情况出现在很多顶尖的加速器上,因为他们都要求获得单位数居中的股权(通常是7%)。公司性加速器和不要求获得任何股份的非盈利性加速器之间激烈的竞争似乎给市场增加了巨大的价格压力。

  如果这些暗含什么启示,那对初创公司来说可就是好消息了,因为事情真是这样的话,真正的受害者只有风险投资公司。相反,初创公司则是最大受益者。这些奖励计划的经费来自管理资金,或风险投资利润,或两者兼有,而这些新事件并没有影响到有限责任风投伙伴。即便是股权撤回政策也不能改变什么,因为发展最差的公司根本就不懂得成长,他们当然也看不到投资的价值,所以他们最可能撤回他们的股权。

  这就是为什么资本市场上的竞争总体而言是有益的。风险投资公司已经习惯于起初数年不佳的表现,然后得到上千万美元的管理资金,这也是被Kauffman Foundation深深信奉的企业家精神。面对资本市场上巨大的竞争压力,担任一名风险投资家早就不如当初那般轻松且收益稳定了。通过这些新的创业友好型项目,新的规则也应运而生。那些眼光差的风险投资家门可就祸不单行了,不仅仅是为了股权不被撤回,更是为了获得付薪水的支票,他们便要每天更加艰苦地斗争。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
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
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