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长江大桥失火续 6月5日6时全幅桥面通行消费

 

rn

 
 
大桥烧出裂缝

  夜探桥伤:拱桥裂缝加大

  建委副主任邹建平表示:“在大桥发生火灾当天上午,他们就组织了专家组进行查看,初步认定过火后这座桥处于危险状态,对于结构有一定的损伤。

  为了对大桥伤情有一个确切和详尽了解,前天下午到夜间,专家组又多次到现场,反复查看研究大桥的施工方案,结果温度下降之后,之前被隐藏的一些大桥的伤情又暴露出来。 
 
       冷却过程以后,混凝土损伤比较严重。”

  南京市政设计院总工程师陈德霖说,火烧伤情有一个滞后效应,前天夜晚验伤的结果显示,长江大桥南引桥第一桥拱的裂缝比前天上午加大。这说明火烧对于南京长江大桥南端第一孔的破坏比初次查验的情况要严重。

  鉴于大桥二度验伤的结果,专家组认为:此前设计的采取半幅顶托支撑、半幅加固的方法,先行修复半幅路面的交通方案看来不是很合适。

  为了确保恢复交通时大桥的全面安全,专家们决定抢修加固方案调整为两步进行,第一阶段采用全幅整体顶托支撑,先行一次性恢复全幅路面交通;第二阶段再对受损的拱肋等构件进行全面加固。

  邹建平说,目前抢险施工进展顺利,施工组连夜平整道路,支架搭实进展顺利,第一阶段的全幅整体顶托工作预计至6月5日能够完成,完成以后,计划进行桥梁的安全性测试,在确保全桥的通行载荷安全后,就会有限制地恢复通行。

  而全桥整体顶托支撑完成之后的加固工程更为复杂。预计至少需要两个月的时间,在此期间,长江大桥的恢复通行是有条件地限制交通。

       疗伤方案:拱桥将比火烧前更坚固

  作为当初长江大桥引桥的设计者之一,南京市政设计院总工程师陈德霖对于大桥火烧的伤情和烧后恢复的工作投入很多。

  他告诉记者,经过现场的测算:南引桥第一桥拱的“拱肋”部分损伤高达50%,这也使得专家们对于大桥的“疗伤方案”非常重视。

  陈德霖说“治疗”之后南引桥第一桥拱的“拱肋”承重能力要比原来的更强,南引桥第一桥拱的“拱肋”原来的配筋为5根φ16,3根φ20,专家设计的加固方案,使得加固后的拱肋承重能力将会是原来的1.5倍。 
 
   第一阶段的全幅整体顶托支撑非常关键,因为长江大桥是双曲拱结构,整体性相对较差,一拱的顶托,会令得水平方向的支撑力减小,有可能会使桥墩发生位移,为了确保桥墩不发生移动,专家们又增加了8个支撑撑梁,总体来说,拱桥的支撑撑梁安排得非常密,两个支撑撑梁的距离在30厘米左右。以确保顶托期通车的安全。

rn

  由于大桥的疗伤方案有两个月的时间是边治疗、边通车,通车时车辆的震动对于大桥安全、维修的影响如何消除?陈德霖说,他们将会在受伤拱桥的桥面加铺橡胶垫,吸收部分震动,从而将通车对于抢修过程的影响降到最小。

  桥洞经营:将进行整治

  引桥下的小商品市场引发的火灾,究竟该由谁负责?南京市委宣传部副部长曹劲松表示,国内的公铁两用桥存在着体制矛盾——铁路管理、地方使用,因此在管理上存在着一些交叉点又存着一定的盲区,这些摊点最初是由小商贩自发形成的,属于历史遗留问题。目前的具体责任人还正在查找之中。

  除了查找责任人,目前更为重要的是桥洞的日后管理,目前市政府已经专门和上海铁路局的相关部门进行了协调沟通,将落实共管区域的责任,以确保各方管理到位。另外,对桥洞经营究竟可以从事什么项目也将尽快展开调研,桥洞经营将会进行整治,那些不合适的经营项目将会被取缔。

责任编辑:超级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