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来的王功权:遗憾自己是个逃兵

  在经历了一系列风波后,王功权回到商界再创业。从1998年进入风投领域,他见证了中国风投行业从萌芽到日趋成熟的发展过程。拥有近二十年风投经验的他,如何看待目前的创投界?

  “烧钱是陷阱 大规模数据造假让我诧异”

  网易财经:我们还是先从网易财经年会上说起,您说当时投资界已经乱了阵脚,您为什么这么说?您看到的是乱在哪些方面?

  王功权:对,你们专门挑敏感的问题问,因为我是投资界的,这样说投资界会有很多人不太高兴。我是觉得,说投资界是泛指,就是整个的在这一个时期里面,对私募股权投资这块,包括对证券投资这块,大家可能是由于整个的市场这样极端的一种不稳定,或者是一种市场处于很变异的这样一种情况,大家所表现出来的这样的一种,很多方面的不确定性和恐慌,我认为这是存在的。这样的话,给我的感觉是乱了阵脚,是这样。

  网易财经:这种乱了阵脚表现在公司的高估值上吗?

  王功权:这肯定是一个方面,但不会,会不仅仅是这个方面吧,比如说由于,由于资本市场情况不好,然后很多RP纷纷撤资,这是很多的私募股权基金资金的来源上就出现了问题。然后创业公司大规模的数字做假,使这个投资界也是不知如何面对。另外很多的项目,稍稍靠谱一点就作价奇贵,使投资界的人大家投也不是,不投也不是。至于说少数的胸有成竹的,战绩辉煌的,在这样一种情况,有自己独到的眼光,从容的风格,然后不管价格高低,都能做出很多很好,然后坚定的就去来做自己的事情的这样的基金还是有的。但是总体看,感觉是阵脚有点乱。

  网易财经:您刚才说数据造假,其实这个在第一代的互联网创业者上就已经出现了,很多人说这是一个行业的惯例,您觉得呢,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王功权:对,我不知道是怎么分出第一代、第二代的,我觉得怎么好像这代没完呢,这又出来?我会觉得造假不能够成为惯例,造假就是个造假,造假就是行业中所不允许的这样的东西,只不过就是大家可能有的严重一些,有的不严重一些,但是说所谓的惯例,就是这样大家做就理所当然,对不对?所以这不能用惯例这个词来描述这件事情,确切讲,就不能给造假留下这样的可通融或可,可以理解的这样的空间。这个造假过去有,现在有,未来可能也还会有,但是这个,这么大规模的普遍的一些数字来造假,应该说还是挺令我诧异的。

  我原来曾经以为,过去传统的我们的这些本土起来的传统企业家,在传统产业的时候,大家过去可能有很多不规范的行为,那时候市场经济也没有完全成熟下来,我曾经寄希望于新的一代,特别是从海外留学回来的这一代,在开展新的经济,跟国际资本对接的过程中,他们能够超越过去的传统的这代企业家,也许他们会做得更加规范。但是呢,才觉得实际上是,对,在人类的进步是很难的,可能我们社会的一些风气出现了这样的一个比较普遍的一个情况,所以在新的这样一个新经济的领域,一些创新的行业,包括从海外留学回来的这样一些留学生群体,他们在整个的进行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创新创业的过程中,常常是进行这样的数字做假,这还是令我非常的诧异的。

  我希望青年们能够不辜负我们这些老人的希望,我都尽量的在这方面努力的去避免,所以也希望我们业界能够更加秩序化一点。

  网易财经:还有另外一个问题,在过去一年到两年当中,大量资本进入到O2O的领域,随之而来就是大量的烧钱、补贴,但是在这个没有形成较大的市场优势的时候,可能这种补贴战还要再继续。在资本趋冷的时候,O2O公司是不是该换一种打法?如何还要继续烧钱,怎么烧出竞争壁垒?

  王功权:这是一个挺复杂的一个问题,因为实质上在有的特别涉及到互联网这方面的一些商业模式,有的商业模式,它是适合先投,大量的投入,然后获取客户,然后这个当客户的数量达到很大的量的时候,他会形成非常强势的,非常强,非常这个,非常时效的这样的这种收费模式和商业模式。

  王功权:O2O实际上是到目前为止特别容易,让人们能够形成一种误会、误解的这样一种提法,实际上O2O这个提法本身不构成一个商业模式。也就是说如果是,因为从线上到线下,从线下到线上嘛,对不对。如果那样,那我从屋里到屋外,从屋外到屋里就能构成商业模式了,这显然是不够的。也就是说到O2O实际上是没有说完,是需要继续深入的来解析,到底是什么样的服务,什么样的平台,谁给谁服务,怎么收钱,然后需要这种服务能不能够保障,能不能够管理等等。服务的这种品质和所需要的服务之间的这种需求的档次,是不是能够匹配等等,涉及到这些方面的问题,把下面的问题都搞透了,才能知道哪些O2O是可行的,哪些O2O是不可行的,所以我就常说,仅仅说到O2O,就好像说我在做一个企业,你不知道我是可投资不可投资,你必须具体的说你是做什么样的企业才行。

  现在出现了一些O2O大量的烧钱的这种情况,我完全同意阎焱的那个说法,烧钱,大规模的烧钱是一个陷阱,是一个陷阱。那么人们都认为,只要是我大量的烧钱,我最后能形成庞大的客户群体,然后我最后形成事实上的一个最大的这样一个用户群,那么这样的话,我就构成了这种,构成了一个门槛。但是实际上到这儿还没完,就是我说,话还是没有说完,就一定是最后,你这个客户群体到底是提供什么样的服务,怎么收钱你知道吧。你不能说等我有了人多了什么事情都好办了,那不一定,那不一定。所以有的就可以烧,有的就不能烧。

  可以烧的,或者是准备去烧钱的,要特别特别的慎重,一定是今天你烧钱是明确的,但未来的收钱,一定收钱的方式,也是明确的,并且是现实可行的,你才能够最后,也就是你前面的烧钱,真正是变成是一个早期的一个,一种市场行为,一种扩展客户的行为,跟后面这种现实的收费是能够匹配起来的,这样的话态度进行这样的投入。

  我也注意到现在有的烧钱很多的,很大的这样的企业,对不对,然后拼命的去来收购别的,别人,要做什么地面物流等等等等这样子去来,来再组合自己的模式,那这都是比较,相对来说比较危险的。当然你说世界上有没有奇迹?也有奇迹诞生,但是从经商这个角度来说,一定是你花钱的时候,要明确的知道未来收钱是大体什么时候,是怎么个收法、收谁的钱、收什么钱,这些东西能够比较确定,你才可能前面大规模的烧钱。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你就烧钱,我先把人聚上来再说对不对?那不一定。

  网易财经:您刚才说数据造假,其实这个在第一代的互联网创业者上就已经出现了,很多人说这是一个行业的惯例,您觉得呢,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王功权:对,我不知道是怎么分出第一代、第二代的,我觉得怎么好像这代没完呢,这又出来?我会觉得造假不能够成为惯例,造假就是个造假,造假就是行业中所不允许的这样的东西,只不过就是大家可能有的严重一些,有的不严重一些,但是说所谓的惯例,就是这样大家做就理所当然,对不对?所以这不能用惯例这个词来描述这件事情,确切讲,就不能给造假留下这样的可通融或可,可以理解的这样的空间。这个造假过去有,现在有,未来可能也还会有,但是这个,这么大规模的普遍的一些数字来造假,应该说还是挺令我诧异的。

  我原来曾经以为,过去传统的我们的这些本土起来的传统企业家,在传统产业的时候,大家过去可能有很多不规范的行为,那时候市场经济也没有完全成熟下来,我曾经寄希望于新的一代,特别是从海外留学回来的这一代,在开展新的经济,跟国际资本对接的过程中,他们能够超越过去的传统的这代企业家,也许他们会做得更加规范。但是呢,才觉得实际上是,对,在人类的进步是很难的,可能我们社会的一些风气出现了这样的一个比较普遍的一个情况,所以在新的这样一个新经济的领域,一些创新的行业,包括从海外留学回来的这样一些留学生群体,他们在整个的进行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创新创业的过程中,常常是进行这样的数字做假,这还是令我非常的诧异的。

  我希望青年们能够不辜负我们这些老人的希望,我都尽量的在这方面努力的去避免,所以也希望我们业界能够更加秩序化一点。

  寒冬期准备缩水融资

  网易财经:再看一下美国过去五十年的风投发展趋势,它是一个有周期性变化的。在风投到周期顶峰的时候,可能会迎来一个大的并购潮,像中国现在很多O2O公司都被上市公司所接盘。您觉得像这些创业公司,他们要如何做准备,才能在大潮退去的时候不是在裸泳呢?

  王功权:对,我会觉得现在如果假如说,很多创业公司自己拿到了一部分钱,然后按照原来的策略在往前走,现在看顶在很高的价格上再融资的可能性很小,然后面临着进退两难的状态的话,我会觉得这个大家叫,放弃幻想、面对现实。中国会在未来一段时间,经济这种缓慢下行的态势一直会持续,政府把这个叫做新常态,对不对。那应该面对这样一个现实。

  我认为我们的经济上的存在的一些问题,逐渐的比较凸显出来,是从今年这次所谓的股灾开始,它所反应的问题是很深刻的,也是很复杂的。那么这样的话,在一个比较陈的时间之内,都是大家是要做好过冬的准备。所以我会觉得,像刚才说的这样的企业,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应该首先大家召开股东会,跟原来的投资人明确说好,大家要准备调整一下策略,调整,来控制这种用钱的这种节奏,必要的时候可能会需要进行缩水、融资,就是公司降价融资,跟自己的投资人也要做好这方面的沟通,使投资人,能获得投资人的理解。

  因为在整个的低谷状态的时候,创业公司在很火爆的时候,进行了高价融资,在低谷状态的时候进行缩水融资,就把价格往回降,然后可能调整一下原来投资者的利益格局,比如原来人家投了很多钱,占只有10%,那你干脆就给调回来,比如占20%或者30%,使原来的投资者能够,你在进行降价融资的时候,投资者的利益不至于损失太多。然后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创业者应该考虑企业能够活下去,向前走才是第一位的,在这个时候就要在自己的利益上,自己的利益空间上要准备割出更多的利益,去来给在困难的情况下的投资者,这样的话使自己在这个利益空间,能够大家共享,能够分享。

  如果这时候还死盯在自己的利益不动,然后顶在这样的价格不动,非要去讲本来已经很难讲下去的故事的话,那这样很可能会把自己,自己和自己的企业毁掉,所以我会觉得就是面对现实,计算好自己的现金流,然后冷静的考虑今天企业应该怎么去来调整,然后和股东协调好这样的事情,准备过冬,准备缩水融资,准备重新调整各自的利益体系、利益结构,然后过好,做好过苦日子的准备,我觉得这可能是很多这样的企业需要马上面对的事情。

12下一页阅读全文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
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
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