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全国两会:火车晚点乘客凭什么认倒霉消费

    铁路客运四大“顽症”遭代表委员质疑

rn

  车票站坐同价、儿童购票福利线50年不变、火车晚点不赔偿、餐车收费畸高……尽管近些年来,铁路部门出台了不少便民措施,但是这些明显不合理的事呼吁多年却改不了,让广大乘客如鲠在喉。正在此间出席两会的多位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指出,垄断行业和企业形形色色的“霸王条款”和“霸王规定”是阻碍和谐社会建设的道道“门槛”。

rn

  车票站坐同价依据何在?

rn

  [百姓遭遇]2006年春节,江西旅客丁昌祥买了一张由北京西开往郑州的无座票,票价却与座票相同。为此,他将北京铁路局诉至法院,要求参照火车卧铺上中下铺的票价差,退还“多收的5元钱”。但他一审和二审均以败诉告终。北京铁路运输法院给出的理由是:丁昌祥自愿购买无座票,北京铁路局只是执行铁道部定价。

rn

  [代表质疑]童海保代表:站票服务成本低,舒适度和安全性差,票价应该低于座票。从法律角度看,铁道部对有座票与无座票不作合理区分,属于显失公平行为。车票价款属于格式条款,提供格式条款的铁路部门并没有遵循民法通则、合同法规定的公平原则。铁道部的内部定价绝不能违背国家法律精神。

rn

  儿童免票线为何不提高?

rn

  [百姓遭遇]按照铁路部门规定,身高不超过1.1米的儿童免票乘车,在1.1米至1.4米之间的购买半价票,超过1.4米的则需购买成人票。这个福利标准制定于新中国成立初期,50多年来几乎未作修改。而河北旅客纪世魁在报纸上看到,北京对部分学校和幼儿园的一次调研显示,现在三分之一以上的孩子6岁左右就长到了1.2米,有的达1.4米。

rn

  [代表质疑]“生活水平提高了,现在很多孩子长得很快,还用50多年前的标准,对一些孩子就不公平了。”戴仲川代表:近年来,很多地方的公园、剧院、公路部门都提高了儿童免票线,铁路部门仍无动于衷,恐怕根子在于垄断。

rn

  陶仪声代表:国际上儿童买车票多以年龄为标准。从社会发展趋势看,显然年龄标准比身高标准更科学。

rn

  餐车暴利何时才能结束?

rn

  [百姓遭遇]去年9月底,北京昌平区市民姜海程从湖北十堰乘坐列车回京,在餐车上点了一份菜单上最便宜的木耳白菜,另外要了一份米饭、一碗汤。15元一盘的菜,只有几片木耳,白菜也特别少,一顿饭花了近30元,根本没吃饱。事后,姜海程愤然上书铁道部部长。在部长的过问下,他领回了20元餐费。

rn

  [委员质疑]刘振英委员:火车上的饭菜,在考虑特殊环境增加成本的同时,应合理定价,不能高得离谱。铁路客运是一个具有公益性质的行业,国家多年来对它投入了大量资金,不应在饭菜上宰客,否则就成了变相乱收费。而私售餐车座位,明显违反了有关规定,这其实是利用手中的垄断资源牟取暴利。

rn

  火车晚点乘客自认倒霉?

rn

  [百姓遭遇]不久前,哈尔滨的王小姐坐火车从北京回家,列车晚发了近一小时,她和其他几百名旅客等在候车室里,只觉得无奈。她说:“列车晚点太经常了,车站却没有任何解释。告?我不去,没用。每年都有愤怒的乘客因此索赔的案例,结果都被挡回来,理由是‘赔偿于法无据’。”法律不健全,成了铁路部门的挡箭牌。

rn

  [代表质疑]章联生代表:铁路晚点,既耽误乘车的人,也耽误接送的人。乘客乘坐火车,也就与铁路部门建立了运输合同关系,火车晚点是一种违约行为。根据民法通则,当事人一方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条件的,另一方有权要求赔偿损失。赔多赔少是次要的,关键是用索赔给铁路部门一点压力,对他们也是一种监督。据新华社

rn

  全国政协委员、卫生部部长高强表示——实现“全民医保”目前有难度

rn

  据新华社电 全国政协委员、卫生部部长高强昨天表示,我国要建立“全民医保”制度需要通过不同形式和不同渠道,最终目标是实现医疗保险制度覆盖全国。

rn

  高强是在参加全国政协十届五次会议小组讨论后,回答记者提问时作上述表示的。

rn

  他说,目前要实现“全民医保”还有难度,因为各地、各方面的水平不同。比如,目前城镇职工年平均医保缴费为1100元,而参加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的人每年平均缴纳50元。

rn

  高强说,医疗卫生体制改革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涉及医疗保障、管理体制、药品改革、筹资等方面,不能轻易定改革方案。“我这次来参加政协会议,就是来倾听和征求各方面的意见”。

rn

  去年9月,经国务院批准,国家医疗体制改革协调小组成立。协调小组包括国家发改委、卫生部、财政部、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等十余个部委的成员。外界普遍认为,该小组有望在近期推出“医改新政”。卫生部新闻办表示,医改方案出台还没有“时间表”。

rn

  【两会建言】

rn

  无业居民也应纳入医保范围

rn

  据新华社电 “现在城镇医保目标人群只包括就业人员及符合条件的退休人员,而绝大部分困难群众和最需要提供帮助的失业人员被排除在外,这有失公平。”宁夏医学院副院长戴秀英委员在全国政协十届五次会议上建议,无业居民也应纳入医保范围。

rn

  职工医保建立省际报销网络

rn

  据新华社电 退休老人和外地子女生活在一起,却要为看病报销发愁。为此,全国人大代表陈高卫建议,开发省际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系统,参加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的人员,只要通过互联网络系统查询确认身份,就可办理医疗费用报销。

rn

  九三学社为卫生部、药监局建言献策

rn

  百姓“看病贵”存在五大症结

rn

  信报讯(记者廖奇)在“关于建立国家基本药物制度完善药品管理的若干建议”的提案中,九三学社全面揭示了导致现在百姓“看病贵”的五大症结所在。

rn

  记者了解到,这份提案是九三学社为卫生部和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2007年推动建立国家基本药物制度工作所做的重点建言献策。

rn

  问题:“看病贵”原因主要来自五方面

rn

  九三学社在提案中表示,造成现在许多人“看病贵”的原因主要来自五个方面:

rn

  首先是“以药养医”普遍存在于许多医院中,一些特殊药品在医院售价居然是外面平价药店的7倍多。其次,对于许多药厂使用的虚列成本、多计费用进而抬高药品售价的做法监管不够。第三,药品集中招标使药价虚高合法化,药品集中招标过程中寻租、暗箱操作现象普遍存在。第四,新药审批过于宽松,导致许多换名不换药的“换脸药”频出。第五,药品流通中间环节过多,药品从出厂到患者手中需要经过9个环节。

rn

  建议: 企业自主定价 国家适当限价

rn

  针对上述问题,九三学社在提案中亦提出了针对性的解决措施:

rn

  首先,对于非基本药物制度,实行企业自主定价、国家适当限价的制度,对于一些没有技术含量的药品坚决实施限价政策。其次,加强药品审批环节的管理。第三,在医院改革中,将营利性医院和非营利性医院分开,严格处方和用药管理,实行医药分开核算。第四,解决药品生产水平低、生产重复问题。第五,发展网上购销。最后是严厉打击商业贿赂。

rn

  据了解,目前11个部门正在紧锣密鼓地制订新的医改方案。

rn

  【相关新闻】

rn

  公立医院应实行“收入总量控制”制度

rn

  据新华社电 九三学社中央的一份提案认为,医疗服务提供者过度提供服务,是“看病贵”的主要原因之一。为此,应该对公立医院进行“收入总量控制”。

rn

  这份提案说,由于医患之间信息天然的不对称,现在一些医院和医生除了正常提供服务外,还通过诱导患者的需求来获利,而现行政策对此几乎没有约束。如果控制了医院收入总量,即使医院逐利,也不可能超过该总量。医院难以从增加的收入中获得更多的利益,就会考虑通过控制成本来获利,这样会促使医院自觉控制成本。

rn

  提案提出了两种办法:

rn

  一是根据某地区既往医疗收入情况,确定区域内医疗收入总量控制目标,在此基础上根据一定标准,如各个医院的服务对象构成、服务量、提供服务的复杂程度、服务质量等,将其分配给各个医院,作为各个医院收入总量控制的目标。

rn

  二是根据各个医院既往的收入情况,分别确定各个医院的收入总量控制目标。

rn

  【代表委员议政录】

rn

  潜规则 富豪榜 恶俗风成社会三大暗伤

rn

  据新华社电 一些在京参加两会的代表、委员指出,形形色色的“潜规则”与招招摇摇的“富豪榜”、社会流行的“恶俗风”等,构成了建设和谐社会的三大暗伤,必须加以警惕。

rn

  潜规则:对腐败及社会不端行为的群体性默认和沿袭

rn

  学校不准乱收费,但是迫于无奈的“自愿捐助”不在此列;医生不准收红包,但是患者家属不送红包是不能安心把亲人送进手术室的……

rn

  全国政协委员温克刚认为,无处不在的“潜规则”对社会最大的伤害是造成社会上对腐败及种种社会不端行为的群体性默认和沿袭,“说‘潜规则’是腐败的温床一点不为过!”

rn

  富豪榜:新“拜金主义”的助推剂和对诚实劳动的讽刺

rn

  “富豪榜”的招摇过市,以及诸多媒体对在“榜”上的富豪的优越生活、发家史不知疲倦的渲染,其引发的诸多问题引起了人们的忧虑。

rn

  全国人大代表黄泰康指出,“富豪榜”是对诚实劳动的一种歪曲和讽刺,毕竟一个健康、和谐社会所倡导的应该是一个人对社会贡献的价值而不是个人财富的暴增。

rn

  恶俗风:优秀传统文化及思想道德的流失

rn

  有社会学家指出,炒作“名人”隐私、网络裸聊、“恶搞文化”等,如今已经成为某些人的“流行文化”。

rn

  全国政协委员莫德格玛忧心忡忡地呼吁,“恶俗的泛滥不仅会使人们忘记善恶美丑的区分,更可能动摇一个民族基本的道德标准和审美情操。传统文化和思想道德一旦扭曲和流失,建设和谐社会无从谈起。”

责任编辑:超级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