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90后大叔看95后:你们也是够了!

  

  作为曾经快垮掉的一代,我衷心希望,95后和00后们的成长环境能更严苛一些。

  

  

  冰川思想库特约撰稿 |冯节

  鲁迅的小说《风波》里,女人生下孩子,用秤称了轻重,就用斤数做小名。她的老公有九斤,孙子七斤,曾孙女六斤,所以她总是怨念:这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80后被群嘲的时候我们还没上线,待我们出头的时候,已被冠上“幼稚”“脑残”的标签。如今,作为第一批90后,我们已经秃顶、佛系、消费降级了,是时候拿起“大刀”,毫不留情地砍向接我们班的95后和00后们了。

  

  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1

  我老婆有位远房表妹,芳龄二八——哦不——21周岁,掐指一算,1997年出生,标准95后。

  我也不准备夸她有多么纯洁如玉,貌美如花。假使有这等资质,我就打碎牙齿咽下去,不糟蹋这世间的美。这远房表妹,在主城旁边的区县上大学,偶尔到城区玩耍,会到我家借宿。热情好客如我,自然是极其欢迎的。但几番交往下来,感受难言愉悦。

  一般来说,我们到某处做客的话,家长一定会向主人家打招呼,说些打扰啦之类的客套话。她家非但电话没一个,逢年过节过年打了照面,也无只言片语及于此,态度淡漠,在此不表。

  表妹到家,必先打开电视,开一档综艺,笑得嘻嘻哈哈,花枝乱颤。我有一怪病,最恶那引人发笑的罐头笑声,而这一招被国内综艺玩烂了,于是我旁敲侧击轻描淡写地或提醒或引导好几次,“要不换个频道吧”,“吃饭不要看电视了”,“这节目太恶俗了!”她依然沉浸其中,无法自拔。

  表妹似乎不大勤快,去年国庆的时候在我家待了好几天,吃完饭碗筷一推,就刷起手机来。有时我几乎都把期待写在脸上了,“要不哥哥姐姐我来洗碗吧”,可终究没被她读懂。好吧,让客人自在些,别委屈了。

  

  前几天恰逢端午节,她的弟弟妹妹中考结束,到重庆来玩,一起投靠我家。为他们打地铺招待伙食不表。这第三天,他们要去磁器口玩耍,顺便买点古镇陈麻花。我老婆说,既然是给家里人买,自然该我掏钱,你们去买吧。

  晚饭时分他们一行人回来了,手里提了三袋麻花,我当时还笑,怎么才买三袋。她说,买了15袋,寄了12袋回去了,因为店家说15袋包邮!然后她就掐着手指数起来寄走12袋的去处。

  我老婆拿了240块,她毫不客气地收下。然后,提着剩下的三袋就出门了,说,“姐姐我们晚上吃什么?”

  我一脸黑线地吃完烤鱼,结了账找了个借口就溜了。虽然你哥哥姐姐曾经读书的地方离磁器口只有数百米,可我们仍然很怀念陈麻花的味道啊!

  我失眠到大半夜。现在的年轻人都怎么了?

  2

  是真的咽不下这口气!

  老婆说她们还小,我们在他们这岁数才几年啊,我们当年可不是这样的。

  憋了一晚上,憋出心慌病了。实在难受,在群里和一众老哥吐槽。边吐槽边想,会不会被80后的老哥们觉得我幼稚?这点破事还用得着到处讲?罢了罢了,幼稚就幼稚,不吐不快!

  

  好半天没人响应,心好方。他们一定在暗中观察,偷笑!

  良久,一条信息悠悠地传来:你是没遇到灾舅子,算幸运的了。

  我弱弱地回一句:难道,阁下遇到了?

  皱眉的表情。

  捂脸哭的表情。

  我知道故事来了。

  “平日好吃懒做,毕业几年了,连自己也养不活,却最喜欢装×,好烟抽不起,差烟又不抽,生活一没着落了就到家里窝上十天半个月,话也不说,事也不做……”

  几秒之后这条消息就被撤回了。

  原来碰上了“扶弟魔”,我真是河伯到了东海,小巫见大巫了。

  “自己到处借钱,借不到了就网络贷款,还不上就问家里要,他妈生病了连药都舍不得买,他在外头却好吃好喝,花天酒地。”

  一朋友补刀:别说,这样的人容易成功。

  “说得好听这种人叫自私,说难听点叫没良心。”

  朋友道:“你也管不了,到最后没办法了,他父母知道说他。”

  我说:“估计到这个程度,已经不是简单的说教能起作用的了。”

  

  “对头,说教已经没用了,没文化,没一技之长,却眼高手低,吃不得苦,还要挣大钱。”

  我说:“这种个性对旁人的感知能力很差,他不关心旁人的感受,也不在乎旁人的看法,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据我观察,这似乎是95后们的通病。

  我的大刀已经饥渴难耐了。

  3

  5月份的时候我受邀给一个高三的学生做家教,小伙子姓年,一头蓬乱长发,胡须微微冒出,乍一看,真让我想起我高考那年。

  他是艺术生,数学根基一塌糊涂,连小学数学的移项、合并同类项都没玩利索,二项式、向量于他堪称天方夜谭。小年已经考过了专业课,只需要文化课合格,就能去一所不错的艺术院校。我临危受命,还是颇有一点责任感。

  经历了第一次的熟悉,我们约定,每周上五次课,我先教完所有课程,再帮他刷题复习,一个月的时间,看能不能带来一些变化。

  第二天我吃过晚饭,慢步踱到他家门口,正要敲门,听见里面巨大的争吵声,小年咆哮道:“我没耍游戏!你少冤枉我!”随即她母亲的声音响起。我退了几步到走廊,这时房门打开,小年提着书包冲出来,“哐当”一声巨响,门被带上了。

  他抬头看到了我,错愕了一秒,低头说了声,“老师我有事出去一下。”就下了楼。

  过了约莫十分钟,我才去敲门,敲门之前特地看了看,一点不夸张,门框都摇摇晃晃的。

  

  当晚补习作罢,第二天我到他家,他在房间玩游戏。他妈招呼了几声,他要么不吭声,要么支吾一声,就是不起身。

  我在沙发上坐了好几分钟,又去书架上抽本书翻了一会儿,他仍稳坐钓鱼台。

  我走进卧室,他在玩CS GO。

  见到我,他有一丝歉意,我语气有些愠意,“上课。”他不得已关掉游戏,走了出来。

  我有限的人生经历里,从未敢对师长有过一丝的怠慢,虽不能比于《送东阳马生序》里宋濂的谦恭备至,但尊敬师长是为人底线。

  “游戏把他害惨了哟,”他奶奶跟我说,“他小时候聪明,还是班干部,就是爱耍游戏,一耍就停不下来。”

  我一共给小年补过5次课,他时常私下向我请假,原因都是身体不适,然而真相却是他游戏过度眼睛疲劳,反复发炎。我还没重要到足以诱导他改变习性,就让他和他家庭选择,学与不学,他们选了后者。

  4

  虽然相差不过四五岁,但95后与90后真像差了一代人。

  我堂弟今年大三,大二上学期挂科4门,补考过关两门,大二下学期挂科4门,补考过关两门,大三又挂了科,已经严重到快要留级的地步了。

  他父母已经无力做他的心理建设和应对学校的辅导员,我光荣地接到了这个活儿。他说,他就是行动力差,明明事情已经迫在眉睫,却总是提不起兴致去做。

  我和辅导员沟通,原因无外乎两个字:游戏。

  

  我以为,95后乃至00后,和我们90年初一代相比,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他们是在诱惑中成长起来的一代。

  在我们的童年和青少年时期,也有很多诱惑,但囿于经济条件,很多事物都是可望而不可及,冰箱里的冰棒,商店里的玩具枪,对于很多中等家庭环境的我们来说,都是看得摸不得。

  而随后经济迅速增长,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小时候我们学习课文《我家还缺啥》,里面的家庭愿景还是电视冰箱洗衣机等家电。而到了2000年前后,即使家庭环境不堪如我家者,也能凑齐这些。而一般家庭和富足家庭,更是能满足孩子的各色期待。以至于孩子在“期望——得到”中辗转,收获了无数满足,更收获了更大的欲望。

  一种是物欲。老婆的表妹虽然还在象牙塔,但穿着打扮总在向社会看齐,好的衣服、化妆品实实在在刺激着她的感官,加之当代社会被煽动到了极致的消费欲,她当然不能幸免。她一直在朋友圈兜售什么产品,我加她微信的第一天便屏蔽了她。她谈起副业时不无骄傲,增加的收入无论多少,都可以再满足她的一点小期待。

  一种是获得快感的欲望。性、游戏乃至毒品,都属于该范畴。游戏是最能带来最快快感反馈的,每一格进度条,每一个人头,每一次“大吉大利,今晚吃鸡”,都是极具快感的。我堂弟精通无数网游,很老的龙与地下城勇士,最新的战地之王,都不在话下。一旦将大量时间用于游戏,生活便索然无味,更别提枯燥的学业了。

  欲望被迅速满足的直接后果,便是欲望的阈值急速提高,进而导致一种空虚乏力之感。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我们也曾被冠名“堕落的一代”啊。不过就目前看来,我们第一批90后难称堕落,大部分人按部就班,毕业工作,结婚生子,经过几年的奋斗,已在社会扎稳脚跟。就连我那最不争气的高中室友,销声匿迹好几年,最近也联系上我,说在一家小公司上班,正逐步恢复与外界的联系。既是这样,欠我的几百块也可以提上议程了。

  5

  最后说说00后,和10后,是我的两个外侄女,我很喜欢她们姐妹俩。

  姐姐活泼外向,妹妹含蓄内敛。

  我总在管教姐姐,这样不允许,那样不能做,有的时候会直接斥责她,甚至让她吃点苦头。对妹妹我总是很疼爱,劝诱和鼓励她,每次回家,她总喜欢像个小猴子一样吊在我身上。

  对姐姐我总是提出很高的标准,如果她达到了那就再拔高,达不到的话则会苛责她。对此她已有些明显的抗拒,会不屑于我的要求,会僵化关系。妹妹是温室里的花朵,我都在尽力呵护她。

  据我肤浅的观察,00后们的教育上有极为重要的一环缺失了,那就是挫折教育。这也是为何熊孩子遍地,刁钻顽劣,胡作非为。因为他们吃的苦头太少了啊。

  孩提时期大人的纵容,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的溺爱,自我认知太过深刻,缺乏对旁人的感知度。每当遇上这种孩子,我一定要让他至少对我留下深刻印象。

  我有一个侄儿顽劣至极,除了他老汉,没人能唬得住他。我只用了一招,就把他降服了。这一招叫孤立。我把一大群小朋友招到一起,玩耍吃糖,很快就笼络了他们。然后我说带他们去更好玩的地方,但有一个条件,不能和××一起玩,因为我不喜欢他。

  大人散播的反面情绪在孩子们之间迅速传播,他们很乐意配合我,我这侄儿很快就被孤立了。但他显然很不甘心,一开始是去拉拢他的小玩伴,他们当然不理他。而后他开始挑战我,吐口水撕扯衣服,但这一招哪能奏效。我边招呼其他小朋友边取乐他,很快,他意识到局势已经无可扭转,灰溜溜跟在我们身后,在我向他敞开怀抱之后,温顺地加入我们的行伍。

  

  从此他对我这个叔叔有了最基本的尊重和礼貌。

  由于我一直在姐姐面前扮坏人,她对各个舅舅排名的时候,我总是名列倒数,她还会刻意强调,似乎是在挑衅我。

  我可不在乎呢,多一个舅舅疼爱她,并不会对她有多大影响,她是下辈中的长姐,从小不缺荣宠。而多一个舅舅苛责她,尽管会让她不大舒服,有些憋屈,但我觉得至少有几层作用,第一是多一些敬畏感,第二是学习调节人际关系,第三是学习直面挫败,消化负面情绪。

  当然我并不是总是板着面孔做人,还是经常和她玩耍打闹,大概她也明白我的意图。

  岁寒,知松柏之后凋也。作为曾经快垮掉的一代,我衷心希望,95后和00后们的成长环境能更严苛一些。

  可别再给我糟心了。

  (图文无关。本文图片均来源于图虫创意。)