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德谦:中国旅游70年:行为、决策与学科发展(五)

  (接上)

  四、旅游学科成熟度与发展前景

  新中国成立70年来,居民旅游生活的巨大变化,旅游产业的迅猛发展,加之我国旅游学人的努力探索,不仅从而催生和养育了旅游学科,并且推动着它一天比一天更加成熟。关于旅游学科的成熟度,8年前,笔者曾在300学人参会的“2011《旅游学刊》中国旅游研究年会”上发言论述过“旅游学科成熟度的十个标志”。如果从“科学学”或“学科学”的角度来考察,笔者认为,旅游学科在我国的成熟度的标志,在最近10年里已经在以下这些方面显现出来了:第一,旅游活动不仅正在走进普通百姓的生活,同时它对我国经济、社会的价值和意义,已经受到了包括政府在内的社会组织的普遍重视;第二,为我国大众旅游提供支持的国民经济门类,正在汇合成为庞大的产业集群;第三,旅游学基础理论已经建立,旅游和旅游学科的概念体系已经获得广泛认同;第四,旅游和旅游学科语言体系已经确立,并展现出了更加清晰和丰满的态势;第五,旅游学在学科中的地位已经得到兄弟学科的认可;第六,旅游学虽然没有自己的专一研究方法,但与大多交叉学科和综合性学科一样,已经可以无障碍地选用兄弟学科的各种方法,且其旅游学科的特点正在显露;第七,旅游法律法规体系和标准化体系的建设,有利于旅游活动和旅游行业运行的规范,从而优化了学科研究的规范;第八,目前我国旅游研究的群落已经形成,旅游研究共同体正在呈现覆盖全国之势;第九,旅游学界和业界对产业发展态势密切关注,学科前沿研究和不同意见的讨论,正在赋予这门新兴学科更加活泼的生命力;第十,如果从另一个侧面来验证,那就是迄今为止,旅游学的领域和地位,已经形成了其他任何学科无法取代的格局(刘德谦,2011)。关于笔者提出的“学科成熟度的十个标志”,虽然在这里没有篇幅来重复析论,但其对学科成熟度的支撑度确实是强有力的;如果用西方研究者的主张来衡量,无论是从布瓦索(M.Boisot)的客体对象研究的角度,从阿玻斯特尔(L. Apostel)有关研究群体研究活动的角度,还是从黑克豪森(H. Heckhausen)的多维角度来考察,应该说,现在的中国旅游学科的发展成熟度是完全可以满足这些衡量标准的。经过了近8年的稳健进展,标志着旅游学科成熟度的诸多要素正在越来越饱满起来,旅游学科在我国自当更臻成熟。

  至于它的发展前景,研究者更是普遍看好。就我国旅游学科而言,当前恰巧面临一种新态势。2018年“文化和旅游部”的成立,更为一个新的元学科、母学科门类的建设创造了极佳的机遇。我们面临的态势,现在或者已经不是“文化”与“旅游”简单的 “1+1”了,一些学人正在重新考虑,我们需要不需要建设一个文化与休闲、与旅游、与户外运动相互融会的“休闲与旅游与户外运动”的母学科门类?或者可以暂先仍用“旅游学”的名称?如果进一步分析这一学科门类存在的依据,则可以发现,置身于居民每日工作和睡眠之外1/3时间和一年1/3日子的“休闲与旅游与户外运动”,正越来越显露出它所具有的元学科性质;同时,休闲、旅游与运动,作为人类生而有之的潜意识的向往,也正在显露出它所具有的巨大的推动人类创造力再生的本质功能。而且,就像当前世界人文科学研究纷纷借鉴语言学的理论和方法一样,当前的不少学科也正在从人类旅游的发现、体验和交流中,从休闲、旅游和户外体育所推动的创造力的自我恢复中,获得越来越多的养分。

  有鉴于学科历史上多学科互动带来的交叉学科诞生和发展空间自然存在的现实,当前,“休闲与旅游与户外运动”正面临这样的因交叉而迅速崛起的机遇,十分明显的是,它正在我国十二大学科门类的哲学、经济学、教育学(包括其下的体育学类)、历史学、理学(尤其是其下的地理科学类和地质学类)、农学、医学、文学、艺术学、管理学(尤其是其下的工商管理学类)等学科门类的滋养下快速成长,且又以交叉学科姿态表现出了它对兄弟学科的融汇和跨越;不难预料,最终,它长成为兄弟学科门类之间的交叉学科门类,或者只是个时间早晚的问题。

  回顾起来,在1998年新颁布的《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目录(1998年)》已经将“管理学”作为新增的门类列入“目录”(代码:11)之后,2007年仍有管理学者继续发文呼吁应赋予我国管理学与国外的管理学相应的学科地位(周祖城,2007)。十多年后,该作者指出的那时管理学发展与国外的差距如今几近全部克服;而且现在,我国旅游学科的研究态势也都几乎没有了那些差距,因此,旅游学科实在需要兄弟学科和有关主管部门对它现状的更多关注和认知。

  这里所需的十分明显的条件是,这一学科门类的继续成长和更加成熟,确实仍需依靠各个兄弟学科门类及兄姊一级学科(有关文件又称之为“学科类”)、二级学科(有关文件又称之为“专业”)的关注、支持和帮助。有无兄弟学科专家的关注、支持和帮助,兄弟学科专家对它关注、支持和帮助的多少,是直接关系于它成长壮大快慢,以及它最终成熟早迟的关键,而经济学门类和管理学门类对它的继续哺育,尤其是关键的关键。(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