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融康健资本禹勃:中国未来的医疗市场是基础医疗为主的市场

     投资界6月19日消息,由清科集团主办的第四届中国医疗健康产业投资与并购大会在北京召开。图为中融康健资本董事长禹勃。

 

  以下为演讲实录:

  医疗服务产业的思维方式和投资哲学

  首先,我未来整个医疗市场有几个核心的观点:

  第一个观点,因为医保支付模型,医生多点执业,医院产权改革,包括医疗商业保险,四个核心部分不明朗,也就是说医疗改革刚刚一片蓝海。而未来医疗行业从以下几个角度释放出来的:第一个是社会资本形成的差异化的服务,高端医疗,第二个是基础医疗,现在医疗服务是倒三七,三级甲等承担了70%的医疗。

  第二个是科技医疗,包括互联网医疗,移动医疗服务,这是我们对于未来十万的医疗产业是充满预期的,这就是我们为什么组建专项医疗并购基金。

  其次,关于基本医疗的服务逻辑,致力于核心城市群的病种期的探索是投资的第一的热点;第二热点,也是他们更愿意做的一点,就是公共医疗最薄弱的地市和县级公共医疗投资,我们两个并购基金都是去做地市和县级老二老三医院的收购,如果在核心城市群里面,我们去投公共医疗,把协和医院干掉,30、50年达不到。我是湖南的,双峰县人民医院一年医保消费是2亿,当年医疗市场是10个亿,当地县医院医疗服务业是非常差的,现在我们是托管模式再投资,要么把妇幼和人民医院收过来,一两年就把老大给干掉,所以对于综合医院我们充满了预期。

  最后,医疗服务,我们是看得多,做得少,有一些方面也在讨论和观望之中。

  对于药品来说,我们更看重医疗器械行业的机会

  医药这其实是中国的现状,从投资人的角度,你从全美国去投新药生物基金的汇报去看,过去15年总回报是负的,投创新药的结果,似乎回报不是很好的,只是里面有个别的幸运儿,多数人都赔了钱。

  我们相对于药品来说,我们更看重医疗器械行业的机会,从专利上来看,中国跟美国或者其他发达国家比,最大的问题就在于我们无论是器械,还是药,创新都相对来说少,而且是少很多,不是少一点。从药品角度来说,专利可以保护得很完整,对化学药来说一个分子结构就是不能做的,做出来也不能卖。所以这种专利的保护是非常严格的。

  相对于药品来说,医疗器械比较复杂的,CT也好,核磁也好,是一个系统的工程,国外的GE、飞利浦和西门子在每个领域都有各自的专利,很难有任何一家公司把整个CT从头到尾都申请了专利,这就给中国企业提供了很大的机会。中国制造现在也在慢慢升级,原来中国这种生产的东西做得不好,但是现在中国的机械加工,精密加工可能跟国外有挺大的区别,但是从整个基础设施的情况来看,整个中国在器械加工这个方面相对来说已经比较强了,所以他来做这些大型医疗器械和设备的时候,和欧美发达国家的差距,可以说跟药品行业去比要小,机械加工生产的东西差距并没有那么大,不像军工的高端精密,至少像CT和高场磁共振,其实中国也有企业开始慢慢做,前一段时间习总书记去上海一家医药公司,一家公司全都想做,现在除了B超没有涉足,其他大的设备全都涉足了。

  从这个角度来说,中国有可能做到进口的替代,专利没有问题,生产也没有太大的问题,最大的问题是稳定性和治疗,可能跟一些精密的加工有关系,更重要的是软件的能力,可能跟GPS有很大的差异,所以这一块要去追赶。医疗器械行业比较广,从我们自己的角度上,我们做了很多的细分,第一个是大的设备,B超也好,CT和磁共振。第二块我们分为耗材,骨科植入耗材,心脏支架,微创这种手术,这一块在中国的机会也是非常快,有几个趋势,一是从传统的开放手术到微创手术的发展,国外微创手术达到80、90%,上海中山医院也是最好的之一,我跟他们的院长聊天,他说中山医院的微创手术只能做到70%,中山在全国也是排前几的医院,到到二三线城市,这种比例是非常低的。所以我们重点看一些微创医疗器械的,这一类基本上在国外新开发产品的基础上,借鉴了他们的经验和总体大的结构设计,但国内每个企业也都会根据这个情况去做一些小小的改变,或者去绕开他们专利的设计和创新的地方,所以相对来说在这个领域应该还是比药品创新还是要多不少。

  中国未来的医疗市场是基础医疗为主的市场:创新药有机会,仿制药更有机会

  创新药在中国目前这个市场还没有很好的机会,中国仿制药有没有机会?中国仿制药有大机会,中国未来的医疗市场是基础医疗为主的市场,创新药有机会,仿制药更有机会。

  我们拿钱的给社会干了什么?我投了62个只做市场的企业,我投的就是市场,我没有去做创新,我今天的表现我认为很好,我给出资人,市场反应都很好,新药出来也是为了市场。我觉得未来我们这个行业里面,整合资本,还是我们这些钱来做行业集中快速的形成,我对医药行业有两个观点,医药行业宏观层面巨大的利好,表现在境外全球看中国医药行业,第二个是国内政策环境给我们创造了利好,全球范围内600多个小分子,还有高端仿制药的机会,再就是中药机会,再就是杨总所讲的快速活跃的资本,以及全球储备创新新药的机会,很多都是伪新药,我们长期追踪的有五个。

  再就是国家投入资本,从制度和结构设计上,给我们形成了医药行业的增长机会,我们人口老龄化、城镇化的变化,还有出生率,其实我们医药行业每年保持20%以上的增长内在逻辑,完全是没有破坏的。但是医药行业微观层面是一个巨大的利空,我们的招投标,我们药品再次降价,从每个具体的医药行业的经营者,他感觉的都是利空,行业集中度在快速形成。这个观点另外一个支撑,到了2010-2013年,上海四年的药品消费结构做了全方位的了解和分析,中国药品消费结构和管理在快速形成,不是你投哪个企业都能赚到钱。这个机会就留给了我们并购基金,上一个月医药行业上市公司里面有19个企业停牌,就是用我们的钱做行业的整合度和提升度,也就是表示在微观层面利空上,是行业集中度快速形成的一个点。我认为中国的机会在医疗器械,大的机会只有VC投资的机会,

  医疗行业更多是并购的机会,远远大于股权投资的机会

  医疗行业更多是并购的机会,远远大于股权投资的机会。宏观是利好,微观是利空,还有行业集中度的形成,我们就专注于支持企业做专业化领域的集中度的形成,规模这一块交给央企中国医药集团去做。

  我们的一个观点,医疗行业在股权投资和并购,或者产业化思路都有巨大的机会,不管是从现有政策的释放出来的利好,还是我们的创新,我们都有很好的机会。所以在这两个领域里面,我们在做自己产品设计的时候,都做了并购基金产品的模型。我们第一期是专门做综合医疗的并购基金,这个机会是很大的,政府愿意改革,原来我们的医疗行业的特征是散做的,点做的,为了就是集团化,我的观点判断,中国医疗行业一定会快速诞生一百家凤凰医疗集团,中国一定会诞生一百家爱尔眼科这两种医疗产业。中国医疗这个市场并购的机会很大,股权投资机会很多,我们在做我们投资模型的时候,我们就结合并购基金和股权投资模型两个方面来做我的投资,散落在每个省,每个省我们只选择一个合作平台,这个平台我只做参股投资。下一个平台我做并购基金,并购投资,并购投资方向有两种,一个是支持本病种全国连锁化的经营,第二个是有区域内管理半径范围内,或者有政府资源优势的趋势内综合医疗的收购和投资。

采集到花瓣 【本文为
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
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