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0日晚,FPX战队以3:0的比分一举在巴黎摘取英雄联盟S9的总冠军,在赛后的举办方交接仪式上,上海副市长宗明女士在宣传片中出镜,向全球玩家明年聚焦于上海的S10表示了欢迎。

FPX为LPL(中国大陆赛区)捧回了第二座世界赛冠军奖杯,上海也成功拿到了英雄联盟电竞项目在中国的第二次举办权,而今年早些时候,同为电竞领域顶级赛事之一的Ti9项目也落户上海,在短短半年的时间里,上海以空前的频率出现在全球电竞观众的视野内。

据统计,2018年上海网络游戏产业营业收入数字为712.6亿元,约占全国市场份额的三分之一,从21世纪初网游产业初生萌芽至今,上海始终以绝对领先的姿态占据着行业头把交椅的位置。

虽然在前不久,上海提出了3-5年全面建成「全球电竞之都」的计划,但网游和电竞产业的蓬勃并不是上海唯一的高光时刻,这座倍具格调感的城市,对于新兴事物向来都有着极为敏锐的嗅觉。

这些新兴事物中,自然也包括互联网。

万马齐喑的失落年代

「为什么马云这样的人,在我们这里没有成长?」在谈及上海近十年的互联网发展历程时,总是绕不开俞正声曾在2008年说过的这句话,它被视作「上海失去互联网」论调的分割线,无论是PC时代还是移动互联网全面崛起后,在BAT三足鼎立格局形成的阶段里,三家企业无一坐落上海的现状,使得像「上海不欢迎互联网创业者」的声音愈演愈烈。

不少人为此分析过背后的原因,从强势的监管到本地人保守的性格,甚至从过去盛大、巨人网络等昔日游戏大厂的陨落,得出上海「相较于其他城市创新精神匮乏至极」的结论,说法不一而足。

上海与互联网的爱恨纠葛,很难用一个甚至几个原因来粗略概括,暂且不提俞正声那句「为什么上海出不了马云」的发问有多少自省的成分在里面,对于中国互联网这所庞大的巨轮而言,它在发出轰鸣声不断向前行驶的表面下,埋藏着无数条相互协同、从而使得巨轮能够有序运转的毛细血管。

互联网在国内从无到有的二十余年里,上海始终是这些毛细血管的重要载体。

在阿里崛起前,杭州还是一座以旅游业闻名的城市,当地政府在2002年开始践行取消西湖等景点门票的举措,一度被视作城市旅游产业经典且难以复制的案例。但仅此而言,杭州还是难以摆脱「上海后花园」等称谓,在彼时「魔都」强大的光环下,杭州与前者的差距并非是旅游业能够凭一己之力在短时间内弥合的。

所以无可否认,阿里给杭州带来了质变,当国内二线城市孕育出了一家市值能够跻身世界前十的巨头,其能量足以改变城市中每一个曾经不起眼的角落。

然而对于本身就是中国国际化程度最高的大都市上海而言,互联网难以在短时间内动摇过去数十年金融、科技等产业打下的根基,也无法在短时间内改变以国企、外企为主导的商业生态,所以当其他城市拥抱互联网一举颠覆了传统产业时,上海在这方面显现出了一定的滞后性。

变化不显于形,并不代表没有在发生。

在世纪交接之初,上海几乎是所有海外企业拓展中国业务的首选地区,从电商界的eBay到游戏界的育碧,行业内外企巨头的出现不仅为上海输送了第一批人才,也让中国互联网见到了硅谷模式,这些为此后PC时代的十多年留下了深刻的印记。

当然,上海对中国互联网的贡献在这一阶段也鲜有争议,携程成立至今依然保有自己旅游行业老大哥的位置,网易也成为了眼下腾讯在网络游戏领域为数不多的对手,两者如影随形地与上海互联网产业走过了近二十年,是无可争议的中流砥柱。

质疑声多数出现在互联网使用场景交替的那几年,也是「上海失去了互联网」呼声最高的几年,即便在这个舆论上万马齐喑的年代,上海也还是孕育出了饿了么和哔哩哔哩等新生代代表企业,前者今年成为了阿里在遏制美团战争中的重要版图,后者则以差异化的打法敲响了纳斯达克的钟声。

△截图来自梨视频

更不用提公认追求生活品质的上海吸引了电商新贵拼多多,两者的组合一度显得令人匪夷所思、意料之外,却也是上海真正发力互联网而求变的情理之中。

的确,在经历了足够的沉淀后,上海需要新生血液铺满每一个领域,让毛细血管汇聚成一条举手投足便能辐射到整个中国互联网的动脉。

在出行领域拼杀至一地鸡毛的当下,滴滴饱受舆论风波,美团选择修身养性,而一度成为资本追捧对象的ofo带着巨额负债黯淡离场,与互联网浪潮下的诸多新事物有着相同的命运,出行领域在近些年所经历的过程,实际上是行业从乱象到统一的规则重塑。

眼下对于出行行业而言似乎并不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但对于上海来说,却是一个在风口消散后,将相对成熟的出行领域纳入囊中的绝佳机会。

新的火种点燃草原

站在2019年的尾牙来看,当初哈啰单车没有选择在共享出行领域拼杀正盛时入场,而是养精蓄锐、后发制人,无疑是正确的决策。

哈啰出行的一只脚已经踏在了政策风口之上。今年9月中旬,国家有关部门印发《交通强国建设纲要》,明确了从2020年至本世纪中叶各阶段,要全面建成人民满意、保障有力、世界前列的交通强国的发展目标。

「完善城市步行和非机动车交通系统,提升步行、自行车等出行品质」在纲要中被指出是实现上述目标的重要途径之一。

而哈啰作为国内两轮出行服务的头部平台,一直是平台经济出行领域新业态新模式的践行者。据统计,截至2019年9月,哈啰出行平台累计为360多个城市的2.8亿注册用户提供了环保绿色的出行服务,为缓解城市交通拥堵等问题做出了不可小觑的贡献。

另一方面,哈啰出行不仅改变了人们出行习惯,解决了城市多元出行难题,还通过哈啰单车、哈啰助力车、哈啰车服、哈啰换电、哈啰顺风车等业务,构建出了一个出行领域的新经济商业生态。

以哈啰车服为例,其旨在赋能传统电动车行业实现在线化、数据化、智能化升级,通过携手宁德时代和蚂蚁金服延伸相关换电服务,打造两轮电动车基础能源网络。

这正符合上海市对于「四新」经济——新技术、新产业、新模式、新业态——的大力支持与培育。因而在短短三年时间里,哈啰出行荣膺了包括胡润独角兽排行榜最年轻独角兽企业在内的多个头衔奖项,从某种程度上说,其已经成为了上海乃至全国新经济企业的一个名片。

其实,哈啰单车一度被视为行业中最大的「搅局者」,在得到阿里的全线支持后,杨磊曾在2018年就提到自己的对手早已不是摩拜和ofo。摩拜曾提出的「让城市变得更美好」,几乎是所有共享出行创业公司的共同愿景,然而它很快就在资本的烧钱战争中消失殆尽。

在此背景下,对于追逐结束后的共享出行领域而言,如何捡起这条被遗忘的愿景才是主要议题,无法实现前者,一切优胜劣汰都将会变得无足轻重。杨磊深知这一点,因此在面对废旧、无法再骑行的单车如何回收处理这一问题时,哈啰出行从2016年9月成立之初就提出单车全生命管理系统解决方案,在车辆「设计、生产、投放、管理、回收、再生」等单车全生命环节贯彻国际循环经济中标准的「3R」原则——Reduce(减量化)、Reuse(再使用)、Recycle(再循环),尽可能地优化资源利用,减少浪费。

对于报废零部件,哈啰携手专业合作商进行回收拆解及无害化专业化处理。以主体车架等金属材料为例,会统一回炉做成金属锭或者金属产品再循环利用。同时哈啰还积极探索变废为宝,联合公益组织推出一系列公益行动,向用户传递绿色有爱的生活方式。

而后就是行业生态的深度布局。一方面,哈啰在业务线上做出了电动车、顺风车等拓展,以确保多方位满足用户的出行需求,另一方面,哈啰也极为重视支撑起这些业务的软、硬件等基础设施,从智能调度到蓝牙道钉,哈啰为城市提供了共享出行有序、规范的解决方案。

这便是行业在发展过程中趋于成熟的标志之一,当产品能够真正为用户提供便利,且不破坏城市既有秩序时,就是它真正迎来全面商业落地的最佳时机。

哈啰出行将总部设在监管制度相对严格的上海,或许就是看到了这一点,当蓝色共享单车席卷「魔都」时,就是实现共享出行领域「让城市更美好」愿景的那一天。

更重要的是,作为共享出行领域站到最后的人,哈啰也正是上海迈向互联网枢纽前所需要的。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
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
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