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四次转型 蘑菇街的最后一次自救

 

2018年12月,曾经红极一时的电商平台蘑菇街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成功挂牌上市,到现在刚好一年了,不过看来蘑菇街的日子并不好过。

上月底蘑菇街公布了2020财年第二季度(2019年7月1日-2019年9月30日)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

财报显示,该财季,蘑菇街GMV(商品成交总额)达41.67亿元,同比增长8.1%。其中,直播业务GMV达16.29亿元,同比增长115.2%。

虽然GMV同比小幅增长,但在总营收方面,蘑菇街总营收为1.98亿元,同比下跌15.3%。

在营收构成上,蘑菇街营销服务营收仅为6313.0万元,而平台佣金营收则为1.013亿元,同比增长3.3%,后者在总营收中占比为51.19%。

蘑菇街相关负责人表示,佣金收入的增长主要是由于直播业务的增长。营收服务收入的下降,则是由于蘑菇街重组商城业务,以更专注直播业务。创始人也曾在采访中表示接下来蘑菇街会全力发展直播。

01

直播续命

毫无疑问,今年电商圈最火的模式当属直播卖货,刚刚过去的双十一,淘宝直播单日引导成交近200亿,薇娅、李佳琦之名就算没看过直播的用户也都有所耳闻。

这股东风让持续低迷的蘑菇街看到了一丝希望,但究竟是上岸的船只还是救命稻草还真不好说。因为看到这个风口的并非蘑菇街一家。

上月底,拼多多以“百亿品牌补贴”为入口开启了直播首秀。今年7月,京东宣布投入十亿资源推出红人孵化计划。不论是从规模上还是资源上,蘑菇街相对“猫狗拼”三家根本都不在一个级别上。

直播不同于过去详情页的图文模式,商家在其中一家开店,然后直接复制分发到其他平台,达到多个电商平台共同运营的目的。但是直播没法复制,商家没有精力同时在几个平台直播。

相对新主播而言,同样是开直播当然也会选择更大的平台,毕竟同样的直播,在人多的平台机会也更大。

除此之外,直播还需要有强力的供应链支持,而蘑菇街的供应链对比三家来说都毫无优势。

即使蘑菇街能够突破重重困难,把平台直播做起来了,也只是单纯的帮助蘑菇街拉高GMV,并不能打破用户数量的天花板。

02

多次转型,缺乏核心竞争力

财报显示蘑菇街的活跃用户仍在下滑,为3270万人,较比2018年下降了180万,对比巅峰时期的6000万,近乎拦腰折半。要知道活跃用户数是电商平台最重要的衡量指标,没有之一。

蘑菇街走到今天不是没有原因,成立8年四次转型,但都是跟风行为,没有真正的真正花大力气、在战略层面形成壁垒和竞争力。

2011年,成立之初蘑菇街最初仅是一个消费分享社区,2012年才转型成为导购平台,定位于18—25岁女性,通过帮电商导流赚取佣金,说到底,蘑菇街也就是个推销员,没产品、没物流,更不涉及供应链,2014年,淘宝封杀外链,没有一点抵抗力。

没办法,只能开始转型电商行业,为了把全部精力放在电商供应链的优化上,蘑菇街居然主动弱化自己的优势:社区属性。

结果可想而知,商品与强悍的竞争对手重叠率高,没有竞争优势。阿里、京东双足鼎立,分割了电商的大片市场。商家和用户资源逐渐向淘宝京东倾斜。蘑菇街再次决定转型,踏上社区+电商之路。

但是经过这么一折腾,落后了不少步伐,小红书此时已经凭借着拥有的高收入用户,以及社区优质内容累计,快速上线了跨境电商业务福利社。

京东也已经摆脱3C家电的传统印象,加速突围时尚圈。而淘宝开始在内部生态中建立内容生态,在2015年上线“内容开放计划”,淘女郎等崛起。拼多多崛起以后的低价打法也更是让蘑菇街日子难上加难。

回望蘑菇街过去八年,出道即巅峰的它一直在走下坡路,如果蘑菇街还是搞不清原因,这次转型直播电商,可能是蘑菇街为数不多的日子里最后一次自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