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首保凭证引出忒多疑问

    令车主陈永理吃惊的是,工作人员交给他的首保凭证上,不仅销售日期提前了近两个月,就连车主姓名一栏填的也不是他的名字

n

    一张首保凭证缘何谎言不断
    2004年7月20日,在江西萍乡投资的浙江温州商人陈永理兴冲冲地来到萍乡万顺汽车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顺公司),购买了一辆由广州本田公司生产的“飞度”轿车。当时,万顺公司的业务人员告诉陈永理,这辆车的保修手册还在江西国力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广州本田汽车在江西的4S店,以下简称国力公司)的手中,要过几天才能给他。一心沉浸在购车喜悦中的陈永理想都没想,就爽快地答应了。
    十天之后,陈永理再次来到万顺公司,顺利地拿到了保修手册。但细心的他却发现,这本保修手册上竟然缺了首次保养凭证。而根据广州本田公司的规定,没有首次保养凭证的车辆,不仅不能享受免费的首次保养,而且还将失去保修的权利。陈永理马上询问万顺公司的业务人员,毫不知情的业务人员则马上致电国力公司的经办人余某。余某答复说,凡是从国力公司提出的车子,首次保养就必须到国力公司去做,所以他们把首保凭证留在了南昌。余某还对陈永理说,等你的车到了要做首保的时候,到南昌找我就行了,不用担心。被余某哄得云里雾里的陈永理勉强接受了这一说法。
    8月2日,陈永理到南昌出差,顺路来到国力公司的销售店。在和一位工作人员闲聊时,陈永理无意中得知,无论是首次保养,还是后期保养,车主都可以自主选择全国范围内的任意一家广本特约服务点,任何人都没有指定保养地点的权力。
    回到萍乡后,心生疑虑的陈永理又一次来到万顺公司,在无意中又得知,这辆车的保修资料早在2004年5月24日万顺公司到国力公司提车时就已经做好了。
    陈永理大吃一惊:自己明明是7月20日才买的新车,为何保修资料在5月底就做好了?如此一来,这辆新车岂不是只能开1个月就要去做首保?自己的保修期岂不是无缘无故就少了2个月?车辆的产权明明是自己的,国力公司又是凭什么扣住自己首保凭证的呢?
    一张首保凭证缘何疑窦丛生
    2004年8月中旬,百思不得其解的陈永理向本报进行了投诉。9月1日至3日,本报记者专程赴萍乡进行了调查。
    陈永理告诉记者,在与国力公司交涉无果的情况下,他便多次向广州本田公司反映此事。在广州本田公司的过问下,8月10日,国力公司有关人员才打电话告诉他,首保凭证已从南昌寄出,请他到万顺公司去领取。
    8月11日,陈永理如约来到万顺公司。可更令他吃惊的是,工作人员交给他的首保凭证上,不仅销售日期变成了2004年5月31日,就连车主姓名一栏填写的也不是他的名字,而是一位名叫“李丽”的女性,家庭住址则是“南昌市东湖区胜利路72号”,留下的手机号码也是南昌的“1390709××××”。陈永理当即就此询问国力公司的余某,没想到对方说了一句“原因由万顺公司的人负责解释”后,就把电话给挂了,而万顺公司的人却无法拿出任何解释。
    9月2日上午,面对记者,万顺公司的兰海总经理无奈地说,他们也与国力公司进行了多次交涉,但国力公司就是不说原因,只是要求他代为解释。无奈,他只好反过头来做陈永理的思想工作,希望他能到国力公司去进行首保,因为自己实在是找不到能解释得通的理由。
    9月2日上午,记者先是通过特殊渠道了解到,“1390709××××”号码的机主是一位张姓男子,家住南昌市进贤县温家圳,绝非首保凭证上记载的“住在南昌市东湖区胜利路72号的李丽”。10时12分,当着万顺公司两位老总的面,记者让陈永理拨通了这个电话。通过手机的扬声器,大家清晰地听见那位张先生说,自己是住在乡下的人,怎么可能买得起汽车,更不认识国力公司的任何人。
    10时18分,记者又让陈永理拨通了国力公司余某的电话,请其解释首保凭证上姓名、日期不符的原因。还是通过手机的扬声器,大家听见余某先是说“首保凭证上的名字只是一个符号而已,用户自己改都没有关系,不影响用户做首保”。被陈永理追问得不耐烦后,余某索性说:“这是国力公司与万顺公司之间的一种操作方式,涉及商业机密,用户没有必要知道”。此语令在场的万顺公司的两位老总苦笑不已。
    9月4日上午,记者找到了国力公司的总经理助理、销售部经理蔡波,没想到他又有另一番解释。蔡经理说,可能是业务员搞错了的缘故。因为每来一辆新车后,肯定会有人来看。也许是有人先看中了这辆车,但还没有交钱。而业务员过于热情,早早地把用户资料就填写好了。但后来人家又不要了,致使后来买这辆车的人就只能使用这张错误的首保凭证了。而当记者问及为何客户资料上登记的姓名、电话都是假的时,蔡经理竟然回答说,我们有3000多名客户,大约有30%的客户留的电话是无法联系的。
    一张首保凭证缘何众人争抢
    陈永理苦恼地对记者说,作为一个经济条件还不错的商人,他并不指望厂家或经销商给他多少赔偿;但作为一个基层消协组织的常务理事,他觉得有必要弄清事情的真相,给其他的消费者提个醒,因为汽车消费正日益红火。然而,尽管一个多月来他耗费了大量的精力,但他却始终没能弄清这当中的蹊跷,只知道这类侵权行为在汽车消费领域正日渐普遍。
    万顺公司的黄总也告诉记者,以前她并不太在意这方面的事情,自从陈永理“较真”之后,她才发现这类情况真的不少,涉及到许多汽车品牌。她甚至常常收到厂家或维修站寄来的信函,而这些信函原本是应该寄给客户的。正是由于客户的信息是错的,所以她常常充当起了“二传手”的角色。
    一张小小的首保凭证,缘何引出这么多“故事”?万顺公司的兰海总经理“推测”说,首保凭证上的销售日期之所以会提前2个多月,很可能是由于4S店需要业绩所致,因为汽车生产厂家对4S店每个月都有销售任务的要求。比如说,某4S店5月份的销售任务是50辆汽车,但直到5月31日,他可能只完成了48辆。为了完成任务,4S店就可能会随便杜撰两个客户的名字,填写在首保凭证上返回给厂家。尽管汽车在5月份实际上并没有卖掉,但在厂家的信息库中,汽车却已经是卖掉了的。在这种情况下,当真正买车的客户在6月份甚至是更晚的时候出现时,他所能拥有的就只有写着别人名字的首保凭证了。
    兰海总经理还“推测”说,4S店之所以会强留用户的首保凭证,则可能是为了拉首保的业务,有利可图。“说白了,首保业务对服务站来说是赚钱的活儿。因为厂家会凭首保凭证返给服务站一笔钱,虽然单笔金额不大,但积少成多,就不是个小数目了。另外,如果服务质量不错,还可能留住相当一部分用户,保证以后的维修保养业务。在汽车销售利润日渐减少的现在,售后的利润已经显得很可观了。”
    对此,陈永理感到难以接受。他说,4S店想到了自己的利益,可就是没有想到消费者的利益。拿他自己来说,压根儿就没想过要到南昌去做首保。因为从萍乡到南昌有280多公里,而到相邻的湖南株州却只有80公里。抛开车辆损耗和耗费的时间不说,光汽油费和路桥费自己就能省下一大笔,为什么要到南昌去做首保呢?
    江西中山世佳律师事务所张海水律师则认为,未经用户允许,经销商就私自扣留其车辆的首保凭证是不合理的。《消法》规定,消费者有自主选择接受服务的权利。经销商私自扣留首保凭证,强制用户在固定地点做保养,不仅剥夺了用户自由选择服务的权利,同时给用户带来了不便,是典型的“霸王行为”。希望有关部门能引起重视,采取积极措施保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也希望广大消费者,特别是第一次买车的消费者,买车时一定要仔细查阅随车文件是否齐全,特别是不太注意的首保凭证,以实际行动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责任编辑:超级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